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尸检现场  >  第3章 尸检

第3章 尸检

4802 2017-11-08 16:15:10

  完成了一系列书面功课之后,林森终于走进了实验室。今天他的斯蒂文是斯蒂文•Lee,人类学系里最资深的助教,与林森也算是熟人。

  林森把装着尸体的轮床推到分解室,并把轮床推到墙边停放,把床的一端紧靠在巨大的不锈钢水槽边,让窗边的一对金属钩卡入水槽边的托架上。

  这时,斯蒂文穿着一套干净的手术服,端着一个工具盘走了进来。里面有解剖刀、探针、剪子、镊子,以及一把电动骨锯。

  电动骨锯是林森最喜欢的工具之一。结构精巧,效率极高。它的铣齿刀片可以在一分钟内,把颅骨的上半部分削去。

  但假如你不小心让刀片削到指尖,却只会感到痒痒的,甚至皮肤都不会有一点点伤痕。

  当林森拉开运尸袋的拉链时,眼前的镜像再度让他惊叹不已。死者的肉体已经完全转变成蜡状木乃伊。在某些文化中,这种实体会被是作为肉身可以不朽的实例。是只有在神迹或者圣人才能造成的现象。

  很多时候这些尸体会被赋予某些身体的能力。人们甚至会为此建造一个圣坛。然后,成千上万的病人与残疾人蜂拥而至,希望能够借助实体的神力让自己恢复健康。

  然而,这一切只是脂肪、水分与气温所玩的把戏。但不管怎么说,这种把戏让尸体完整的保存了下来。让林森可以找出尸体生前的身份。

  在一般情况下,尸检的第一部是去除衣物。但死者的原本覆盖在体表的衣物,都已经腐烂成碎片或者融入了尸蜡之中。

  所以当尸蜡被去除时,衣服的碎片也会随之脱落。因此,林森准备从尸体的头部开始着手。

  林森在心里计划的同时,另一个斯蒂文已经将X光机推了过来。通电开机,片刻之后屏幕上出现了骨骼的影像。

  从头到脚过了一遍之后,林森记录上写下了无异物。除了体表的衣物之外,没有发现任何无机物的痕迹。

  这种情况并不常见。首先现代人类很大比例体内都会有植入物。最常见的就是牙齿填充物,还有整容的填充物。

  除了这些体内的,大多数人都会有至少一件首饰。衣物上也会有扣子、铆钉、拉锁等等。这么干净的尸体,几乎是不可能自然产生的。

  简单来说,这具尸体被清理过,很彻底的清理。

  “从眼眶的弧线判断,死者是男性。颧骨曲线平滑,有铲状门齿判断,死者属于蒙古人种。”

  白皓不解问道:“智障?”

  身在美国,周围也几乎都是美国人,所以林森也就一直在说美式英语。Mongoloid,有蒙古人种的意思,也有先天愚型患者的意思。

  “在人类学中Mongoloid指的是有蒙古人种血统的人,也就是亚洲人和美洲原住民。另外两种是高加索人种和尼格罗人种。也就是俗称的白种人、黑种人和黄种人。”

  “那也就是说,这个人可能是中国人。”

  “有可能。”

  做好记录之后,林森对斯蒂文说:“我们开始吧。”说完林森回头看了一眼白皓:“你确定不出去?”

  “我还可以。”

  这两个不久之前还吐过的年轻人,之所以现在“还可以”,是因为这是一具罕见的蜡尸,几乎没有尸臭味。但一会情况就完全不同了。

  我们回到轮床边,尸体的发线退到头颅的顶部,头发贴在头颅后方。尽管死者的头发和石蜡密不可分,也因为霉菌作用而褪色。但仍可以看得出,它的头发原本是黑色。

  耳朵几乎已经不存在,没有了软骨的支撑,耳朵的组织和头皮的蜡状组织结合在一起。他的脸看起来就像是戴了面具一样。

  尸蜡于颅骨分离,产生了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效果。就好像是一具骷髅为了参加一个怪异的化装舞会而戴上面具,假装成了木乃伊。

  虽然他的嘴巴张着,好像是在尖叫的样子,但牙齿却仅仅的咬合在一起。他的眼窝里填满了尸蜡,空洞地看着我和刺眼的荧光灯。

  轮床的四周围着一圈不锈钢的边框,在微端还有一个附了滤筛的排水管。当我们把轮床卡在水槽边时,排水管的下方就是水槽。

  林森取下挂在墙壁托架上的水雾喷头,开到最小的出水量,但将温度调到几乎可以匠人烫伤。

  尸蜡的材质介于蜡和肥皂之间,所以热水就可以将尸蜡融化,就像把一块香皂丢进满是热水的按摩浴缸里一样。

  林森仔细的将热水来回喷洒在实体脸上的每一个部分。一开始,一点效果都没有,尸体表面依然又冷又硬。但慢慢的,它开始软化,然后快速的流下来,经过排水管流到水槽里。

  在那个地下室里,或甚至就在不久之前,我们打开运尸袋的时,都没有闻到任何臭味,但当热水将尸蜡融化之后,尸体就开始发出腐败的恶臭味,还有氨的刺激鼻气味。

  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原本在尸体鼻腔的物质融化了,在颅骨上出现了一个空洞。不久之后,颧弓--也就是颊骨也显现了出来,接下来是上下颌骨。

