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战王医妃  >  第15章 开打了

第15章 开打了

2065 2017-09-08 10:41:00

连锦没有说什么,乖乖任由容婷摆弄。

容婷也没有指望他会说什么,听他说气死人的话,不如闭嘴的好。

容婷轻手轻脚地脱下他的里衣,然后缓缓解下纱布。

这纱布包的有些粗糙,感觉像是新手包的,一点都不平整。

看到伤口的一瞬间,容婷忍不住倒抽了口气。

“我去!”

伤口一直从背部延升到肩膀,足有20公分长,现在正在往外冒血。

这么重的伤,他刚刚居然还能没事人似的走来走去?!痛觉神经到底正不正常的!

“我的止血药昨天给韩将军用完了,我去找点顾大夫的止血药去。你等我一下!”容婷动作飞快地跑出去,不一会儿就拿了一堆瓶瓶罐罐回来。

刚打开瓶子,就听到连锦开口了。

“听说,昨天给韩将军用的止血药药效相当好。所以,本王还不如韩将军?”

前阵子积攒下来的好感碎成了片片渣,容婷只觉得额上的青筋跳的非常的愉快。

“王爷的伤势用这个足矣!”狠狠撒了许多止血药,她很清楚药效,这么撒下去就不信他不痛!

果然看到连锦背部的肌肉瞬间僵硬。

容婷心情好了一些,继续说,“韩将军昨天伤势严重,出血过多,根本止不住,所以我拿出了自己私人的药。我制药的过程繁复,药材也特别珍贵,还特别花时间花力气,王爷打算拿什么赔我?”

“你不是军医?治病救人本就是你的本分。”

“……”

这下容婷连麻药都懒得上了,直接拿出针线。

“王爷,有没有人告诉过你,最好不要和正在为你治病的大夫顶嘴比较好?”

“……”

容婷一向下针快,动作也熟练,所以就算没有上麻药,也不会太痛。

容婷把伤口缝合完,回过神,就有点后悔了。动作太快了,达不到她想要的效果。

虽然有些惋惜,但还是没有耽搁,上了金疮药,将新的纱布重新包好。

“七天之内不要碰水,不要有剧烈的运动,防止伤口撕裂。七天之后来拆线。”

容婷收拾好东西,发现连锦还是保持着刚刚的姿势一动没动,问,“王爷怎么了?”

难道她刚刚没有上麻药就直接缝合伤口,把他痛着了?

不可能呀。他刚刚伤口裂开流着血都能面不改色的正常穿衣宽衣……

容婷见连锦没反应,正想绕到前面去看看情况。

连锦却在这时转过身来,面不改色地命令道,“给本王穿衣。”

“……”

容婷好像听到了她的理智碎裂的声音。

“凭什么我要帮你穿衣服?你自己的手呢!”

这人!刚刚不是还自己动手很欢吗?

“你刚刚不是说不能撕裂伤口吗?本王记得,再早之前,本王自己宽衣都被你训斥不要命了,现在,本王可以自己穿衣?不会撕裂伤口?那好。”连锦起身,拿了里衣直接往身上套,那动作,看的容婷直接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等,等,等,等……”

他是想浪费她辛辛苦苦缝合好的伤口吗?

身为医生,绝对不允许出现这种浪费她劳动成果的事情!

“你就不能动作缓慢一点,注意一点伤口?伤口裂开好不了,到时候受罪的是你自己!跟我可没关系!”容婷没好气地夺过连锦手上的衣服,“仅此一次,下不为例!”

嘴上说的狠毒,手上动作却轻缓。

容婷太清楚她自己的这点臭毛病了。

对病人和萌物,没辙!

连锦走出医帐,顾大夫正好过来,看到连锦唇边来不及抹平的弧度,忍不住惊讶。

“王爷,一大早来医帐是有什么事?”

“没什么,已经处理了。”

顾大夫点点头,没有再多问。

走进医帐,看到容婷正在收拾东西,板着脸,看上去心情并不怎么美丽。

难道是和连锦有关?

顾大夫问,“王爷惹你了?”

“顾大夫,你和王爷比较熟悉吧?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呀?”容婷实在搞不懂,明明原主的记忆里,连锦是个冷面、严谨、对谁都不会多说一句话的类型,怎么这两次她见识的连锦却是个刻薄,嘴毒,霸道任性的主儿呢!

容婷这么一问,顾大夫也知道了,估计被他给说对了。

顾大夫说,“王爷是个不苟言笑,冷心冷情,对世间万物都不怎么在意的人吧。”

容婷嘴角微抽,“你确定你没有搞错?”

另一方面,黑衣在营帐外等连锦回来,容婷一早就去了医帐的消息,是他告诉连锦的,自然知道他一早就去了医帐。

看到连锦回来,黑衣掀开医帐的帐帘等他进去后,自己也跟进去。

他要汇报刚刚得到的消息。

“王爷,心情很好?”黑衣感觉到连锦的气场不同,整个人都比较轻快的样子。

连锦抿抿唇,最后还是忍不住弯起了唇角,“很有意思。”

“啊?”

医帐那边,容婷已经把连锦抛在脑后,专心请教顾大夫。

比如,研磨药材是不是有什么窍门啦之类的。顺便把连锦受伤的事情告诉了顾大夫。

毕竟连锦没有让她保密,而她和顾大夫是这个军营唯二的大夫,万一有什么事情她正好不在,顾大夫也可以心里有数,阻止那位乱来。

“受伤了?”顾大夫说,“怪不得我昨天看他动作有些迟缓。没事,他一向喜欢逞强,既然你已经给他看了,也没什么好担心的了。真有必要,他肯定是不惜撕裂伤口的,别人说什么都没用。”

顾大夫不在意地摆摆手,显然已经很习惯了。

果然是这样呀。这点,容婷也已经猜到了。

平静的早晨过了不到一半,忽然外面传来嘈杂声,士兵们动作迅速地集合出发。

药童们好奇地站在医帐外看着。

容婷刚刚将磨好的止痛药装好,正打算再磨一些,听到声音,也抬头朝外看去。

“发生什么事了?”容婷问。

其中一名药童回头说,“敌军来挑衅。昨天刚刚把他们打回去,今天又来挑衅,真是不知死活!”

“昨天虽然把他们打回去了,可韩将军也重伤了,到现在还在昏迷。我们也不算胜。他们今天肯定是来探虚实的。”另一名药童说。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