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17章 炼丹

第17章 炼丹

3030 2018-03-20 11:22:23

七日时间转瞬即过,这几日间韩冬儿来过一次,趁着这个时间林潮生去了出了一趟城,靠一手异界版改良神仙豆腐再次征服了东荒盗圣的胃,从他手中换得三本丹经,做戏要做全。

七日间,修为没有寸进,能进也不得进。侯府是林潮生的保护伞,也是囚笼,让他的手段不得已肆意施展,可卖身契都已经签了,又闯出这么大的名头想主动脱离侯府绝无可能。

既然不能摆脱体制,那就得在体制中展现出自己的能耐,这样才能过得好。

“你真会炼丹?”该到开炉的时候,韩冬儿来了,她实在不放心,如果真的不成她也可以想想办法。

“我骗你做什么,咱们可是一条船上的。”林潮生微笑,时隔多年,他要再次炼丹了,这种感觉铭刻在骨子里,流淌在血液中。

“那我怎么没看到火?”韩冬儿左顾右盼,这逼仄的小房间一点火光都没有。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如果没有火灵根,那炼丹是需要地火的,没有地火的高温如何萃取药物的精华?

“炼丹有多种方式,在炼丹圣地东荒百花齐放,可惜其他诸域没有多传承,只有最朴实无华,容易被大众丹师掌握的火炼丹术。”

“何谓炼丹?用最简单的话来说就是去芜存菁,然后把精华通过合理的调配组合在一起的过程,只要能达到这个效果,用什么方法真的有区别吗?”

“今天就让你长长见识!”

鼎是最普通的丹鼎,人是最低等的杂役,可此时林潮生身上散发出的凝神专注气质韩冬儿只在父亲练武的时候感受过。她不知道这种气质名为宗师,但知道其不凡,于是定睛观看,不发一语。

只见林潮生抬手一招,一股股清泉从虚空中涌出注入丹鼎,这是聚水决引出最干净的水,首先投入丹鼎的就是主药,皇血草!

炼丹手法是每个丹师的秘密所在,未经允许擅自观看者,皆可杀!这个整个炼丹界的规矩,更大过侯府的规矩,何况九小姐还在屋里,东花园两个心怀鬼胎的家伙不敢轻举妄动。立在门外伸长脖子往内张望。

药一入鼎,水流便开始旋转起来,旋转的速度由慢便快,很快达到高峰,迅速旋转的涡流一点点剥离皇血草中的杂质,转眼之间皇血草就笑了一圈。

“溶!”林潮生一声低和,丹鼎中的水仿佛沸腾起来,开始剧烈波动,而皇血草就在波动之中溶解开来,完全没了草的形状,变成一团暗红色的液体。

炼皇血草需要三重变化,此时还没结束,将已经污染的水引出丹鼎,注入新水,先慢后急,水流的两次旋转完成了皇血草的炼制,成功的皇血草呈现出明亮至极的大红色,红得扎眼,红得通透。

一股暗淡药香顺着丹鼎散发出来,韩冬儿深吸了一口气,顿觉得浑身的血脉仿佛活过来一样,流动速度快了不少。

“忍住。”林潮生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让她不要打扰自己炼丹。

在林潮生的气质影响下,韩冬儿仿佛在父亲面前一样,变成一个温顺的乖女儿。再不是那个月下赐剑,清冷如月宫仙子,不食人间烟火的美人。

“水炼法炼出的丹药散发的想起温柔,不霸道,比起火炼丹药更容易被人所吸收,亦能保存更长时间,很多上古流传下来的丹药大多是水炼法炼成的。”炼丹的时候甚至能分心给韩冬儿讲解,可见这次炼丹对林潮生来说压力很小。

不同于荆无生那个一瓶子不满半瓶晃的毒师,林潮生才是最正统的丹师,各个步骤都经过严格的要求,上辈子炼成的丹药足以堆满整个西花园,一枚小小的赤血染烈丹,即便此刻只有炼皮修为也手到擒来。

最重要的主药搞定了,其他步骤只要不犯低级错误这次炼丹就成了,按顺序以此投入辅药,提取精华,去除糟粕,在水浪流动下逐渐凝成一团。

丹成一刻,暗香满室,春芽冬发。

“这是赤血染烈丹没错,问到药香我都感觉自己的血液在净化,这种感觉好舒服!”韩冬儿俏脸微红,不是因为别的,而是血液快速流动所导致。

“丹药是你的谁也抢不走,不过再次之前还得找荆无生把账算一算。”林潮生把玩着丹药。

“算了吧,荆无生心狠手辣,就算看在父亲的面子上一时不敢拿你怎么样,日后也必定害你,证明自己清白就够了,何苦得罪他呢?”韩冬儿劝诫道。

“你对阴险小人还没有足够的认知,你以为我现在不追究他就会放过我吗。侯爷出手替我解难却也让荆无生颜面尽失,他自是不敢找侯爷麻烦,那祸恨全都寄托在我身上。”

