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65章 红玫瑰与蓝莲花

第65章 红玫瑰与蓝莲花

3064 2018-04-02 20:03:03

“您知不知道您就这样大喇喇的来找我,这种行为会让我陷入很危险的境地。”

  听到喻清海的抱怨,中年人终于抬起了头,他看着喻清海,微微笑道:“反正都要来,干嘛要偷偷摸摸?再说,兔子你这几年做的很好,对你,我有信心。”

  喻清海的眼角不受控制的跳了几下。

  兔子,已经多久没有听到这个代号了?

  但喻清海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怀念之情,反而双眉皱的更紧了,“难道您就准备这样让我带您去见太子?”

  不等中年人回答,喻清海便嘲讽道:“别说我,就连梅寒都没能见到太子,整个西河大学,除了顾砚之校长,谁也不知道太子的行踪!就算大家默认这次的舞会是太子的成人礼,但说实话,我并不看好他会出席。太子……是一个很低调的人,从我们的资料上很容易就可以得出这个结论。”

  “好吧,就算太子真的出席,您又有什么办法接近他?虽然您易了容,但恕我直言,您易容的功夫并不怎么样。”

  中年人微微一笑,对于自己的伪装被喻清海戳破一事显得毫不在意,他只是淡淡地说道:“年轻人,我对你有信心。”

  喻清海盯着中年人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弯腰将脚边的袋子递给中年人:“这里面有礼服和请柬……但问题是,就算我是暗部的,外勤部的那些狗咬我们咬的很紧,您这样突兀的出现在我身边,到时候怎么解释?”

  “你忘了我的外号么?”中年人笑了笑,“我现在是你的二叔,刚从澳大利亚旅行回来,碰巧过来看看你。”

  喻清海毫不怀疑自己确实有这样一个二叔,而且也真的去了澳大利亚旅行,不过中间发生了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当然也不用他知道,以学社的能力,纵然做不到把整件事情安排的天衣无缝,但不露马脚还是没问题的。

  “现在我们来说另外一个问题。”既然对方已经做出了决定,喻清海自然不会再试图劝说,他问道:“既然要和太子见面,必然要用您的真实身份,可一旦您的身份暴露,那么带您进会场的我会有什么下场?你们……对我有什么安排?”

  “学社中一直有人在试图和握有实权的人物会面,但可惜的是并没有找到任何渠道。”中年人耸耸肩,微嘲道:“毕竟我们和帕特里奇先生不一样,没长出一张能够上得了台面的面孔啊。”

  喻清海微微挑了挑眉,继续听对方说下去。

  “……所以,这次是个不错的机会,我们不能就这样放过。如果谈判顺利,他们自然会帮助我们隐瞒身份,如果谈判失败……我恐怕是回不去了,既然这样,有你这样一个漂亮的后辈在路上做个伴,听起来似乎也不错?”

  喻清海的脸色直接变了,他完全没想到自己面前这个充满了传奇色彩的人物会说出这样的话来。但很快,喻清海就从这番话中嗅出了另外的味道。

  “有人动了其他的心思?”

  “目前还算不上,”中年人的脸上依然保持着淡然的微笑,说道:“道路本来就不止一条,在没有抵达目的地之前,谁能确定自己走的路就一定是正确的呢?”

  这一次喻清海沉默的更久,他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年轻人,不要遇到点挫折就对未来丧失信心。”中年人神色淡然,说道:“帕特里奇先生获得了很大的支持,这不算什么坏事,不过是意见不同而已,大家的目标还是一致的。”

  “谢谢您告诉我实情。”喻清海诚恳地对中年人说道。

  “不用客气,”中年人笑眯眯地补充道:“忘了告诉你,为了保证七科的独立性,从现在开始,除了我和最高领袖北山先生还有被认命的科长,学社中任何一个人都没有权力命令你们调查任何任务之外的事情。”

  喻清海悚然,良久才消化掉这个令人震惊的消息,他的嗓子忽然有些干涩,连喝了几大口茶才让自己那因为震惊而跳的有些快的心脏平静下来。

  “年轻人,沉稳一些。”中年人依旧微笑着,“这并不是什么坏事情。”

  喻清海一怔,片刻之后微笑着点点头,“是的,这的确不是什么坏事情。”

