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大道阴阳  >  第七章 痊愈

第七章 痊愈

3089 2017-11-08 13:55:12

哗哗哗!

外面下起了大雨,老巫医赶紧起身,把房门关上。石彩华现在的身体状况,可经不起这骤雨寒风的吹袭了。

大雨哗哗的下着,石彩华呆呆的望着门口,听着那稀稀落落滴落到地上的雨声。心里却为石头担心了起来。

老巫医此时也在静静的等待着,现在已经过去九天了。眼看就要天黑了,明天可就是第十天,要是到时候石头还不回来,那只能说明他——永远都回不来了!

在小破屋里,两个人在焦急的等待中。大雨下了一会儿,便听了,顺着屋顶滑落下来的雨水滴答滴答的滴在地面上。

仿佛每滴答一声,一颗揪着的心,便会收紧一下!

就在这时,咯吱一声,门打开了。一个浑身湿漉漉的少年走了进来,石彩华和老巫医一看,来人正是石头。

“石头!”石彩华轻唤了一下,便要下床去看看他。

“娘亲!”石头应到,看见石彩华要下床,立刻就向着床边跑了过去。

扑通一下,就跪在了床边。将准备下床的石彩华拦住了,双手紧紧的握着娘亲的手,眼睛里满是泪水。

看着面黄肌瘦,柔弱不堪的娘亲,石头在内心里深深的自责着。这么多年来,自己亏欠娘亲的实在是太多了。

“石头!药采到了吗?”看着母子俩说了几句话,老巫医这才向石头问起灵草的事情。

“采到了。”石头重重的点了点头,然后就从怀里取出了一个丝绸包裹,递给了老巫医。

老巫医慢慢的一点一点的揭开丝绸布,在掀开最后一层的时候,他的心也悬了起来。终于,在掀开最后一层丝绸布之后,一棵三寸多长,通体碧绿的青色小植物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看着这棵三寸多长,通体碧绿的小植物,草叶轻轻微卷,蜷曲呈一个花朵的形状。如此奇特的草花,似花非花,似草非草,老巫医一眼便看出来了这棵就是‘溢灵草’。

“溢灵草,真的是溢灵草啊!”老巫医捧着‘溢灵草’激动不已,兴奋的对石头说道:“石头,你真的采到溢灵草了,这回你娘亲有救了。”

石头也面带笑容,如果这棵‘溢灵草’能够治好娘亲的病,那么自己这次所吃的苦,所遇到的危险,也都是值得的!

“巫爷爷,现在灵草已经采来了,您赶快帮我娘亲的病吧!”石头催促道,灵草已经采回来,石头一刻也等不了了。

“好,我现在就给你娘亲治病。”老巫医也是爽快的应了一声。

只剩石彩华一个人还在云里雾里,根本听不懂这一老一小究竟在说什么,于是向石头问道:“石头,你们在说什么?什么灵草治病的?”

“娘亲,现在我一时也跟你说不清楚,你先让巫爷爷给你治病,之后我再慢慢告诉你。”石头回答道,随后又看向老巫医说道:“巫爷爷,拜托你了。”

老巫医点了点头,然后将一整株‘溢灵草’拿了起来,递给石彩华,然后说道:“把它放进嘴里,慢慢的嚼,直到全都嚼化为止。”

石彩华一一照做,虽然不知道这么奇怪的一棵草是什么东西,但是她相信石头和老巫医是不会害她的。所以毫不犹豫的把‘溢灵草’放进了嘴里,慢慢的咀嚼起来。

别看‘溢灵草’只有三寸多长,它的枝叶可是仍性十足。石彩华咀嚼了好一会儿,才将灵草的一点叶皮嚼破,浓郁的灵气立刻充斥石彩华的整个口腔,随后进去她的全身。

这种灵草要是用来炼制丹药的话,药效倒是可以得到最大的发挥。只是老巫医并不会炼制丹药,所以也只能让石彩华生嚼灵草,这是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方法。

老巫医此时也不闲着,双手不停的在揉按着石彩华的经脉。炼制丹药他不会,不过这疏通经脉,促进灵气流通,调理气血循环他还是会一点的。

石头在一旁静静的看着。时间慢慢一点一点的过去,老巫医和石彩华的脸上都流下了一颗颗汗水,石彩华紧闭着眼睛咀嚼着灵草,而老巫医双手灵活闪动,不能让过多的灵气伤到石彩华的身体。

