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21章 海阔凭鱼跃

第21章 海阔凭鱼跃

3051 2018-03-20 14:36:30

“小姐,这么晚了你去哪啊?”柳翠道。

“总觉得有些心神不宁,我去看看林潮生。”韩冬儿愁眉紧蹙,她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要去也明天去嘛,这么晚被人看到传出去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对您名声有影响。”

“我去看看,没事就回来。”韩冬儿已经听不进去劝了,直奔西花园而去。柳翠见劝说无果也紧随其后。

结束了一天的修炼,在睡觉之前按照惯例,韩天放要会灵觉扫一遍侯府,当他的灵觉扫过西花园的时候,韩天放腾的站起来,面色铁青,如一头择人而噬的猛虎。

下一刻,屋内没了韩天放的身影,他化作一阵风,迅速赶往现场。

离林潮生的居所还远,韩冬儿就闻到了刺鼻的血腥味,馥郁的花香都无法掩饰这股气味,实在太浓烈了,一定是死了很多人。

站在院门前,看着满目断壁残垣以及随处可见的残尸,柳翠尖细的喊声震碎宁静夜空。

西花园的人纷纷赶来,一直等候消息东花园的人也借机出现,看到眼前这战场乱葬岗一般的景象,知情的人都沉默了。

“谁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韩天放低沉的声音响起,听到这声音,韩冬儿娇躯颤抖了一下,她依稀记得,多年前父亲下令屠灭寒英宗满门的时候语气就是这样的。

“我来时就已经是这样了,不过没有看到林潮生的尸体,倒是有三具无头尸体,头不知道去哪里了。”韩冬儿道。

“头,头在这里。”仇猛脸色煞白,他得知了林潮生家中生变立刻去通知黄都管,结果他看到了黄都管和其他三人被系在一起的人头。

韩天峰冷如刻刀的双眸在早早赶来的荆无生和刘黑子脸上刮了一遍。

这一夜,注定不得平静,而林潮生,赶在关城门的最后时候,出城上了官道。

老榕树下,贺小狗的灵觉感知到了林潮生到来,笑呵呵的从树上下来,道:“林小子,今天给老夫带来什么好东西吃?”

“这次怕是要让前辈失望了,我来得匆忙,菜市场已经关门了,我从农户那买了只鸡,路上摘了几片荷叶。”到了这林潮生算安心了,西宁府就算天翻地覆也影响不到这来。

“买的鸡,还以为你把农户一家杀了抢的鸡,身上这么重的血腥味。”

林潮生微微一笑,开始处理食材,认识的时间不算短,林潮生也算见识到了贺小狗脱线的性格。

挖泥巴,抹香料,用荷叶把调过味道的鸡包裹住再在外面封上一层泥壳放在火堆上烧,用慢火透过泥壳将鸡肉焖熟。这样做出来的鸡香酥软烂,双唇一抿鸡肉自动脱骨,肉感滑而不柴,更兼具荷叶与泥土的清香。

“你这种做法倒也新颖,用泥土做菜还有这种好味道,当真神奇!”一只鸡全落入贺小狗的肚子。

“说吧,这次想要什么?”贺小狗真有点喜欢林潮生,几次来都带给他耳目一新的美味,而且林潮生所求的东西都他来说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小物件。

“这次我什么都不要,因为些事我得罪了侯府中的高层,他们逼得我走投无路不得不杀出侯府,我希望前辈能帮我摆脱追兵。”有没有追兵林潮生不知道,但有备无患肯定没错。

“此事易尔,我保你一路平安,小辈,日后荣归故里别忘了来看看我这老家伙。”贺小狗爽朗大笑,应下此事。

林潮生长舒了口气,至此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

体内的元气奔涌发出哗啦啦的流水声,一直压制着不敢突破的炼肉境界水到渠成!灵气透过皮肤开始洗练林潮生的肌肉。

云水柔拳施展开,周身雾气弥漫,丝丝缕缕的灵气滋润温养着林潮生的肌肉,这一过程要持续一周左右,一周之后,林潮生就算是正式的炼肉境武者,下一步便是初步掌控天地灵气的炼筋境。这一关,把世上百分之八十的武者都拦在门外,因为这一关需要中品灵根,没有中品灵根便要消耗珍贵丹药。能买得起丹药的人并不多。

连夜启程,林潮生直奔西北。阳泉城位于西宁府中心,西南方向只有一座大城,临近西北大森的波风城。如果现在是十年之后,林潮生打死都不会往西北走,因为哪里是妖族之乱的起始点,妖族为祸最严重的地方,十室九空,人类要么被杀被吃,要么沦为奴隶,被当做两脚羊圈养。

现在正是时候,那一门传承出世的时候!

