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我做杀手的日子  >  第55章 关于舞伴的闹剧

第55章 关于舞伴的闹剧

3050 2018-03-29 17:24:17

“这个玩笑并不好笑。”大卫神情严肃地看着丁小白,诚恳地向她道歉:“我知道我那天晚上表现的不够好,你也没必要用这种方式惩罚我啊,晾了我这么多天,我真的知道错了。”

  听到大卫这么说,丁小白心里莫名紧张,她抿了抿嘴角,下意识的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尽量用从新闻上学到的外交辞令式的口吻对大卫说道:“抱歉,我想你应该是误会了什么,对此我向你道歉。其实,我应该早点向你解释清楚,请你不要再继续误会下去。”

  大卫还想再说些什么,原本站在丁小白身后的谢子墨却突然拦在了丁小白的前面一脸不耐烦的看着大卫:“还啰嗦什么!小白的话你听不懂么?我——”

  大卫一巴掌拍开谢子墨,脸上带着牵强的笑容看着丁小白:“是他强迫你的么?”

  “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丁小白强压着心头的紧张,极力做出一副恼怒的样子来:“王大卫同学,我再说最后一次,我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明白了么!请你放开子墨,这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子墨?这么快就连姓都撇去了?”大卫心里有些发酸,他用力压着谢子墨的脑袋不让他起来,胸中一股怒意渐渐升起,他忍不住冲丁小白低声吼道:“那那天晚上又算怎么回事!难道你想赖账?”

  丁小白不明所以的眨了眨眼,“什么意思?”  

  “我说你是不是打算赖账!”大卫看着丁小白,用非常认真的口吻说道:“那是我的第一次,你难道不应该负责么?”

  丁小白彻底惊呆了,她下意识地再次向大卫确认道:“你、你刚刚说什么?”

  大卫用力压着手底下因为太过震惊而不断发出“唔唔”声音的谢子墨,盯着丁小白的眼睛加重声音说道:“我说那天晚上是我的第一次,你要负责。”

  丁小白睁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大卫,脸色通红的向大卫抗议:“你在胡说些什么!”

  在来之前,丁小白曾设想过大卫或许会愤怒,会用尖酸刻薄的话讽刺自己,会痛骂自己虚伪无耻,甚至可能会暴怒到发狂,但她无论如何都没想到会出现现在这样的情况。

  他、他、他居然要自己负责!

  这是什么混蛋道理?!

  “我没有胡说!”大卫丝毫不理会已经在他脑袋里几乎笑抽过去的王大卫,也没打理在他手掌地下面愤怒的如同一头公牛似的谢子墨,而是格外认真地重复道:“那天晚上,是你主动的,是你强上的我,所以,你要负责!”

  这已经是大卫第三次强调要丁小白负责了,丁小白被大卫的无耻气的脸都白了,口不择言道:“你是第一次,难道我就不是第一次么!我都没有要你负责,你凭什么要我负责!”

  “我从来没有想过不对你负责!”大卫反应非常快,他严肃的看着丁小白,说道:“事实上,我已经为我们的将来做计划了。”

  “你够了!”丁小白深吸了一口气,尽可能冷漠地对大卫说道:“我该说的都已经说完了!请你不要……不要再继续误会下去!如果那天晚上我伤害了你,我向你道歉。其他无谓的话请不要再说了,你以为现在还是秦王朝那个年代么?不管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那都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再正常不过好吗。至于将来……王大卫,请你睁开眼看清楚,你现在连你自己都养不活!是,我承认你在组装战甲上面很有天赋,但那又怎么样?有天赋却穷困潦倒一生的人多的是!你凭什么要求我和你将来一起承受苦难?我的出身注定和你走不到一起!这一次,你听明白了么!请你清醒一点!”

  丁小白慷慨激昂的说了一通,而事实上她后面的话大卫基本上没听进去,他现在满脑子都回荡着丁小白那句“如果我伤害了你……”

  大卫神情复杂的看着丁小白,半天才缓缓问道:“那天晚上,你向我道歉,就是为了今天么?”

  丁小白心头一震,内心深处对大卫生出强烈的不忍,她悲哀的发现自己确实无法像组织里其他专业人员一样优秀的完成任务,难怪自己在回来之前总是遭到七科的人嘲笑,自己的确不够专业啊!可一想到那一位慈祥的老人,一想到那充满信任的目光,丁小白又不得不让自己的心再次硬起来,她撇开脸不去看大卫,冷冷道:“你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我言尽于此,请你不要再纠缠我!放开子墨,不要伤害他。”

  大卫心底涌起无尽的酸楚,都到这个时候了,丁小白关心的居然是自己会不会伤害这个叫谢子墨的家伙!难道她真的一点点都不在乎自己的感受么?!

