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70章 自救

第70章 自救

3017 2018-01-12 19:33:00

一直到邱健清走出了办公室,黄四秋还在身后祈求道:“邱警官,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您可千万别介意。还是先关心案情吧……”

看到邱健清仍旧么有要停住脚步的意思,黄四秋的音调都发生了变化:“邱队长,那你们就先回去休息。等休息好了,给我打电话,我派车去接你们……”

老式楼房的走廊兜兜转转,复杂程度堪比迷宫,邱健清的记忆力不错,仅凭之前的记忆,就带领着队员们,轻松的出了楼。

这一路上,林森一直等待着邱健清开口解释。他刚才在缉毒办公室里的表现,实在是太反常了。

对于邱健清这种工作狂人,不要说是困了饿了,哪怕是负伤了,这家伙都会遵循轻伤不下火线的原则,坚持在刑侦第一线。怎么可能推说自己困了,不去查看被害人尸体的。

然而这一路上,邱健清始终保持着沉默,压根就不提起话茬。

一直出了办公大楼,拐过了一个街角,邱健清才拿出自己的手机,放到了耳边:“喂,李警官,我是邱健清。”

“对,我请你帮我一个忙,给我盯住了黄四秋。他的每一步行动,都必须要在你的绝对掌控之中。对,对,没有为什么,我先不给你说了。他有什么行动的话,就立即给我来电话。”

邱健清几乎是以命令的口吻对李佳林吩咐了一通,都懒得过多的客套,就挂断了电话。

胡天那个二货还以为邱健清真的要回宾馆休息,这会儿一副得意的神色,开始了胡天特有的碎嘴式炫耀:“我还一直以为咱们队长是铁打的呢。每次有了案子,队长都能保持十二分的干劲儿。闹了半天,队长也有因为困倦,而不想开展刑侦工作的时候呀!”

“不过这也没什么,毕竟一般人临时更换了居住环境,都会有不同程度的失眠。我刚搬到招待所住的时候,也特别的不适应,每天晚上都睡不着。后来我就在网上学到了一个小妙招,失眠的时候,在肚脐的正下方贴一个创口贴。创口贴可以麻痹肚脐下方的体表神经,让人更容易进入到松弛的状态,从而更容易入睡。我昨天晚上就睡的不错……”

林森实在是忍受不了胡天这个蠢货了,只能当他压根就不存在,开口打断了他:“队长……你该不会觉得,那个黄四秋,也有问题吧?”

邱健清径直点了点头:“没错,那个家伙还真的是有问题!所以我才让李佳林盯着他!如果我没踩错的话,贩毒组织下一个想要除掉的,就是他!”

“什么?贩毒组织要向黄四秋下手?那告诉李佳林也没有用呀,得赶紧告诉黄警官一声!”

胡天傻乎乎的喊道。

邱健清也屏蔽了自己的这个便宜师弟,压根就当对面站着的,至是一团空气:“在我扬言要走的时候,你有没有感觉到,黄四秋的态度,有点儿不对劲儿!”

林森点点头,刚才林森还在心里感叹,黄四秋真的是一个好脾气。面对卧底牺牲的雷军,邱健清的话实在是尖酸刻薄,甚至可以认为是对被害人极大的不尊重。可就算是这样的,黄四秋仍旧保持着自己的好脾气,并没有迁怒于邱健清。

如果说仅仅是因为这个,或许还可以解释为黄四秋的涵养非常的话,不和邱健清一般见识。可是随后,邱健清却当起了甩手掌柜,想要回宾馆,把案子完全丢给黄四秋。

这个时候,面对一个唧唧歪歪,说话冷嘲热讽,又只帮倒忙的“助手”,双死去表现的还是太软弱了。这家伙甚至还祈求邱健清,一定好尽快回来和他一起办案,无论怎么想,黄四秋的情绪,都不是一个正常人在那种情景下,应该表现出来的。

之前邱健清并没有想明白这所有的一切,但是刚才听到邱健清给李佳林打电话,要求李警官一定盯着黄四秋的时候,林森终于是恍然大悟。

“队长,你的意思不会是说,黄四秋,其实和他的卧底警员一样,都已经被腐化了吧?”

邱健清点点头:“没错,黄四秋和雷军一样。而且要不了多久,黄四秋可能就要步上雷军的后尘。如果李佳林那边给力的话,杀害刘双喜的凶手,可能很快就要落网了。”

胡天终于不再纠结肚脐下面贴创口贴的问题,这货等着眼睛,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这里面又有刘双喜什么事儿呀!咱们不是说了雷军的事儿嘛?”

