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战王医妃  >  第2章 是等,是赌

第2章 是等,是赌

2022 2017-08-26 10:07:00

从那天开始相府,不,如今相府的牌匾已撤,是容府。

容府大门紧闭,没有挂任何的牌匾。奇怪的是从未见有人从容府进出,大门口却干干净净,纤尘不染。

人们众说纷纭,大公子容辰逸受不住打击病倒了。

也有人说大公子已经随容相和郡主去了。

容府内

“咳,咳,咳……”容婷努力忍着,但这种咳嗽根本不受她的控制,好像不把肺咳出来就不肯罢休似的。

管家倒了一杯温水递过去,一脸担忧,恨不得能以身代替,“小姐,要不还是请大夫吧?”

容婷接过,喝了口温水,才稍稍喘了口气,摇摇头,“不用了,我这可不是什么风寒之类的毛病,而是中毒。不说这世间能解这个毒的人不出两个,就现在的形势来说,我们也不能轻举妄动,走错一步,爷爷和哥哥的死就白费了。现在除了我们自己谁都不能信!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事的。就算是为了爷爷和大哥。”

容婷话说到一半又咳了几声。

管家实在不忍心,不死心地问,“要不,我护送小姐去天山,当初青山少爷,就是您父亲,可是天山老人的高徒,天山老人最厉害的就是他出神入化的医术,他肯定能解小姐的毒。”

容婷顿了顿,还是摇头,“杜伯,关心则乱。你待在爷爷身边这么多年,这点形势难道还看不透吗?爷爷和大哥刚死,那些人是不会这么轻易就撤了盯着我们的眼线的。以我现在的能力,一走出府门就会被盯上,出了京城,他们要杀我易如反掌,反而待在这里他们还不敢明目张胆的动手。现在,这里是最安全的地方。”

“可是,小少爷说过,若一个月内无法得到断肠草的解药,小姐就会没命的。”如果躲真的有用,他也不会如此焦急了。

说到这个,容婷叹了口气,心里忍不住感叹,容家的基因真是够强大的,难怪会引起上面那位的忌惮,一定要除之而后快。

首先是当了三朝宰相的祖父容志林,能历经三朝而稳坐丞相之位,智商情商绝对是超乎常人。

容婷和容逸辰的父亲容青山是位医学天才,七岁就被天山老人收为关门弟子,医术超群,不过也是因为医术,被皇帝派去边关当军医,后来被敌军暗杀了。

容婷继承了祖父的智商,小小年纪文武双全,一些见解连她祖父都称赞有加,武功更是在小辈中难逢敌手。

再说从小体弱多病,从来没有出过相府半步的容辰逸,因为体弱常年待在房中,无聊时翻遍父亲留下的医书,居然也看的小有所成,容婷和容相平时一些小毛病都是他给配药看好的。虽然从来没有测过医术到底如何,但能配出缓解断肠草毒的药,说明他的医术也还算不错的。

管家见容婷久久沉默,以为她在伤心,想着容家遭此大难,就算小姐再坚强也还是个十几岁的姑娘,面对这么多的变故,肯定是伤心的,正想着怎么安慰她,忽然听到容婷咳得有些沙哑的声音说,“如今,只有等了。”

管家一愣,“等?”

“嗯,等。”

对她来说,应该是赌。

赌赢了也许还有一线生机,赌输了,只能说天意如此。说不定,她还能回到现代去。

没错!她不是“容婷”,真正的“容婷”在容辰逸配出药来之前就死了。

负责喝下缓解毒性的药的人是她,眼睁睁看着容辰逸吃下断肠草毒发身亡的也是她。

虽然她和这具身体同名,可她一点都不想经历那些晚上所发生的一切。

记得那天,因为连续两天通宵上急诊班,她不敢开车,在回家的公交车上打了个盹儿,没想到睁开眼睛就到了这具身体里。

身体疼的想死,被人灌下汤药才缓解了一些。来不及理清楚脑子里涌入的记忆,就被迫接受了所有的一切。

自那天之后,每当想起容辰逸的脸,她的心都像是被野兽的爪子挠了一遍,疼得鲜血淋漓无法呼吸,偏偏眼眶酸涩,流不出一点泪来。

就这样,容婷一直待在容辰逸的房里,没有再走出门半步。

日常的吃穿用都是丫头绿儿送进房里的。

当然,容婷也不可能就这样待在房里吃喝等死。

人,只要活着,就会想一直活下去。虽然死了可能会回到原来的世界去,但这种几率到底有多少谁知道呢?反正让她等死是不可能的。

于是,趁着没事的时候,容婷开始翻阅容辰逸房里的医书。

这些书都是他们的父亲容青山留下来的。

当初因为容辰逸对医术有兴趣,他们的祖父容志林就把儿子留下来的医书全部搬到了容辰逸的房里。

房间里整整两个大书架占了一面墙的位置,全部都是医书。

都是经过了容青山筛选后留下来的好书。

容婷本来就对医术感兴趣,虽然一直以来从事的都是西医,但感兴趣的东西学起来,对她来说并不难。

一连七天,容婷看书看得废寝忘食,书上的内容就好像有魔力一般只要看一眼就全部印入她的脑海中。

七天下来,两大柜的医书已经被她看的差不多了。

又看完一本书,容婷闭上酸涩的眼睛,背靠在身后的轮椅上休息一会儿。

这具身体似乎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凡是看过的东西直接印入脑子里,稍一回忆就能一字不落的出现在脑海里。

如果她早有这个本事,专业考试的时候就不用背的那么累了,哭。

容婷有些费劲的起身,将医书放回原来的位置,身体一天比一天沉,应该是体内的毒性正在慢慢加重的关系。

至今为止的医书里,都没有关于如何解这种毒的记载,不知道当初容辰逸是怎么想到的办法帮她缓解断肠草毒性的。

容婷放好书,瞟了一眼剩下没看完的书,剩下的书还有大概二十几本吧,也许答案就在其中也不一定。

容婷深吸了口气,这次,她直接抽了五本书下来。

“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