  当连接下颌骨与颅骨的物质开始融化时,林森用左手扶住下颌骨,知道它完全脱离颅骨为止。然后将下颌骨交给斯蒂文,放在桌面的消毒纱布上。等林森将颅骨上的尸蜡清除完毕后,就会开始对颅骨进行初步检视。

  当死者脸部的骨头都显现出来之后,林森开始将热水直接喷洒在头部的两侧与头顶。慢慢地将连成一块的头发与颅骨分离。这有点像是一场诡异的剥头皮仪式。

  当头皮剥下后,林森继续冲洗头顶,把残余的物质冲掉。斯蒂文把纠结在一起的头发拧干,放在消毒纱布上晾干。

  死者的牙齿情况引起了林森的注意:“没有匹配的牙科记录?”

  FBI男尽量让自己的声音正常,简短且肯定的回答:“没有。”

  “死者牙齿状况很糟,牙齿缺损和着色说明他生前抽烟、酗酒。而且程度可能比我现在估计的更严重,因为我我现在只看到了18颗牙齿。其中只有一颗臼齿,两颗门齿。”

  白皓说道:“掉了这么多牙齿,说明这个老人?”

  “我不这么认为。这些缺失牙齿并不是自然脱落。”林森从斯蒂文手里接过擦干的下颌骨,说道:“缺失的三枚臼齿都应该做了牙科手术。下颌骨上有明显的手术痕迹。但这些牙齿都被移除了,用很粗暴的方式。”

  暂时满足了他们的好奇之后,林森把下颌骨还给了斯蒂文。移除了下颌骨之后,脊柱的顶端就显现出来了,林森将热水喷洒在第一和第二颈椎上。

  第一颈椎只是一块环形骨,基本上就是一个垫片和垫圈的样子。真正支撑人类那十磅重的头颅的是第二颈椎。

  林森对斯蒂文说:“准备移除颅骨。”

  斯蒂文点头,走到轮床的另一边,双手抓住了颅骨的两侧,将颅骨向后稍微倾斜。让脊柱之间的关节打开。

  林森从工具托盘里拿出一支解剖刀,插入关节,来回切割,将连接脊椎骨的软骨切断。开口越来越大,颅骨就这么和颈椎分离了。

  斯蒂文端着颅骨说道:“颅骨缝完全闭合,上颌骨缝接合紧密,有钙流失痕迹。推测年龄45到55之间。”

  林森点头,认可了斯蒂文的分析:“继续。”

  斯蒂文把颅骨放回柜台上,林森则开始清洗颈椎的其他部分。他的手法很轻柔也很仔细,因为他在找一块小骨头。

  那块骨头和鸡胸部的叉骨差不多粗,就在第三颈椎的前面。林森用六英寸长镊子将它夹起来,然后慢慢用热水冲洗。那块U形的舌骨渐渐露了出来。

  这块拱形骨头有一寸到一寸半长,宽度也差不多如此。在放大镜下,它变成了五倍大。这块舌骨曾经支撑过死者的舌头,以及其他说话用的肌肉。

  在舌骨中央的拱形,也就是“舌骨体”的两侧,是两个较细的拱形,被称为“舌骨角”。一般来看说舌骨的长度和宽度相当。而林森手里这个却并不是这样。

  舌骨体和舌骨角的软骨脱离原位,舌骨体上也有轻微的裂痕。林森见过很多遭受侵害的舌骨,这块并不是最糟糕的。

  软骨移位和裂痕只能说明,尸体的脖颈曾经被禁锢过,但这并不是死因。

  接下来是锁骨,是人类学中非常重要的一根骨头。通过锁骨的长度,与上臂及肩胛的连接情况,与锁骨干的连接情况,可以准确的推测出尸骨的年龄。

  通过头骨林森可以得到一个45-55的年龄范围,而通过锁骨则可以将范围缩小到50±2。

  取下锁骨之后林森把水流开大,随着尸蜡与肋间软骨逐渐流下,胸腔渐渐现形,就像是一艘埋在海底的沉船慢慢被人挖掘出来一样。

  林森把肋骨一根根取下,每一次都要费力扭转一番,才能将它们从前面的胸骨以及后面的椎骨上取下。

  每取下一根,林森就将它交给斯蒂文,她会在另一边的桌上,按照骨骼的相对位置按顺序摆放。

  随着尸检的进行,那里将渐渐出现了一副完整的人体骨骼。

  当林森将第七对肋骨取下后,将胸骨送到热水下继续冲洗。片刻之后,林森说道:“看看这个。”

  此时被冲洗干净的胸骨上,露出了一个形状清楚完整的圆形孔,就在骨头的下端中央。

  林森将胸骨放在一块干净的消毒纱布上,以便几个人都能看得清楚。

  布朗说道:“是枪伤,看样子是小口径,似乎是点.220口径。”

  林森没有肯定这个说法,而是把胸骨反了过来。这个圆孔是贯穿的,正面和背面都形成了斜角。

  “你还认为是枪伤?”

