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二十三章 对不起,没忍住

第二十三章 对不起,没忍住

2998 2017-12-20 14:23:54

正想着,敲门声想起。

咚咚咚。

“谁阿。”顾流离还是很小心的问。

“开门。”很熟悉的声音,是他!

顾流离忙把门打开,权晏天一个闪身就进来了。

咚!一把把顾流离按在门背后,权晏天危险的寒某在顾流离眼前放大,清晰。

“你干什么!放开我!”

“谁允许你不回去的?”虽然说问句,权晏天还是没有掩饰的展示出了他的怒气。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放开我!”

“为什么?好!我现在就告诉你为什么!”

男人头一偏,粗鲁的吻住顾流离,双手抓着顾流离挣扎的小手压在门板上,让她动弹不得。

权晏天粗重的吻让顾流离一瞬间懵了,男人的吻很有力道,不留一点余地,霸道的占领她全部的呼吸跟意识,毫无章法的啃咬让她难以冷静,浑身无力。

顾流离被他弄得有些羞耻跟恼怒,咬紧牙关,不让权晏天得逞。男人一下子咬住顾流离的唇,顾流离刚刚想喊疼,权晏天就已经攻城略地,带动着女人的舌头,激烈的,疯狂的。

权晏天吻了很久,一个转身就把顾流离推到床上。欺身而上。

不一会顾流离的衣服就半褪,权晏天的吻也开始往下,顾流离哭着求饶。

“权晏天,停下!”

权晏天没有理会,大掌游走在腰肢间,力道不减。

“权晏天,求你,放开我!”

权晏天停下来,双手撑起,俯看顾流离。女人眼角挂着泪水,红唇泛着光,有些红肿。衣衫不整,可见刚刚自己的行为多么粗鲁。

“现在,解释。”

“晚上,投资人请吃饭。下雨,太晚了,没有车。”

顾流离微微颤抖着,说得断断续续。

权晏天眯着眼看着身下的女人。

“你可以联系我。”

“不想打扰你。”

顾流离不去看权晏天的眼睛。她怎么可能打电话给权晏天说自己打不到车回不来了。她不会希望自己去麻烦他,最好是像一个透明人一样生活在他身边就够了。

权晏天站起来,脱掉身上的外套。

顾流离以为他还要……,忙坐起来,理好衣服。

“你别过来。”

“怎么?怕我?”

权晏天眯起危险的眸子,已经解开了领带。

“放心,我不会碰你。起码不是现在。”

不是现在?他这是什么意思?顾流离还没有想明白,只觉得自己安全了就好。

“你可以走了。”

“走?走去哪?”

什么?权晏天什么意思,难道他今晚不回去了?顾流离很是惊讶,她可不想跟权晏天分享这小小的房间。

“这里太小了,我想你一定住不惯,你还是回去吧。”

“确实小了点,不过我可以将就。”权晏天环顾这间房间,又看了一眼受惊兔子般的顾流离,缓步走进了浴室。

顾流离实在是想不明白,权晏天就算是来监督她就算了,闹也闹够了,他为什么还要住在这呢?这里这么小,哪里住的下两个人。

过了好一会,权晏天才从浴室出来,没有穿衣服,只是腰际围着一条浴巾。紧实又不夸张的肌肉,宽厚的肩膀,精壮的腰,顾流离看得有些脸红。这个男人确定不是故意这样穿的?

“你,把衣服穿上!”

顾流离紧张得有些口齿不清。低头不敢再看。

权晏天笑出了声,拿起床上的衬衫又进了浴室。

顾流离在外面用手使劲拍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清醒一点。

权晏天穿好衣服出来,顺其自然的走到床边,拉开被子,睡下。

顾流离也坐在床上,立马吓得躲远一些。

“喂!你睡床我怎么办!”

“躺下,休息。”

权晏天手撑住头,背靠着床头,盯着顾流离开口。

“就一张床!你要不还是回去吧。”

权晏天见顾流离还在赶自己走,一把拉过顾流离,把她按着躺倒,为她盖好被子,自己也躺下。

“睡吧,就这样。”

两人躺在一张小床上,顾流离直接蒙了,说不出话,也不敢大口喘气。

睡一起?还是这么小的床?稍微翻个身都能翻到权晏天身上去!天哪,早知道开个豪华套房了,自己还能睡沙发,现在真的是骑虎难下啊。

顾流离不安的动了动,又动了动,想要慢慢挪起来。

谁料权晏天索性把她抱进怀里,脑袋贴在他的胸膛上。

他说话的时候,胸膛在颤动,声音很低。

“别动。”

顾流离再也不能动了,只能束手束脚的睡了一夜。

早上,顾流离醒来的时候,权晏天已经不在了。

顾流离动动胳膊动动脖子,一晚上睡得自己腰酸背痛,果然不舒服,不过自己好像睡得蛮沉的。

顾流离看了下时间不早了,就去卫生间洗漱。

照镜子的时候吓了一跳!!脖子上有一块红色的印记,看着醒目,顾流离气极,这个权晏天趁自己睡着了都干了什么!

