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步步夺妻  >  第十一章 去求他

第十一章 去求他

2392 2017-11-01 10:36:13

顾流离稍稍收拾了一下被弄乱的家里,拿好给母亲的换洗衣服,去医院交给母亲,又不放心的叮嘱了几句。

出了医院,她打电话给刘姐。

“刘姐,帮我约权晏天。”顾流离语气淡淡的,听不出一丝情绪。

“怎么?你以为你现在大牌了?想要约谁就能约到?”

刘姐听到顾流离这话,气得开口呛她。

“我这些天给你找的金主还少吗?可你呢,每次都给我搞砸,惹到了那些祖宗你我都没有好日子过!”

电话那头,刘姐情绪很气愤,怕是以前惹到的那些金主,让刘姐很是头疼。

“对不起刘姐……我,真的有事求他。”顾流离弱弱的开口哀求道。

“哼!我管不了你这档子破事了!要求他?你自己去公司找他!”

刘姐恶狠狠的声音传来,话音刚落,就嘟的挂断了电话。

顾流离苦笑,果然,身边的人一个个的,都要放弃她了么?

抬手招来一辆出租车,顾流离报出那男人公司的地址。

她根本来不及适应这一切,仿佛一夕之间自己就被逼上了这条她不愿意走的路。

她注定还是要毁掉跟那个男人的一切啊!

高大的权氏集团,壮观霸气的高楼,赫然写着权氏,顾流离浅笑。

“他果然,成为了他当初梦想成为的人。”

当初,权晏天就蹭为她许下承诺,他要成为商业界顶端的男人,要成为能保护她给她幸福的男人。

顾流离知道,他成为了一手遮天的男人,却不再是她的男人。

前台,妆容精致的接待小姐笑着看向顾流离。

“小姐,请问您找谁?”

“权晏天。”顾流离缓缓说出这三个字

接待小姐噗得一笑,眼里是收不住的不屑,轻蔑道:

“小姐,你想见我们权总?别做梦了,权总不是你能见的人!”

话语中毫不留情的夹杂着刺耳的东西。

顾流离心下不快,正要开口,忽然大厅有一点躁动。

电梯门叮的打开,权晏天走在一行人的前面,后面跟着的助理,秘书,经理皆是唯唯诺诺。

大厅里的员工更是大气不敢出,权晏天所到之处,都有弯腰鞠躬,恭敬的叫一声权总的声音出现。

这个危险的男人还是一身西装,但是格外精致的设计和剪裁衬得他身材越发叫人挪不开眼。

他的五官跟以前相比到了更多了一点……贵气跟冷漠的味道。

顾流离看得出了神,见权晏天快要走到门口了,她急忙跑上前去拦住,跑到他跟前时,神情坚定的看向他。

“权晏天,你等一下。”

这个女人又来做什么?当初她拒绝了自己,她就应该知道他们之间已经彻底结束了。

“顾小姐,你不忙着陪金主,来我这有何贵干?”

权晏天顾自整理西装袖口上的袖口,不曾抬眼看她。

“那天,你的提议,还算数吗?”

顾流离几乎是咬着牙,艰难开口。

她本以为,她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可是当真正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心痛。

“顾小姐,你把我当成什么了!”

权晏天没有想到这个女人今天来找自己居然是为了这个,但他权晏天绝不可能做顾流离的垃圾桶。

“你还真是天真,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权晏天话语里的怒气让顾流离不敢抬头看他,身体早已被抽空了力气。

“我没有……”

“够了!我不想听到你的任何狡辩,顾流离,你不配!”

权晏天冰冷的语气里夹杂着怒火,看也不看顾流离一眼,迈开步子就走。

顾流离耳朵里回荡着权晏天那句你不配,她没有流眼泪,她的心死了,连悲伤的权利也跟着死了。

是啊,她又怎么配得上那个男人呢?哪怕是作为一个宠物,自己都不够格了吧。

她心里清楚,在包厢那一晚,自己多想结束跟权晏天的痛苦瓜葛,现在自己就多绝望。

权晏天上了车,眸色中隐藏着怒色,俊脸黑着,周围的气压低得吓人。

车子迟迟没有发动,司机从后视镜里看着权晏天,小心的问:

“权先生,现在出发?”

权晏天没有回话,司机也不敢再问。

半晌,权晏天冷冷开口

“把她带上,回去。”

车子缓缓开动,一路上权晏天都是低气压,紧锁着眉头,一脸不快。

顾流离也被权晏天助理带到了权宅。

顾流离想到上一次自己来这里,那么多年没见,权晏天质问她睡过多少男人,凌厉的话语让她心里一阵心酸。

等她走进客厅,权晏天已经坐在沙发上等她。没有看她,也没有开口。

“权晏天……”顾流离小声唤他

“给我一个理由。”

权晏天依然坐在那,声音冷漠得不像话。

他要他一个理由,为什么反悔,为什么又回来找他。他要的是顾流离给自己一个把她留在自己身边的理由。

“我需要钱。”

顾流离如实回答,没有一点犹豫。

她还能如何回答呢?与其让自己对这个深爱的男人抱有希望,不如就让自己变成他眼里的坏人吧,让他恨自己。

“顾小姐还真是直白。你觉得,你能值多少钱?”

他得不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希望顾流离能挽留自己,甚至只是一个编造的理由都可以,起码在她心里,自己是有地位的。

现在看来,这个女人也只是为了钱才接近自己吧。

“我要五百万。”

顾流离开口,直直看着权晏天,双手紧抓这裤子,指节明显发白。

“五百万?你值这个价吗?顾流离我告诉你,你在我这,一文不值!”

权晏天带着嘲弄的语气,看着她那副样子,想到她陪过那么多金主,一股嫌恶油然而生。

“给我五百万,我什么都答应你,做你的宠物。权先生不是恨我吗?你可以借此机会好好报仇。”

权晏天也只是玩味的笑,起身,几步走进顾流离。

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她抬头看着自己,盯着她紧咬的唇,手指覆上去轻轻划过。

“我不会把任何感情放在你这样的女人身上,更不可能有恨。既然你急着贱卖自己,那我就满足你。”

用力的钳住她的下巴,让她靠近自己,俩人近得仿佛一对接吻的情侣。

姿势暧昧,只是顾流离被他抓得有些痛,企图挣脱他的手,不料权晏天却更用力道。

眼看,顾流离的唇就要碰到权晏天的,她瞪大眼睛,眼底满是害怕,她看不懂权晏天眼里的情绪。

“顾流离,你让我恶心。”

权晏天开口,两人的呼吸那么近,他冷冷的口气瞬间让顾流离坠入寒渊。

当他靠近,顾流离虽然反抗,却是抑制不住的心动,只是她爱他的心思就这样被践踏,早就成为自己身上最不敢揭开的伤口。

顾流离自知,权晏天对于她,没有怜悯,没有感情,只有发自心底的厌恶。

“从现在开始,你顾流离是我权晏天的宠物,尽好你的本分。钱我会让助理给你。”

权晏天丢下这句话就离开了。

顾流离软了身子,刚刚的坚强不再,缓缓瘫坐在地上。

空洞的眸子里看不出一丝情绪。她没有力气再去思考任何东西。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