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16章 炼丹之赌

第16章 炼丹之赌

3027 2018-03-15 13:58:35

东花园有西花园三倍,人手自然也多,从上到下足有百来号人。共分三片区域,丹师荆无生独占一片,没他的允许谁也不许入内,还有药园区与炼丹区,李药师就在炼丹区。

高屋连绵,踏入炼丹区便感受到一阵灼灼热力扑面而来。

“九小姐还是找李药师?”有仆役上前问道,最近韩冬儿可没少来。

“前面带路。”韩冬儿点点头。

那仆役冲着林潮生没好气冷哼一声,头前带路。

林潮生出名了,侯府里不说人尽皆知也差不多,好处自然有,坏处也不小,和西花园素有仇怨的东花园对他可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如果没有九小姐领路,可能林潮生门都进不来。

穿堂过室来到了李药师的炼丹房,没等九小姐开口,李药师先骂上了:“小贼好胆,敢入我东花园,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吗?”

“侯爷的地盘!偌大侯府都是侯爷的家业,你难道还要当家做主不成!”这趟来就是结仇的,林潮生怎会惯着李药师,呛得李药师说不出话来。

“怎么,见到我心虚了?”林潮生得理不饶人。

“放你娘...”看了九小姐一眼,李药师将口头即将喷出的脏话咽了回去,怒目而视林潮生:“若不是你给了我偷工减料的皇血草,我为九小姐炼丹怎会失败?”

“看来你是知道我的来意了,那我也就不废话了,自己无能炼废了丹就想甩锅给我?根基扎得就不牢靠还想一步登天,连丹师都不敢言一定成功的赤血染烈丹你也敢接手,狂傲无知。”

见两人正面交锋韩冬儿就是一阵头痛,林潮生是她未来的依仗,李药师又是荆无生的人,她谁都不想得罪,只能作壁上观。

“哼,谁敢在老夫的地盘上大放厥词?”苍老威严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不管李药师还是其他看热闹的杂役统统低下头,噤若寒蝉。

能有这种威势,东花园只有一人,荆无生。

之前那番抖机灵的话林潮生也不敢说了,前世的经验告诉他,在轻易就能碾死你的大人物面前装B那不是勇敢,是找死。

“怎么把荆无生这老毒物引出来了,真倒霉。”韩冬儿心中暗道,在侯府大家最不愿意见到的人首推荆无生,其次是执法院的铁面赵子夫。

荆无生此人心胸狭窄睚眦必报,而且无视规矩,最爱以大欺小,又是个用毒高手,谁见谁怕。如果荆无生执意要对付林潮生韩冬儿也觉得十分棘手。

“我听有人说老夫不会教徒弟?”荆无生绿豆般的阴毒小眼在林潮生身上扫来扫去,直看得林潮生脊背发寒。

“荆丹师误会了,在下绝对没有侮辱荆丹师的意思。”林潮生毕恭毕敬的躬身成九十度,额头冷汗直滴,诚惶诚恐。

他内心平静如深谭,演技到他这个程度,若是能再回地球,混个影帝轻轻松松。

好在荆无生是个刻薄寡恩的人,对弟子也谈不上多好,李药师甚至比林潮生这个外人更害怕荆无生。

“怎么回事?说来听听。”荆无生冷哼一声暂时放过林潮生,了解事情来历。

将事情一五一十讲清楚,不敢有丝毫添油加醋,林潮生也是才知道,并不是李药师污蔑他,当时他还不认识林潮生,而是李药师李寿春炼丹水平不济,不清楚融炼皇血草需要火候先急后缓再急这三种变化导致皇血草出了问题,所以他以为是林潮生的皇血草是假冒伪劣的。

荆无生听完点了点头,道:“寿春说得没错,老夫也从没听过七天就能培植出药性完好的皇血草,定是你这小贼偷工减料,糊弄九小姐,你该当何罪!”

“此事我已不再追究了,就这么算了吧。”唯恐林潮生被荆无生惦记上,韩冬儿急忙说道。

“东荒有一种灵水叫做培植灵液,可以大幅度缩短植物的成熟时间,荆丹师久在西方,忘了这件事吧?”林潮生依旧恭敬,但他说的话让荆无生不舒服,老夫都不知道你竟然知道,这不是在说老夫不如你?

