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15章 法医九叔

 第15章 法医九叔

3167 2017-11-14 14:50:48

林森有点儿丈二的和尚摸不到头脑,他也不知道队长怎么就来了这么一句。

一旁的副队郑东看出他的疑惑,用胳膊肘轻轻碰了碰他,低声说道:“这个王富国从警二十多年,也算是老人儿了。这家伙要能力有能力,要履历有履历,可惜就是时运不济,一直在分局小地方呆着。”

“这一次市局刑侦队重组,领导们总算想起了他,想把他调任到市局,担任市局刑侦队队长。据说这事儿几乎是板上钉钉了,王富贵都准备收拾东西,来市局报道了。谁想大领导在最后关头换人,硬是从外省调来了咱们队长。”

林森这才恍然明白,王富贵为什么总是阴阳怪气的恭维邱健清了。原来是邱健清顶了王富贵的位置!

“这家伙接到群众报警,都不核实受害人人数,就把案子报到了市局。就是憋着劲儿,想给咱们找别扭。”

林森算是长了见识。没有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的弯弯绕。

郑东虽然有意压低了声音,但这话,也并不是给林森一个说的。一旁的胡天,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不对呀东哥!这家伙既然想给咱们使绊子,怎么又表现的这么殷勤,主动要求协助咱们办案?按照流程来说,案子移交到咱们这儿了,他们就可以撤了吧?”

胡天虽然是第一天入队,但他毕竟是正规科班出身,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毕业的学生,对于这些流程,自然要被林森这个门外汉了解。

郑东瞥了一眼邱健清,这才继续说道:“要不然怎么说,王富贵是个老狐狸呢。这案子至少牵扯七条人命,是难得一见的大案子。王富贵那老小子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好好表现表现呢!”

几个人正在嚼舌头,一旁的邱健清冷冷搭言道:“你们几个嘀咕什么呢!老郑,我让你联系九叔,你联系了没有?”

邱健清发了话,郑东只能赶紧结束了话题。这家伙满脸堆笑地看着邱健清:“联系了,联系了!九叔说他一会儿就到。我在打电话催一催!”

郑东找了一个由头,躲到一边去了。只留下林森和胡天两人,尴尬的站在水族箱前。

水中的大鱼虽然吐净了肚子里的东西,但是在药剂的刺激下,仿佛是发了狂,在水中一个劲儿的翻腾。这家伙力气真的不小,把水族箱都撞的左右乱晃。

这条大鱼如此的亢奋,几人也不敢去捞水中的人头。只能等着大鱼闹够了,再想办法。

一会儿的功夫,王富贵领着几个手拿黑色收纳箱,穿浅蓝色一次性塑料衣的家伙,快步赶了回来。一看这几位的穿着打扮,就是公安机关的法医同事。

王富贵来到了水族箱前,也不跟邱健清等人打招呼,直接就指挥饲养员瘦子,让他把水里的人头捞上来。

饲养员瘦子之前都吓瘫了,这会儿还没有缓过劲儿了,无论王富贵好说歹说,这货就是不肯配合。

水里的大鱼就好像脑海的龙王一样,将水族箱搅得天昏地暗,不少水都从箱子里漾了出来,幸好林森几人躲得快,不然非弄一头一脸不可。

几位法医站在水族箱前面,只能干瞪着眼。

邱健清生怕这些分局的家伙捷足先登,骂骂咧咧的催促郑东,再给九叔打一个电话。

郑东一个劲儿的点头说好,正准备伸手摸电话,整个人突然僵住了:“九叔,九叔来了!”

郑东伸手一指扶梯口,兴奋的声音都变尖了。

林森赶紧顺着郑东手指的方向看去。他倒要看看,这个被称为九叔的家伙,到底是何方神圣。这一路上,光听九叔这两个字,林森的耳朵都要听出茧子了。

出现在扶梯口的,是一个看上去有些驼背的老头。这家伙头发都花白了,却还挺新潮,上身穿一件骚粉色POLO衫,下身穿艳色沙滩裤,脚踩真皮拖鞋。看他这副模样,哪里像公安机关的刑侦法医,反倒像走街串巷的老流氓。

一看见这老头,郑东赶紧伸手打招呼:“九叔,你可算是来啦!”

被称为九叔的“老流氓”点点头,算是跟郑东打了个招呼。这货摇摇晃晃的来到跟前:“我一接到你们的电话,就立马赶过来了。我大舅哥家的孩子结婚,我是从婚礼现场赶过来的!”

林森暗自翻了一白眼。他怎么也不相信,会有哪位长辈,在晚辈的婚礼现场上,穿这么一身。

“九叔,可算是把您给等来了……”

邱健清刚才还骂骂咧咧的,可一看见九叔,就态度就立马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恭敬的不得了。

这货不仅用上了敬语,还从兜里掏了包香烟。

林森偷眼瞄了一下,邱健清这家伙还挺上档次,居然是亮蓝的和天下!

