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70章 撤退

第70章 撤退

3042 2018-04-07 10:44:01

“别发呆了,迎敌!”直到林潮生赶来韩灵儿还是呆滞的,她没能适应战场,幸好有林潮生等人在。

“哦哦。”韩灵儿如梦方醒,手持短刀跟在林潮生身后,绝美的脸蛋沾染上了红色名为鲜血的颜料,精致的罗裙在妖族的利爪之下凌乱破碎,只有一个不算宽厚的背影始终挡在她前面。

以林潮生此时的实力去对付那些炼筋小妖简直就是一面倒的屠杀,炼骨境还能勉强支撑一下,炼血才是值得他正眼看待的敌人。

但妖族也不是任人宰割的鱼肉,长久森林里的生活让他们每个都有一两手保命搏命的本事,林潮生的手臂上也留下了几条深可见骨的伤痕,终于还是将这伙小妖覆灭,几乎每个人的腰牌上都多了一些数字。

哪怕有林潮生和李沐风两个中流砥柱在,队伍依然出现了伤亡,和妖族大军相比,他们的修为实在不占什么优势。

城头也陷入了战斗中,已经许久没见李沐风的弓箭支援城下了,处理完这一批小妖,林潮生抬头看去,李沐风正在和一头炼血狼妖搏斗。

西北大森林里的狼妖一族基本上都是青眼狼,青眼狼族力不如大地蛮熊,虎妖一族,速比不上闪电豹和飞羽仙鹤,他们能在西北大森林取得一席之地,靠的是妖多势众和熟练使用兵器。

此时那青眼狼妖用一杆狼牙巨棒,几下碰撞就把张彪打退,两柄金瓜锤砸飞一柄,张彪亦是口吐鲜血,要没有李沐风接应估计是凶多吉少。

狼妖,猿妖和蛇妖三族都擅长用兵器,自身爪牙不利,也可以通过外物弥补,这三族都是自身战斗能力有缺陷的。狼妖没什么缺陷,只是单纯比不过其他妖族,也有少部分狼妖坚持不依靠外物战斗。

凶猛的狼妖也逼出了李沐风的兵器,铁爪套,两手套上铁爪,道道寒芒在月光下闪现,他的身形灵巧如猿猴,迅捷如飞鸟,林潮生能从他的身法和攻击手段中看出野兽的影子。

就像是月光下的鬼魅,狼妖的攻击根本碰不到他,而他的铁爪每一次闪动都能在狼妖身上留下几道伤口,积少成多,狼妖就快不行了。

此时,林潮生本该驻守的左侧城墙也出现了妖族,因为没人看守,已经长驱直入,想从后方登墙,包围城墙上奋战的李沐风等人。

“找死!”林潮生暴喝,捡起张彪掉下城墙的金瓜锤朝着城墙上爬的最快的蛇妖砸过去。

嗡!空气中传来一阵可怕沉闷的恶风声,那蛇妖刚听到声音,身躯就被砸成两段,中间部分完全化为肉泥涂满了城墙,而那一柄锤也有些变形深陷入城墙中。

落雪剑出鞘,林潮生以剑为刀,大砍大杀,将一本轻灵纤细的落雪剑使成了厚实沉重的大关刀,一队小妖化为了林潮生腰牌上的数字。

正在这时,密集的马蹄声越来越近,又有人逃出城了,林潮生定睛一看,正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败退的人是陈平。只见他披头散发,面上的皮肉被刮下来一大片,要不是另外半边脸还完好林潮生真认不出来他。

“竟然是你?”林潮生双眸微眯,可惜此刻人多眼杂,若是狭路相逢,林潮生绝不留这个阴险小人活过今天。

“哼,无胆鼠辈。”陈平这句话很没底气,林潮生看得出他真气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千里眼正看到他手里攥着一瓶回元丹,看来他是担心林潮生下手对付他,一旦露出苗头他就服用丹药和林潮生拼了。

“瞧你那惊恐的样子,滚吧,今天没心情对付你。”今时不同往日,林潮生是真不把陈平放在眼里了,前提是陈平没突破炼髓境,跨两个境界林潮生还是有点虚。

陈平也不放狠话,免得触怒了林潮生,带着几个师兄弟迅速离开,林潮生倒是没从中看到冉铁树,林潮生对他的唤雨神通一直很觊觎。

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林潮生在冉铁树家附近早已安插了眼线,不担心他逃掉。

连陈平也逃了,这不是一个好预兆,城内的局势一定十分严峻。

登上城墙,此时城墙的战斗也告一段落,惨胜!张彪重创,几名炼筋境囚徒也都是身上带伤,修为更低的就更惨了,完全抵挡不住凶狠的妖族,留住全尸的都没几个。

也多亏了这帮人本身就是杀人不眨眼的囚徒,不然如此惨烈的景象早就吓得像那些新兵一样手足无措了。

“你是对的,如果我们撤出来,不止最后一个生门守不住,可能我们也要完蛋。”李沐风长叹,他刚才亲眼见到一个炼血境的将军连同亲卫被妖族团团包围,尽数被屠。

“不知道能逃出去多少人,再等等我们也该撤了,妖族就快全部占领黑金镇了。”林潮生道。

“掩护馆主,杀出去。”混乱声中,林潮生听到了刘黑子粗犷的嗓音,他沿着声音望去,深沉的夜色中,刘黑子和王央架起沈正玄正在朝着城门突围,身后一众亲兵正在用命抵御妖族追兵。

