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76章 释放炎蛟

第76章 释放炎蛟

3054 2018-04-09 10:50:00

恬淡的风跟沉闷的空气带来丝丝寒意,将士们身上的甲叶随着马匹颠簸发出哗啦啦的声音,没人觉得刺耳,这就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因为发出这种声音的鳞甲可以救他们的命。

林潮生是一个土财主,还是一个舍得花钱的土财主,麾下每一个士兵都被他武装到牙齿,用的是百炼武器,每把都价值千斤。胯下的骏马来自北地,放至西方马场,每一匹都是马中之王。费了这么多财力,林潮生就是希望这些人能在接下来的一场大战中能多活下来几个,这是林潮生唯一能为他们做的。

这场战役,林潮生都忍不住热血沸腾起来,前世今生这都是他第一次逆天伐上,以神轮一下修为挑战神轮强者,而且还不是那种即将突破神轮的炼脏巅峰,只有炼骨初期修为。这事传出去,哪怕传到贩夫走卒耳中都只能得到一个评价,找死。

确实是找死,古往今来以炼骨战神轮就没有一个能成功的,哪怕前世林潮生是站在神轮巅峰的大能也没用,境界的差别不是经验和见识能弥补的。

张彪和韩灵儿也同样如此,一路走来韩灵儿的俏脸都是微红的,在她心中,神轮是权威,是高高在上的天,不可战胜。

这一次林潮生准备充分,光是采购军械的钱就花掉了他乾坤袋中的五分之一灵石,这些灵石用出去足以在买下波风城最繁华的街道,神机弩就占了八成消耗,所以,此战必胜!

“被封印八年,一身神轮修为顶多发挥十分之三,而且赤眼炎蛟桀骜不驯,残忍嗜杀所以才被妖族高人封印在夏风湖下,它对妖族和人族一样仇恨。可前世它被放出来那么长时间,只听说过它杀了多少多少人,多少多少大妖,从来没听说过他和妖王交手,这证明它的实力不如八大妖王,很有可能是刚突破妖王境界不就闯下大祸所以被封印了。”

如果是玄青蛟王这种修为,别说被封印一百年,就是被封印一千年林潮生也不敢去捋虎须。可惜赤眼炎蛟不是玄青蛟王,花有百样红,蛟和蛟之间也有所不同,有的蛟能登天化龙,有的蛟却只能被人封印在湖底百年不能动弹,靠吃些湖底小鱼小虾和偶尔下湖不知死活的倒霉鬼果腹。

夏风湖外,面对着三十里夏风湖,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林潮生身上。

“赤眼炎蛟虽是火属性蛟龙,但天生会水是所有蛟龙的特性,我们要想杀死这头炎蛟,决不能在这里决战,接下来我会去下湖解开封印,你们趁着这个时间把所有神机弩转移到十里外拓跋古镇中埋伏起来,我会引它入伏。”林潮生昂然道。

“不会有危险吧?”韩灵儿一脸关切。

“危险和收益等同,我冒多大风险就会获得多大收益,我早有觉悟。”林潮生脸上的神情有些缥缈了,目光放至天外,为了他至高理想,为了他的崛起之路能一片坦途,这个险非冒不可,这条蛟非死不可。

“我替你去。”李沐风站了出来,他已有为林潮生赴死的觉悟。

“这事谁都替不了我,此番事了,每人十块灵石,想留下跟我干的,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家一起发财,不想跟我干的领了钱去正天府买套小庄园亦能安稳一生。”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光靠威严让这些亡命徒给自己卖命不能长久,恩威并施才是王道。

林潮生一锤定音,李沐风也没有办法,指挥众人抬着弩机往拓跋古镇走。

“拓跋古镇是什么地方,我从来没听说过?”路上,韩灵儿尽量找一个话题分散自己内心的忧虑。

“几十年前一个类似于黑金镇的地方,以前也是西北大森林外围的入口之一,后来除了一个瘟疫大妖,拓跋古镇的人害了疫病全都死了,镇子也就破败没人敢去了。”李沐风对这段历史都不了解,只有生长在波风城本地的邓元昌和崔卓二人才知道。

“啊?那我们还去拓跋古镇不是找死吗?”张彪吃了一惊。

“哈哈,我们连赤眼炎蛟都不怕,那可是货真价实的妖王,还怕什么狗屁瘟疫妖,我说老张你不会怂了吧?”崔卓忍不住哈哈大笑道。

“我怂什么,只是有些担心那狗日的瘟疫大妖会不会出来坏我们的事。”张彪眼珠子一瞪,面相十分凶恶。

“来了就一起杀,管他娘的谁是谁。”邓元昌冷冷一笑,杀机密布。

他们走得远了,林潮生吞下一粒水下呼吸丹,纵身入湖。

冬日残留的料峭轻寒还未散去,空气中仍能感觉到一丝冷意刺激人皮肤紧缩,但夏风湖中湖水却令人感到温暖舒适,湖水不算浑浊,却也让人一眼望不到底。如果有熟悉属性,对湖泊有所了解的人一入水就会发现异常,夏风湖中无论水草的数量还是鱼类都十分稀少,像是存在着某种大型掠食动物不断捕食湖中鱼类导致生物链失调。

