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一点不科学  >  第十五章 要用科学的眼光看待问题

第十五章 要用科学的眼光看待问题

2991 2018-07-09 10:47:23

何必行觉得自己有无数的问题想要向无所不能的上司请教。

然而高警官的行动力实在惊人,分分钟的工夫,他的上司两边都已经站着跟他陈述案情和目前收集到的信息的人,小何同志也就只能乖乖地站在沈处的身后,尽职尽责做好自己书架的工作,接手警方转递的各种资料。

沈处长的工作态度严谨而认真,每位前来汇报工作进展的警官都由衷感受到了这位其他部门来接手案子的同志对自己的尊重和肯定,交接起来自然充满效率。

只有站在沈处长身后的何必行,百无聊赖之下,才会发现处长大人背在身后的双手,手指头扭来绞去。

面上严肃淡定,内心狂躁嫌烦,何必行觉得自己透过现象看到了处长大人的本质。

装逼装得一流。

等人散了之后,沈默言转回头看向何必行。

小何警官立刻收起心中欢腾的吐槽,一脸正直挺起了腰板儿。

“过来。”沈处长对他勾了勾手指。

何必行听话地向前走了一步,跟处长大人差点脸贴脸。

沈默言后退半步,一脸嫌弃:“不是说你。”

戴着手套的手指在小黑额头上轻轻一弹。

何必行看着小黑轻轻跃到沈默言的肩膀上蹲着,再次确定了这位就是个见风使舵,有奶便是娘的祖宗。不信?换他对小黑这么叫一声试试?这祖宗保证连个眼神都不带赏他的。

沈默言反手在小黑脖子底下挠了挠,小猫舒服地“喵喵”叫,眼见着都快化成一滩猫饼,就听着处长大人冷冷地说:“吐出来。”

小黑激灵灵打了个冷战,立刻从被撸得迷醉的状态清醒过来。老大不神愿地去蹭沈默言的脖子。

然而沈处长并不接受它的讨好,直接拎着它的后脖子,将猫举到自己眼前。

“阿玄,吐出来。”

小黑耷拉着耳朵,身体抽动两下,终于还是从嘴里吐出一颗黑黑的东西。

何必行抻头过去看,就见一颗黄豆大的黑珠子躺在沈默言的掌心,正滴溜溜地打着转。

“这是啥?”何必行有点迷。

“它刚刚吞下去的东西。”

虽然我知道的不多,但也别骗我,刚刚小黑吞下去的明明是一大大大团黑烟。转眼间变成这么小一颗,就算是高温高压人造钻石也没有这么快的。

小黑甩着尾巴,眼巴巴地看着沈默言手里的珠子,心有不甘,然而只能在恶势力的专制下屈服。

何必行脑中灵光一闪,从他看过的有限几本修真类小说里迅速找到相似的东西。

“这难道就是妖丹?”

沈默言的表情显然是没听懂他在说什么。

啊,对了,刚才那只明明是鬼,鬼哪来的妖丹。

“没有那种东西的存在。”大概是因为何必行马上就要入职,沈默言难得有耐心地解释了两句,“这只是高纯度能量结晶,阿玄体质特殊,可以对这种能量进行提纯固化。”

尽管何必行的一脸蠢样看着让人心塞,但这么多年,难得处里能添一个蛮有潜力的新人,沈默言想了想,决定还是做个关心下属成长的好领导。于是特意模仿了白局平常鼓励下属常用的语调。

“闲下来的时候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提高自己的理论水平。”沈处长头微微一歪,角度竟然奇妙地与肩上的小黑保持了一致,高颜值的帅哥一本正经说教的样子实在违规,何必行心想,幸亏任姐不在,不然分分钟飙血出来。

“要学科学,用科学,拿科学的眼光对待周边的事物。”沈处长冷着脸,用力拍肩。

何必行一脸懵逼地看着他。

还科学?您跟我讲科学?

从今天起,老子我大概再也不认识“科学”这俩字儿了。

沈处长和小何同志站在那里,两人的思维总也连不到同一个接口,只好一个比一个站得笔挺,气氛莫名有点尴尬。

何必行站得腰酸,不自在地扭了扭:“那个什么,沈处,咱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等着。”

“哦。”

何必行老老实实地站着等了有十来分钟,张茂打外边儿进来,一眼瞧见他,立刻笑着挥手:“哟,这不是小何吗?你也来啦。”

“张哥!”同样是新认识不久的同事,但笑容可掬又爱说话的张茂显然比冷冰冰的领导看起来可亲多了你说是不?更何况是被处长大人的冷风吹到现在,觉得从里到外都快凉透了的何必行。

把怀里抱着的一大堆文件往桌上一扔,何必行以饱满的热情迎接从天而降的救星,不是,是同事,前辈,天师门嫡传弟子的张茂张哥。

然而热情的小手刚伸出去,张茂就被人推到了一边,一个穿着套头运动装,头上戴着个老大耳机的姑娘站到了何必行的面前。

好悬!何必行那只热情的小手差点就杵到人家的胸口去了。

还好他反应够快,及时把手缩回去。

那姑娘看着二十五六岁,长得特不错,就是眉毛很淡。她直接略过何必行,推开碍事的张茂后,就直接走到了沈默言的面前。

“沈处!”

