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46章 百岁羊

第46章 百岁羊

3030 2018-03-30 11:23:26

这一日,正在炼丹的林潮生迎来一位访客,也是老熟人了,冉铁树。

不请自来,冉铁树推门而入不经过请示,可以说是很不客气了。

“遗迹一别已有十数日,林师弟别来无恙啊。”冉铁树双臂抱着肩膀,说着客套话,可他脸上没有一点客气的样子。

“冉铁树,有一点你说错了,入室弟子的身份比内门弟子高,你应该叫我师兄!”人敬我一尺我敬人一丈,冉铁树这明摆着来找事的林潮生不可能对他客气,第一件事就是教他规矩。

“林师弟想要当我师兄,那还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冉铁树果然来者不善,他话音刚落,如饿虎扑羊似飞身袭来,一双铁臂如一对钢钳,钳住林潮生的肩膀就要往下压,他要逼林潮生跪下。

其心可诛,林潮生眸光一冷,两膀运起万斤巨力,一式蛮牛顶角,双肩仿佛化作锋利的牛角,猛得将冉铁树顶飞出去,随后提纵跟上,手掌压下,势如天倾。

冉铁树奋力一挡,便听到一声清脆爆鸣,竟然是脚下的青砖寸寸炸裂,冉铁树腾腾腾连退三步,面色潮红,咕咚一口将涌至喉尖的血咽了下去。

兔起鹘落间败冉铁树,没靠精妙的武技,超凡的战斗意识,全屏自身的一象之力,千变天妖王的血液已经融合完成,他真正拥有了半妖之体。

曾经难以战胜的冉铁树现在林潮生已经不把他放在眼里了。林潮生背着双手,傲然俯视冉铁树。林潮生知道,冉铁树在遗迹中获得了神通传承,但林潮生无所谓,这只是一次试探,他也有杀手锏未出,真要生死相搏,冉铁树依然不是对手。

“记住以后要叫师兄,冉师弟说吧,找我什么事。”击败冉铁树,林潮生的心境也平和了不少,开口问道。

“哼。师父对你还真好啊,竟然传给你天阶功法!”冉铁树冷哼一声表示了对林潮生的不屑,想起正事还是压下了桀骜不驯的脾气道:“林潮生,你还记得当日在遗迹里说过什么吗?”

冉铁树误会了,他以为林潮生这一身巨力是因为转修了天阶功法才有的一象之力。这是个美好的误会,林潮生也不想说穿。

刚开始林潮生有些疑惑,一听这话林潮生明白了,他是来索要物资的,当日林潮生承诺要将外区掠夺的资源分一半给大师兄陈平,这才换来了冉铁树帮忙一同对付虎妖们。

知道了冉铁树的来意,可林潮生此时并不愿意出这笔物资了,此一时彼一时,更何况双方本来就是相互利用的关系,林潮生也不打算对他们信守承诺。

“遗迹里发生了太多事,我哪还一一记得?”林潮生端起茶盏,这是送客的潜台词,可惜冉铁树不明白也不想明白。

“好!我帮你回忆一下,你可曾记得答应送给大师兄的物资?如今大师兄突破炼髓境在即,正需要这笔物资,你献上来吧。”战败的冉铁树依旧趾高气昂,他代表的不是他自己,而是大师兄陈平。

“不好意思,那批物资已经被我用掉了,换成丹药转化为自身的实力。”林潮生这话倒是真的,那批药材矿石他早用掉了,药材能留的都被他炼成丹药留待提升修为,矿石直接换做下级灵石。

林潮生对兵器的需求不大,因为他的不修剑术刀术等,他专精水系武技。反而是灵石,这和日后一桩机缘有关,林潮生能囤积多少就囤积多少。

“好!好!好!你这个忘恩负义的小人,我看你能得意多久,等大师兄突破了炼髓境这番话你去对他说吧。”冉铁树气急反笑,连说了三声好,他心中的杀意已经被激起,若不是打不过林潮生,以他的脾气可能当场就动手了。

林潮生对他的威胁不以为然,早他就听苗全安提起过,沈正玄的入室弟子互相关系不和,原因也简单,沈正玄有六个入室弟子,死去的三弟子和四弟子不算,余下的人都想成为沈正玄的衣钵弟子,继承沈正玄的一切,然而衣钵弟子只能有一个,这才争得头破血流。

这就像是子女争遗产,这种事林潮生在地球上都看多了,更别提在神武大世界生活的两百余年。林潮生对衣钵弟子是真不感兴趣,沈正玄的修炼功法和他自己根本就不是不是一个路数,林潮生拜师的主要目的就是需要沈正玄目前提供庇护供他安心成长。如果了沈正玄见了前世的林潮生,沈正玄都得毕恭毕敬喊一声前辈。

