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57章 重回故地

第57章 重回故地

3053 2018-04-03 10:36:01

几次接触已经让林潮生把贺小狗的性格摸得清清楚楚,只要美食足够诱人,跟他什么事都好商量。

“你小子从来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这么有心情孝敬老头子我,一定有事相求,说吧。”贺小狗说话的时候也没停住嘴巴,抖动的白胡子上挂满酱汁。林潮生猜透了他,他也猜透了林潮生。

“有件事想问贺老,您走南闯北这么多年,吃过什么美食您觉得能和黑金镇烤肉师傅的烤肉想媲美?”

提起美食的故事,贺小狗眼睛发亮,将他的经历缓缓道来:“要说黑金镇那老头的烤肉,我吃过比他好的美食可太多了。不过这老小子藏了一手绝活,南明离火烤肉,那味道真绝了,我生平也没吃过几次这种等级的好东西。”

“年轻时候我认识一位奇人,从他那里吃到一碗金缕鱼翅烩龙心,我至今难忘,不过为了这碗龙心我付出了十年青春,想想也挺后悔的。”

“那人是谁?”林潮生急切追问,这个故事林潮生听说过,不过一直当反面典型去看待,也没深入了解过。

“万界大斗兽场负责人,金大先生。以你的实力目前没资格接触到他,神轮之后再说吧。”贺小狗捋须微笑,酱汁沾到手上他就随意在衣服上擦了擦,继续讲到:“能相提并论的倒还有几种,永冻冰川的蓝皇鱼子酱配上一杯冰露,美不胜收哇。还有传说中的厨神齐白斩做得白斩鸡。”

林潮生脸越来越黑,永冻冰川距离这里何止万里?至于厨神齐白斩更是隐居起来杳无音信。金大先生林潮生倒是有印象,这个人就不是神武大世界的人,而是某一个大世界驻扎在神武大世界的代表,没有神轮修为人家理都不会理。

“咱能不能说点近的,比如西宁府正天府附近的。”林潮生道。

“近的?你别说还真有,不过我怕你接受不了。”

“只要是美食有什么不能接受的,贺老但说无妨。”林潮生满不在乎。

“人肉,你也能接受?”贺小狗的笑容变得有些诡异了。

林潮生身形僵硬半秒,立刻冷笑道:“贺老知道得这么清楚,你肯定是吃过喽,你都能接受我为何不能接受?”

嘴硬归嘴硬,林潮生心里还是有些犯怵,同类相食,这种事说出来就引人反感。

“你能接受就好,初至西宁府时,西北大森林的玄青蛟王请我赴宴,宴上尝了了一碗人肉羹,美味无比,你想吃同等级美食又不想走原路,那就去找他吧,说不定你能成为人肉羹的原材料,你小子细皮嫩肉的,肯定很好吃。”贺小狗笑了笑,继续啃着狗腿。

“玄青蛟王,看来这一趟非走不可了,人肉羹,嘿嘿,看来我也是个被力量奴役的人啊,为了力量可以不顾心中底限。”林潮生忽地笑了一声,心中已有决定。

其实林潮生没有意识到,他并非毫无底线,而是人肉羹这种事,完全没有触及到内心底限,只是让他有些反胃不舒服而已。同类相食,三世为人他这都是第一次。可能也是因为他没经历过绝境吧。

听了贺老的故事,林潮生一点吃饭的心情都没有了,倒是崔卓没心没肺吃得很香,两人分食了一只肥狗,驾马入城。

“呦,今天侯府有大事啊,这都快入夜了还是灯火辉煌的。哎,卫兵你过来,今天侯府发生什么大事了?”崔卓唤来一名巡逻的卫兵问道。

“回禀这位大人,今日侯府第一天才方守一突破炼骨,阖府欢庆。”卫兵一看两人这两匹一根杂色毛都没有的大宛驹就知道二人非富即贵,丝毫不敢摆出欺压平民时的骄横模样。

崔卓没说话,偷眼看林潮生,关于林潮生在侯府时发生的故事他早已了解得一清二楚,这方守一可是自家公子的死对头。

林潮生没有任何表示,策马前行,崔卓也紧紧跟上,忍不住心中好奇问道:“公子,方守一这厮你怎么看?”