“你看看这个。”沈默言显然跟她很熟,连招呼也不用,直接把掌中的黑色小球递给这姑娘。

这姑娘面色十分凝重,就着沈默言的手看了半天。

何必行一捅张茂:“张哥,这谁啊?”

张茂压低声音,蚊子哼哼一样回答:“华东分局滨海办事处主任,于沁。”

之前沈默言叫他去报到的地方似乎就是滨海办事处。

乖乖,直面领导了。

不过话说回来,特事局里的工作人员怎么都这么年轻?沈默言是十三处处长,看着绝对不超过三十。张茂是天师门的高足,看起来也比自己大不了几岁。还有那位龙虎山出身的方如晦,看起来比张茂大了点,但也很难说,说不定人家就只是长相捉急了点儿,指不定跟张茂谁大呢。

连滨海办事处的一把手,看起来也像个刚出大学校门没多久的姑娘。

怎么就看不到一位看起来就让人安心,放心的老前辈呢?

何必行想起那位每天蹲在小公园门前堵他的逍遥子道长。嗯,说不定小黑的主人,那位白局长,就像逍遥子那么仙风道骨,浑然天成呢。

何必行还在胡思乱想,就看见那位滨海办事处的小于主任摘下了头上戴的耳机。

明明是站在屋子里,可是感觉平地起了一阵微风。

何必行打了个冷战,于沁却闭上了眼睛,微微仰起头。

从她的耳中,隐约有几条细细的亮线延伸出来,轻轻搭在了沈默言掌中的黑球上。再之后,更多的亮线从她的口耳鼻目中钻出来,一部分落在小小的黑球上,另一部分蔓延到了整间房屋的空间中,最后收缩成两股,一股投在桌上的毛线娃娃上,一投没入王茹最后消失的地垫里。

何必行揉了揉眼睛,有了种在影院看特效大片儿的错觉。

那些闪着微光的细线像是有生命一样,有序而轻盈地舞动。看起来很美。但这些细细密密的线都是从于沁这么一个漂亮姑娘的头上脸上长出来的,这个就有点惊悚了。

还好何必行没有密集恐惧症。

张茂双手抱胸,神情专注地看着于沁。

过了好一会儿,那些亮线被收了回去,于沁重新戴上耳机,对沈默言点了点头。

“好,回去再说。”沈默言收起黑珠,对何必行说,“今天也巧了,正好叫小于带你去办事处看看,省得明天你找不到地方。”

于沁看了看何必行,对他微微点了点头。

“走吧。”张茂笑着推了推他,“办事处边上有家东北烤冷面特别地道,回头我请你。”

“不不不,应该我请的,我请。”何必行是个萌新,哪敢让大佬请自己吃饭。要不是烤冷面逼格不足,他肯定要叫上于主任和沈处长哒。

烤冷面也没几个钱,张茂也没跟他玩推手,直接把胳膊搭他肩膀上,对着于沁的背影呶呶嘴:“她很厉害的,一手‘地听’绝活儿在处里能排到前几位。你到办事处里好好学,好好表现,争取能早点儿出师。”

“‘地听’是什么?”听起来很牛逼。

“是她的天赋,可以沟通天地。地球是个大磁场你知道吧,”张茂解释,“空间磁场是很规律的,不过万事万物都在上面留下痕迹,通过留存在磁场能量上的痕迹,她就可以还原之前发生过的事,听到之前留下的声音。”

“她头上脸上那些白线就是用来接收信号的天线?”何必行恍然。

沈默言突然回头:“你看得见?”

张茂也张大了嘴巴:“什么白线?”

何必行拿手比划了一下:“就是那种细细的,亮亮的线啊,密密麻麻可瘆人了。我看见那些线粘在黑球上,还有一些钻到地垫里和那个娃娃身上。”

于沁摘下耳机,对何必行笑了笑,然后对沈默言说:“沈处,今年来的新人挺不错啊。

  

谢小茶

谢小茶

不要迷信,要相信科学,拿科学思想武装头脑!————沈处长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