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44章 四样

第44章 四样

3123 2018-03-30 11:21:26

“林潮生,你此番遗迹之行大显我正玄武馆的威风,加之自身天赋出众,才情高绝,我沈正玄欲收你为我的第六个入室弟子,林潮生,你可愿意?”

沈正玄突如其来的宣布让林潮生也惊了一下,他想了想此事利弊,然后毫不犹豫的行拜师大礼。林潮生估摸着日后自己也没机会拜师了,只有现在他实力弱小,拜师对他有百利而无一害。日后想拜师,那还得看有没有能教的了他的师父。

师徒这边言谈甚欢,可有人不开心了,鹤尘领着一脸阴郁的鹤知音走来,声音缥缈清冷:“林潮生,你坑害我鹤族数人性命,如何来还!”

不等林潮生开口,沈正玄先抱起双臂道:“遗迹之中,生死各安天命,这是大家都议定好的规矩,你现在想反悔?”

师有事,弟子服其劳,弟子出了事,师父也要为他出头,这才是正常的师徒关系,也是林潮生拜师的主要目的。他这次在遗迹中得罪人不少,要是找不到一个强力靠山,估计他在西宁府待不下去。

“话是这样说不假,可你徒弟用虚假信息欺骗我族人,害他们统统陨落。如此心思恶毒之辈不做出惩戒,如何安西境?”鹤尘已经将处置林潮生这件事拔高到了整个西境的高度,他这话中的潜台词林潮生听明白了,老子现在很生气,你要是不给我个交代,西宁府就别想安宁。

一旁结怨甚深的虎妖们看有机会,也在胡凶的带领下威逼过来,一言不合就要开战。

“林潮生,到底怎么回事,你好好说,不要欺骗妖王大人。”沈正玄在欺骗二字上微微咬字重了些,妖族智慧不比人族低,可论起耍心眼玩阴招少有人族对手。

林潮生立刻听明白了沈正玄的意思,这是要死保他,只要给出一个还算合理的解释,哪怕是扯淡沈正玄也能将此事圆回来。

林潮生当即苦笑道:“是我对不起鹤族诸位妖兄,我也没想到我得到的消息有误,几位妖兄也知道,那壁画复杂难懂,我以为我看出了真相,其实都是错的,我也差点死在巨妖面前。”

“你胡说,那根本就是你挖的陷阱!”鹤知音脖子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

见他不依不饶,林潮生也是神色一冷道:“鹤兄这就是血口喷人了,鹤族天生就有测谎本能,我当日说的各守关巨妖的弱点可有一句谎话?”

“这...没有。”

“那我再问你,当日是不是我们主动要去面对三首巨蛟,而你们却让我们去对付别的巨妖,自己去杀三首巨蛟。”林潮生如连珠炮似的发问,根本不给鹤知音思考的时间,让他本能回答。

“事实是这样的,可分明是你欺骗我。”鹤知音语气稍弱,可一想起惨死的诸位兄弟,又顿时凶了起来。

“我拿什么骗你,什么都是你选的,当时我形式不如人,只能听从诸位妖兄的安排。”林潮生苦笑连连。

“哦,现在一切已经很清楚了,分明是鹤尘你的族人欺压我门下弟子,自己实力不济还想反咬一口!”沈正玄帮腔作势道。

“不是这样的族长,那小子阴险至极,他把我们引入绝境,自己却得了天妖王最后的传承。”鹤知音说完,林潮生的脸色微变。

鹤知音见此顿时得意大笑道:“事实果真如此,族长,搜他的身,传承一定在他身上!”

顿时,一股雄浑真元笼罩林潮生全身,从头发丝到脚底板所有能藏东西的地方全搜了一遍,一无所获。

沈正玄修为到底差了鹤尘一筹,没反映过来弟子就已经被搜身了,见鹤尘目光又望向小荷,沈正玄勃然大怒道:“鹤尘你好大胆,搜我弟子的身我忍了,身正不怕影子斜,可你知道那姑娘是何许人也?她是宁家人!”

鹤尘真元顿时一滞,不敢再动,试探问道:“可是东荒宁家?”

“正是。”

宁雨薇扮演的小荷也凑趣地抱起双臂冷哼一声,拿眼白看他们,一副骄横模样。

“事实上,我派六弟子入遗迹的目的就是为了保护小荷姑娘,对传承毫无贪念。再者说,就连你们一队妖族都搞不定的半神轮境守关巨妖,就凭他们两个炼筋境就能通过?滑天下之大稽。”

“传承之事子虚乌有,你们如此陷害良善,我一定要上秉宁老太君,看你们西北大森林的妖族还能不能从丹香阁买到一粒丹药。”宁雨薇愤愤不平道。

闻听此言,鹤尘终于色变,换上一脸讨好的假笑道:“小姑娘这说得哪里话,我只是和诸位开个玩笑罢了,诸位慢聊,就当我没来过。”