“开弓没有回头箭,此时不再他身上狠捞一笔更待何时?”林潮生不为所动。

如果想要展现炼丹手段,最好的办法就是炼一炉丹,用事实证明,而不是去惹是生非,林潮生这么做,顺水推舟的同时自然也有他的算计。

这要从荆无生的身份说起,荆无生出身南疆五毒教,自大乾朝定鼎,各门各派不臣服尽诛灭,五毒教也惨遭围剿不得不遁入深山,而荆无生自然也成了大乾朝要绞杀之人。

可惜各个门派躲入深山,化外之地,难以根除日后必为祸患,王朝为此也想出了一个办法,凡是愿意判出门派者,一律免死,若是愿意帮助朝廷围剿宗门还另有赏赐。荆无生就是贪图富贵,背叛宗门的人。

他背叛的人别人更彻底,不仅把五毒教的隐匿地点暴露,还带走了五毒教许多经卷和珍藏。

这就是他最大弱点,因为五毒教乃是大派,难以被剿灭,总部虽毁,还有众多五毒教教众活着,对叛徒荆无生无不想食其肉,饮其血,主要暴露荆无生在宣威侯府,哪怕有宣威侯护着他也必死无疑。

这就是林潮生敢得罪他的原因,荆无生真要敢逼迫林潮生,林潮生只需要放出消息,不出三人,五毒教的人就会寻上门来。从荆无生的手段就可以看得出来,五毒教都是一群什么人,个顶个的阴险,在他们的惦记下荆无生活不过当晚。

他们惦记荆无生,林潮生也惦记他,不过惦记的是他手中的经卷,确切的说是其中一本,五毒总纲。

一行四人快步来到东花园,荆无生派来那两人一直试探林潮生想提前得知消息,都被林潮生一人一个爆栗打得老老实实。

显然荆无生提前收到消息,在东花园门口等着奚落他,一见林潮生到来,反讽道:“林丹师莅临东花园真是令敝园蓬荜生辉啊!”

众仆役也跟着笑,哪怕没有荆无生,打击西花园也是东花园所有人应尽的义务。

“废话少说,把你所有的珍贵宝贝都拿出来等我来选。”林潮生眼睛快长到天上,很符合一个一朝得志的狂妄少年形象。

“想要我的宝贝,做梦去吧,就凭你?”荆无生拍案而起,一双虎目怒瞪林潮生,元气外放将林潮生锁定令其动弹不得,又是以大欺小,熟悉的荆无生风格。

这次荆无生倒是没动手,他知道很快韩天放就到,他那么偏袒这小子,不来就怪了。

说曹操曹操到,韩天放紧跟林潮生后脚就来了,笑问道:“潮生,准备的怎么样,丹炼出来没有。就算炼不出来也无所谓,年纪轻可以学嘛,只要证明药性没问题就可以了,我相信你。”

明目张胆的偏袒气得荆无生面色铁青,他身份特殊,受朝廷直属,可以对韩天放听调不听宣,但这样做也得不到韩天放的信重,其他两位丹师早入内府,只有他屈居东花园便可见一斑。

“侯爷这么说是不打算遵守赌约了?”

“半大孩子说得话你也当真?”韩天放眯缝着眼睛,慢悠悠和他打太极,反正不管怎么说说道最后肯定是拳头大的有理,侯府谁拳头最大,当然是宣威侯韩天放了!这可是货真价实的战功封侯,一身实力做不得假。

“既然侯爷执意偏袒,我荆某人无话可说,诸位请回吧!”

“东西还没拿,我哪也不去?”林潮生嚷道。

“遭瘟的贼,你敢得寸进尺?谁给你的胆子!”荆无生须发皆张,仿佛猛鬼降世。

“没人给我胆子,给我胆子的是它!”

林潮生张开手,一颗红润如玉,散发着淡淡莹光的丹药静静躺在林潮生手上,正是赤血染烈丹。闻到丹香,众人的血脉循环都加快了速度。

韩天放拿过丹药一闻,他虽不是丹师,有如今的成就肯定也吃过不少丹药,品鉴的能力还是有的。

“上等品质,完美无瑕!林潮生,你不要撒谎,这真是你炼的?”韩天放怀疑林潮生为了赌斗,请东荒盗圣出手炼丹。

如果这真是林潮生炼出来的,那他在丹道上的天赋...

光是想想韩天放就一阵激动,难以林潮生真是比方守一更强的天才不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