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54章 死心

第54章 死心

3051 2018-04-02 10:34:02

长袖一甩,吹飞落叶露出一片空地,扶崔卓坐下,林潮生往他手中塞了一瓶上品回元丹道:“速速恢复真元,鹤知音这家伙没那么好骗,很快就会追过来。”

林潮生的一系列行动井井有条,丝毫不显慌乱,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没有打虎的本事也必定有逃跑的把握,崔卓的神通呼风只是保险的一重,就算虎妖继续追上来,林潮生也有应对把握。

从这往北走三里,就是无光森林,林潮生特意选了一个靠近无光森林的地方和他们交战,意图十分明显,能战能退,就算不敌进入无光森林,林潮生不信他们还敢追。若是他们真不知死活追进来以目盲状态和林潮生打,只要不是神轮境来多少林潮生杀多少。

不过出乎林潮生意料,鹤知音来了,那头虎妖却没来。林潮生千里眼目力全开,环视森林一圈,确认方圆百米都没有虎妖的影子才确认这一点。

林潮生忍不住笑道:“还以为这次杀不了你,没想到你主动送上门来。”

“你就笑吧,等会我看你还笑得出来,我要敲碎你的每一根骨头,直到你说出千变传承为止。”鹤知音残忍一笑,俊秀的面孔变得无比狰狞。

鹤知音有小聪明,却没有大智慧,他往往只能看到眼前的利益,所以他在遗迹中了林潮生的圈套,此刻有错误估计了他和林潮生的实力差距,一个人过来送死。

“鹤冲天!”鹤知音知道自己单独离开已经引起了怀疑,必须速战速决,身后的白毛大氅化作一对宽大柔弱的鹤翼,鹤翼一展,鹤知音冲天而起。

“鹤飞羽!”他眼神锐利如鹰,鹤知音直接使出本命神通,一根根白羽如箭矢般漫天袭来。如此密集得攻击范围,便是一整队士兵也会被轻易屠光,但这种攻击在林潮生看来实在不值一提。

林潮生双眸神光湛湛,千里眼在战斗中依旧能发挥它的作用,在林潮生眼中,这些飞羽的轨迹都看得清清楚楚一根不落,身子如滑溜的鲤鱼,有像是风中左右摇摆的垂柳,就这几下摇摆间,躲过了所有飞羽。

“鹤空袭!”鹤知音双目一凝,面色变得郑重起来,林潮生不好对付啊,但他也不怕,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炼筋境的小子,自己可是炼骨境的妖王后裔,岂会惧他?双脚化为纤细尖锐的足爪,凌空抓下。

这些禽类妖族很有优势的一点就是在神轮境之前就可以肆意飞行,林潮生也知道机会只有一次,他只有一击的机会,如果不能擒下鹤知音,让他知道了厉害,林潮生再想抓他就没机会了。

水龙盘在右臂,林潮生一掌推出水龙,鹤知音的妖力也弥漫脚爪,奋力一抓,水龙顿时四分五裂,炸裂出漫天水珠,而林潮生也趁势暴起,双腿像是安了弹簧,一跃数米。

两人已成针尖对麦芒之势,谁都别想善罢甘休,鹤知音攻势快如电闪雷鸣,一爪正中林潮生胸膛,紧实的肌肉在锋利的足爪面前像豆腐一样割裂,而此时,速度稍慢的林潮生也得偿所愿抓住了鹤知音的腿。

被那只宽厚有力的手掌抓住,鹤知音就知道完了,无可阻挡的狂力顺着腿部瞬间传遍全身,他的攻势戛然而止。得理不饶人,林潮生使了个千斤坠的发力技巧,整个人急速从口中下降,把鹤知音当成了兵器,对着地面狠狠一砸。

咚!擂鼓也似的巨响瞬间传遍密林,大地都震颤了一下,鹤知音更是被摔得筋断骨折,五脏俱伤,浑身的力气都被摔散了,无助喘着气面色惊恐。

“别怕,你想杀我我可不想杀你,你还有大用处呢。”林潮生的笑容在鹤知音看来比西北大森林最凶残的妖兽还要恐怖。

鹤知音是和陈平接触的人,林潮生怎么舍得杀他呢?陈平等人如此陷害他,林潮生要是实力不济,倒还愿意韬光养晦当做不知情,此时他虽然境界不高,但一身巨力已经让他有了和炼血一战的资本。不敌肯定是不敌,但炼血境高手想杀林潮生基本不可能。

