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60章 寿诞

第60章 寿诞

3049 2018-04-04 10:38:01

第60章 寿诞

锣鼓喧天,鞭炮齐鸣,红旗招展,妖山妖海。

宿云山独龙岭上热闹非凡,诸王齐聚,万妖来朝,清一色两排银甲小妖站得笔直,道路上铺着华美毛毯。当然,这条路显然不是给这些小妖走的,只有妖王和有身份的大妖才能走这条路直入正厅,面见玄青蛟王。

八妖王齐聚一堂,在西宁府西北大森林算开天辟地头一遭的大事,放在中土腹地,东荒等灵气充裕的地方这只能算小场面,可放在强者稀缺,资源匮乏的西宁府这是可以决定这片地区归属的一股大势力。

林潮生前世今生第一次踏入西北大森林内区,和他想象中的毒池遍地处处烽火有所不同,山川瑰丽,林木葱茏,长河有如玉带将这片宝地环绕起来。相比下来,西北大森林外区由于常年有赏金猎人入内狩猎,大肆搜寻药材挖掘奇珍显得满目疮痍。

为了得知玄青蛟王寿宴的地点,就有三头炼骨境妖族死于林潮生掌下,要不是那个狐妖没骨气,林潮生造成的杀戮会更多。此时,林潮生就化作狐妖,跟着长长的队伍依次进山。

此刻林潮生身穿一身粗糙破洞露出红毛身体的兽皮衣,狐头人身,手上提着一个礼盒。

把守大门的两头蛇妖一个负责收礼,一个负责记账,入内就是流水席,已经有妖族在内大吃大喝,惹得排队的大小妖直吞口水。

蛟王宫上又立着八张桌案,不过桌案的主人八位妖王还在内商讨事宜,没有露面。

交礼,入内,没人看出林潮生是一个人类,林潮生也不担心他会露出破绽。本就是半妖血脉,加上变化成妖形,还把那只死狐狸的腺体摘了下来挂在身上,浑身散发着狐臭味。

臭味并不难以忍受,因为场内绝大部分小妖身上都有味道,那一张嘴常年不刷牙散发出的腐烂气味直将此地污染得如同露天公厕一样。坐在桌前看着鲜血淋漓的肉排,血酒,林潮生一点胃口都没有,静静坐着听这些妖怪交谈。

“不行不行,差太远了,要俺说还是人肉好吃。去年我抓住一个来林中采药的农妇,那肉可真嫩啊。”狼妖拿着肉排上的骨头当牙签,侃侃而谈。

“老兄运气不错,不过比我还差点,我奉我家大王令巡山时候,正撞见一个迷路的大户小姐,被我进献给大王,赏了我一粒丹药还分我一块肉,又香又滑就比这林子里的猎物好吃。”说话的是一个炼筋境的鹿妖,头顶的一对鹿角布满了血色纹路,显然是赤血鹿王麾下的鹿妖。

“两位妖兄也算同道中人,我是小苍山的熊妖熊大力,就爱吃人!”

一点有用的消息没有就听他们探讨如何吃人,林潮生是听得火冒三丈,恨不得拉开架势大杀一场,他起身欲走,正在这是他听到同桌的蛇妖道:“你们太老土了,好肉都被你们糟践了,咱独龙岭可有一位大厨,做出的肉羹香飘百里,有头有脸的大妖和妖王大人们都能享用,可惜咱们没这个福分。”

林潮生耳朵一动,当即耐下性子凑趣问道:“那些大妖们都在哪啊?”

蛇妖一努嘴,指着上面道:“大妖们在山间,妖王大人们在山顶。”

闻言林潮生抬头一看,却见山间的平台也摆着几十张桌,一股强横的妖气弥漫,在山中坐席都是炼血境起步的大妖。

林潮生来这里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人肉羹,知道了消息哪里还坐得住,当即起身往山间走去。

“站住!可有邀请函。”山间拱门通道又有蛇妖把守,林潮生刚靠近就被喝住了。

林潮生问道:“什么邀请函?”

“哼,又不是妖王后裔又没有邀请函,一个没身份没能力的小妖往山间凑什么,那是你该去的地方吗?快滚,别浪费老子时间。”蛇妖拿起两股叉重重往地上一顿,发怒赶人。

“我喝多了走错路,两位妖兄别见怪。”林潮生心思一动,有了主意,微笑告罪。片刻后,一个身披白羽大氅,脑后生着仙鹤翎毛的鹤妖翩翩而来,他身上的妖族特征极少,要么是大妖,要么血脉高贵。

林潮生变化的鹤知音高昂着头,理也不理那两个点头哈腰的蛇妖,径直走入山间。

“狗眼看人低,不管是人是妖都一个德行。”回头看了一眼蛇妖,林潮生冷笑出声,准备变回狐妖模样,他对鹤尘一族的内部关系一无所知,光明正大顶着鹤妖身份进去一旦被盘问很容易露馅,还不如扮演一个毫无根底的狐妖容易。

就在此时,身后联袂走来两名鹤妖,这两鹤妖见了鹤知音双眸发亮,道:“知音兄弟,我可想死你了,快跟我去见明长老,你爷爷找你都快找疯了,你跑去哪野了?”

