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战王医妃  >  第13章 苟延残喘

第13章 苟延残喘

2094 2017-09-06 14:08:42

“行了,说说吧,到底怎么回事?”人都走了,顾大夫也打算好好解一解心中的疑惑,他向来光明磊落,从来不做隐瞒的事,这次要是看在……

“顾大夫……看出了什么?”容婷觉得,她还是根据具体问题再具体解答吧。

“你身中断肠草之毒,能活这么久说明有人帮你压制了毒性。可我听说,你的妹妹容婷就是死于断肠草。”

“顾大夫消息灵通呀。按理说,容婷的死因只有当事的几个人知道而已。没想到顾大夫也知道。”

“你不用拿话诈我。你们容家和连锦是什么关系,你不会不知道吧?容婷中毒的事情,你祖父早就写信告知连锦了。他本意大概是想让连锦想办法救容婷,只是没想到皇帝下手那么快……”

容婷坐不住,起身慢慢在医帐内来回踱步。

她用意念和一一联系,“一一,去外面守着,看到有人接近医帐就立刻告诉我。”

“是。”

“连锦找我本是想知道断肠草的解法,后来干脆让我来军营照看你的身体,顺便帮他解决军医少的问题。”顾大夫说,“好了,该你了。说吧,你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

“‘容婷’死于断肠草之毒是没错。而我,也确实中了断肠草。”容婷知道瞒不过去,也没打算再编谎言继续瞒下去。

编了谎言,她还得记着这些谎言,不停地找理由编,找理由瞒着。一次记错了内容,她就成了满身都是谎言的人。

她只能赌顾大夫不会多嘴,泄露她的秘密。

“什么意思?”顾大夫问。

“顾大夫也许知道,我和‘容婷’是双胎。只因我从小体弱多病,除了府里极少数的下人外,几乎没人见过我。自然也不知道我和容婷到底有多相像。何况,中了断肠草之后,死状凄惨,基本看不到人原来的样子。”

顾大夫皱着的眉忽然一松,满脸震惊,“你的意思是……”

容婷知道顾大夫已经猜到了,淡淡点头,“他是为了我死的。毒也是他帮我压制的。很厉害对不对?他成天在家里,除了看看父亲留下的医书,几乎一无是处,却能在短短的时间内想出办法帮我压制毒性。他身体一向不好,比你们想象的都要糟糕。出了那么多事,换了是他,也许早就一家团聚了。可他就是不想那么快一家团聚,硬是向阎王借了我的命。”

不对,应该说,他们早就一家团聚了。而她,是替容家活下来的孤魂。

“难怪。”顾大夫叹了口气,“你放心,这件事情你不愿意外露,我自然会帮你隐瞒。当年,我和你父亲交情颇深,这次答应连锦过来看顾你,也是因为念着当初和你父亲的情分。只是这断肠草的毒,你还是得想办法解,否则你毒一旦蔓延,‘他’的一番苦心,就白费了。”

容婷苦笑,“我也想,但断肠草本就无药可解,我也不过是看了父亲的那些医书,想到了暂时压制的办法。苟延残喘,能活一天是一天吧。只希望能活到祖父平反的一天。”

顾大夫沉吟了片刻,说,“这样吧,我立刻帮你传信给我师傅,断肠草的毒,他老人家或许知道怎么解。但,你中毒的事势必是瞒不住的。你别看连锦走得干脆,他眼睛毒得很,怎么可能看不出问题?事后肯定得找我问清楚。”

容婷心想,中毒的事情被知道倒是无所谓,只要她是“容婷”的消息别泄露就好了,便点点头,“那就拜托顾大夫了。”

当天傍晚,黑衣便来请容婷,连锦让她去营帐见他。

容婷早就有准备,顾大夫想必已经把她中毒的事情告诉连锦了。人家堂堂摄政王总不可能跑到你的营帐里来慰问你吧。

容婷跟着黑衣到了连锦的营帐。

营帐内只有连锦一个人,天刚刚黑,灯火已经燃起,案上的蜡烛已经燃掉了一半。连锦正在案上奋笔疾书,听到脚步声抬头看了他们一眼,指了指一边的凳子,“坐!”

这让谁坐,不用问也知道了。

黑衣侧身让开,示意容婷过去。

容婷深吸了口气,缓步走过去,坐下,等连锦忙完。

连锦并没有让她等很久,不过一会儿的功夫就放下笔,侧眸看向容婷,“本王刚刚从顾大夫那里得知了一点关于你的事。”

容婷假装不知道,问,“哦?不知道顾大夫和王爷说了关于我的什么事?”

连锦也没打算拐弯抹角,说,“辰逸,容婷是中断肠草之毒死的,为什么你也会中了断肠草之毒?”

容婷没想到连锦一下子就问到了问题的关键,虽然早有准备,但在他的眼神压迫下,居然有一点心虚起来。

“不瞒王爷,我也是后来才知道我中了断肠草的毒,至于怎么中的,我也一直百思不得其解。”

“那你是如何压制断肠草毒的?”连锦又问。

“我之前无聊在父亲的医书中看到过有关压制断肠草毒的办法,发现自己中毒后立马进行了压制,还好还来得及。”容婷苦笑一声,“当初,若是婷儿也能再坚持一会儿的话……”

“也改变不了她必须死的结局。”

容婷一怔,扭头看向连锦。

她承认,连锦是她见过的最MAN的男人,帅得特别有男人味。

但这个男人,显然也很冷血。

无论是他的眼神,还是他的话语,都冷得冻人。

连锦也看着容婷,两人对视了一会儿,他先开口,“你可想为你祖父和妹妹翻案?”

容婷挑眉,“王爷觉得我拼死活下来是为了什么?苟延残喘?”

他问的不是废话吗?

容辰逸替她死的画面时不时出现在她的脑海里,甚至无数次的出现在梦里,她不可能忘记,也做不到不去翻案。

“容相,应该更希望你活下去,不要去为他们翻案。”

“爷爷年纪大了,时光消磨了他所有的斗志,不然也不会轻易就被……”她亲自去看了行刑,亲自去收了尸,就是为了记住这一切,也告诉自己,她来到这个世界的意义,就是为了替容家报仇的。

“王爷与我说这些做什么?”容婷话锋一转,目光犀利,语气也有些不善起来,“是想要阻止我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