林森没好气的白了胡天一眼,最终还是开口说道:“队长的意思是,杀害刘双喜的凶手、和杀雷军的凶手,很有可能是一个人。一个近似于贩毒组织内部的侩子手形象。也正是这个家伙,很有可能,要对黄四秋的人身安全,造成威胁。”

胡天还有点儿不可置信:”不会吧,队长连雷军的尸体都没有看,就已经认定,凶手是同一个人了?这也太武定了把。我觉得还是应该多琢磨琢磨,毕竟严谨最重要。”

这一下,就连英宁都明白过来,邱健清没有明说的话了:“我好像是有点儿明白过来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雷军的死,其实还是和我们有关的吧?”

邱健清点点头,又叹了一口气,终于决定不再卖关子了:“如果硬要这么说的话,也没有什么问题。雷军就是因为没能被我们认下来,才被人杀害的。即将步入他的后尘的,很可能还有黄四秋。”

可能是因为这一次居然落在了英宁的后边,胡天罕见的不再插话,而是静静等待着邱健清的进一步的解释。

邱健清大大咧咧的往马路牙子上一坐,打了个烟,吐出一串烟箭之后,这才漫不经心的说道:“雷军通过短信跟咱们约定见面的时候,我就留了一个心眼。那家伙在第一次通话的时候,装疯卖傻,然而在那没多久,就通过短信,跟咱们约定了见面的地点。作为一个卧底警员,一个陌生人拨打了他和警方的联络专号,他难道就不起疑心吗?之后在火锅店的见面,也是一样,雷军一直试图向我们证明他的身份,但是反过来,他对于我们的身份,却从来都不怀疑。好像他就笃定了,咱们一定是警察。”

林森听的连连点头。他只能通过一些细节,和一些捕风捉影的怀疑,来认为那个和他们接头的雷军,有问题。但是让他调理清晰的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就没有办法做到了。至少邱健清说的这一茬,他就没能想到。

“雷军不怀疑咱们的身份,想要获取咱们的新人,却又翻来覆去的说车轱辘话,不想提供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那个时候,我就开始怀疑,雷军有问题了!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处理事情的方式,会如此的极端!”

邱健清三口两口抽完了烟,这才继续说道:“显然,背后的大人物意识到,我们并没有完全的相信,雷军。同时他可能也意识到,让雷军冒充鱼鹰接头的这一步棋,下的并不精。”

“这一步棋有一个没有办法解决的死劫。咱们只要给郑东大哥电话,雷军就自然而然的露馅了。可能也是出于这方面的考量,他们采取了一种补救行为……”

胡天为了表现自己这一次是听明白了,赶紧抢着说道:“所以,他们杀掉了雷军?”

邱健清可能不想彻底打击胡天的自尊心,还是点了点头,作为对胡天的奖励:“没错,在和咱们见面之后,他们就杀害了雷军。我虽然没有见到雷军的时候,不过据我估计,作案的手法应该相当的专业,可能和刘双喜的死,有某种相似之处。”

“如果雷军就这么人间蒸发了,虽然避免了暴露更多信息的可能,但是咱们的问题,依旧没有得到警觉。所以这背后的家伙又派出了一个比雷军更为重要的棋子,黄四秋。黄四秋或许真的是雷军的联络人呢。我看了那份档案,上面并没有明显的伪造痕迹,所以雷军和黄四秋的身份,应该都是真的。只是他们已经被腐化了。”

胡天毕竟没有笨到家,被邱健清这么循循善诱的点播,这个时候,他终于是开悟了:“啊啊,我明白了!其实对于雷军的死,黄四秋是心知肚明的!他知道,雷军就是没有取得咱们的新人,才被人除掉的。所以这货才如此费尽心思的,想要骗咱们。但是我没太明白,这帮家伙为什么就一门心思的要那咱们开涮。难道欺骗咱么能解锁某种特殊成就?明知道咱们是从市局过来,调查这货犯罪团体的,他们还上感子往前凑,难道是嫌命长?”

邱健清对林森使了一个颜色,让林森帮胡天解答这个疑问。能够看的出来,邱健清很享受这种不用开口说话,就能遥控队员的感觉。

林森只能再次开了口:“因为他们要拖延时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