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一点不科学  >  第五章 “哐当”一下又闭上了

第五章 “哐当”一下又闭上了

2994 2018-07-09 10:45:14

“小何,你这是怎么了?”所里的警花任秋同志捧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有气无力地坐在了何必行的对面。所里往日最精神的二人组都是一副身体被淘空的惨样。

何必行靠着后头的墙,双目无神,张着嘴,好像灵魂已出窍。任秋则是面色发青,眼底两大团乌青,一看就是一宿无眠。

十楼那家小夫妻住户被严肃批评教育过了,鉴于他们不负责任无视安全的行为并未造成实际伤害,且家里还有个吃奶的娃娃需要照顾,最后也就是罚了笔不多的款子,关了12小时就放回了家。任秋的心肝宝贝胖娃娃自然也只能还给他妈。但昨天晚上这小孩子刚到家没两小时又被邻居给送了过来,说是那小两口又在家里闹得不可开交,一个拿菜刀要砍人,一个开了煤气要点火自杀。幸亏邻居们都比较警醒,第一时间冲到里屋把那俩发了疯的人给摁倒制住,才没让那女的把打火机点着了。

那时候可真危险,天然气里加的臭味已经弥散到楼道里,只要一个火星,整层楼都得给炸飞了。

跑去开窗散味的邻居大妈手都在抖,生怕自己推窗子的动作太大了,哪儿给推出点什么小火花来。

最后自然惊动警察局,这俩作死的小年轻又被拎回局子里,任秋再次负起临时妈妈的重任。

孩子受了极大的惊吓,哭了一夜,小嗓子都哭哑了,任秋当然也就一夜没睡。至今耳边还“嗡嗡”作响,似有还有魔音坚持不懈地掀她脑壳。

而何必行呢,他现在三观还在经受残酷的,一波又一波的冲击。那条硕大的,一看就来自异世界的美女蛇不时在他脑海里露出诡异的笑,并“咝咝”吐着鲜红的蛇信。

“呕……”何必行捂着嘴,跳起来再次冲向洗手间。

任秋看着他的背影一脸茫然:“怎么了这是?有了?”

何必行来回跑了几趟,胃里一阵阵抽疼,腿软得像面条,呼哧带喘坐到任秋对面。

“听我的,你得补充叶酸。”任秋一脸同情地看着他,“怀孕初期得补这玩意儿,还能有效减轻孕吐症状。”

何必行:“啊?”

“得了,逗你的。是不是吃坏了肚子?我那儿还有点氟哌酸,送你两颗。”

何必行摇头,捂着胃过了好半晌才说:“姐,你不知道我今天看到了什么……”

要是照着以往任警花的作派,这个时候大概整个压过来,拽着何必行的衣领子边摇晃边大叫:“看到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快老实交待!坦白从宽啊!”

燃鹅现在任警花的状态近似于挺尸,手指头都懒得动,顶多发出细微地呻吟:“啥?”

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何必行揭晓答案,任秋怒了。你特么不想说就别提啊,提了又不说,这不是逗姐玩儿吗?

挣扎而起的警花正要发飙,突然见到对面所长办公室的门一开,所长大人捧着他从不离手的搪瓷缸一马当先走出来,笑得如一朵盛放的老菊花,后头跟着三个年轻人。

任警花的眼睛一亮,浑身的疲惫被圣光照耀得烟消云散。

“小何啊,你过来。”所长满脸慈详地对何必行招手,等他出来了,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身对浑身好像在“BLINGBLING”放光的青年说,“小何是个好同志,纪律严明,吃苦耐劳,一心一心为人民服务。以后他就都交给您了,您多费费心,好好教他。”

然后一回脸,对着何必行就是一番语重心长:“小何啊,你是咱们所出去的,以后好好干,别给咱们所丢脸啊。虽然换了部门,但还是继续为人民服务嘛,要想人民群众所想……”

何必行两只蚊香眼,听了所长长达五分钟的思想教育,而沈默带着张茂和方如晦就站在一旁,一个字也没说。如果不是指导员出来打断了所长的话题,所长估计能念经念到天长地久。

指导员是个特别干练的人,寡言少语,只对何必行说了三个字:“好好干。”然后拉着所长干脆利落地离开。

张茂低声跟方如晦嘀咕:“这俩我看工作换一换正合适。”

沈默抬腕看了看时间,对何必行说:“给你两天时间交接手上工作,大后天来报道。”

何必行脸都白了:“不是说下个月才会调走?”

