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现言  >  教练,等等我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2342 2017-09-30 15:15:00

对于和苏新的事情,她觉得还是有必要解释清楚比较好,她要在宋墨面前表态,她生是神话战队的人,死也是神话战队的鬼,不会有二心。

顾白的手都要敲到门,又猛地缩回来,不行不行,门开了之后说什么呢?她看见宋墨那张冷漠的脸,就特别容易忘词儿。

哎,真是个难办的事情,顾白又在门外来来回回的徘徊了几趟。

屋子里的宋墨用枕头压住耳朵,依旧能听见门外脚步声,到底谁他妈没事在门口来来回回的晃,要死啦。

终于忍无可忍,宋墨猛地掀开被子,赤着脚去开门。

顾白的手还没碰到门,门“哗啦”一下子开了,她惊慌的瞪大眼看着站在门口头发凌乱,满脸不悦的宋墨,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教……教练。”

宋墨硬是把胸口的气咽了下去,双手环胸,语气硬邦邦:“有事?”

顾白点点头,伸出手指头打了个比喻:“就一丢丢的小事。”

“说吧。”

顾白看看身后:“教练,我可以进去说吗?”她怕被其他人听见了。

宋墨把她的小心思看在眼底,侧开身子:“进来吧。”

顾白立马蹭进去,反手把门关上。

宋墨的房间格局和她的差不多,不过似乎窗帘换了,非常遮光,以至于现在是白天,屋子里几乎黑漆嘛乌。

宋墨抬手开了灯,屋子里瞬间明亮起来。

“说吧。”

顾白的视线不巧的落在他脚上,白白的脚趾头,真是一双大脚。

宋墨有些头疼,走过去穿起拖鞋,坐在床尾上抬头盯着她。

“有话快说。”

顾白在身后捏着拳头,是她该表白真心的时候了。

“教练,我非常喜欢神话战队。”

宋墨笑了,嘴角弯的明显,摸了下短短的发:“就这事?”

“嗯,教练,我和苏新是朋友。”

宋墨等着她继续说下去,倒是要看看她还要说什么。

“我和他就是普通朋友的关系,他只是想照顾我,不过我很喜欢神话战队。”

小打野来表忠心呢,宋墨身子后仰,手撑在床上,嘴角挂着意味不明的笑。

“教练,我知道你白天都听到了,我怕你会误会,嘿嘿。”

宋墨打断她:“你完全多虑了。”

“那就好。”

“不过你的实话似乎也并不是实话。”

顾白瞪大眼,表情些许吃惊。

“你和苏新以前是男女朋友吧。”

宋墨直接无情的拆穿,顾白耳朵开始变红,连姿势也有些僵硬,他是怎么看出?

“是不是好奇我怎会知道?”

顾白先是点头,然后又猛的摇头,岂不是坐实了两人之前是情侣关系。

“因为我是男人。”

“……”

宋墨的意思是因为他也是过来人吗?哦,信息量好大,顾白发觉自己窥探到了某些东西。

“你想什么?”

“没什么,教练说自己是过来人啊,我懂的。”

“……你出去。”

“……”

宋墨摸摸下巴,拽着她衣服把人拎出去,这女人的脑回路和正常人不一样。

顾白被无情的丢了出来,倒也不担心宋墨会因为她和苏新的关系把她怎样,他不是那样小气的人。

“教练,你好好睡觉,我走了。”

宋墨气的哼了声,拉过被子躺下。

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身上的酒意似乎散了些,约莫是醒酒茶起了作用。

他回想起自己在后院看到的情景,苏新的双手搭在顾白身上,两人的眼神骗不了人,热恋中得情侣可不会是那样的眼神,而且苏新一直在韩国,近期才回国,两人更不会在这段时间有交集。

…………

屋外下着小雨,淅淅沥沥,拍打着玻璃。

风也大,吹的窗户在响,顾白拉开窗帘,天空灰蒙蒙,像雾霾天气。

北京时间早上七点半,顾白洗漱之后换好衣服下楼,期待今早的晨练不需要进行。

小易起的比她还早,正在哼哧哼哧拆包装,顾白好奇的凑过去:“这么一大早你不睡觉,起来拆快递啊。”

小易大脸上满是奸笑:“我这不是帮你们拆。”

“什么帮我们拆。”

顾白拆开包装后,拿在手里反复看了几眼,确定自己没看错。

“雨衣。”

“对,教练吩咐我给你们一人买一件,诺,你最喜欢的粉色,看我多关心你。”

SO,他是早就预料到要下雨,所以提前准备好了?

顾白顿时就想张嘴哭,原本以为下雨可以不用去跑步,宋墨简直是丧心病狂啊。

“去叫他们起来,时间马上到了。”

“哎,好吧。”

顾白上去挨个敲门,告知宋墨连雨衣都准备好了,赶紧下来试穿吧。

轮到幺哥,骂骂捏捏,整个别墅都能听见,最后“嘭”的关上门,顾白无奈的翻翻白眼。

大家都下来,只有幺哥没下来,顾白看着宋墨,他看了上面一眼。

“穿好雨衣,出发。”

SO,教练不等幺哥?

顾白不清楚宋墨的想法,穿好雨衣后跟着小晨一起出门,外面雨还在继续,淅淅沥沥的小雨,风吹得她身上的雨衣哗哗响,陈楠拍了下她肩膀,人已经跑出去。

她回头见宋墨也穿好雨衣出来,立马窜进雨里。

雨中晨练,顾白二十多年也没干过,雨丝打在脸上,雨水顺着脸滑下,有些落在地上,有些滑进衣服里,她眯着眼,渐渐看不见前面他们的身影,不得不加快脚步。

风吹掉头上的帽子,雨水湿了黑发,她抹了把脸,心情竟然愉悦起来,溅起的雨水湿了裤脚,她也全然不在乎,只想着向前。

路过小区门卫,大叔撑着伞出来看,在后面喊:“小姑娘,下雨了,别跑了。”

顾白回头,和大叔摆摆手,恰好看见宋墨从身后过来,他身上穿了件灰色雨衣,头上的帽子被风吹掉,雨水落在脸上,发上,半眯着眼前进。

他身姿挺拔,如一匹马,很快跑到她跟前,顾白戴起帽子。

“怎样?”

“很爽。”

“呵呵,没在心里骂我?”

难得看见宋墨和她开玩笑,顾白弯着嘴角:“教练,骂你的可不止我一个。”

“嗯,你倒是诚实,慢慢跑,我先走了。”

“好。”

宋墨加快速度从她身边过,顾白望着他笔直的背影,像棵雨中的白杨树,她开始明白,宋墨在锻炼他们的毅力。

顾白抹了把脸,向着他的方向跑,雨越来越大,路上几乎看不到行走的人,偶尔过去几辆车。

裤脚和衣袖几乎湿透,湿漉漉的黏在身上,她看见已经往回跑的陈楠,身上不比她好到哪里,也是湿漉漉。

顾白扶着树喘气,下雨天不敢张着嘴呼吸,雨水都进了嘴巴,仰头望着灰蒙蒙的天,雨丝绵延不绝,犹如一道雨帘。

“小白,快点跑。”

已经跑回来的汤圆喊她,顾白对他摆摆手,调整呼吸后一鼓作气。

宋墨脱掉身上的雨衣,扫了一眼站在走廊屋檐下的四个男人,都是一身狼狈,头发、身上湿漉漉。

“都去洗澡换个衣服。”

“教练,小白还没回来。”

“你们都进去,我去看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