这起风波高高举起,轻轻放下,直到鹤尘走了,林潮生终于松了口气,多亏他机智,离开遗迹之前把金丝软甲和银页都寄存在宁雨薇身上,他已经提前想到搜身,可没想到是被鹤尘搜身,他还以为沈正玄会不放心他。

此地人妖混杂,林潮生得罪人不少,又身怀重宝不宜多留,沈正玄打发他回武馆休息去了,遗迹的探索还没有结束。

和宁雨薇交换了宝贝,大家各回各家。这一觉,林潮生睡了三天两夜。

刚刚睡醒,头脑还不怎么清醒的林潮生就听到了开门声,一脸谄媚的苗全安领着两名侍女入内,一侍女手捧脸盆毛巾伺候林潮生净面,一侍女托着餐盘放在桌上,菜品简单精致,是苗全安请来的尚食斋大师傅做的。

大师傅一刻不停的做,就等林潮生醒来能吃一口最新鲜的。

平日里林潮生不会去刻意追求享受,可真送上门来他也不会假惺惺的拒绝,舒服地半倚在床上,温热的毛巾还带着少女幽香擦拭着林潮生面庞,林潮生道:“苗全安,大清早你给我来这出是什么意思?”

“小人能有什么意思,庆贺大人成为咱们馆主的入室弟子啊,以后小人在外门还得多多仰仗大人啊。”苗全安谦卑道。

权利真是个好东西,区区一个入室弟子就能被如此巴结。林潮生深知道,这一切都是来自实力,如果他不是实力出众被沈正玄赏识,这一切都和他没什么关系。

荣华富贵是武者前进路上的蚀骨毒药,温柔乡即是英雄冢,林潮生不会沉迷其中,攀登武道巅峰,傲视十方群雄才是林潮生的真正追求。

苗全安的示好林潮生顺理成章接受了,他最近还真需要苗全安这个人,饕餮胃想要修炼需要几种特殊的材料,非得苗全安这个地头蛇替他收集不可。要让林潮生来,浪费时间不说还不一定能收集到。

“整日听说入室弟子有多威风耳朵都快起茧子了,你告诉我,入室弟子和内门外门弟子比到底有什么好处?”林潮生问道。

“那好处可太多了,光说眼前的,入室弟子有罢退外门弟子的权利,若是在馆主面前抹黑几句,内门弟子也得吃不了兜着走。可以随时随地面见馆主,武馆的规矩一概不需要遵守,内门弟子的任务所得三成都要上交给各个入室弟子。”

“还有,我们外门弟子甚至不算馆主的弟子,内门学有所成才算是馆主的半个门徒,才有资格说自己跟馆主学过武艺。而入室弟子才是馆主真正倾力教导,视为衣钵传人的弟子。那关系比亲儿子还亲,谁不上赶着巴结?”

“你这么说我有点明白了,明面上什么好处都没有,都是潜在的对吧?”林潮生道。

“是这个理。”

吃过早饭,林潮生屏退两侍女,苗全安顿时惶恐道:“大人可是嫌弃她们二人姿色不够,我立刻就去搜寻其他女子,保证大人满意。”

“行了行了,你的好意我我心领了,不过色乃是刮骨钢刀,神轮之前我不想泄了一口纯阳精气,你摆两个美人在我面前不是逼我犯错误嘛。”

“大人就是大人,小人差之远矣。”

“少拍马屁,多做点实事好处少不了你的,我这里有几样东西,不珍贵但也不好找,你帮我去搜集齐了,我赏你一瓶回元丹。”

苗全安眼睛直发亮,一瓶回元丹!他一个月赚的贡献才只能换到一粒,给林潮生办事随便就能得到一瓶,此时苗全安才是真心实意的想要投靠林潮生。

御下之道,在于恩威并施,威林潮生已经立得够了,想要苗全安对此事上心须得给他点甜头。

“第一样是大旱之地长出来的稻谷半斤,第二样我要雷击过的古木生出的新芽一两,第三样要母鼠被蛇吞入腹中后产子产出的小鼠,第四样,百岁羊的心肝。”

这四样东西说完,苗全安人都傻了,这也太怪了吧,他眨巴两下眼睛道:“大旱之地产出的稻谷干瘪难嚼,您要想吃我能弄到上好的光雾紫珠米。”

“你是听不清楚我的话吗?”林潮生一瞪眼睛,遗迹内大肆杀戮还没散去的杀气立刻席卷过来,苗全安双腿一哆嗦,险些被跪在地上。

“明白,小人明白。前段日子听说河间府大旱,我立刻派人去河间府取米。城东头的张三叔家里的老桦树几年前被雷劈过还没死,我这就去取芽。至于后两样,大人,这实在太稀有了,我也不确定要多久能寻到,且请大人稍安勿躁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