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教练,等等我  >  第十章

第十章

2253 2017-09-17 22:54:31

凌晨两点,她关掉电脑,打了个哈气看看楼上,屋子里静悄悄,他们早已经睡熟。

顾白轻手轻脚的往厨房走,肚子咕咕叫,现在她急需要一碗面拯救。

基地厨房平时都是小易在打理,食物补充及时,她打开冰箱拿了个番茄,刚洗干净,忽然看见门口一个大黑影子。

番茄“啪嗒”掉地上,鼓溜溜的滚走,一直滚到男人的脚下才停下来。

宋墨抿着嘴角看他脚下的番茄,弯腰捡起用水冲了冲,直接咬了口。

“额……”

顾白没想到大半夜会看见宋墨起来觅食,穿着纯白的居家服,头发被压得有些凌乱,倒是少了几分凌厉的气质。

“教练也饿了?”

宋墨“嗯”了声,他睡眠浅,一点声音就容易睡不着,若不是基地整个安静下来,他很难入睡。

凌晨还有人没睡,刻苦到这个地步,他自然是要下来看看,结果就看见眼前这个打算吃独食的家伙。

厨房暖色灯光下,她小脸显得更加白皙,盈盈的光落在她身上,整个人显得十分的柔和、婉约,让他想起小时看的仕女图,不过和眼前的脸重合之后,一切都烟消云散。

顾白不是仕女,这点他非常明白。

“你要做饭?”

“嗯,教练要吗,我多做一份。”

顾白眉眼弯弯,笑盈盈的望着他,她是在故意讨好呢,抱教练的大腿。

“不用。”宋墨拒绝的干脆,颀长的身子靠在黑色流理台上,左手一个番茄,几口就被他吃完,顾白不得不重新打开冰箱,又拿了一个。

她洗干净切开,锅里的水烧开,顾白丢了面条进去,抬头见他还没走,依旧靠在流理台上,嘴角微微抿着,神色迷离,不晓得在想什么。

顾白心有些慌,不知该如何和这个新来的教练打交道。

搅了几下面条,倒了一小碗水进去,她捏了捏拳头,拿着抹布四处擦擦来缓解尴尬。

宋墨的目光忽然落在她身上,弯了弯嘴角:“那块儿你已经擦了五遍,你有洁癖还是强迫症?”

顾白脸一下子红了,被他拆穿后的尴尬。

“我……”

“很怕和我相处?”

顾白摇摇头。

“你上次相处的就很好。”

WHAT?上次,是要抱大腿的那次?

顾白的脸更红, 咬着唇尴尬,宋墨两步过来关掉火:“面好了。”

“哦,谢谢,真的不吃点?”

“一人半碗?呵~”

草草草,顾白内心万分草泥马,就是因为他说不吃,这才煮了一小碗面条。

宋墨愉悦的呵笑出声,转身往门口走:“你慢慢吃吧,明早见。”

“好,教练,明早见。”

“但愿你明早可以起的来。”

“……”

顾白嘴角抽搐,直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后,她才朝着他的背影打了一拳。

………………

七点半, 基地静悄悄。

七点四十,基地开始嘈杂。

七点五十,基地一楼终于有人跑下来。

八点,宋墨看着面前的五个人,还缺一个。

小司是第一个到楼下,给另外五个人群发了短信,告之迅速下来,只是其中四个已经下来,还缺一个。

汤圆发现顾白还没下来,在后面悄悄给她打电话,给陈楠做了个没人接的口型。

“顾白呢?”

宋墨站在最前面,仰头看了眼上面,没声音。

汤圆帮顾白解释:“教练,小白昨晚熬夜练习,估计早上忘记时间。”

“哦,不会背时间表?”

幺哥跟着奚落:“就是啊,女人就是麻烦。”

宋墨一眼看过去,幺哥顿时不说话。

陈楠脸色很不好看,要上去叫顾白被汤圆拉住。

“你们先出去做会热身运动。”

宋墨让他们全部出去,自己往楼上走。

顾白醒来发现已经是八点,惊的立马从床上跳起来,刷牙洗脸换衣服,连震动的手机也没时间接,等她拾掇好立马拉开门往外冲。

宋墨刚站定在门口,手刚举起敲门,里面忽然冲出来一个人,力气大的连带着他蹭蹭蹭的往后退了几步,直到靠在栏杆上。

顾白对于自己窜进教练怀里,并且不小心摸了他的胸肌以及小肚子,表示万分的抱歉,立马蹭蹭蹭的后退几步,就差贴着墙站。

“抱歉,教练,你还好吗?”

宋墨呵呵笑了声,整理下衣服,弯腰捡起地上的打火机,指着一楼大厅的钟:“知道现在几点?”

顾白当然知道自己迟到:“抱歉,下次不会了,你就原谅我这次。”

宋墨也不嘲讽她:“知道就好,下去吧。”

顾白没想到宋墨会这么好说话,立马蹭蹭蹭的跑下去,院子里所有人都看她,走过幺哥时出言嘲讽:“大小姐,还知道现在几点吗?”

她脚步一顿:“抱歉,耽误大家了。”

顾白走到陈楠身边,看见他脸上的担忧,压低了声音:“教练没为难我。”

汤圆也压着腿凑过来:“我以为教练要上去杀猪呢。”

“你就瞎想吧,教练没那么可怕。”

“希望你一会不要这么说。”

顾白也开始做练习,疏松疏松筋骨。

宋墨站在台阶上,清晨的光落满院子,照的大家都生机勃勃。

“都结束了?”

“对。”

“好,现在开始吧,五公里。”

顾白愣愣的望着宋墨,她是女的,是不是可以少点。

宋墨也看着她,像是知道她的意思:“男人25分钟,女人30分钟,开始吧。”

也就是多给了她五分钟,WHAT?顾白想哭,她不想跑步啊。

“都跑起来。”

幺哥不满的站着不动:“教练,我们是打职业,又不是运动员,跑步是几个意思?”

宋墨从台阶上走下来,站定在离他们三米之外的地方:“打职业不需要体力?不需要精力?”

幺哥被反驳的无言以对,瞪着眼。

宋墨继续:“别以为打职业很简单,首先考验的就是需要健康的体魄,你们有吗?”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现在身体亚健康的人太多,时不时地看见媒体上XXX猝死,像他们这种熬夜打游戏的更是重危人群。

陈楠已经跑出院子,后面跟着幺哥和小司,顾白是最后一个跑,一回头发现宋墨跑在她身后,连偷懒的机会也没有。

她尽量调整呼吸,步伐不敢快,很快宋墨追上来和她并肩。

“没问题?”

“对,我可以。”

“好。”

宋墨跑去前面,他人高腿长,裹在运动服里的大腿像木头,充满力量,顾白舔了舔唇,按压下内心乱七八糟的想法。

清晨的小区很少看见有人在健身, 他们一行人一个接一个的跑过大门口,保安大叔特意出来看了几眼。

顾白是最后一个,已经看不见前面的陈楠,五公里对于她而言,一开始确实是有些难度,身体太久没运动,一时间不适应。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