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一点不科学  >  第二十章 那是一个不怎么古老的传说

第二十章 那是一个不怎么古老的传说

2642 2018-07-09 10:48:05

何必行听得一头雾水,他伸头过去看,见方如晦的指尖所落的地方分明就是一段高速公路。哪里有什么定龙桩。

这段高速路是京海高速的一段。京海高速是从天京到滨海的高速,全长一千三百多公里,是建国之后第一个开工建设的国道主干道工程。年纪跟何必行差不多大。

不过说起这段,何必行倒是想起网上盛传过的《滨海十大灵异事件》这个曾经的热帖。那时他刚来滨海,两眼还是一抹黑。身为前辈的任秋老大就扔给他这条贴子让他研究,美其名曰通过民俗及大众的热点话题来了解滨海风貌以及滨海人的喜好。

其中一条就是经过老山的这段高速公路。

据说二十年前开工时,这条公路要穿过老山山体,可是不知为什么,穿山隧道工程总是出事,三天一事故,五天一伤亡,原定三个月的工程硬是拖了一年也没什么进展,还填进去不少人命。施工方调来了全国专家想方设法,可无论用什么招,总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诡异到了极致。施工方想放弃原先方案,绕过老山,可是这样一来且不说要增加多少成本,延误的工期就要了老命了。上头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求工程必需在某年某月之前完成,算是国庆献礼。

这段工程的负责人被上头逼得快发疯。那个年代做工程都是国家行为,是政治任务,人人都立下军令状的,如果不能按期完成,影响了整个工程的完成时间,那是真的会要老命的。

最后,这位负责人还是听人推荐,托尽了关系,请动静海寺方丈出山。这位大师到了现场待了三天,便要告辞回去,说是此事无人能解。

一帮子工程队的人跪在大师面前苦苦相求,最后大师才长叹数声,连道“这便是命”,才应了下来。

之后工程队按着老和尚的要求备齐了供物,由老和尚念了三天三夜的经,最后指了个地方让工程队往下打了一根长三十三丈,直径差不多有一米的大钢柱。钢柱打下之时,天气骤变,晴空万空转眼变成乌云压城,青色电光撕裂天空,巨雷轰鸣,即便相隔咫尺也听不到对方在吼什么。

滨海地处东南海岸,便是每年台风季到来,也极难得见到这样暴烈的天象,好多在场的民工都趴在地上,口中念着海龙王显灵了,不住磕头。只有大师神色自若,带着紧跟着他的工程队,脚下不停,手指连点,又点了六处,分别打下同样的钢柱。

最后一道钢柱打下之后,地面猛地震了一下,人人以为是地震了,吓得趴在地上。可是只震了那么一下,之后再无动静。反倒是那位静海寺主持,口中念了一声佛号,就地结跏趺坐,将怀中一张纸递给身边的人,双目一闭,竟然就坐化了。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前一刻还面色红润,看起来能活到百二十岁的老和尚一息之间就生机全无。但自从打下这七根钢柱之后,工程就再也没出过岔子,非常顺利地按时通车了。

这七根钢柱后来重新涂装,在上面雕了七条盘龙。后来老山成为国家级森林公园,公园管理者就在这七根龙柱旁建起一座感恩寺,请来的主持就是曾在静海寺修行过的和尚。

这件事在当时被列为极高等级的机密事件,可架不住当时现场的人太多了。现在又不是以前不把人命当回事的封建时代,想全面封口还是太难。没过几年,就有隐约的风声传出来。说是之所以穿山工程不顺利,就是因为工程所过的那座山是条龙脉。人在龙身上穿洞,你问过人家龙的意见吗?

