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水漫诸天  >  第38章 诡诈

第38章 诡诈

3021 2018-03-28 11:06:19

可裴仲康为何如此针对陈平的人,这里面倒是有玄机。

除了进门时的诧异眼神,邓元昌没露出其他破绽,与鹤知音交涉一番,邓元昌也暂时决定住这。不过林潮生知道他肯定会走的,因为四健将的来历就是邓元昌,崔卓,冉铁树和赵耽四人获得了老龙的遗馈,而后投效千变魔君裴仲康。

现在冉铁树已经去寻找老龙,邓元昌和崔卓两人也快去了,不过四健将之一的赵耽却始终没出现,不知是何原因。

依旧是值夜,每个势力都有人,大家互相不放心着,林潮生这边只有他和小荷两班倒,前半夜是林潮生。

接着熹微月色和淡淡的火光,林潮生靠着树上假寐,眯缝的眼睛时刻不离壁画,他正在解析第二幅。

余光中,一个摇晃人影正在靠近,林潮生立刻警惕起来,来的却是邓元昌。

“邓师兄有何指教?”林潮生不咸不淡道。

“冉铁树呢,你们走散了?”邓元昌故作轻松问道。

“呵呵,道不同不相为谋,分道扬镳罢了。不过我看邓师兄是个聪明人,想必过不了多久也要回外区找出路了吧。”林潮生是真的一脸轻松,邓元昌不会是那个搅局的人。

心事被看破,邓元昌表情有些僵硬,他想要回外区并不是猜到了龙尸位置,而是单纯因为他完成了三师兄交代的任务,没必要再冒险了。

“还以为他死了,想想也不可能,他死了你怎么会活下来?”脸上挂着假笑,见从林潮生口中套不到任何有用的消息,邓元昌回去了。

深沉的夜分分秒秒过去,已经该到交小荷起床的时候,林潮生已经忘了此事,第二幅图即将呈现在他眼前。一根错误的线条都没有留下,林潮生生怕影响了自己的判断。

其实解析到一半,林潮生已经有了猜测,只是为了求稳才解析完全罢了。

这第二幅图是一只猴子告别了族群,离开桃谷,在蝴蝶飞舞的树林中欢快前行。

第二幅图对照的赫然是外区蝴蝶林!

仿佛万吨陨石落入海面,林潮生心里掀起惊涛骇浪,从没被人发现过真身的千变天妖王露出了他的本体,一只猴子!这只猴子就是千变天妖王。

精神已经彻底疲倦,林潮生唤醒了小荷之后,立刻沉沉睡去,他对小荷异常放心,相信她可以应付任何情况。

休息了半夜,眼睛的红肿好转过来,林潮生也没有一直盯着壁画,这样太容易引起怀疑,平时依旧皱着眉头钻研壁画装作一无所获的满脸愁苦。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值得一提的是,第三天邓元昌等人就走了,而外出探索的方守一一行人也出现了一次大伤亡,十人折损六人,只有方守一,韩无乱以及一名炼骨护卫和一个普通都管存活。

吃了这一个大亏,方守一再也不外出了,反而鹤族有些坐不住了,在鹤知音不断派遣下,鹤族替代了侯府势力的任务,探索出了巨妖林的大致样貌。

这么机密的消息当然不会免费分享,他们绘制在了地图上,不过他们想不到林潮生有千里眼,隔着几十米他们的地图都被林潮生看在眼力。

巨妖林呈纺锤型,入口狭小,肚子宽阔,小庙正在巨妖林的正中间。想要离开巨妖林,总共有三个出口,其中一个出口被巨妖堵住,一个出口被一只刀足巨蛛拦着,最后一个出口把守的是三首巨蛟。

从巨妖的实力就可以看出其他两个出口守门人的实力,残暴的巨妖都不敢去招惹他们。

而这几天内,林潮生也有了很大进展,即将解析所有壁画,故事已经在他的脑海中拼凑出了一个轮廓。

前五幅图都是千变天妖王经历过的地方,其中有他的家,有他遭遇绝境的地方,但他都走了过来。从第六幅图起,千变天妖王变化人形,进入人类世界学习,学习武技,学习文化,学习人类的一切。

不过内区的三片区域在千变天妖王的经历中并没有展示,学习期过后,即是天妖王的巅峰期,记录了几场伟大的战斗,第一场,面对上古巨人,天妖王一剑刺穿他的后脖颈杀死了他。第二场,对阵深渊魔物,刀足巨蛛,天妖王斩碎了它的八只蛛眼,结果了它。

