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战王医妃  >  第16章 旧伤变新伤

第16章 旧伤变新伤

2102 2017-09-09 11:22:00

“今天有王爷在,他们怕是要有来无回了!”

你们的王爷也受伤了。容婷心想。然后直接把这些事情抛到脑后了,打仗什么不归她管,受伤的病人才是她的责任。

她放下磨到一半的药材,先把等一下可能用到的工具都准备和清点了一下。

顾大夫看了一眼认真清点和准备用具的容婷,暗暗点头,然后冲着还站在门口看热闹的药童吼道:“你们还要看到什么时候呀!要不要老夫和王爷说一声,直接把你们送到前线去!”

药童们赶紧缩了脖子,看到容婷正在收拾,赶紧过来抢着动手。

“容大夫,这个放着我来,怎么能让你动手呢!”

“容大夫,这些要我来磨,我来磨,你休息。”

容婷眨眨眼,无奈地摇头,还不忘调侃他们,“看来你们更喜欢当药童呀。”

两人异口同声,“那是!”

他们两个手无缚鸡之力,也就只能当当药童和学徒,多学学师傅的手艺,去当兵?肯定是一上场就被人送回“老家”的类型。

容婷笑笑。有人磨药当然是好,她已经磨得手都要起泡了。

不一会儿,伤病被陆续送了进来,容婷和顾大夫也开始忙碌起来。

还好这次大家伤的都不是特别重,需要缝合的人也不是很多,顾大夫行医经验丰富。容婷和他配合的也很有默契,几乎不用说什么,就知道对方的意图,这种搭档大概就是神级队友吧。

黑衣风风火火地从外面冲进来,一把抓住容婷的手臂就把她往外拉,“容公子,快跟我走!”

容婷没有防备,差点绊倒,“等等!等等!黑衣,有什么事呀!我这里一堆事要做,走不开呀!”

黑衣也不敢硬拉容婷,只能停下来,低声说,“是王爷。这件事情只有容公子能帮忙了。麻烦容公子赶紧收拾收拾和我走一趟吧。”

现在容婷身上穿着的围兜已经满身血污,双手也沾满了血,这样出营帐确实有些吓人。

连锦?他又有什么事……

容婷脑中灵光一闪,忽然想到了一个她最不愿意想到的可能。

“黑衣,你们家王爷是不是上战场了?”

黑衣点头。

容婷低咒一声,一边脱下身上的血围兜,一边和顾大夫说,“顾大夫,我要离开一下,这里交给你了。”

顾大夫刚刚也听到黑衣和容婷的对话了,想到之前容婷和他说过关于连锦受伤的事,依着连锦的性格,不用想也知道黑衣为什么这么急着找容婷的原因了。

“去吧,去吧,这里也没什么事了。”

容婷点头,匆匆拿了几样东西,快步和黑衣离开了医帐。

出了医帐,容婷就问黑衣,“你们家王爷伤口裂开了?伤势严不严重?”

黑衣说,“王爷不准我们近身,也不知道他现在伤势如何,所以我只能来找容公子了。”

“哈?不让近身?这什么臭毛病!要是严重,及时做点措施也比这么干等着好呀。”

“王爷一向如此,我们也没办法。不过,王爷武功高强,已经很少受伤了。就算受伤也都是他自己动手包扎,不会让我们近身帮忙。有时候我们都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受的伤。”

什么臭毛病!

“赶紧走!”容婷加快了脚步。

走到连锦的营帐外,容婷根本没有想太多,直接走了进去。没想到营帐内满满都是人,她一闯进去,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

容婷狠狠一愣。

这什么情况?

她抬眼看向最前面的连锦,目光不善。

不要命了?

连锦眼中划过一丝笑意,不用想也知道容婷想说什么。

“王爷……”容婷语带威胁,“王爷找我来不是有要事吗?需要大家一起商议吗?”

不想受伤的事情暴露,最好赶紧把人清空了,让她好干活。不然,她不介意和大家分享分享。

连锦哪会不懂,“不必了。正好事情也商议完了。你们都回去休息吧。”

连锦发话,一众将军哪里敢有异议,整齐划一地离开。

容婷深吸了口气,黑着脸走过去。

连锦看了黑衣一眼。

黑衣点点头,出去守门。

连锦还穿着铠甲,容婷走到连锦身后,准确地解开铠甲的扣子,将沉重的铠甲从连锦身上脱下来。

铠甲的重量让她直皱眉,心里开始担心伤口更加恶化。

果然,肩膀上,衣服一片血迹,一直蔓延到背上,浸湿了一大片。

这下,容婷整张脸都黑了。

她磨着牙,声音是从牙缝中间挤出来的。

“王爷,身为医生,我不得不提醒你,不要挑战医生的底限。医生也是有脾气和底限的!”

容婷抽出连锦身上别着的匕首,将血衣割开,伤口果然绷开了,还好撕裂的不是很严重,就是出血量大了一点。

只是拆线重新缝合势必比之前的缝合更痛。

“有酒吗?”她问。

光用清水清洗伤口是没用的了。必须用烈酒消毒!

连锦用没有受伤的那只手解下腰间的水袋递给容婷。

容婷接过,打开闻了闻。

好呛!

应该够烈了。

“我现在要清洗伤口,忍着点疼。”

连锦轻轻一笑,“本王还以为你会直接动手。”

容婷只有两个字,“呵呵。”

然后直接将烈酒往伤口上浇。

连锦背部的肌肉瞬间绷直。

容婷似乎听到他轻微的哼哼声。

她说,“王爷现在明白我为什么要事先提醒你了吧?”

烈酒直接浇在伤口上,这种痛,再能忍的人都受不了。

何况,他的伤口是二次撕裂,又穿着铠甲这么久,肯定已经有发炎的症状,这样浇下去,疼痛感肯定会加倍。

“你确定你不是在报复?”连锦皱眉,他并不是一个怕疼的人,只是她刚刚那一手,他以前也做过,好像并没有那么疼。

“酒是王爷你的。你说呢?”容婷用干净的纱布将酒的痕迹擦掉,然后专心处理伤口。

还好她刚刚把止血药做出来了,正好派上用场。

撒上止血药,容婷看到连锦明显放松了一些。

看来这止血药还是止痛的功效。

再次缝合好伤口,撒上金疮药,缠上纱布。

全部做完,容婷累得满头大汗。

她一边用袖子擦着汗,一边想着系统里应该有金疮药的配方,晚点去做点金疮药出来试试效果。

“7天后拆线?”连锦问。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