就算对那条龙来说,穿个隧道也就是在耳朵上扎个眼的事儿,可哪条龙会高兴自己睡觉睡得好好的身上多个洞出来啊。

所以那位静海寺的得道高僧才会在看过现场之后摇头说没办法。但当时年代特殊,施工方的负责人连求带吓,用尽了手段,最后还是说动他出手,但出手的代价也是极大的。静海寺方丈就是拿自己的命作价,七根钢柱打下去,封住了龙脉。

写贴子的人写的起承转合,引人入胜,声情并茂,跌宕起伏,好像他全程陪在高僧身边一般。由于写的太过真情实感,反而让人有种看玄幻小说的错觉,实在让人没办法相信里面有关什么龙脉啦,给龙身上扎眼儿啦,七根柱子就把龙脉给钉死啦这种挑战科学,透支逻辑的说法。不过这里头这段高速的开工时间,工期,伤亡人数之类的都是有据可查的,也的确有很多地方不合理。而且那七根雕龙的大钢柱就杵在老山山腰上,还有专人日夜照看着。感恩寺的香火也十分鼎盛,据说很灵验。特别是关于财运和升学的祈愿,都特别灵。所以每年五月份,都是一大波父母带着要高考的学生上山烧香的时节。

何必行觉得这个很扯。

高考录取率都是固定的,不会因为你去拜了菩萨烧了香捐了香油钱而有所改变。真这么灵,大家都跑去烧个香就好了,稳稳就能上大学,还那么苦逼地上各种补习班,每天学到深夜一两点干嘛?

可是现在听到沈默言吐出的“定龙桩”这三个字时,何必行又有点不确定了。

毕竟这两天他的三观受到了极其沉重地打击,碎了一地,好不容易才粘起来。

美女蛇那种怪物都有,普通人根本看不见的会吃人灵魂的鬼都有,地下睡着一条龙什么的,好像也就不是完全不可能的了,您说是吧。

“张哥,”何必行举起手,到底还是没胆气直接问领导,于是转向看起来热情又八卦的张茂求教,“我知道老山感恩寺那儿有七根二十年前打下去的钢柱。您说的定龙桩是不是就是那七根柱子?”

张茂点头:“对啊,除了那儿还能有哪里会有定龙桩嘛。”

何必行咽了口唾沫:“定龙桩,真的就是用来降龙的吗?我可是听说老山那边是条龙脉,地底下睡着条真龙。”

张茂笑嘻嘻拍拍他:“知道的还挺多啊。不过我们说的龙脉只是一条比较活跃的异常能量带,并不是传说或是神话里能飞天的神龙。你放心吧。”

很好,今天的三观终于顽强地坚持住了。

“其实当初不去挖通老山就好了。他们施工把能量带上方的保护层给弄破了,造成能量异动外泄,只死那么几个人真是走了狗shi运。”张茂啧啧了两声,“要我说,澄观大师也太冤了,明明把隧道堵上就能完事儿的,他一时心软下了七根定龙桩,把命都搭上了。”

方如晦对那件事倒是清楚的很,摇了摇头说:“没办法,那时候上头拿静海寺压着他,寺里有他收留的几个黑户,他要是不帮忙,整个静海寺就麻烦了,估计一半和尚得被逮进去。”

啊?何必行惊讶地看着他。

“几十年前的事了,那时候哪有现在这么清明。小伙子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张茂对他挥挥手,“总之这七根定龙桩只是能压制底下龙脉的异动。如果一旦被人破坏,让能量暴走,整个滨海都要面临大麻烦。”

于沁微微皱眉,脸色有些不好:“近年这边不大安份,我也派人加大了感恩寺周围的巡防,当年特事局几位副局长亲手设的结界还很坚固,他们想突破结界破坏定龙桩只怕没那么容易吧。”

何必行悄悄问张茂:“咱们滨海那么大,这老山底下的什么能量真能给滨海市带来大麻烦?”

张茂看了他一眼:“兄弟,我们讲科学,把龙脉封着的东西叫能量。咱要换个你们熟悉的叫法,那玩意儿叫‘魔气’,你说厉不厉害?”

卧槽,我的三观又开始摇摇欲坠了。

救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