  ……

  大卫并不知道他的好兄弟说的事情是不是坏事情,但他知道此时出现在他面前的一幕可算不上什么好事情。

  在距离他不远的地方,一列名贵的汽车正在缓缓停下,停在最前面的车的车门已经被打开,穿着火红色一字肩晚礼服的梅寒梅大小姐走在最前面,和那天在夜店见到时的冷漠不同,额前两缕类似龙须一样的发丝让她原本带着几分英气的面孔看起来温柔了许多,而且那礼服显然是量身定做的,不但把梅寒身材的优点完美的展现出来,还让她多了几分活力,终于看上去像是个二十来岁的姑娘,而不是那个嚣张又白痴的天之娇女。

  梅寒的出现并没有让大卫感觉到不舒服,让他不舒服是落后梅寒几步的那个蓝色的身影。

  和梅寒的盛装打扮不同,今天的丁小白打扮的格外清冷,剪裁合体的蓝色长裙,抹胸的款式让可爱的她多了几分恰到好处的性感,高高扎起的丸子头将她身上的少女味道展现的淋漓尽致。

  如果说梅寒是一朵热情的带刺红玫瑰,那么丁小白就是一朵绝世而独立的蓝莲花。

  两人各有千秋,吸引了不少人的眼球。

  忽地,大卫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他回过头,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喻清海那张漂亮的脸蛋,同时也注意到向来崇尚独来独往的喻公子居然是跟别人一起来的,而且还是个男人,还是个中年男人!

  “你……还好吧?”大卫拧着眉,和注意到那个中年人一样,大卫同样敏锐的感觉到喻清海今天似乎心事很重的样子,难道是在担心身边跟着这么一位泡不到妹子么?

  讲道理,凭喻公子的那张脸,别说他身边跟着一个中年男人,就是跟着一个排的中年男人,也会有无数的女人排着队的要和他交朋友。

  “你就是大卫吧?”喻清海还没说话,那个中年人反倒开了口:“我是清海的叔叔,刚从澳大利亚回来,之前和清海打电话的时候听他提起过你,你也可以叫我叔叔。”

  大卫狐疑的看了喻清海一眼,心说自己可没听他提起过有这么一个自来熟的叔叔。

  但既然喻清海没有反驳,那就算是默认了?

  大卫对于多一个不相干的叔叔并没有什么心理障碍,不过他也确实没什么话和这个中年人说,所以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叔叔后便又把目光投向了丁小白。

  喻清海皱了皱眉,凑近中年人说了些什么,而全部心神都放在丁小白身上的大卫并没有注意到。

  梅寒和丁小白两个人刚一下车就注意到了台阶上的大卫,不同的是两人的心境罢了。

  梅寒涌出的自然是愤怒,尤其是那个脸上带着可恶笑容的漂亮流氓出现在大卫身旁的时候,她心底的愤怒瞬间就无边无际的散发开,那天在夜店门口被当众扇耳光的羞辱记忆刹那间从梅寒的记忆中窜了出。当即,梅寒的脸就觉得火辣辣的,如刀似剑的怒气在她的心口横冲直撞,险些割伤到了她的心肺!

  自从认识了太子以后,就连她的父母都对她客客气气的,何曾有过人敢如此羞辱她?!

  但……梅家大小姐并不想让自己的糗事被身边的人知道,毕竟这些人虽然来自各地,但都各自背景深厚,梅寒本能的不想在他们面前出丑。

  所以,她决定压下心头的愤怒,装作不认识那两个可恶的年轻人。

  和梅寒不同,丁小白看到大卫的时候心情十分复杂,她并不敢和大卫火热的眼神对视,只好低下头避开他的视线,心头却在微微的颤抖。

  各怀心事的女孩儿跟着身边的同伴向着台阶上走去,越走越近……可是台阶上的三个人却好像并没有让路的意思?

  梅寒的眼底浮现出一抹冰冷,她完全没想到自己都打算息事宁人了,对方却主动跳出来找麻烦?难道他们是早就打算好要找自己的麻烦,看自己出丑么?

  想到这里,梅寒心头的怒意差点就喷涌而出。

  很明显,梅寒是多想了,大卫没有让开不过是因为他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丁小白的身上,哪里会注意到其他人?喻清海那个家伙的性子他不闹事就谢天谢地了,指望他拉开大卫么?更何况今天喻清海还在发愁等一下自己的“叔叔”见到太子后,自己该如何脱身的事情,又怎么可能有心思搭理这帮心智还没成熟的小孩子?

  而最应该有眼力劲儿的中年叔叔却只是微笑看着眼前的一幕,看他意思,好并不知道要让路的意思。

  所以,现在的一幕就是梅寒他们正在向台阶上走,而台阶上的三个人却仿佛钉在了原地一样没有任何挪窝的意思。

  眼看着……双方就要撞上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