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4章 熊孩子们的共同点

第4章 熊孩子们的共同点

2286 2017-11-28 11:53:27

大卫终于还是得到了牛奶和面包。也因为打碎了三个盘子,而需要在午饭后继续来这里帮忙。

  劳动换来的食物,只几口就吞进了肚子里。丽兹告诉大卫,午饭前的这几个小时,是可以自由活动的。

  但刚刚吃过东西的大卫并没有走多远,就在食堂外面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然后就看着大海发呆。

  这次发呆并不是依次伪装,观察周围有多少明哨暗哨。实际上,这些大卫已经掌握的差不多了。

  根据货船里的物资的数量和类型,不难推测出这座岛上大致有多少人生活。而通过观察厨房里餐具和食物的数量,则可以进一步修正之前的推测结果。

  除了四名教员以及今天见到的其他八名学员。这座岛上应该还有八到十个人长期居住。

  也就是说,除了现在能看到的三个武装警卫之外,还有至少五个差不多的人。应该是来自保安公司,估计都是前军人警察之类的。这些明暗哨的设置,也都是这些所谓正规军的风格。

  大卫,不是现在这个,过去那个大卫,那个不叫大卫的大卫。他很熟悉这正规军,更没少和他们打交道。

  如果需要给他们打个分的话,大卫最多给一个及格。像这种警戒任务最重要的不是战术能力,而是态度。

  这些人太懒散了,警惕性也几乎被这个安全的环境磨到了最低。大卫就算拖着这副身体也能搞定他们。

  刚刚路过鲍文办公室的时候,大卫看到了一张海岛的平面图。这座岛叫厄莱斯,面积大约有十几平方公里。

  而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只是岛屿最西端一片很小的区域。总共也就只有几千平,一座灯塔和七座建筑。

  岛的东侧有一个山谷。虽然没有任何标注,但那里应该有什么东西。可能是军营,造船厂或者是矿场。

  总之曾经有什么东西存在过。否则这里不会有这么多的房子。驻守一座灯塔,通常只需要一两个人就够了。

  目力所及的地方都被茂密的树林覆盖。估计这就是为什么会有一个野外生存教官的原因。

  这里没有网络,没与电话,与世隔绝。面积不大不小,有淡水有树林,最重要的是,这里的人都是普通人。

  相比繁华的大城市,这里才更他感觉安心。因为,大卫不是大卫。但大卫不急的自己在是大卫之前是谁。所以他现在只能是大卫。

  他是谁,他从哪里来,怎么来的,这些他都忘记了。他的记忆好像被什么力量撕碎了,能够找到的都是没有头尾的碎片。

  他也试图整理这些记忆碎片,但只尝试了依次就彻底放弃了。甚至没有发生预想中剧烈的头痛,他直接失去了意识。

  整整持续了三个小时之后,他才重新恢复了意识。这也让他明白,关于记忆他现在什么做不了。现在的他,只能安心的做王大卫。

  虽然记忆变成了碎片,但本能还在。这些天来,大卫就是靠着这些“莫名其妙”的本能,成功的骗过了所有人。

  大卫并没有试图通过自己表现出的本能,来推测过去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因为这没有任何意义,反而会让自己陷入危险。

  人类最大的恐惧来自未知。而大卫不仅有充满未知的未来,还有一个未知的过去。

  突然感觉海风有点凉。这倒不是因为恐惧,而是这副身体真的太弱了。

  大卫回到了自己的宿舍,一觉睡到了中午。这次他没有迟到,砸门声提前惊醒了大卫。

  虽然这次没有迟到,但大卫还是最后一个走进食堂的。不出意外的,听到了来自瑞贝卡的嘲讽。

  鲍文站起来对所有人说道:“欢迎你们来到厄莱斯,现在所有人都到齐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你们都会生活在这里。所以,请向大家介绍一下自己。从左边开始好吗。”

  左边的是一个白人男孩,十七八岁,看起来还有些腼腆:“詹姆斯•霍顿,来自列克星敦。”

  接着说话的是旁边的一个拉美裔女孩:“帕萝马纳瓦,巴西圣保罗。”

  另一个白人男孩,看起来就是高中里常见到的白人四分卫的样子:“郝瑞克,迈阿密。”

  发色鲜艳缤纷的长马尾:“押本惠子,日本东京。”

  高大的黑人:“马克萨,克利夫兰。”

  唯一穿西装的阿拉伯人:“菲尔德,安卡拉。”

  倒数第二个,是坐在距离大卫最远的那个:“瑞贝卡,来自波士顿,来之前被这个混蛋丢在车祸现场等死。”

  她说的混蛋当然就是大卫了。而她对大卫的控诉,立刻就引发了所有人的共鸣。坦白说,大卫自己也认为那种行为真的很糟糕。

  但是,这个时候他必须有所反应:“那是个事故,因为我撞到了头,所以...”

  瑞贝卡毫不客气的打断了大卫:“我知道为什么,因为你就是pussy !”

  女孩的话立刻引发一片赞叹的附和还有口哨。

  “够了!”鲍文站了起来:“我问你们一个问题,你们有什么共同点?”

  阿拉伯青年高傲的说道:“我不认为和他们有什么共同点。我的出身很高贵。”

  黑人马克萨立刻嘲讽道:“王子殿下肯定与我们不同,连内裤估计都是黄金的。”

  菲尔德冷笑着说道:“在我的国家,你根本没有资格和我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

  拉美裔女孩帕萝马纳瓦给出了一个答案:“我想应该是,我们的家庭都很富有。”

  “没错,就是富有。你们都是被宠坏的孩子,生活一塌糊涂。你们的心理失衡,只能靠奢侈品慰藉,去追求缺乏思虑的刺激。酒精、毒品、性、名车、名表。你们早已经把真正的自己弄丢了。”

  “可这就是我们啊!这就是我们的生活。”

  “真的吗?霍顿。你们就是那种开车冲进咖啡店,把一个孩子送进医院,只因为正在传简讯而没有看路的人。或许,是那种在拉斯维加斯一夜输掉三千万的人。又或者是包下整个城区脱衣舞女开party的人?”

  霍顿明显有些心虚的说道:“那个孩子没事,只是轻伤。”

  瑞贝卡看着霍顿说道:“你和那个人真的有共同点。”

  “那瑞贝卡,你想让我公开你的尿检报告吗?”鲍文的目光扫过这些青年的眼睛,没有人敢与他对视。

  每一个被送到岛上的孩子,都有各自的光辉事迹,这里没有一个是乖宝宝。

  鲍文继续说道:“监护人把你们送到这里,是因为他们认为你们还有一丝改变的可能。在这里你们要重新建立与这个世界和人的连接。还有学会尊重,以及如何获得尊重。”

  停顿了片刻之后,鲍文说道:“未来一周这里都不会为你们提供食物。好好享受今天的午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