深夜,城门大开,只有侯府有这样的权利,九小姐骑马奔出,直奔西北方向。

九小姐离开后不久,又有两名炼骨境强者偷偷摸出城,紧随其后。

这两人正是刘黑子派出去的,几分钟前,他刚撇清自己的关系,侯爷这次动了真火,要不是念在多年老部下的情分再加上林潮生没死他真有可能倒霉。

不过也正因为如此,他更要杀林潮生,不能让他安稳活着,此人能让侯爷这样对待,定是潜力不小,他心怀仇恨日后必成祸患,手下两名心腹爱将都被他派了出去。

荆无生彻底老实了,侯爷也有他的把柄,在被韩天放严重警告一番后,他强制自己忘了这件事。

韩冬儿和林潮生走得是同一条路,好像韩天放早就知道,超越炼体境的强者具备种种神异不一而足,韩天放知道林潮生的去向也不算难事。

来到那颗老榕树下,韩冬儿拿出父亲的手书,说道:“前辈,我是宣威侯韩天放...”

“不用说了,你的来意我已知晓,你过去吧。”声音从树冠中传出。

“谢前辈。”简短交谈两句,韩冬儿紧追林潮生的步伐。

那两名紧随其后的高手只看到韩冬儿下马停顿片刻,也没想太多,继续跟上。

就在二人来到树下时,突然出现一个穿着破衣烂衫的老头,嘴里啃着鸡腿含糊不清道:“林潮生那小子还真有远见。”

“老头,你认识林潮生?”两人对视了一眼,眼中皆有一丝不善。见老头不说话,二人飞身上去,然后倒毙当场,老头拿鸡腿一下一个敲碎了他们的脑袋。

月至半空,林潮生停住脚步,两条腿再快也跑不过四条腿。

“九小姐,何必紧追,给我留一条生路走。”林潮生心中暗恨这老家伙没信用,说好了替自己拦住追兵,怎么把炼血境的韩冬儿放过来,以林潮生目前的修为,韩冬儿若是心怀恶意,自己毫无反抗之力。

在她面前,自己就像三岁小孩一样脆弱。

“你想多了,若真要杀你,何必我来?”

事关身家性命,冷静下来一想隐约猜到了九小姐的来意。

“唉,你还是年纪轻太冲动,跑什么,错又不在你?难道我和父亲还不能替你撑腰吗?”韩冬儿数落着。

“那种时候我想不了太多,脑子一热心一横,更何况我也不知道侯府里还有多少想要我命的人,那里已经不安全了。”林潮生道。

“是我侯府对不起你,也罢,离开就离开吧,只是你始终都是宣威侯府的人。这一封推荐信,你到波风城持推荐信去正玄武馆,在那里研习武技,不要落下自身修为。侯府在波风城也有些产业,你只需持此令牌,他们会满足你的要求。”

又是送令牌又是送推荐信,宣威侯府对林潮生算够意思了。

“九小姐如此厚恩,叫我如何报答才好?”

“你如果真的想报恩,三年之后帮我一次。”

林潮生知道九小姐担忧什么,毫不犹豫应下。

“放心吧九小姐,今世有我林潮生在绝不会再眼睁睁看你跳进魏家的大火坑嫁给魏仲道那个没担当的废物。”

侯府是个大染缸,是西宁府的权利中心,在这个染缸里没谁是干净的,韩冬儿除外。

可惜她的结局不算好,三年大比她没能夺冠,被迫远嫁魏家,嫁给魏仲道,一个武道天赋一般却善于钻营,妄图夺得家主大位的狼子野心之辈。后来夺权失败,在魏家当代家主的要求下,只得献出妻子也就是韩冬儿才得以苟活。

告别韩冬儿,林潮生一路晓行夜宿,在一周之后,修为彻底稳定下来终于到了波风城。

波风城是一座雄城,城墙高有三十丈,日夜都有军士驻扎,防御之严备比阳泉城不是一个等级的,至少在波风城,仅仅炼骨境的修为是不足以偷偷离开城市的。

令牌林潮生是不打算用了,林潮生不想让侯府的人知道自己在波风城,要不然肯定麻烦不断,刘黑子和荆无生这两个已经上了林潮生必杀名单的人一天没死,林潮生在西宁府就一天不会松懈。

谨慎,是林潮生两百年纵横养成最良好的习惯。

正玄武馆是肯定要进的,侯府的想法和他不谋而合,只是林潮生加入正玄武馆可不是为了学武,而是为了日日夜夜盯紧一个人,一个前世获得那个传承的人。

不过林潮生不打算通过侯府的方式,而是走招生路线光明正大被录取,不暴露和侯府的关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