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58章 秦夫人

第58章 秦夫人

3098 2018-03-29 17:24:57

“我已经和巴克尔市长见过面了,阿苏,你的眼光很不错。”

  秦苏居住的那栋别墅的光屏上,出现了一个举止优雅,贵气逼人的妇人。这位夫人看上去三十出头的样子,保养的极好,此时她正在悠闲的修剪着花枝,而聊天的内容却是最近刚刚升起的政治新星——京都的市长,巴克尔•莱安。

  秦苏看着光屏上的母亲,这个看上去不过三十出头的女人即使说是他的姐姐也有人信,但秦苏却很清楚,自己的母亲的内心远不像她的容貌那样年轻。就好比这次的联系,秦苏根本不相信母亲只是为了告诉自己谈判结果。很明显,谈判虽然成功,但在某一方面,母亲对巴克尔先生并不是很满意,不过是因为对方是自己看中的人罢了。

  说心里话,秦苏非常厌烦自己母亲这样的说话方式,但想到父亲即便在世的时候也可以用“不谙世事”来形容,他就理解了母亲。

  “巴克尔先生有些偏理想主义。”秦夫人摆弄着花枝,一边仔细修剪一边对秦苏说道:“但他的团队非常优秀,而且巴克尔先生的确很有魅力,在目前,他已经是我们最好的选择。为了和巴克尔先生达成合作,我做了很大的让步,但可惜的是他似乎还是不太相信我们。”

  秦苏眉毛微微动了动,但依然保持着沉默。

  “巴克尔先生今年刚满五十岁。”秦夫人忽然说了个莫名其妙的话题,“他的政治生命还很年轻,尤其是在今年当选之后。”

  虽然秦夫人没有明说,但秦苏已经明白了自己母亲的意图,他皱着眉说道:“动作太大,即使我们能得到那几家的支持,也不见得能够控制议会的那些议员们。好吧,就算最后我们成功了,有赵家那位老爷子在,我们就永远不可能获得军队的支持,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成功!更何况,现在的民众不一定愿意看到这一幕!母亲,我不得不提醒您,现在距离秦王朝的结束已经将近三千年了。”

  面对自己儿子的反对,秦夫人的神情丝毫不变,她平静地解释道:“十年之内,最多十五年!全球必然会有一场新的洗牌,只要战争开始,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只要我们的总统先生足够优秀,他不是没有理由三连任。”

  从母亲嘴里听到三连任这个词,秦苏沉默了,他非常的欣赏巴克尔先生,所以才会推荐给母亲。但这并不能说明他可以接受母亲对巴克尔先生的评价,尤其是那个“我们的总统先生”!这让秦苏感到非常的别扭。

  而秦夫人显然并不在意秦苏的沉默,她继续说道:“三连任,十五年,那时候你三十四岁,虽然还是年轻了点,但已经足够了。”

  秦苏不想再继续听下去,他闭上双眼,用微带嘲讽的语气说道:“既然巴克尔都能三连任,何况更年轻的我?”

  秦夫人并没有因为秦苏的语气动怒,她提醒道:“阿苏,再过几天就是夏月节了,那是一个非常美妙的节日。我想顾校长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好好享受节日吧,那是属于你们年轻人的。”

  “我可不认为那是什么享受。”秦苏挑了挑眉,继续嘲讽道:“像是挑牲口一样挑选自己的成人礼,您真的认为那是一种享受么?”

  “阿苏!”秦夫人这次好像真的有点生气了,她加重了语气说道:“不要忘记,我和你的父亲就是在夏月节舞会上认识的。”

  秦苏耸了耸肩,说道:“抱歉,母亲,我只是有些烦躁。”

  “我很理解,”秦夫人微微点头,“所以我说了很多次,阿苏,你没必要太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不止是秦家的继承人要经历这一天,每个男孩子想要成长为男人都要经历这一天。”

  忽然,秦夫人的脸上闪过一抹和她气质很不相符的恶趣味,“以梅家那丫头的姿色和出身,也不算辱没了咱们家。当年你和她关系不是还不错么?我并不认为你和她发生一些超越友谊的关系是不能接受的一件事,更何况……梅家那丫头真的很适合生养啊。”

  看着渐渐黑暗的光屏,秦苏揉了揉眉心,看起来一副很疲累的样子。

  李管家眼中充满了担忧,“少爷,需要休息一下么?”

  秦苏没有说话,只是摆摆手示意李管家下去,他现在只想一个人静一静。每次和母亲通话之后,秦苏的内心就会烦躁,他不喜欢母亲身上精致的功利气息,可秦苏也明白母亲是为了自己好,所以他对母亲一向是敬畏多过于亲昵。相较于母亲,他更喜欢和温和的父亲相处。

  可惜,父亲走的太早了啊!