最后一幅图林潮生没去解析,但林潮生知道那绝对是战胜三首巨蛟的办法,通过第三区域的办法就记载在壁画里,可惜壁画已经被毁掉,没人知道方法,没人知道这些巨妖的弱点。

七日之期已至,真正的高手即将进入遗迹,时不待我,林潮生此刻必须抢占先机。

与小荷收拾好行囊,二人迈步离开小庙。

“林兄欲往何处去?”一道白影闪过,鹤知音迅速出现道。

“哎,这七天一无所获,甚是惭愧。接下来的战斗我已无力参加,见好就收我要离开了。”林潮生仿佛斗败的公鸡,垂头丧气。

“林兄弟一路顺风。”鹤知白脸色不变,看着林潮生二人往外区走去。

离开了鹤知白的视野,林潮生立刻掉转方向,直冲第三关的守门巨妖。

“早知道你这家伙不会心甘情愿离开,怎么,你找到战胜巨妖的办法了?”小荷一副我已经看透你的样子。

“嗯,那壁画被人刻意破坏过,我抽丝剥茧找到了线索,不过还有几个疑点不明白,希望接下来的关卡能给我解答吧。”林潮生一路猛进,已经快到守关巨妖前面了,林潮生眸光一闪,说道:“鹤兄,出来吧。”

千里眼看穿了茂密的林木,看到了躲藏在暗处的鹤知音。

“林兄弟好算计,好细心,我现在都不知道你到底是怎么发现线索的,不过都无所谓了,你知道和我知道效果一样。”鹤知音脸上的笑容掩饰不住。

他早看出来林潮生不对劲,努力了这么久突然要放弃,鹤知音可不小心林潮生编造出的可笑理由。

“我自以为聪明,却没想到完全落入鹤兄的算计中,我认输了。不过这巨妖林有三个出口,无论从哪个出口都可以出去,我们又何必分个你死我活?各取一条出口我们互不干涉。说不定后面的区域我们还得有合作。”林潮生苦笑一声,立刻施展起嘴炮神功。

如果林潮生完全毫无反抗之力,鹤知白肯定会拿下林潮生慢慢审问,只有在力量对等的情况下谈判才有效果。鹤知白看了看隐藏在后面的魔尸,压下了心中的杀意,说道:“你先说说看,过关的办法是什么。”

“我从壁画中找出过关办法,三大守门巨妖的弱点,人形巨妖的弱点在后脖颈,刀足巨蛛的弱点在眼睛,巨蛟的弱点在中间头颅下方半丈处的逆鳞。我去对付三首巨蛟,鹤兄可任选其一。”

“你敢骗我!”鹤知音突然瞪圆了眼睛,杀意毕现,左右各处一阵振翅声,剩下的鹤妖全部现身,包围住了林潮生。

林潮生面露惊愕之色,震惊于鹤知音为何会愤怒,然后脸色瞬间阴沉下来,怒道:“你想过河拆桥就直说,把我林潮生当什么人!”

鹤知音脸上的刺骨杀意瞬间冰消雪融,温和笑道:“小小质疑一下,林兄弟果然是真人君子,是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日后离开遗迹,定当向林兄当面致歉。”

鹤知音在当面这两个字上加重了语气,他相信以林潮生的智慧明白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林潮生的确听懂了,这是鹤知音在威胁他,如果他的消息是假的,离开遗迹鹤族定会向他展开报复。不过林潮生无所谓,反正人族与妖族的大战就在眼前,到时候就算两人相交莫逆亲如兄弟,在滚滚而来的大势面前也必定会刀兵相见。

“话不投机半句多,告辞。”说罢,林潮生拉着小荷,愤愤朝着三首巨蛟方向走去。

“且慢!”

“你又要如何?”林潮生的面部肌肉在抽搐。

“我想了想,还是我们去对付三首巨蛟吧,我们对付蛟类比较有心得。”鹤知音给了个眼色,众鹤妖朝着三首巨蛟方向冲去。

见鹤妖们走远了,小荷突然捧腹大笑道:“这群笨鸟果然上当了!”

“你怎么知道?”巨妖的弱点林潮生可没告诉别人。

“你那么奸诈,怎么可能让他们占了便宜去,他们走的路肯定是错的。”小荷理所当然道,林潮生的诡诈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近而示之远,远而示之近。兵家之道不是一群披毛戴羽的畜生能明白的。不过这群畜生也的确有过人之处,这群扁毛畜生对谎言有极高的感知能力,如果我骗他们肯定背会发现。我刚才那番话九假一真,巨蛛和巨妖都是真的,巨蛟我根本不知道,但我说的也不是谎话,我说的的确是普通蛟龙的弱点,下颌之下半丈的确是逆鳞所在。至于这头守关的三首巨蛟,我想肯定不会那么简单,要不然谜底就不会隐藏的那么深。”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