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龙血剑圣  >  第五十六章 天魔血誓

第五十六章 天魔血誓

3088 2017-12-19 07:55:00

曹炀有些郁闷的看着这位冰霜美女,他也不开口询问,因为他多少已经了解了这名美女的性格。如果没什么事情的话,她肯定不会来找自己。

其次就是,就算你想问他什么问题,如果她不愿意说,问了也白问。

两人就这么在厅堂里静静地坐了一会儿,王语嫣这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我就知道你没有那么轻易受伤,看来那俩女孩都挺关心你的!”

“呃……”曹炀听到对方这么一说,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好举起右手挠了挠头。

“我今天来这里只是想提醒你一下,那名内门弟子司马志刚,已经盯住你了,最近这段时间最好别轻易下山,他可能会对你不利!”王语嫣说完这番话后,就轻飘飘的站立起身,头也不回的就直接走了。

曹炀看着对方那倩丽的背影,心中总有说不出的一种感觉,对方的心真如她的面庞那样冷峻吗?然而这并不是,三番两次的帮助自己,还好心好意的过来提醒自己。

“还真是一个面冷心热的美女,至于这个司马志刚……哼哼……”曹炀喃喃自语的说道。

天色已逐渐的黯淡了下来,曹炀走出自己房间的门,直接来到了山门的门口处,他隐隐约约感觉身后有人在盯着自己。

当作根本就没发现,然后继续朝着山下走去,在走到山脚下的时候,他并没有朝着白帝城的方向走去,而是沿着一条石子小路,一直朝着前方走。

大约走了半刻钟左右,他来到了一个小区的旁边,这里有一道天然瀑布,在月光的照耀下,看起来是格外的壮观澎湃。

他站在一块巨石上,面对着眼前的这块瀑布,这是他以前作为杂役弟子经常来的地方,因为那边洗澡不方便,所以经常过来冲凉。

过了一小会的时间,他头也不回的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跟了我这么长的时间,恐怕也很辛苦吧,不如出来一同赏月,看瀑布如何?”

后边的这个微胖人影,听到曹炀这么说,微微一愣。他没想到对方早就发现自己了,这让他有一种不切实际的感觉。

对方的修为明明低于自己,怎么可能会发现自己的存在,而且来到这么偏僻的地方,难道他觉得自己已经活够了,想要让自己送他一程?

“哈哈哈!你还真是给自己选了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不过若真把你弄死在这里,恐怕会玷污了这里的环境吧?”一道微胖的人影出现在曹炀十丈处的地方停了下来,哈哈大笑的说道。

这人正是司马志刚,在山门的时候,一名杂役弟子对他通风报信。说曹炀下山了,一路尾随至此。

“你说的没错,若真把你弄死在这里,的确会玷污了这里的环境!所以你不用担心,今天我不会把你弄死的!”此刻并无外人在场,面对这个司马志刚,三番两次找自己的麻烦,而且还灼灼逼人,他实在早就有些忍不住了。

如今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正好可以施展手脚,将这个家伙打到怕为止!司马志刚就像是听到了非常好笑的笑话一般,压根就没有把朝阳的话当成一回事。

因为白天存在他手中吃过亏,所以这次他打算以雷霆的手段,将这小子彻底打趴在自己的脚下!

一阵狞笑之后,手中立刻出现一柄长剑,依旧是白天的那把上品法宝长剑。对着曹炀就施展出了,自己最拿手的一招绝学。

见到对方来势冲冲,曹炀一点也不敢怠慢,他这是与筑基期弟子第一次正面对战,默默运起剑道有常,施展出飞龙剑法前六式,一轮拼搏下来后,两人最终打成了一个势均力敌。

“真没想到,你这小子倒有些能耐,难怪这么嚣张,竟然敢把我引到这里来!不过你要是认为,一名筑基期修士,就这么一点能耐,那你可就大错特错了!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什么是真正的筑基期修士!”司马志刚阴沉着脸说道。

他的话音一落,手中的长剑猛然朝地面上一抖,地面上无数的落叶,如同龙卷风一般,全部随着长剑搅动的漩涡,飞舞了起来,然后灌注全身真元力,大喝一声:“玄级剑法,落英三剑!”

数道由剑气形成的龙卷风,沿着地面,朝着曹炀进攻而来,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巨石碎裂!