“用眼睛看,难道用鼻子?不过是区区炼骨,也值得你大惊小怪,我要杀他就像捏死一只鸡一样容易。”林潮生轻笑道。他这番话可不是吹牛,这一年来看似实力只是从炼筋境初期修炼到炼筋境巅峰,实际上他的整体实力已经再次提升一个台阶。

因为血脉和神通的原因随着修炼日益强大已有两象之力的肉身暂且不提,一身武技已有了极大长进。所有军中武技融汇贯通修至大成,又修炼了一门玄级体修武技大摔碑手,以推磨练劲,千斤石磨在他掌中像风车一样转,双掌一错,石磨直接扯断铁轴抛飞出去,入地半米,至刚至猛。

他自身的水系武技也得到了精进,水化身修炼至大成,林潮生又高价买来了水化身的上级武技水幻身修炼有成,水疗咒也已大成,碍于修为不够,不能直接修炼早已掌握,上手就能大成的甘霖咒,水龙破不必多说,也已大成。而林潮生的绝技三阴神指,寒气已经可以轻易冻伤炼血境。

一年十二个月,十个月用来凝练改命灵水,其他两个月都是在制造寒露,百金难买一滴的寒露在林潮生这论斤用,有很强成长潜力的三阴神指在林潮生的强化下威力超绝,再度成为林潮生的杀手锏。而且是不怕暴露的杀手锏,林潮生的目标就是谁都知道他这招厉害,但是谁都破解不了,只能见他退避三舍。

哪怕在前世,这一招也是林潮生的招牌,甚至带起一股修炼三阴神指的热潮,可惜能达到林潮生这种高度的一个都没有,因为没人能把寒露,北海泉眼水或是寒煞这种难得一遇的宝物不要钱似的用。

更别提宁雨薇传授,宁家的看家绝学之一罗烟步,虽然只是入门,但也能担大任。

也正是修炼了这么多武技牵扯林潮生的心神,要不然林潮生会走在方守一的前面。不过这也看出来九品灵根的恐怖,不依靠任何外力超过转世重修,资源无限的林潮生。

林潮生一点也不羡慕,几年之后他也是九品灵根,宝葫芦在身,林潮生永远不会为资源发愁,只要能获得一滴灵水,就能得到千滴万滴。

“公子,今晚你就自己去客栈吧,我在阳泉城有个老相好的。”崔卓嘿嘿一笑,见林潮生不在意他也就无所谓了。

“注意点影响,你可是有家室的人。”林潮生摇头笑道,世界就是这样,不管什么时空什么年代,对男人都是异常宽容,尤其是对崔卓这种有能力的男人。

冰霜再次爬上窗棂,西花园的一间废宅迎来了一位访客,那是这间屋子曾经的主人。林潮生一身冰蓝水云纹长袍站在院中,他对这里有很深的感情,这一世他只在这里住了三个月,前世他可是足足住了十年。

墙后传来了轻柔的脚步声,林潮生下意识想躲,他不想让人知道他回来过,可脚步声靠近,林潮生闻到了熟悉的香味,他转过身为来访者开门。

韩冬儿刚走到门口,突然打开的大门也吓了她一跳,门口站着的那个人让她足足认了十息,这英伟不凡的男子还是当初那个小杂役吗?

“怎么,不认识了?”林潮生微笑。韩冬儿是这个冰冷侯府少有能让他感觉到温暖的人,前世如此,今生更甚。

“没,只是有点不敢认,你怎么突然回来了,我听说你在波风城那边混得很好。”韩冬儿歪着头的样子惹人爱怜。

“不开心的事不要提了,如果当时不是他们步步紧逼,我也不会离开侯府。这个,送给你,一直以来都是你帮我,我没帮上你什么。”林潮生递过一只玉瓶,里面堆了十颗赤红如血,丹上环绕三圈金纹的上品赤血染烈丹。

“林潮生谢谢你,我正需要这个。”韩冬儿将玉瓶捧在胸口,一脸欣喜。

“我当然知道你正需要这个,我对你的修行进度比你还了解呢。”林潮生心中暗道。

“你这次回来要待多久?”韩冬儿大眼睛眨啊眨,她很像听到林潮生说他不走了,可惜这是不可能的。

“不一定啊,看侯爷怎么决定了,我这次回来有要事和侯爷商量。”林潮生自然不是专门回来送丹药的,和沈正玄分道扬镳,林潮生决定重新抱韩天放这条金大腿。

林潮生一直都在关注着西北大森林动态,据他所知,西北大森林的妖族快要行动了,比前世足足早了七年,关于这个林潮生也可以理解,因为裴仲康陨落,导致前朝的遗老遗少迫不及待想要报复新朝,不过林潮生担心的是,西宁府的妖族之乱并没能引起诸地其他妖族响应,那样独木难支的西宁府妖族会被朝廷的大军清缴。

说到底,林潮生是一个冷酷的利己主义者,宁教我负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负我。

林潮生知道,在侯府中发生的任何事都瞒不过韩天放,他也没想过要瞒着韩天放,也许此时他和韩冬儿的对话韩天放就听在耳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