  “为什么不是?”

  “首先孔洞位置在胸骨正中央,左右误差需要用千分尺在能量出来,这种巧合的概率太低。其次,孔洞正反两面都有倾斜角,而枪伤应该是漏斗形。

  子弹打穿骨头时,冲击波是以圆锥形的方向传递出去的。所以会在出口处形成较大的孔。

  最后,子弹会在骨骼上留下辐射状裂痕,而这个孔洞太光滑完美平整。《骨血手册》117页,这是骨头上的自然开孔,男性有10%比例会有这种胸骨孔,而女性则只有4%。”

  缓了一口气,林森接着说道:“想要确认尸体的身份,这将是一个很重要筛选条件。直系亲属中,这种骨征出现的概率很大。”

  把胸骨交给斯蒂文,林森重新把水流调小。接下来的顺序是脊椎骨,上肢,骨盆,下肢。

  等到桌上的人体骨骼完整成型,已经是六个小时之后。白皓已经是强撑精神,布朗毕竟身体好,看起来还过得去,但疲惫是肯定的。

  搞定最后一块骨头之后,林森就告诉斯蒂文自己完成其余的工作,让她先去休息。

  只剩下三个人之后,林森拿起记录看了几分钟之突然抬头,疑惑的问道:“你们为什么还在?”

  “因为还没有结果。”

  “完整的报告要等骨头清理干净之后。”

  “那我们为什么等到现在?”

  “我并没有邀请你们。”

  布朗翻开自己小本子:“男性,亚裔,五十岁左右,身高171厘米,生前体重80到85公斤,长年吸烟酗酒。这些条件太宽泛,可能会有几万个符合条件的人。”

  “再加上四十岁之前生活在亚洲这一条,就应该剩几千了。”

  “死亡时间呢?”

  “尸蜡化这么彻底的尸体我是第一次见到。三年,五年,十年都有可能。确切的时间,需要化学分析和虫子来告诉我们。”

  送走了这两个人,林森开始完成收尾工作。在实验室的角落里有一个巨大的不锈钢容器。那是一口锅,用来煮骨头的锅。

  一般情况下,法医分离骨肉的技术其实非常的普通,就是把骨头放在水里煮,煮很长时间。

  原本这可是一件体力活,几十公斤的尸体要装进锅里,还要注意不能造成二次损伤。不过今天稍微容易一些,这幅尸体上几乎没身下多少软组织。

  骨头放进锅里,注入过滤过的水,直到距离锅缘只有不到十厘米的地方,然后加入一大勺漂白水。

  林森个人比较喜欢某种蓝色包装的牌子,味道比较清新。最后是一大匙的松肉粉。

  松肉粉可以缩短炖煮的时间,而漂白水则可以去除臭味,还可以淡化骨头的颜色,使骨头有原本的褐色变成律师陪审团都比较喜欢的象牙色。

  林森把位于锅下方的恒温调节器,调到华氏180度,也就是摄氏82度左右。这是每个法医都需要知道的常识。

  低于这个温度,就要花很久的时间才能软化组织。若是高于这个温度,锅内的水就很容易溢出来。

  煮这些骨头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个过程长但必不可少。

  这些骨头是死者在这个世界上的最后留言。每一个法医工作者,都应该尽己所能的仔细阅读这些留言。眼前这副骨头告诉了林森的,要远比他告诉那两个菜鸟的,要多得多。

  如果林森把所有他从骨头上读出的东西全都告诉白皓。她很有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就找出这个人的身份。但出于科学的谨慎,林森希望在清理完骨头之后再确定一遍。

  当然,这是官方说法。林森真正的想法是,马上和他的导师的朋友聊一聊。有些他专业范畴边缘的问题,需要有人给他一些权威的意见。

  翻出笔记本电脑,把他的发现和一些疑问汇总成一封邮件发了出去。排山倒海而来的饥饿感,强烈的提醒林森,现在已经是后半夜了。

  没到这个时候林森就会还念国内的生活。就算是凌晨三点,也一样有东西可以吃,有外卖可以点。而在美国,这个时间人最多的地方是夜店和健身房。

  美国就是这么一个充满了矛盾的国度。一个是不健康的生活代表,另一个则在反面的极端。就像这里有很多真正优秀且善良的人,同时也会有很多另一个极端的个体。

  林森回道自己的宿舍,用两包泡面解决了肚子的问题。吃了两片帮助睡眠的药片,然后洗澡上床,把闹钟定在了五个小时之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