曹炀看着来势汹汹的《落英三剑》,他一点都不敢怠慢,早就运起《太白剑仙决》第二层心法蓄势待发,在对方释放出剑法的同时,他也低喝了一声:“《心剑诀》第一式,心剑齐发!”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两柄散发着金色的长剑,忽然从他的背后窜出,右手紧接着捏着一道剑诀,望着龙卷剑气一指。

两道金色长剑,划破空气,发出滋滋的声音,速度更是奇快无比!不过他本身却感觉到,两柄长剑一下子就将他两个识海空间的真元力,瞬间抽空的一干二净,不过如今正在控制剑诀,根本就不充不了真元力。

小龙在情急之下,只好将自身体内储存的真元力,输送到了曹炀的两个识海空间。

如若不这么做的话,他的心剑诀第一式会立刻中断,不但伤不到敌人,而且还会遭受到严重的反噬。

只是眨眼的时间,两道青色长剑就与龙卷剑气撞在了一起,轰隆一声,发出金属般的脆响声。

龙卷剑风只是支持了短短的几息时间,便彻底的崩溃,两柄金色长剑余威不减,在他的操控下,直接朝着司马志刚的眉心激射而去,另外一柄长剑,忽然金光一闪,瞬间就出现在了司马志刚的身后,剑锋所指之处,正是他的心脏所在。

看着近在咫尺的金色长剑,司马志刚瞳孔逐渐放大,后路被封死,前后被同时夹攻。他心中已经惊骇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一个人只能操纵一柄长剑,而且那些都只是法宝的存在,可眼前这两柄金色长剑,不但打破了操作的规则,更是一种无形无体的长剑。

额头上的汗水,如同黄豆般大小,一滴滴的滴答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额前的几根黑色长发,在锋利的剑锋下,飘飘然的落在地面上。背后心脏所在的位置,更是有一道寒意深深的剑气,随时可以穿透自己的心脏。

他此刻脑海中一片空白,对面的这名年轻人究竟是什么人?他使用的又是什么剑招?他现在很后悔,心中是非常的后悔!总算明白为什么会引他到这个地方了,原因是根本就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秘密。

可是如今自己却看到了……那么结局呢?他会不会为了保全自己的秘密,瞬间将自己抹杀!

这两柄金色长剑,任何一柄都可以让他死得不能再死,嘴里惊恐的说道:“曹……师弟……你我并无深仇大恨,恳求你放过我这一次吧!我保证以后在宗门不再找你的麻烦……”

曹炀微微的皱了皱眉,看着司马志刚说道:“我想你也是一个聪明人,至于为什么我会选择来这里,相信你的心中应该会很明白!

如若我真的将你击杀,我相信不会有任何人知道!再者来说,我也不希望别人知道我的秘密!所以最好的选择,就只有死人能够帮我永远保守我的秘密!”

司马志刚听到这番话,他早就想到了会这样,面对死亡的恐惧,他的内心终于崩溃了,双腿一颤,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原本他以为这两柄金色长剑,会在自己跪下来之后,呆在原地不动。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偷袭了,可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两柄金色长剑就如同附骨之蛆一般,完全锁定在了他的两处要害处。

因为在他跪下来那一幕,长剑也随着他跪下来的瞬间,时刻指着他的眉心处,他双眼中露出绝望的神色喊道:“你……你不能杀我!如果你杀了我,宗门一定会查出来的!到时候你也要遭受惩罚!”

“是吗?即便他们知道又如何?无凭无据的恐怕也很难给我定罪吧?再者来说,一个为外门弟子,杀一名内门弟子!如果说给你听的话,你会相信吗?”曹炀冷笑的说道,这种掌控别人生死的快感,他还是第一次体验到,而且还是比自己修为高的人,心中多少有些兴奋。

“不……曹师弟,只要你放了我,我将我身上全部的宝物都给你!而且我可以保证不把你的秘密给说出去!”司马志刚赶紧说道。

“呵呵,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如果你出尔反尔,我又拿你有什么办法?你们司马家族在宗门内关系复杂,那我岂不是给自己找麻烦?所以我还是相信死人才能为我保守秘密!”曹炀冷冷一笑的说道。

“不……我说的都是真的,我可以发天魔血誓!你今日放了我,我定然不会将今晚所有的事情说出去!同时在宗门内,再也不与你作对!如若违背诺言,定然被天魔噬魂而死,永世不得超生!”

就在他的话音一落下,一道幽黑的影子忽然隐没在了他的眉心处,天魔血誓是整个修真大陆,针对于修真者最严重的誓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