她管不了那么多了!顾流离拿起手机就打电话给权晏天。

权晏天接起电话,耳朵就被一震,电话那边女人几乎是吼出来的。

“权晏天!你这个混蛋!小人!你乘人之危!你让我这个样子怎么去拍戏啊!王八蛋!”

女人的声音还在继续,权晏天却掩饰不住嘴角的笑。

“对不起,没忍住。”

权晏天回答的很认真。

电话那头愣了几秒。吼声再次响起。

“权晏天,你大爷的!”

嗯,这女人最近真的膨胀了。

《郑妃传》的拍摄依然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着。

顾流离跟往常一样到了剧组就自顾自的准备着。

白子言见她来了,过去问问她昨晚的情况。

“没事,真的不用担心。昨晚真的是麻烦你了,还送我过去。”

顾流离想起来昨晚还是白子言送的自己,少不了感谢一下白子言。

“都是小事儿,你要真的想谢我,不如请我吃饭吧。”

“好啊,今晚请你吃饭。”

顾流离笑着答应了,请白子言吃饭感谢他,在情在理,没有不妥。

“好。”

白子言面如冠玉,笑得安然。

白子言自己也看不清他对顾流离的感情。他是演艺界的大咖,而她只是一个配角儿,按理说自己不该喜欢她,就算是喜欢上了,配她也是有余。

但是,他第一次不确定了。顾流离给他的感觉很神秘,有时候也很捉摸不透。他白子言的自信在她面前好像失效了。

今天拍戏拍得比较晚,大概到晚上六点才结束。收工之后不少人都喊饿,大家四散着去吃饭了。

白子言让自己的助理去吃饭,自己则等着顾流离。

白子言的经纪人正好在这边,估计也看出了一点苗头,但是说实话他也不是很反对,只是希望白子言能够低调一些,毕竟白子言很少传出绯闻。

“子言,我知道你也有分寸,但是还是小心点为好,不仅仅是你自己,对那个女演员也不好。”

经纪人还是担心的叮嘱白子言。

白子言沉着眸子,心里确实有些担心。但是今天这样的机会他不想错过。就一顿饭,应该不会出事的。

“我知道,我尽量。”

顾流离这边换好衣服,卸了妆就去找白子言,今天说好了要请他吃饭。

白子言自己开车,两人一道走了。

因为工作人员走得也差不多了,所以他们二人走的时候也没有太多人看到。

然而,白安灵默默等到白子言跟顾流离走了之后,才阴笑着回到自己休息室。

“喂?金记者?是是是,很久没有联系您了。我这不是有大新闻要给你嘛……”

顾流离,这次我看你如何解决你跟白子言的绯闻。发生这样的事,权晏天也该看清你了吧,你这样的女人,凭什么留在权晏天身边。

顾流离跟白子言选择了一家中餐厅。虽然是中式餐厅,但是装修风格很是清新典雅,到处是青花瓷的装饰品,雅致文艺。

“你推荐的这家餐厅很漂亮,就是不知道菜怎么样。”

顾流离对这家餐厅很是喜欢,因此心情也不错。

白子言看得出来她喜欢这里,看来没有选错地方。

“这里我常来,风格不错,菜也精美。”

白子言走在顾流离前面,回过头看着她说。

两人走进一个包厢,点了一些喜欢的菜品。

“流离,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

“第一次?就是我撞到你那次?”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想到第一次见面的场景,还真的是不撞不相识。

“是啊,那个时候我还奇怪是谁这么冒失呢。后来我们第一次对手戏,我就认出你来了。”

白子言手里拿着茶盏,喝着香茶,难得的说了很多话。

顾流离有些羞愧,喝进去的茶一口气喷了出来。忙用手就去擦,手忙脚乱。

“你还真是冒失鬼。”白子言笑着起身,拿着纸巾走到她身边坐下,替她用纸巾擦去手上跟嘴巴周围的水。

“没有呛到吧,小心点。”

顾流离没有想到白子言是个这么细心的人,说到第一次见面的事确实使她有些羞愧。但她没想到白子言会温柔的替自己擦水,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