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都市  >  医手遮天  >  第1章 来,别紧张

第1章 来,别紧张

2161 2017-09-05 15:25:09

“你是谁,你怎么进来的”?检查台上的少妇,看着高举戴着防菌橡胶手套,戴着无菌口罩的张其俊,一步步走近,十分警惕地发问。

“我,我是来给你做检查的啊,来别那么紧张,这样对胎儿和你都不好”,张其俊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人畜无害一些。

听说这小少妇是某个大人物的儿媳妇,跺跺脚东海市就要颤三颤的人物,生个二胎都是妇产科主任亲自上阵,不重视不行啊。

张其俊笑着往前又走进了一步。

“别,别过来”

小少妇突然一声尖叫,伸手在张其俊脸上抓了一把,喊道:“医生,医生。”

“别喊别喊,我就是医生。”张其俊脸都顾不得捂,忙制止小少妇大喊大叫,心道:“您这么大喊大叫的,这多影响本医师的名誉。”

“怎么回事?”妇产科年纪稍大的刘姐听到声音忙跑了过来。看着张其俊脸上的几道血痕,她叹了口气,说道:“小张,你出去吧,这儿交给我了。”

张其俊点了点头,垂头丧气的走了出去,到了卫生间洗了把脸,在镜子前面看了看脸上的血痕,心里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

看了看时间,已经晚上十点了,不由得心里暗骂主任这个老处女,看我不顺眼故意给我弄个夜班,那帮老油条又把最难缠的八号床分给我,这不是明显欺负新人吗?

张其俊腹诽完同事,又怪起了自家老爷子。这老头儿都快一百岁的人了,是不是老糊涂了,居然想着让自己继承张家医道。放着医术精湛的大哥不用,怎么打起我的主意了?

我什么德行他还不了解吗?这一瓶不满半瓶子晃荡的医术不把老祖宗从棺材里气吐血就不错了。

想起老爷子最后一句“要么就扛起张家大旗,要么就不要姓张”,张其俊叹了口气,他还从来没见过老爷子生这么大的气,估计是动真格的了。

会不会是老大出什么事了?张其俊皱眉暗道,想着大哥张其英可能出现的情况,又摇了摇头。

老大从小就被老爷子当成家族接班人教出来的,性格比老爷子还古板。吃喝嫖赌,破坏门风的事儿肯定不会干。至于重病?那就更不可能了,张家的医术什么病治不好?

不行,哪天抽时间一定要回家问个清楚。至于家族接班人,哼,我不下地狱,谁爱下谁下。

张其俊心中有了计较,回到值班室。小护士刘妍正在值班,一看到张其俊脸上的指痕,不禁笑道:“你这是怎么了?调戏女病人让人给抓了?”

“切,要是调戏女病人就好了。”张其俊撇嘴道:“我这是被女病人调戏守身如玉,宁死不屈。”

“得了吧?就你还守身如玉?一来年轻漂亮的女病人,数你跑的最快。”刘妍笑道。

“我那是争分夺秒,救死扶伤。”张其俊狡辩道。

两人正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突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有人推门而入。

“不好了,八号床生产过程中有羊水栓塞迹象,主任让所有值班医生都赶快过去。”护士小李气喘吁吁道。

羊水栓塞?

张其俊一听到这几个字立刻站了起来,羊水栓塞多发生于分娩过程中,因为子宫收缩力过强,从而导致羊水突然进入母体血液循环引起的过敏性休克。一般发病率很低,但是死亡率却是高的吓人的百分之八十。

情况危急!张其俊拔腿就往外跑。

刚跑到二楼,病人家属已经堵在门口,张其俊道:“请让让,请让让。”

“等一下。”病人老公拦住了张其俊,道:“你要干嘛?”

“去救人。”张其俊焦急道。

“放屁,我老婆正在里面做手术,你一个大男人进去不全让你看光了?”赵海怒道。“你分明就是想占便宜。”

张其俊皱眉看着家属,耐心道:“先生,请不要质疑我的专业素养,每个病人在我们医生眼里都是不分男女的。你现在耽误的不是我的时间,是你老婆的生命。”

“你……”病人老公还要再说,被几个家属拉住了。

自从张其俊当了妇科医生以来,几乎每次诊治都会遇到这种不通事理的家属,他早已经习以为常。

进了病房,病情比他想象的更危急,产妇已经出现了休克,妇产科主任李素馨正在缓解肺高压和补充血容量等常规治疗手段。

张其俊道:“李主任,羊水栓塞起病急,病势凶险,应立即结束分娩,不然一会儿就来不及了。”

李素馨看了一眼张其俊,心道这毛头小子还是太嫩了,立刻结束分娩是羊水栓塞的有效方法她会不知道?但这个豪门贵妇多大年纪了?这一胎不生的话还有下次机会吗?

想起病人家属当初神神秘秘的找到自己,斩钉截铁的说出现意外的话保小不保大,李素馨冷笑两声。

护士在忙进忙出的让病人老公填着各种手术合同,病房中,血腥味儿浓烈,产妇已经出现了休克,心率显示也有些微弱。

李素馨催促着旁边的护士赶快联系家属,情况危急,需要做出选择。

张其俊再次建议道:“李主任,现在病人情况很危险,常规治疗手段已经不奏效了。”

李素馨摇摇头,说道:“我知道,但病人家属态度模糊,没有签字,只能采用常规治疗手段。”

“草。”张其俊暗骂了一声,看着手术台上的产妇脸色苍白,休克时间过长,随时可能出现急速肾衰竭情况。

张其俊心乱如麻,摸了摸口袋里的金属小盒,里面放着祖传的九根银针,但他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治好产妇。

万一弄巧成拙,不但要前途尽毁,很可能还会惹上官司。

张其俊心中天人交战,突然听到产妇一声呻吟。

“让开。”张其俊推开李素馨,站到病床前,从口袋里掏出银针。

李素馨惊讶道:“张其俊,你疯了?”

“医者父母心,我不能坐视不管。”张其俊熟练地取出银针。

“你知不知道?万一有什么差池?你的一生就毁了。”李素馨小声提醒道。

“我知道。”张其俊嘴上说着,暗暗凝神,额头上冒出一层汗珠,银针上也冒出了肉眼可见的光芒。

我只知道,治病救人是医生的天职,仅此而已。

张其俊拿起银针,再无犹疑,在产妇丹田周围飞快扎下九根银针,然后用手不停的捻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