林森虽然不抽烟,但是他也听说过,和天下算是国内最贵的高档烟了,一盒的售价在一百以上。对于一个警察来说,这显然不是日常消费的起的!

九叔也不客气,抽了根香烟,叼在嘴上。邱健清帮九叔打着了火,将和天下小心的收好,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掏出一盒红塔山来,给自己点上了一根。

邱健清狠狠吸了一大口香烟,眯着眼惬意的吐着烟圈。能够看得出来,这家伙的烟瘾不小。

“九叔,鱼缸里发现了七个人头。您帮着看一看吧。”

邱健清顿了一顿,又补了一句:“分局那帮家伙盯的可挺紧的。咱们可不能丢了市局的面子。”

说着,邱健清给九叔递了一个眼神,让他看看一旁的那些法医。

九叔一声冷哼:“小子,激将法对我可没有用。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吃你这一套?市局的面子?那玩意对我有什么用?”

邱健清的小把戏被戳穿,这家伙只能一阵干笑。

九叔虽然这么说,可还是背着手,来到了水族箱前,眯着眼睛观瞧。

分局的法医们显然认识九叔,看见这家伙来到了跟前,这帮穿着塑料隔离服的家伙,都抢着跟他大招呼。林森没想到,这个看起来有点儿没正形的老头,竟然有这么高的威望。

“小林小胡,你们两个赶紧搭把手!”

邱健清朝着林森和胡天这两个新人一挥手,示意他们去帮九叔捞尸体。

谁料九叔却摆摆手,示意不用:“我大老远的赶过来,还没吃饭呢。人老啦,眼睛也花了,脑子也慢了,一不吃东西,身体的供血就跟不上了……”

九叔说这话的时候,好像是在感慨,但是这家伙一双贼兮兮的小眼有意无意的瞥向邱健清,这双眼睛里传达出来的意思,大家都懂。

“九叔,你从婚宴上赶过来,怎么还饿了?”

邱健清咧着嘴,不咸不淡的问了一句。

九叔干咳了两声,没有答话。

邱健清撇撇嘴:“大家都忙活一上午了,眼瞅着要到饭点儿了,咱们先简单的吃点儿饭。”

“队长,这边儿怎么办?咱们一走,不是便宜王富贵他们了?”

听说邱健清要去吃饭,胡天有点儿着急了。这家伙虽然第一天入队,但是还挺有集体荣誉感,生怕被王富贵他们抢了功劳。

邱健清没有说话,而是对着胡天一甩脑袋,示意他不用多问。

几个人出了水族大世界,在附近的商业街上,找了一家环境相对不错的饺子馆。

队长邱健清给大家点了几盘饺子,又点了几个清爽小菜,算是欢迎胡天和林森两位新同事入队。

能够看的出来,九叔真的是饿了。这老货一坐下来,就一个劲儿的跟服务员催菜。邱健清的那盒和天下,也稀里糊涂的到了九叔手中。

九叔只顾着吞云吐雾,对林森和胡天两位新人,甚至都懒得进行最基本的客套。最后还是副队长郑东帮他做了一个自我介绍,林森这才知道,九哥姓苏,大名苏铎,是整个s市市局辖区内,最拔尖的法医。因为他资历老,能耐大,市局的人,都尊称他一声九叔。

至于九叔为什么排行老九,郑东并没有明说。

郑东虽然说的很隐晦,但是林森察言观色,还是看出一些端倪。苏铎之所以被称为“九叔”,并不是因为他的排行,而是因为他的身体特征。这老头是一个九指!

苏铎右手的尾指齐根断掉,只留下一截不到一厘米的断茬。从断肢横截面的蒙皮情况来看,苏铎并不是先天残疾,这跟手指,是后天缺失的。

这个发现,让林森暗自咋舌。别人不知道,但是林森却再了解不过,尾指缺失,对于手部的灵活度的影响,有多么的大。

人类学家们通过大量的对比实验发现,人的双手之所以比绝大多数灵长类的前肢更灵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在于人类的尾指指骨骨节更小,更灵活。

尾指在力量与运动幅度上,虽然都不突出,但是它在手部运动中,却起到统筹协调的作用。尾指的缺失,会极大的影响手部动作的稳定性。这一点,在一年多年前,中国古人就已经发现了。

在旧社会,赌场会剁掉出千赌徒的尾指,一来是以示警戒,二来,几乎是废掉了赌徒的千术。失去了尾指,其他手指也变得笨拙了起来,无法再完成高难度的千术。

而法医的工作,在精细程度上,未必输给赌徒的千术。苏铎缺失了一根尾指,还能成为整个省会城市首屈一指的法医,这份能耐,还真的不多见。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