  有心再说些什么,可是大卫看到丁小白隐隐抖动的肩膀时,他眼睛一闭,压着谢子墨的手终于松开。

  从大卫的手底下解脱之后,谢子墨看着沉默的两个人,也跟着沉默起来。

  “谢谢。”丁小白用尽全力抱着怀里的书,尽量用风淡云清的语气说道:“告辞。”说完便转身离开。

  谢子墨表情复杂的看了大卫一眼,微微点头后立刻朝着丁小白追了过去。

  丁小白和谢子墨离开之后,王大卫的声音在大卫的脑海里冒出来:“就这么放过那小子?”

  “当然不!”大卫目光深沉,缓缓道:“小白是小爷的女人,他又算什么东西!”

  “那你准备怎么报复?”王大卫听起来很兴奋:“哎呀,这么长时间没有招猫逗狗了,还真是怀念啊!”

  大卫嘴角勾了勾,道:“我要他永远都不能出现在我的面前!”

  王大卫一惊:“卧槽,你也太狠了吧!其实算起来明明是你女人不对,那小子就是个挡箭牌啊。”

  “我当然知道。”大卫淡淡地说道:“既然他选择了当挡箭牌,也得挡得住才行,挡不住,那就是他的问题了。”

  “你不要太胡闹!”王大卫居然警告起大卫来,“老王虽然有钱,但比他有钱有权的人也不少,为一个女人就要人命,你脾气也太大了点!老王肯定不会同意。”

  “所以我才要跟他谈一笔生意。”大卫冷冷道:“对他来说,赵谷秋应该比让任何人都重要吧。”

  “你想干什么!”王大卫寒意森森地警告着大卫:“不要用我母亲的名义搞事情,不然我就算拼着同归于尽,也要灭了你。”

  “别激动啊。”大卫轻轻笑着:“她现在也是我名义上的母亲,我怎么会做对她不利的事情。”

  说完这句话之后,大卫又恢复了之前淡然的样子回到了门房,不管王大卫在他脑海中如何咆哮,他都不予理会。

  当天,大卫自从到西河大学之后第一次主动联系了王守信。

  ……

  谢子墨脸色苍白的坐在餐厅,他的对面丁小白正一脸担忧的看着他。

  “子墨,你还好吧?”

  谢子墨仿佛丢了魂一样木然的坐着,好像根本没有听到丁小白的声音似的。

  丁小白无奈的叹了口气,她并不怪谢子墨,毕竟不管是换做是谁遇上这样的事情都会如此,谢子墨能撑到现在已经很让她刮目相看了。

  事情还得从三天前说起,谢子墨家本来是林州市首屈一指的房产大鳄,可三天前却突然被曝出资金链断裂的新闻,当时谢子墨知道之后还特意联系了家里,家里告诉他不用在意,可事情的发展却大大出乎人们的意料!

  短短三天的时间,谢家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土崩瓦解,不但资产全部被冻结,甚至还被曝出无数的丑闻,欠了几百亿的外债!

  速度快的让人反应不过来,就连谢子墨也是看了新闻以后才知道自己家的情况,然后他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子墨,你要回家看看么?”丁小白轻声问道。

  听到家这个字,谢子墨终于有反应了,他咧了咧嘴,脸上带着惨淡的笑容,说道:“家?我还有家么?”

  丁小白叹了口气,心里有些发难,不知该如何安慰谢子墨。

  谢子墨却明白了,他平静地说道:“我家里出了这样的事情,抱歉,不能再陪你一起参加夏月节舞会了。”

  丁小白赶紧说道:“不要紧的,子墨,你不用向我道歉。”

  谢子墨木然的嗯了一声,不再说话。

  当天晚上,谢子墨便离开了西河大学。经过后门的时候,他往门房里看了一眼,表情十分的复杂,最后只是叹了口气默默走出了校门。

  谢子墨走了,丁小白就必须再重新邀请舞伴,可令人不解的是不管她邀请了谁当舞伴,那个接受邀请的男生不是家里出问题就是本人莫名其妙的受伤,就好像……是被诅咒了一样!

  一时间,整个西河大学的学生看丁小白都像看怪物一样,别说答应丁小白的邀请了,就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敢!为此,丁小白愤怒的在公寓里一连砸了十二套杯子都不解气!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大卫,正在S区和秦苏打的火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