林潮生心里这么想,可其他人不知道,其他三个弟子互相都知根知底没什么可担心的,林潮生异军突起而且看样子颇得馆主沈正玄喜爱,这就有人不能忍了,冉铁树这次前来只是试探。试探的结果对他们来说很不乐观,因为他们错误的认为沈正玄传授了林潮生天阶功法,他们自己都没得传。这证明林潮生在沈正玄心中的地位是要超过他们的。

林潮生自己也想不到,就因为打败了冉铁树会引来日后的众多麻烦,如果让他再选一次,他还是会毅然决然击败冉铁树。不遭人妒是庸才,成长的道路中,林潮生不畏惧挑战。

转眼离馆主入京已有月余,京城传来消息,馆主洗脱了罪名,证明了他并不知道裴仲康的底细,用不上一个月就会回来。

这一个月林潮生修为无有寸进,他一门心思都扑在炼丹上,导致的结果就是他又买了一个储物袋,现在两个储物袋都装满了灵石,并且整个西宁府的丹药价格下降一倍,少了运输的费用和风险,丹药的价格变得很多人都可以接受,丹香阁生意逐渐火爆起来,现在就连林潮生想见宁雨薇都要提前预约。

都说福无双至,今天林潮生双喜临门!

大清早苗全安就来了,他带来一个好消息,昨晚终于有一只母鼠成功在蛇腹诞下一只幼鼠,并且幼鼠存活,他手里提了个蒙着黑布的笼子把幼鼠带来了。

“做得好!”林潮生大笑出声,赏给他一瓶回元丹,苗全安千恩万谢的走了。

日至半空,小荷也带来一个好消息,北原的商队今晚就到波风城,到时候百岁羊也齐了。

临走之前,小荷还说道:“哦对了,你修炼神通的时候能不能让小姐在旁观看,她很好奇。”

“这自然没问题。”林潮生爽快答应,不管宁雨薇是真的好奇还是想偷学林潮生都无所谓。

神通也不是越多越好,一个千里眼加上千变传承就占用林潮生很多修炼时间了,要不是林潮生会炼丹,可以通过丹药快速进阶,他的修为和其他武者比远远不如。

而且最重要的是,修炼饕餮胃并不是看看就能学会的,还有繁复的心法口诀。

北原商队逶迤入城,连绵不绝。这支商队足有数千人,武者就有上百,马匹数万都是战马,牛车上驮着的都是军用物资,唯独有一辆牛车上装着一只羊,那羊老迈无比,但双眼中透出一股灵气,显然是老得快成精了。

车夫那被他引入商队视为接班人的侄子好奇问道:“大伯,咱不远万里护送这只羊,这羊到底有什么玄妙?”

“有什么玄妙跟咱都没关系,这是大人物要的,咱们只要安全送到就行了,阿达,你再去抓把草去喂喂它。”车夫吩咐一声,侄子手脚麻利,挑了一把嫩草,可他一挑开车帘子,惊得手里的草都掉在地上。

“大伯,大伯你快看,这羊哭了!”侄子目瞪口呆,只见那老羊泪流满面,顺着泪腺大滴大滴滚落在地。

“快把帘子放下!”大伯语气又急又厉,拍下侄子挑开车帘的手,把侄子的手都拍红了。

“莫看莫看,那老羊知道自己要死了,莫让它死后化为怨灵缠着你。”车夫低声念叨着,手腕有些颤抖。

“它变不成怨灵。”一身锦袍,打扮得像富家公子的林潮生在商队主人的带领下找到这里。

将一枚灵石塞到车夫手中,林潮生接过他手中的鞭子,驾车入城,商队主人还在后边喊道:“小公子,别忘了在丹香阁掌柜面前替我美言几句啊!”

将车赶入丹香阁后门,所有材料都储备在这里了,放在这里比放在武馆更让林潮生安心。

翻身下车,林潮生将关着羊的笼子提下牛车,那羊一见林潮生立刻发了凶性,竟想张口去咬林潮生的手指,林潮生手指蕴力,轻轻一谈老羊顿时被弹得昏厥了。

“林哥哥,这羊好像真快成妖了,那眼神比很多妖兽都有灵气。”小荷惊呼道。

“像这种普通的山羊能活百岁,定有不凡之处,不过再不凡它也得死,这是它的命。”林潮生的语气里藏了淡淡的漠视众生,见得多了林潮生也就习惯了,前世他第一次杀人都吐了三天三夜,可是看了各种妖族屠城,邪魔血祭的宏大血腥场面,林潮生的那颗心也被锻炼得波澜不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