林潮生心里咯噔一声,坏事了!这么快就有熟人来,千变传承固然厉害,可在初期还是有致命弱点的,林潮生现在只能做到从外形变成一个人,不能获取他的记忆,学会他的武技。被这一问,林潮生连话都不敢说,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两个扁毛畜生是谁,而且这两人还要带她去见鹤族中的长老,鹤知音的爷爷。

“要不要做掉他们?”这个念头在林潮生心中不住盘旋,真见了那个不知底细的爷爷他该怎么办?可现在这里到处都是妖怪,林潮生怎么有机会动手?

“两位兄弟,先听我说...”林潮生想拖延一下时间想想办法,可二妖根本不管,拉着林潮生就走,口中还一直说道:“我说知音你走了这没俩月跟我们怎么还生分了,关于你的事待会见了明爷爷之后再说。”

林潮生脸色难看,平缓下心态准备去见一见这位明长老,至少他已经知道了一个最基础的信息,明长老是鹤知音的爷爷。

“明长老,知音回来了!”两鹤妖欢天喜地将林潮生带到鹤明面前。

不用他们说,鹤明已经激动地站起来,双手颤抖:“我的乖孙,怎么一去这么久?”

鹤明已经失去方寸了,前因后果也顾不上问,只是用力攥着林潮生的手。

忍住心里的膈应,林潮生说道:“爷爷,都怪我不好,我贪功冒进想单独擒下林潮生那小贼,不想中了他的埋伏,我深受重伤,隐居在无光森林不敢冒头,最近伤好才出来。”

林潮生的对答没有引起任何怀疑,千变传承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普天之下独一份,神武大世界生灵亿万,普通人一辈子都遇不到千变传承的继承人,更别说被继承人欺骗了,不会有人想到身边熟悉的人已经变成了一个心怀鬼胎的歹人。

而且时间也成了林潮生完美的掩护,鹤知音大半年没出现过,就算此时他的应答有什么问题也会被鹤明等人脑补为失踪的这段时间鹤知音成长了。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还好你没错过,不然想再遇到这等盛世,恐怕要等数百年。”

“明爷爷你说的是,进攻西宁府?”这件事很早以前就在酝酿了,林潮生扮演的鹤知音知道不足为奇,要是他装作不知道才惹人怀疑。

“正是,乖孙莫急,你先以养伤为主,等你伤势痊愈,我们的前锋已经攻入西宁府后,爷爷给你找份美差。马上开席了,来坐我边上。”鹤明拉着林潮生入座,突然,他鼻子耸了耸,太过靠近他问道林潮生身上狐狸臭腺的味道了。

“乖孙,这是什么味道?”

看着鹤明眼神逐渐变化,林潮生立刻做出一副羞赧装,不让他继续多想:“养伤的时候和寒落山的狐妖住在一起,所以身上沾了点味道。”

鹤明忍不住抚须大笑:“正该如此,不过乖孙你得记得,咱们鹤族要保持血统不外流,玩玩也就行了,千万别给她弄大了肚子。”

“爷爷,我省得。”

和鹤明同桌的都是各族妖怪高层,林潮生一个炼血境的都没看到,修为最差的也是炼髓巅峰,整个山中区域坐着的是妖族的中坚力量。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林潮生还真听到了不少内幕消息。

林潮生打了个哈欠,做出困累交加的模样,鹤明见了心疼道:“乖孙,累了就先回去歇着吧。”

“爷爷,我听说这儿能吃到人肉羹,我想尝尝。”林潮生心向往之,这倒不是装的,他真的很想试试。

“几位长老听到了,我这孙儿想尝尝人肉羹,待会上桌谁也不许抢啊。”鹤明开着玩笑,同在此桌的长老都是大人物,怎会和孩子抢食,纷纷笑着说不会。

山中的菜肴明显比下面精美多了,至少不是没经过处理直接端上来的血食。

千盼万盼,林潮生终于盼来了期待已久的主角,人肉羹。

看上去和普通肉羹没有区别,林潮生端起肉羹,说要带回去慢慢品尝,也没人在乎这一碗肉羹,对他们来说这碗肉羹想喝就能喝到,实在不是什么稀罕物。

而林潮生突破七冲门的时候动静太大,显然这里不是适合突破的好地方。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