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72章 木僵毒

第72章 木僵毒

3027 2018-04-08 10:45:01

双手在马背上撑起,看准距离林潮生纵身一跃,凌空虚踏,正好坐在马上。

温热的身躯凌空飞来,直接贴在了她的身上,狭小的马背上挤着两个人,身躯紧紧贴合。

韩灵儿委屈的啜泣顿时止住了,脸上飞来两团红霞。

林潮生勒住马,透过背影看到她的侧颜,许多话停留在齿间就是说不出口,最后化作一句:“有什么不能好好商量嘛。”

“这件事没得商量,他们欺负我你也欺负我。”说着说着,心中又觉得一阵委屈,声音有些颤抖,压抑不住的悲伤让她忍不住又哭起来。

“我欺负你什么了。”多年闯荡江湖让林潮生将这边涌到嘴边的话死死压下去,这种时候就不要抬杠了,顺着她来先别让她哭。

“我老家那边有个传说,女孩子在荒野里哭会把鬼招来的,别哭了。”林潮生让自己的语气温柔下来。

韩灵儿温柔没怎么感觉到,倒是一股温热的吐息不断抚摸着她的耳朵,能让这个拽上天的小鬼低声下气一次也算值了,韩灵儿止住哭腔道:“我不哭也行,那你以后都得听我的。”

“那你还是哭吧,都听你的我成什么了。顶多这件事听你的,行了吧!”一言不合见她眼圈又红了,林潮生急忙改口,她不想走就不走,也不差她一个人,多费心照顾她就好了。

“这还差不多,我们回去吧。”

“好。”林潮生点头,刚要下马就被韩灵儿拉住了。

“你的马好累的,就先坐我的吧。”这话一出,林潮生猛地一激灵,他这要是还看不出来这小三百年真白活了。

“咳,好,好。”林潮生干笑了两声,声音都有些变了。

“这丫头不会是看上我了吧,我这岁数当她爷爷都绰绰有余。”林潮生身姿无比端正,两只手自然垂下,一点占便宜的意思都没有。身体老实本分,心可就有点乱了,前世韩家三姐妹可是这些侯府下人的梦中女神,做梦都想迎娶的人,当然他们也知道只能做做梦了,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林潮生。

只可惜当林潮生后来得势的时候,韩家三姐妹早都嫁人了,现在君未娶,卿未嫁这不正是时候?林潮生早已死寂的心也开始心猿意马起来,一双手立刻就不老实了,悄悄咪咪顺着她柔嫩的腰肢就滑了过去,轻轻环绕住。韩灵儿也没抵抗,身体顺势靠在林潮生怀里。

“什么神轮,什么飞天,去他娘的吧,把握当下!有花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林潮生的跳跃性思维已经联想到两人洞房花烛的那一刻了,林潮生的嘴角也不禁露出了笑容,幻想中他挑开了红盖头,盖头下面却不是韩灵儿,那个令他永远无法忘记的容颜出现了,林潮生脸色顿时铁青无比,胸中的杀意快要将他的身体撑破。

“你怎么了?”他手臂坚硬的像是一块生铁,韩灵儿立刻感觉到不对,回眸望去,林潮生已经离开马鞍,背对着韩灵儿,看不清此刻他的表情。

“我刚才听到点动静,可能是我太敏感了吧,你先走,我在后面看看。”林潮生依旧没转过头,此刻他面容狰狞无比,齿缝中鲜血溢出,他咬牙太用力了。

“好吧,你小心点。”女人的直觉告诉韩灵儿现在应该离他远点,担忧的目光落在林潮生的脊背,韩灵儿催马前行。

呆立良久,抹不去的心伤再次被他强制遗忘,他面色恢复如常,心中只有修炼两个字。最能让人铭记,给人动力的永远都只有一个,仇恨!

给战马喂了一粒强健筋骨,固本培元的青芽丹,林潮生牵着马慢慢走在路上,关于接下来的道路该怎么走他已经有了腹稿。

令牌的悬赏,妖兽一百,小妖五百,大妖两千,妖族长老一万,上面其实还有一层不过没有写上去,妖王悬赏三十万。写不写上去其实都无所谓,因为在西宁府除了三大神轮高手还有谁能猎杀妖王?