崔卓恢复了一部分真元,激烈交战还插不上手,自由行动已经没问题了,林潮生让他背着鹤知音,两人朝着无光森林方向走去。

刚才和鹤知音的交战动静实在不小,尤其是最后粉碎他所有反抗能力的一砸更是声传十里,以炼血境虎妖的敏锐感知肯定会发现异常,用不了多久就会巡视过来。

然后,这个脑筋不太好,被鹤知音玩弄于鼓掌之间的虎妖就会发现林潮生刻意留下的脚印。林潮生更希望这笨蛋会耿直地追进来,料理了他离开西北大森林的道路就毫无威胁了。

虎妖不出所料发现了踪迹,并一路跟着来到无光森林边缘,看着漆黑一片,密不透光的无光森林,虎妖站在外面犹豫了一阵,然后掉头离开。

他离开不是怕了林潮生,而是祖训,虎妖一族永不踏入无光森林,根据他们一族的传说,无光森林里藏着一头远古大妖,虎族一旦踏入,必回被当成食物。

关于无光森林的隐秘传说林潮生没听说过,前世无光森林也是一直无波无澜,不过林潮生不会因此就小看了这块地方,亘古以来,没有被世人发现的隐秘之地还少吗,林潮生不会觉得自己重生而来便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事实上知道得越多,林潮生越发感觉天地广阔,自身渺小,哪怕前世到达神轮境巅峰,屹立大陆之巅他依旧这样觉得。

“看来你的队友不打算救你了,认命吧。”黑暗中,林潮生看到鹤知音脸上化不去的绝望,就像人类落入妖族手中,死都是最轻的,被当做食物那是常有的事,妖族被人类抓了,那下场自然也是如此。

心中有自尽不让林潮生羞辱折磨的想法,但求生的欲望始终让他不敢迈出那一步,万一能得救呢。

带着俘虏鹤知音,林潮生不声不响回到波风城,住进邓元昌化名买的宅子。

沈正玄一日不回城,林潮生一日不会在武馆露面,他不会给陈平再次出招的机会。

这段时间林潮生没和宁雨薇接触,默默在租借的宅院里修行。以四品灵根的修行速度,差不多要五年才能从炼筋境初期修炼至炼骨境。不过林潮生不是循规蹈矩的人,内服强筋丹,外用有缓慢增强筋骨功效的秘制药油,等待沈正玄归来的这段时间,林潮生一路高歌猛进突入炼筋境中期。

这一日,锣鼓喧天,波风城主和守城将军联袂出迎,这等阵仗只能是沈正玄回来了。

得知这个消息,林潮生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叫邓崔二人带着被严加看守的鹤知音前去武馆。

此时,陈平和两位师弟正鞍前马后得嘘寒问暖,摆出一副恭顺弟子的模样,陈平尤其用心,师父最喜欢的金盏花茶早已备好,师父常去的金玉楼名厨都在后院候着呢。唯一能和他打擂台的裴仲康身败名裂,亲传弟子的唯一名额陈平已胸有成竹。

但他还有些不安,师父新收的小师弟十分受宠,他安排得必杀之局始终没得到回应,这让他总是放心不下。

见沈正玄端起香茶美美呷了一口,陈平突然跪下,泣不成声道:“师父,请责罚我吧。”

“好端端的我责罚你干什么?”沈正玄眉头微皱。

“小师弟他,他陨落在西北大森林了。”陈平掩面而泣,满脸惭愧。

“什么?”沈正玄拍案而起,惊怒交加,林潮生是他刚收的徒弟,连功法都没来得及传下他就死了,收了那么多好处却没尽到做师父最基本的责任,这让他情何以堪啊。

“陈平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正玄面色阴沉,脚下的几块方砖碎裂得无声无息。

“前些日子师父来信关心西北大森林局势,小师弟问起我就跟他说了,然后小师弟就自告奋勇去打探消息,至今未归,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告诉他啊!”说道伤心处,陈平嚎啕大哭。

看着最早跟着自己,对自己最孝顺的大弟子哭成这样,沈正玄一肚子火泄了一半。

“苦命的孩子,他也太冲动了...”

沈正玄正叹息着,一连串脚步声由远及近,门口闪出三道人影,是林潮生和邓崔二人,邓元昌还提着死狗一样的鹤知音。

“师父远道归来,弟子未能及时侍奉在旁,罪过罪过。”林潮生一边见礼一边说道。

“回来就好。”沈正玄欣慰一笑,眼角的余光不经意间扫过陈平,正见他一脸惶恐。沈正玄也不是傻子,见状顿时明白过来是陈平要害林潮生,事情的前因后果被他推测出了七七八八。

“正有要事向师父禀告,前些时日我入西北大森林遭遇妖族截杀,侥幸生还并擒下此獠,从他口中拷问得知...”

林潮生话说了一半,沈正玄突然摆摆手说道:“这一道我也有些累了,大事明日再说,区区一个小妖,你随意处置了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