  在秦苏和他母亲进行对话的同时,一场对话也在西河大学附近的一间酒吧进行着。

  还是那个酒吧,还是之前喝酒的那两个人。

  喻清海这时候正举着手里的大杯啤酒祝贺大卫:“恭喜恭喜。”

  喻清海的这声恭喜的确发自他的真心,既然丁小白把大卫踹了,那么他就再也不需要担心丁小白会把大卫拽进某个难以脱身的泥潭里。可这恭喜落在大卫的耳朵里却尤其的刺耳,他灌了一口啤酒,有些幽怨地说道:“我失恋了,你就这么开心么?”

  “为什么不?”喻清海一口喝干杯子里的啤酒,忽然像想起来什么似的,贱兮兮地问道:“你和丁小白……试过了没有?”

  大卫不太明白的看着这个流氓,问道:“试……什么?”

  喻清海翻了个白眼,这次说的非常直白:“就是上过床没有。”

  大卫怔怔的看着喻清海,尤其是听到他那句直白而又流氓的话的时候,简直恨的牙根都是痒的。可一看到那清稚无双的面容,便再也生不出任何的怒意。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靠脸吃饭?

  虽然丁小白说不用介意,但大卫怎么可能对别人说这种秘事?尽管对方是自己认为的最好的朋友,但毕竟他是个男人啊!而且还是在这种场合下,当然不能说!

  所以大卫很自然的摇了摇头。

  “那实在太可惜了。”喻清海撇撇嘴,整个人瘫在沙发里,双腿放在身前的茶几上轻轻晃着,无不惋惜地说道:“以我阅女无数的经验来看,丁小白摘下那黑框眼镜以后,绝对是个小美人!而且她的腰臀比例接近完美,啧啧,那小蛮腰,只是想一想就爽死个人啊。”

  大卫很不习惯喻清海这么赤裸裸的谈论丁小白的身材,莫名的, 他想起了曾经在夜店门口看到的梅寒。那个娘们儿虽然脾气不怎么样,但颜值确实是没得挑。甚至在大卫看来,如果有一个女人能够在颜值上和喻公子匹敌,那就只有梅寒了!

  当然,大卫这个时候想起来梅寒显然不是因为她的惊世美颜,而是他忽然想到,如果说腰臀比例的话,貌似梅寒的腰臀比要比丁小白好的多啊!

  想起那天晚上戴着恶魔发箍的丁小白明明才是初次绽放,却真的像一个磨人的小妖精一样缠着自己,大卫的心就有些心猿意马起来。既然丁小白都已经这么磨人了,那比她腰臀比更完美的梅寒又会是什么表现呢?

  “啧啧啧,真该给你个镜子照照你现在的嘴脸!”

  喻公子的声音成功把大卫拉回了现实,他皱着眉,问道:“干嘛?”

  “瞧瞧你那淫—荡的样子!”喻清海一脸的鄙夷:“我都说不出口。”

  大卫不禁老脸一红,可又不能承认自己是在想丁小白,鬼使神差的,他忽然问道:“你说,梅寒的腰臀比怎么样?”

  喻清海微微怔了怔,歪着头想了想,脸上忽然露出一抹苦恼地神情:“妈个鸡,那天喝的太多!想不起来了!”

  闻言,大卫鄙夷道:“你就装吧!你后来有那么多关于梅家兄妹的消息,难道不知道梅寒的身材怎么样?”

  喻清海嘿嘿一笑,冲大卫挑了挑眉,不要脸地说道:“我这不是没试过呢嘛,等我试过以后,我保准告诉你怎么样。”

  大卫白了喻清海一眼,不想在继续听这个流氓说那些流氓话。

  “哎呀,别不开心了!”喻清海丢给大卫一支烟,说道:“女人都是感性动物,你根本没办法和她们讲道理,或许丁小白看上你的时候还没到生理期,等生理期过了她忽然发现自己当初瞎了眼,所以就甩了你,这不是不可能的。”

  大卫心说去他大爷的生理期!

  见大卫还是没反应,喻清海继续说道:“好吧,就算不是生理期,激情过后,肾上腺素分泌回归正常,感性的女人就该回归理性了。恋爱的时候可以什么都不顾,可一旦涉及到以后,女人们就不得不考虑她们找的那匹马的颜色以及这匹马是不是能骑一辈子。一旦发现不合适,就必须要抱着壮士断腕的决心立即止损,不然只会越来越亏!”

  听到这里,大卫不得不承认喻清海的分析不但没错,而且简直太他妈对了!

  但他又不想承认丁小白是这样的人。

于是大卫看着喻清海,非常认真地说道:“小白对我的感情是真的,她是喜欢我的,对于这一点,我非常肯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