而林潮生的目标,正是猎杀一尊妖王,八大妖王林潮生是不想了,别说每一尊妖王麾下无数小妖,光是其中最弱的妖王单独站出来,林潮生集合所有能召集的力量也拿不下。

别人不知道,林潮生却知道,西宁府有第九个妖王,只是他现在还被封印着,只要有妖王级死掉,哪怕那个妖王已经虚弱到只能保持长老级修为,令牌都会记录下三十万功勋,令牌只等等级不认人的。

即便如此,林潮生也需要一个得力帮手,李沐风就是那个帮手,林潮生要去找李沐风汇合。

当林潮生赶回大部队的时候李沐风和崔卓,邓元昌一同赶回,一见林潮生,李沐风当即下马,作势欲跪,林潮生急忙将他扶住,道:“李兄,你我是兄弟,何必如此。”

“要不是你提前派两位弟兄驻守牛家村,现在牛家村就完了,我家人也完了,那帮妖族畜生动手竟然这么快,两个大妖带队清扫黑金镇周围村庄。”李沐风没有感谢,因为他知道这份恩情太厚重,感谢是没办法还清的。

“我也是无心为之,没想到能救了李兄一家,这是李兄的福运啊。”

“哈哈,果然没猜错,前世李沐风因家人被妖族屠杀无比痛恨妖族每战必先登,果然是因为黑金镇被攻破导致的,这步棋没下错。”

林潮生面上一套心里一套,成功拉拢了李沐风,这下林潮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李兄,我在盘算一个大计划,只有你能帮我。”趁热打铁,林潮生要说出他的计划了。

“但说无妨!”李沐风已经下定决心,这么忙豁出命去也要帮,可他刚说完,眼前一黑,推金山倒玉柱似的一头栽倒在路旁。

林潮生急忙服起李沐风,抬头用询问的目光看崔卓和邓元昌,这两兄弟也在面面相觑,然后崔卓忽然想起了什么,抓住李沐风的胳膊,撸起袖子一看,只见李沐风手臂上有一个伤口,伤口呈现诡异的青绿色,并且向外生出异常木芽。

“之前李沐风和妖族搏斗时,其中有一头蛇妖临死之前用随身的短刀拼命在李沐风的胳膊上划了一刀,当时我还以为他涂毒了,检查了一下伤口并没有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短短半天功夫伤口会变成这样。”崔卓脸色凝重,这件事超出他的想象范围之外,他也没能做出及时应对。

“怪不了谁,这是木僵毒,怎么这种东西会出现在西宁府?”林潮生浑身发寒,对神轮境之下的武者来说,来自东荒的木僵毒是绝毒,中者必死,无有例外。

“这木僵毒有什么效果,有解药吗?”韩灵儿问道。

“初期征兆,伤口呈青绿色出现木芽,中期这木芽会蔓延至小部分肢体,这时间差不多在一天左右,第二天蔓延全身,第三天五脏六腑全被木僵毒侵入,第四天整个人会变成一块人形木头,所以叫木僵毒,无药可救。”林潮生声音越来越低沉。

“不会的,我马上去问父亲,一定有办法的。”韩灵儿急了,这段时间朝夕相处,她不想看着同伴这样憋屈的死去。

“回来吧,你父亲也没办法,除非他能立刻飞到东荒再找来一份木僵毒然后在三天之内飞回来。木僵毒只能用木僵毒以毒攻毒才能解,木僵毒东荒的存量也不多,基本都是用来防备别人用木僵毒害人,谁也不会卖。”

“那,那该怎么办?”韩灵儿惊慌失色,望着林潮生,只有他能有办法了。

“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蛇妖下的毒,我就去找蛇妖,崔卓,你带我去牛家村,邓元昌,照顾好六小姐,你们回波风城等我,三天之内我必回来,我要是回不来,就把我的葬礼和李兄的一块办了。”林潮生说完,和崔卓翻身上马,一骑绝尘。

“小心啊!”韩灵儿的担忧在风中越来越淡。

“公子,您又要去西北大森林?”疾驰的骏马,路旁风景飞速倒退,崔卓不禁问道。

“去,我好不容易才把李沐风拉上战车,他就这么死了对不起他自己也对不起我。”林潮生沉声说道。

“好吧,您多加小心。”崔卓清楚林潮生的脾气,不是别人能劝得了的。

赶到牛家村时,天完全亮了,遍地是残尸,有妖族也有人族的,林潮生在崔卓的带领下找到了那一名蛇妖,身形变换,变成了那蛇妖的样子。

“公子,我听那蛇妖言谈举止中身份似乎很高,您可千万别露馅了。”哪怕是见了很多次,崔卓对林潮生的变形手段依旧表示出惊叹,他也尽量提供着有用的信息免得林潮生暴露。

“我知道。”将那条死去的黑蛇埋了,林潮生变成他的样子,蛇头人身,浑身布满鳞片,穿着厚实的甲衣,身后拖着条长长尾巴,手持双刀,标准蛇妖打扮。

在自己身上变化出几条伤口,林潮生装作受伤的样子返回黑金镇。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