约莫过了三个时辰,石彩华终于将那一整株溢灵草嚼完。此时灵气在她的身体里面,形成了一个良性循环,不断的帮她恢复身体的生机。

“噗!”石彩华一时忍不住,一口乌黑粘稠的血液从嘴里吐了出来。乌黑粘稠液体吐到被子上,连被子都被腐蚀掉了一层。

老巫医也一下子累趴下了,坐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同时吩咐石头道:“那些都是毒物,是娘亲体内的病根。你拿杯清水给你娘亲漱漱口,然后把那被子和杯子一起烧掉。”

石头立刻起身,照着老巫医的吩咐,全都一一做好。在吐出了乌黑粘稠血液之后,石彩华就睡了过去。随后老巫医也回去了,石头来到房间,靠在了娘亲的床边。

这几天的过度劳累,终于让石头慢慢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石头悠悠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娘亲的床上。而娘亲却不见踪影,吓得石头急忙跑出去找。

出到外面的时候,石头才看见娘亲正在那里晒衣服,急忙跑过去,喊道:“娘亲!”

石彩华微微转身,看见正向她跑来的石头,微微的笑了一下。放下了手里还没晒完的衣服,伸出手去撩了一下石头的头发。

“你这小懒猪,现在才起来,都太阳晒屁股了!”石彩华对着石头温柔的笑道。

石头呆呆的望着娘亲,今天娘亲的脸色红润了好多,而且人看上去也显得精神了。不再像之前那样,一副病怏怏,有气无力的样子。

握着娘亲的手,石头关心的问道:“娘亲,你的病好了?”

“好多了。”石彩华轻轻一笑,勾了一下石头的鼻尖,说道:“这还是我们石头的功劳呢!”

石头被娘亲这么一说,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拉过娘亲的手,对石彩华说道:“娘亲,你大病刚刚好,这些活儿就让我来做就行了。你就好好的养好身体,快点好起来!”

石彩华的眼睛红润了一些,强忍住了泪水。回想起这么多年来,母子俩一起度过的点点滴滴,辛酸苦辣,全在心间。也是因为有了石头,才让她对生活从新产生了希望!

看到石头那副坚决的样子,石彩华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拉着石头,在一边的石凳上坐下。把石头的手,轻轻的握在手心里,温柔的拍打着石头的手背。

“石头,你说过等你巫爷爷帮我治好病后,你就会告诉我的。现在你可以跟娘亲说说是怎么回事了吗?”石彩华握着石头的手问道。

石彩华也不是什么都不懂,从昨晚石头和老巫医的谈话中,她听到了什么“灵草”之类的话。然后吃了石头采来的草药之后,她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好多了,第二天更是精神大好,有一种大病初愈的感觉。

她知道,石头和老巫医一定瞒着她,偷偷的做了什么。不过她也没有逼问石头的意思,只是想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看着娘亲的眼睛,石头不敢说谎,于是就把自己去恶鬼山阎王河那里采灵草的事情,全都告诉了石彩华。不过他遇到那些在天上打架的仙人,还有那条灰色巨蟒的事情,他倒是没有说。只因不想让娘亲太过担心和自责!

不过光是听到去恶鬼山阎王河,就已经够让石彩华担心的了。在听到石头爬岩石壁差点摔下去的时候,石彩华的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

也直到这时,石彩华才注意到,石头手臂上手掌上那些疤痕。只是几天前受的伤,现在只剩下了疤痕,石头的自愈能力远远超出了常人。

不过石头从小便异于常人,饭量巨大,天生神力,对于这些,石彩华倒是没有过多的去猜想。

只是看着满是伤疤的石头,心疼至极,眼泪哗哗的不停的留着。将石头抱进了怀里,抚摸着石头的后脑,感动的哭道:“石头,我的好孩子!你干嘛要为了娘亲去冒那么大的危险呢?”

石头从石彩华的怀里抬头仰望着她,坚定的说道:“为了娘亲,石头什么都不怕的,就算让石头去死都行!”

石彩华却急忙打住,一只手挡住了石头的嘴,嘴里则是骂道:“你这孩子,别张嘴闭嘴死死死的,要是真的要死也是娘亲先死。”

石头呵呵笑道:“娘亲还说我呢,你自己不也一直在说死不死的!”

石彩华笑着轻轻的敲了他一下,然后又意味深长的对石头说道:“石头,答应娘亲,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再为娘亲去冒这么大的险了。即使娘亲死了,你也要好好的活着!”

石头一愣,也不知道娘亲为什么会突然对他说这些话,不过还是笑着回道:“娘亲,没事的。你看我现在还不是好好地回来了吗?”

“嗯嗯!回来了就好,娘亲多想一辈子陪着石头啊!”石彩华感慨道。

“那石头就永远陪在娘亲身边,陪着娘亲!”石头看着石彩华说道,母子俩对视一眼,都是微微一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