“就算真有这么稀奇的东西,又岂是你一个小小杂役有资格拥有的。”荆无生大袖一甩,脸上寒霜密布,他不高兴了。

“我的确没资格拥有,我也没说那是我的,是以为住在城郊的老前辈送我的,荆丹师如果不信过去一问便知。”林潮生包藏祸心,荆丹师要是真敢大模大样过去质问,不死也得落个终生残疾,那位老前辈在没有美食吸引的情况下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小子,我也用不着问别人,今天你就给我一五一十交代清楚!”荆无生大掌拍下,仿佛如来佛镇压孙悟空的那只手掌,任凭你千般手段七十二变在绝对力量下都要被乖乖镇压。

身为炼血境武者,压了林潮生四个大境界悍然以大欺小,荆无生的恶名不是没有由来。

“这老贼真敢拿我?”气劲禁锢住林潮生四肢百骸,如同滔天巨浪朝他压来,任何反抗都是徒劳,只能束手待毙。

林潮生惊而不慌,荆无生再跋扈也不敢当众杀人,这是侯府的规矩,用鲜血维护的规矩,谁破了规矩谁就得死。

只要给林潮生说话的机会,荆无生就再也嚣张不起来,林潮生有他的把柄,能要他命的把柄。

就在林潮生琢磨怎么组织语言,压力蓦然一空,随着一连片侯爷的呼喊声,林潮生知道危机解除了。

“何事如此喧闹?”韩天放其实心知肚明,在知道林潮生来到西花园后他就知道要出事,急急忙忙赶过来正好赶上。

在韩天放面前荆无生可不敢放肆,他在侯府地位不俗,可在执掌侯府生杀大权的宣威侯面前他什么也不是。

将林潮生和李药师的恩怨讲了一遍,韩天放笑道:“我替他作证,培植灵液是真的,他培植的皇血草也是真的。”

“侯爷莫非是想偏袒他?我不服!”听了韩天放的判决荆无生驴脾气也上来了,兴怒顶撞。

韩天放没说话,只是冷眼瞪了他一眼,荆无生面色一白,练退两步扶着柱子才能站稳身形。

“我不服!”荆无生齿缝往外渗出鲜血,还不依不饶。

“那你想怎样?”韩天放出马,就没林潮生什么事了。但韩天放的态度让林潮生捉摸不清,他为什么这么护着我?林潮生的思绪很快扩散到韩天放一口断言自己有东荒的培植灵液这件事,之前也力保自己,林潮生猜测他和贺小狗的关系已经被韩天放知道了,并且还认为关系深厚,将自己如今拥有的一切都联想于贺小狗。

想通了这一点一切都可以解释了,林潮生的脸上不由露出一丝微笑,或许可以凭借这一点做些文章。

“既然他这么有本事,就七天之内重种一株皇血草,由老夫亲炼赤血染烈丹!看看他的药到底有没有问题。”一番话掷地有声。

“恕我直言,荆丹师根本不懂如何炼制赤血染烈丹,光是皇血草的炼制有三种变化你就不知道,便是千年石髓养出来的皇血草你也炼不出赤血染烈丹。”

这番话可以说很不客气了,当即气得荆丹师暴跳如雷,若不是韩天放在这,他真有心一巴掌拍死林潮生。

“放你娘的屁!”师徒二人骂人的方式如出一辙,荆丹师道:“狗娘养的贱婢,老爷的炼丹水平容的你指指点点?”

“我只是实话实说。”林潮生摊了摊手,一脸无辜,他可以确定只要韩天放在,荆丹师有再多的火也得憋在肚子里。自然不必对他客气,反而要借他完成自己的计划。

“好小子,你有胆量!你觉得老夫不行,那好,这枚赤血染烈丹你来炼,炼成了随便你怎么说,你若是炼不成,老夫定要让你后半生活在痛苦与悔恨中!”

“不成,你赢了要我好看,我赢了就这这么轻描淡写一笔带过?要赌就堂堂正正的赌!我赢了,我要你的一样东西,我输了,自废武功任凭处置!”

“一言为定,侯爷作证!”荆无生答应的痛快,稳赢的赌局为什么不赌?

“莫非他另有手段。”韩天放本想阻止,可见林潮生信誓旦旦,两人商量的妥妥当当,他都不方便插手。

两人就此约定,韩天放作保,赌局成立。

韩冬儿从头到尾看得目瞪口呆,事情怎么就发展成了这个样子,她想不通。

韩天放提供的皇血草幼苗,东花园又派了两个人监视,确保林潮生亲自用药炼丹。

年末小比的热度还没有退去,小比头名又传出和东花园荆丹师赌斗的事,舆论的风暴传遍整个侯府。

支持林潮生的也好,辱骂的也罢,林潮生充耳不闻,窝在他的小院里闭门不出,就连皇血草都培植在院中。

院外两名东花园的杂役日夜巡视,要不是林潮生睡觉都不离开皇血草保护的太好他们还真会起些歪心思。

小比头名,挫败侯府天才方守一的名声终于还是震慑住他们两个。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