千里眼目力全开,目光穿透湖水,林潮生清楚看到了湖中心下方有一口井,井上有链条封锁着,偶有游鱼路过,井中就猛然传来一阵吸力将游鱼吞没。

“赤眼炎蛟就在那里!”前世赤眼炎蛟就是被一群在夏风湖寻宝的小妖误放出来的,林潮生料想经过了一百年封印不可能还那么牢靠,可以从外面外力破坏。

迅速游到湖底,还没到井口,林潮生立刻感觉到一股吸力,他立刻振奋精神,四肢深插入湖底的淤泥中固定住身子,真元运转到喉间,将他的声音扩散至湖底:“是炎蛟前辈吗?我是来救你的。”

声音在湖水中传递,半晌传入炎蛟耳中,吸力顿时停止,下一刻,一颗血红的眸子出现在井口,红光刹那布满湖底。

“救我?你是谁?”炎蛟的声音苍凉浑浊,其中有一丝隐藏极深的杀意,天生凶顽,生性嗜杀,这种凶物林潮生几百年纵横也没见过多少。

“一个仰慕炎蛟大人的人,我愿救出炎蛟前辈,只求炎蛟前辈能帮我一个小忙!”林潮生言辞恳切,他的确有一个小忙需要炎蛟帮忙,他想要炎蛟的心脏。

红光闪动两下,炎蛟说道:“好,只要你救我出来我就帮你这个忙。”

他连问都不问是什么忙就满口答应,其中诚意有多少可想而知,林潮生却也不在意,本就是想找一个合理放出炎蛟的借口,免得炎蛟多想。

靠近井口,炎蛟也往后退了退,免得他骨子里抑制不住的杀意吓跑了林潮生。

红光消散,林潮生伸出双手抓住铁链狠狠一拽,铁链只是摇晃了两下,没有脱落的意思。

“你行不行?”炎蛟语气中的恶意掩饰不住,只要林潮生说不行,他立刻吃了林潮生。

“急什么?”狭长的眸子瞪了炎蛟一眼,快死的蛟了还狂什么。

炎蛟没说话,只是在下面一阵翻腾,掀起波涛滚滚,炎蛟已经打定主意,只要重获自由第一件事就是吃了这个不止死活的人类。

“看来这封印也没那么好破开。”见只用三成力拽不开,林潮生加力至六成,顿时,井口还是摇动了,此时,铁链放射出道道金光,林潮生的衣服瞬间破裂,结实的肌肉被直接洞穿,留下几个血洞。

真正触碰到封印之力了,林潮生当即大吼道:“你在里面配合我,我们内外合力一起撞破封印!”

炎蛟没说话,只是眼中的红越来越近,他用头顶幼嫩的双角猛地撞在封印上,大地摇晃,炎蛟也发出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嚎,金光四射,在它的身体上留下无数伤口。

封印主要是针对里面,林潮生身上的伤口和炎蛟没法比,内外合力,封印顿时松动了不少,原本金光闪闪的铁链也变得暗淡了。

“再来!”林潮生缓慢增加力道,铁链绷得紧紧的,有断裂的迹象。封印又松了几分,炎蛟一见有戏,顾不上身上疼痛,纤长的蛟体从湖底瞬息即至,轰然撞在封印上,封印之力再次反噬,与此同时,金光只剩下薄薄一层了,铁链已呈现出密密麻麻的裂痕,岁月侵蚀只是被封印之力隔绝在外的铁锈也赫然出现。

“该死的封印,该死的龙君,再也没人能困住我了!”炎蛟已经忍不住猖狂大笑起来,剩下的封印,他一冲即破。

林潮生见状退得远远的,下一刻,便见红光与金芒闪耀,天地摇晃,湖底的淤泥被震荡起来,染黑了整面静湖。

封印碎裂的咔嚓声清晰入耳,一阵无可抵御的澎湃力道直接将林潮生从湖底掀到岸上。

擦掉了脸上覆盖一层的淤泥,林潮生终于看清了这位绝代凶顽的全貌。

赤眼炎蛟通体红鳞,头生一对尖角,狭长的脸上满是凶残恶意,当真是不怒自威,一张开口,满嘴锥形尖牙像是一把把锋利锉刀,要是被他咬中一口当场就要尸首两段。

“渺小的人类,你放出了伟大的敖炎大人,我该怎么奖励你呢?作为我重获自由的第一餐怎么样?”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