“抓到大鱼了,沈正玄在这!杀沈正玄者赏赐妖王精血十滴!”一个在低空翱翔的蝙蝠妖兴奋拍动着翅膀大声喊叫,下一刻,一根利箭刺穿了他的脖子将他钉死在屋顶。

“支援!”林潮生的声音也变得有些凄厉,沈正玄不能死在这!这不光是为了报答他的恩情,如果沈正玄死了,西宁府的局势一下就崩了。

林潮生首当其冲,真元不要钱似得挥洒,抬手就是一条水龙飞出,在空中盘旋片刻猛然落下,砸在妖族堆里轰然炸开,造成的杀伤不大,但是阻碍了妖族追兵的步伐。

片刻不得闲,林潮生有迅速甩出三颗毒丹,毒丹落地就炸裂,像是烟雾弹一样想外喷涂着紫色毒雾,大妖可以无视,沾到毒雾的小妖顿时惨叫连连,皮肉消融,再多呆一会连骨头都能腐蚀干净。

“掩护馆主撤退,我来挡住他们!”刘黑子将沈正玄交给林潮生,如此危难之际,个人的仇怨只能退居二线,他们都知道沈正玄如果陨落在此地后果有多可怕。

刘黑子可是修炼地级功法的炼髓巅峰,身经百战本领高超,翻掌便是一个漆黑气劲凝成的大手印从半空压下,当场按趴下一个紧追不舍的大妖,至少在随便补一下就能把大妖斩杀,但刘黑子丝毫不贪功,冲入敌阵和其他几名大妖周旋住,给林潮生等人创造时机。

王央和林潮生把昏迷不醒的沈正玄护送出城,王央道:“带着馆主快走,我回去接应刘黑子!”

现在不是客气的时候,要是换了林潮生也堵不住追兵的路,至于王央和刘黑子林潮生管不了了,必须得把沈正玄活着带回去。

“馆主怎么会伤成这样,是谁做得?”韩灵儿花容失色,她无数次从父亲中听到的修为只比他差一线的正玄武馆馆主竟然被妖族打得人事不省,这一刻她对西宁府的处境赶到无比担忧。

“外伤不算伤,只是这内伤实在严重。”沈正玄面如金纸,这绝对是伤到脉轮了,同境武者战斗很难伤到力量根基,脉轮,这是实力至少碾压沈正玄一个大境界的高手出手才能办到,真个西宁府只有两位有这种实力,一人一妖,韩天放和玄青蛟王。

“玄青蛟王也出手了,黑金镇彻底要不了了,八大妖王联手,真他娘不要脸。”林潮生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背起沈正玄腾身上马,喊了一声撤,一马当先向波风城狂奔。

此刻啥都顾不上了,把馆主送回波风城才是关键。

“林兄,我有些放心不下家里,我想回去看看,安置好乡亲父老就回来。”行至路口,李沐风一提缰绳停了下来。

“好,早去早回。”林潮生毫不担心,他两大得力干将也在牛家村,正好和李沐风一起回来。

“六小姐,你照顾一下身后将士,我先行一步。”林潮生道。

“这帮坏小子就交给我了,你万事小心。”远离战场,韩灵儿身上那股鬼机灵劲也回来了,她不欺负别人就不错了,别人欺负她纯粹异想天开。

漆黑的官道,一匹骏马驮着两人刺破夜空的宁静。

从黑金镇到波风城,快马加鞭也要一天一夜,天色即将破晓,林潮生赶了几百里路困累交加,正看到一家驿站,还亮着烛火。

背着沈正玄上前敲门道:“有人在吗?”

“谁?”门内的声音很是不耐烦。

“呵,是周千?刚分别就不记得我的声音了,叫陈平给我开门!”一听声音林潮生乐了,正是陈平一伙人其中一个。

门内沉默片刻,应该是周千向陈平请示,片刻之后,古旧的大门吱呀一声打开,院中支起一张桌,陈平等人正在饮酒,战马在马厩安置好了,驿站的马倌正伺候着。

“这不是馆主,馆主怎么了?是不是你下手暗害馆主?”周千冷着脸开门看到林潮生身后背着的沈正玄顿时吓了一条,惊呼道。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