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战王医妃  >  第10章 连锦的保护

第10章 连锦的保护

2103 2017-09-04 14:41:38

黑衣抱拳行礼,说,“在下黑衣,是王爷的侍卫。王爷知道公子这次会来,让在下在这里接应公子。”

容婷回礼,“原来是黑衣侍卫,我曾经听婷儿提起过你,幸会!不知王爷现在何处?”

“王爷现在在另一处营地,今日不在,等王爷回来,在下会知会公子。王爷走之前已经做好了安排,公子就在这里住下。军营条件简陋,但绝不会委屈了公子。公子是以军医的身份前来,平时若是无事可以去医帐转转,若是不想去也可以不去。王爷让属下转告公子,现在是非常之际,让公子过来也是权宜之计,还望公子莫要见怪。”

黑衣一边说,一边带容婷往前走去。

容婷没想到她来这里,还有连锦的功劳,不过想想也是,要不是连锦的那份折子,皇帝也想不到让她来这里送死。

“王爷真是太客气了。我既然是奉旨而来,自然会尽力而为。不用特殊照顾我,我带来的小厮很能干,可以做好照顾我的事情。只是因为我身体不好,偶尔需要借医帐的炉子来煎药,还望黑衣侍卫帮我知会一声。”

一路上来十天,离她一个月之期又没有多少日子了。她需要一天的时间煎药,不可能在医帐离煎药,那里肯定忙地腾不出地方,只能把炉子借来使用了。

“这些公子的营帐内就有,公子随意使用。”说着已经到了营帐前,黑衣掀开帐子让容婷先进去,“这里是为公子准备的,公子可以看看还需要什么,可以和在下说。”

两张床,桌子,椅子,笔墨,还有一些简单的柜子什么的,炉子,药罐也是一应俱全。

容婷想说,这里真的比她想的好太多了。

“已经很好了!王爷真是费心了!本来,有独立的营帐我就满足了。这破身子真是给人找麻烦呀!”容婷自嘲道。

“公子客气了。公子安心住在这里,有什么需要来找在下即可。”

“多谢黑衣侍卫。”

黑衣离开,绿儿赶紧动手将包袱里的衣物什么收拾出来,一边收拾,一边感叹,“王爷真是太好了。这么忙的时候,还给公子安排好了一切。公子,我们真的可以安心住下了。”

“可不是么!看来,连锦是要把‘容辰逸’保护起来呀。”这个营帐准备的太用心了。容婷都觉得她是来度假的,不是来干活儿的了。

估计,连锦也没想过让她干活,只想将她供起来。

“公子是什么意思?”绿儿不解。

“我们来边关除了皇帝的阴谋,还有连锦的推动,把容家唯一的苗放在京城,被人虎视眈眈地盯着,随时可能没命。不如弄到边关来,虽然危险,但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这才放心呀。”

容婷会这么说也不是没有依据的。

原主的记忆里,当初和连锦的婚约,虽然是太后一手促成的,但若是没有连锦本人的同意,太后是不敢擅自做主的。

而连锦之所以会同意,是想要用他的这层关系,保住容家。

这一点,从之后原主和连锦的接触中就能感觉得到。

可惜呀,边关战事吃紧,连锦匆匆出征,他前脚刚走,后脚,皇帝就迫不及待地把容家给灭了。

要她说呀!就不该和连锦有婚约!

容家本来就让皇帝忌惮了,再加上连锦的关系,皇帝还能坐得住才奇怪!

说白了,连锦的保护,也是容家的催命符呀!

容婷休息了一天,又花了一天的时间煎药。

不出一会儿的功夫,军营里所有将士都知道容大公子刚到军营就爬不起来了,第二天药味浓得整个军营都闻得到了,还看到照顾她的小厮拿着沾了血的纱布出来。

这消息传到黑衣的耳朵里,他哪里还坐得住。

王爷走之前把人交给他,如果王爷回来,这人半死不活了,那他还活得了?

听说容婷吐了血,立马去容婷的营帐了。

没想到容婷的脸色比前一天到的时候好了很多。

黑衣有些吃不准了,“容公子若是身体不适,千万别客气,现在医帐的军医没那么忙,在下可以让他们来给你看看。”

“不必麻烦了。”容婷笑呵呵地说,“我这是老毛病了,吃了药就好了。吐血什么的都是很正常的,吃了药就这样,你看我现在不是精神更好了吗?”

黑衣有些可怜这个体弱多病的公子了,吃了药,吐了血,居然还是正常的。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不打扰公子了。若是不适,一定不要苦撑。这次王爷留下了一位医术高强的军医,就是怕这里条件简陋,公子的病情会有变。”

容婷真真是受宠若惊了,“王爷真是太客气了!不过,我现在真的不需要大夫。这样吧,我答应你,如果不舒服,我一定不会客气的。”

“如此甚好。”有了容婷的保证,黑衣终于放心离开。

“王爷还真是有心了,现在大夫这么稀缺,居然还特意留下了医术高强的大夫。”绿儿都忍不住感叹了。

容婷苦笑,“他还真的想把我给供起来了。不行,我来可不是为了让人家把我供起来的。明天我们就去医帐帮忙。”

容婷说到做到。

第二天,她就带着绿儿去医帐了。

医帐内总共就一名大夫,一名药童。

那名大夫看上去大概三十几岁,一身粗布麻衣,很清瘦,眼神锐利,薄唇紧抿,好像不大好相处的样子。

容婷不由得想起她在医院实习时候的主任医师。

容婷进去的时候,药童正在给一名伤患止血。

那名大夫只是看了容婷一眼,便不再理他,专心给那名伤患治伤。

那名伤患左腿小腿被割开了好大一个口子,伤的很重,都能看到骨头了。

药童好不容易将伤口止住了血,大夫却没有缝合,而是直接上药。

这么大的伤口,不缝合根本无法愈合,稍一动又会血流不止,到时候那名士兵的腿可能就废了。

容婷忍不住上前问,“为何不缝合伤口?这样直接上药,会好的很慢。”她也不敢把话说得太狠,毕竟她初来乍到,人家才是正宗的军医。

果然,她这样插嘴也引起人家的不满了。

“你会?那你来!”那名军医居然真的把药一放,退到了一边,不管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