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混世兵王  >  第054章 彭家怒火

第054章 彭家怒火

2060 2018-09-12 14:16:55

在沙发一旁,一名男子不发一言,十指紧扣,手背上的青筋因为岁月的侵蚀而变得根根凸起,他手里的拐棍更是被他握的颤颤发抖。

  这人今年七十出头,他不是别人,正是彭家现今唯一的男丁,青堂会三大力量之一的彭家人彭如海。

  “静初,你先别难过了,我有事情问你。”彭如海声音沙哑,像穿透了几个世纪一般。

  中年妇女姿色优美,身在锦衣玉食之家,四十出头的她除了稍显圆润之外,看着跟三十几的女人并无区别。

  她是白静初,滨海富商白家之女,早年嫁入彭家,膝下育有一子,正是彭傲。

  她丈夫在十几年前就已去世,这样一个女人,并没有像其他女人一样,选择改嫁,而是留了下来,选择守寡。

  在这样的大家庭,她留下来,自然也有她的目的。

  而她得到的许诺,就是彭家在青堂会的话语权。

  彭如海信守承诺,老来丧子,有这个儿媳妇带着儿子支撑,本以为彭家会在彭傲成年后,重振光彩。

  但不曾想,几天前的一场谋划,自己儿子跟贴身保镖竟然命丧当场。

  此时彭如海心中,愁绪万千,但唯独没有的,便是眼泪。

  只有愤怒。

  对再次失去至亲的愤怒,对自己当年做出决定,让这个儿媳代表彭家生出了深深的后悔。

  “这次的主意,是谁出的?”彭如海看向白静初,眼中闪过寒光。

  白静初一惊,手里手帕滑落,心中有的,只是仅有的,全是惊惧。

  “爸,是他们,是他们一起出的主意,说是让彭傲历练历练,把机会让给他来的。” 白静初哭着回应道。

  “ 真的就是这个原因吗?”彭如海这下干脆直接站了起来,死死盯着白静初。

  而他这时候,带着怒火,手上拐杖一点,直接逼向自己儿媳,只是一点,枯瘦如柴的手就抓住了白静初的脖子。

  “说,是不是你勾结外人,故意想整垮我彭家?”彭如海歇斯底里道。

  “啊……咳,咳咳……我……我没有……”白静初脖子被勒住,只觉得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眼中因为惊恐,泪水不断往下打落,原本精致的脸上立刻模糊了一片。

  “哼……”

  彭如海哼了一声,这才松开手,白静初此时则是被推倒在了沙发上。

  这些年虽然他把彭家事务让这个儿媳来打理,但彭如海其实并没有彻底马放南山,什么都不管。

  他只是看白静初处事有分寸,在外还有其他人帮衬着,所以才没过问。

  而他自己,一直是有几个心腹在身边的。

  彭家的事,以及整个青堂会如今的形势,他看的一清二楚。

  “别以为这些年你做的那些苟且事情我不清楚,我只是念你独身,不跟你多计较,说,是姓方的,还是姓陆的教唆的?”彭如海拐杖指着道。

  而彭父早亡,现在彭家就只剩下彭傲生母白静初,以白静初背后操持彭家的能耐,并且在彭父去世后牢牢占据着青堂会的一席之地,这个女人现在又失去一子,她会不会彻底暴露,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来。

  白静初这个女人,手腕也是有的,要不然,彭家也不会在这些年,还能一直牢牢把握青堂会三大力量之一。

  所以,即使是知道白静初私下有人,跟一些野男人有纠缠不清,彭如海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毕竟,那个年轻女人,又能经受得了寂寞呢!

  可是,这个女人,她不该触犯底线,就是把自己这彭家彻底推向深渊。

  都是聪明人,彭如海不傻,白静初也不是傻子。

  现在她的心底,有万念俱灰,更有对前一阵的疯狂感到深深的后悔。

  但,走上了这条手握权柄的大路,她能怎么办?

  “爸,彭傲是我的儿子,我……怎么可能会联合外人来害他,呜呜……呜呜呜……”

  白静初此刻恰如一朵盛开洁白的莲花,纤尘不染,柔弱无助。

  但彭如海,显然是不会被她这副姿态给骗住的。

  啪的一巴掌,声音清脆中,白静初的脸上出现一道红印。

  “你个贱|女人,事已至此,还要嘴硬,虎毒不食子,得罪那样的人,你认为你那保镖就能保护得了你那草包儿子吗?”

  彭如海越说心中火气越大,现在白静初被她公公彻底打蒙,在她内心深处,一幕幕有关这个迟暮老头的传说一一回想起来。

  原来那些传闻都不是假的,只是这么多年,彭如海没在出手罢了。

  “哼,你个贱妇,我让你守口如瓶,我让你守口如瓶。”

  说道这里,老头子看向自己儿媳,在那双凄惨的面庞下,惹人怜惜的眼神,滑落的泪水,还有胸口因为起伏而变得剧烈起伏的山峦。

  哗…

  老头一下变得狰狞起来,嗜血,残暴,甚至是人性在此刻被彻底的颠覆。

  此时此刻,他就是山林中彻底失控的头狼,在被激怒后,变得凶残,以及兽性。

  白静初的衣服很快被他撕裂的七零八碎,一道道雪白曝露而出……

  而彭如海,此刻口中除了哈哈狂笑之外,剩下的唯有女人发出的凄厉惨叫之声。

  门外,所有保安跟保姆早就识趣走开,对今天发生在彭家的一切,没有任何人会知道,除了当事人。

  即使这些保安保姆知道,却也永远不可能会往外说的。

  别说知道,就连看到,都不可能有人看到。

  彭家,一下变得人心惶惶起来。

  ……

  晚上七点,彭云夜总会最豪华的一间包房中,方逸辰,陆子明,还有马超几人齐聚一堂。

  马超早就安排好了这里最好的姑娘在招待,他自己身边搂着一位身材饱满开,穿着一件包臀裙的香艳女子。

  此刻,这女人正剥开一颗葡萄,然后慢慢喂给马超口中。

  在他对面,陆子明也在跟一个女人对酒聊着。

  方逸辰抿了一口威士忌,眼中透着不耐烦道:“下去,都给我下去。”

  他这话一出,女人们立刻应是,然后慢慢退了出去。

  陆子明刚跟女人正要喝交杯酒,一下被打断,脸上不悦道:“方公子,你不喜欢这些,干嘛还要阻拦别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