沈默嘴唇一扯:“跟你们所长说好了,这半个月,算借调。”

他对何必行身后站着的任秋点了点头当打了招呼,然后继续对何必行说:“我们在滨海市有办事处,你就先去那里熟悉熟悉环境和工作内容。这半个月,我会算在培训考核期里。加油!”

说完,三人潇洒地走了。

何必行傻站了半天,才反应过来。

哎,说了半天,你们还没告诉我,我到底是要调到哪个部门去的啊!

何必行心事重重找所长问自己的未来,身后缀着无力杀敌却有心八卦的任警花。

所长和指导员不知在说什么,老菊花已经皱成了一根老苦瓜,见他们俩在门口探头探脑,但停了话题,招手让这俩进来。

“小任,你跟过来做什么?去去去,该干嘛干嘛去。对了,你不在带孩子吗?孩子在哪儿?”

任秋缩着身子,躲在何必行身后:“那孩子好不容易睡着了,我叫小刘帮我看着呢。对了,所长,小何要调走了?他在咱们所不是做得挺好的,为什么要调走啊。您也知道,咱们所人手一向不足,好不容易来了个新人,实习期都还没满呢就调走,调哪儿去啊?做什么工作?我看那三个小白脸也不错,是不是能留一个在咱们所里?一来一去,一替一换嘛,要不然咱们亏多啊是吧。”

“是什么是!”所长狠狠瞪她一眼,“别裹乱,看孩子去。”

看老头好像正在暴躁期,心情不大美丽,特别会审时度势的任秋脖子一缩,果断撤退,临走还不忘捅一下何必行腰眼,示意自己在外头等他。

结果没过一分钟,何必行蔫头耷脑出来了。

“是调去哪儿?”任秋问。

何必行一脸茫然:“所长说是有关部门……”

有关部门……说了跟没说一样。任秋“切”了一声:“老头子就爱故弄玄虚。不过应该是高升吧。我看那三个人不太像咱们干基层的。对了,昨天老头不是说让你接省厅的领导吗?不会就是他们仨吧。”

“是啊。”何必行点头,“说是省厅下来做调研的。”

可是调研就是跟所长关在办公室里聊了不到半小时天?

调研调得这么敷衍了事,连走个形式都不走,这样真的好吗?

不知怎么的,突然又想起那条美女蛇来。那双竖瞳的金色眼睛,咧到耳后的嘴巴和突出唇边的尖利毒牙……

何必行打了个寒战,觉得自己或许还处在梦中,要不就是昨晚没睡好,今天产生了幻觉。

“喂,脸色这么难看。”任秋戳戳他,“你又不是我,熬夜看了一宿孩子,瞧你这衰样,活像被妖精吸干了一样。”

“妖精”这俩字,正中何必行的脆弱点,差点当场给任师姐跪下。

“免礼平身。”任秋嘻嘻哈哈的,看起来比刚才精神了不少,“对了,你这就要走了,虽然突然了点,不过这送行酒还是要摆的,一会我跟同事们说说,明天晚上咱们喝酒去。”

何必行脑子里还在纠结那条像是从山海经里爬出来的妖怪,等他反应过来,任秋已经麻利地定下了第二天的饭局。

还是指导员厚道,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特地端着餐盘坐到了何必行的身边,把他的去处揭晓了。

“国家安全部十三处。”

“国安部?”何必行惊得吓点跳起来,“您没开我玩笑吧……”

指导员默默看他。

何必行怦怦乱跳的心脏好不容易平静点,他又想起来:“十三处?我没听说咱们国家有这个部门啊。”

指导员继续默默看他。

何必行好艰难地咽了口唾沫:“那啥,该不会就是所长说的那什么有关部门吧。”

指导员点了点头,伸手在他肩头拍了拍:“这是组织上对你的信任,能进这个部门的,都是万里挑一的人才。我想他们应该在暗中考察你最少有一年了。好好干吧小何,你们是国家的未来,是这个国家和人民在暗处的守护者,责任很重啊。”

“还有,”指导员三口两口吃完了饭,端起餐盘要走,又转回来特地叮嘱,“这个部门的存在是国家机密,记得要保密啊。”

我,可以申请不去吗?

我只是想继续做我的小片警儿啊!

我不想去正面怼什么美女蛇!我还想我的三观屹立不倒!

我还想再活五百年!

何必行对着指导员的背景伸出尔康手,然而所有的话都憋在嗓子眼,一个字也吐不出来。

“哐当!”好像有一扇大门关上了,至于是在他身后还是眼前,谁知道呢?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