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1、化形中出现了点小意外

11、化形中出现了点小意外

2201 2017-09-14 12:01:12

“麻蛋,说好的屏蔽痛觉呢,系统你给我滚出来!”

系统幽幽道:“这是对你不专心进入角色的警告,惩罚时间为一分钟。”

我屮艸芔茻!

苏安被苏湘脸上忽然扭曲的表情吓了一跳:“阿湘,你怎么了?”

“我……”苏湘强忍着剧痛,咬牙道,“不疼。”

苏安:“……”

原来阿湘这么疼,她之前若无其事的样子果然是怕我们担心才装出来的呢,我居然还差点怀疑了她,唉,真是不应该!

两人心思各异地对视半晌,小竹楼忽然咯吱咯吱一阵响,一个八九岁的小男孩顶着一个朝天辫冲了进来,森牧面无表情地表达着自己的喜悦和兴奋:“啊,你们都在真是太好了,卡佛大人让我来通知你们,达蒙大人终于醒过来啦!”

完全看不出你脸上有一丝高兴的样子好吗,苏湘的嘴角抽了抽,心想这孩子八成是个面瘫。

在森牧的带领下,苏湘和苏安很快来到了达蒙居住的那座竹楼,卡佛和几个人站在楼下,似乎正围在一起商议着什么,面色严肃,其中一人比较醒目,那体型足有旁边的卡佛两个大,粗眉大眼,肤色偏黑,扎了一头的小麻花辫,满脸不耐烦的样子。

“卡佛大人。”森牧衣袍带风地跑上前去,没被黑皮遮住的那只眼睛亮亮的,“我把他们两人带来了。”

苏湘和苏安跟对面的人打了个招呼,卡佛摆摆手:“你们来得正好,达蒙大人在楼上,他想见见你们。”

苏安见这些人的表情都有些凝重,不由得问道:“达蒙……情况不太好?”

“已经成功化形了,不过,出现了一点儿小意外。”卡佛指了指黑熊精似的杵在身旁的小麻花辫,“这是我的女儿卡梅,达蒙大人昏迷期间她一直在旁悉心照顾……”

女儿?女儿?!这头扎麻花辫的黑熊居然是个女的,真是……太辣眼睛了,卡佛大人的基因似乎突变的有些厉害呢……

苏安和苏湘的表情都有一瞬间的凝滞,简直有些不能直视了,不过卡佛似乎已经习惯了别人的这种反应,自顾自接着道:“我一直非常欣赏达蒙大人,也一直希望他能够跟我的女儿结为一对,等了这么多年,达蒙大人终于化形了。”

苏安:“……”所以,达蒙这是受到惊吓了吗?

苏湘:“……”原来这个麻花辫是来挖苏安墙角的,不过看上去完全没啥竞争力啊!

“可是没想到,达蒙大人化形后的样貌竟然……”卡佛叹了口气,“按理说,达蒙大人的能力不至于如此,我们猜测,这极有可能是巫师赤连搞的鬼,唉,先不说这些了,总之你们在见到达蒙大人的时候,请不要表现得过于失礼。”

苏安听得一头雾水,不过苏湘脑中却瞬间闪过了自己之前做的那个梦,难道说达蒙化成人形后,还保留了那颗毛茸茸的狼脑袋?这……她瞥了眼小麻花辫卡梅,有些明白她不情不愿的表情是什么意思了,立即化身老母鸡,心里为达蒙抱打不平起来,你看不上我们达蒙,我们达蒙还不稀罕你呢。

苏湘拉着苏安的手往竹楼里走的时候,听到小麻花辫在身后激动地小声问卡佛:“父亲,那人是谁啊,长得可真好看呐……”

苏湘心里更不是滋味了,她边走边嘱咐苏安:“一会儿见了达蒙,无论他变成了什么样子,我们都不要表现的太惊讶,就像以前一样和谐就好了。”

苏安心想以前也并不和谐啊,不过表面上却很是温和地点了点头:“嗯,我听你的。”

两人做足了充分的心理准备,沿着楼梯走上二楼,房间里实在是太安静了,安静的让人有些发慌,苏湘抬手敲了敲门板:“达蒙,我们要进去啦,嘿嘿,可别没穿衣服哦。”

说着用手一推,门应声而开。

一个人逆光站在窗前,身形颀高挺拔,他身上随意搭了件宽大的袍子,墨发高高地束在脑后,随风而扬,单是一个背影,就似乎要让人不由自主地深陷下去,跟梦境中的那个画面简直是一模一样。

苏湘几乎已经确定了他转过身来后的狼脑袋,清了清嗓子,故作完全不在意他容貌的样子,自顾自地抽了个矮凳在木桌边坐下,抬手招呼苏安和达蒙:“来来来,都傻站着干什么,过来喝碗水,商量商量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做。”

苏安略略垂眼,在苏湘身边坐下来,抬手给她倒了碗水,苏湘也不客气,顺势接过来喝了。大概他们的气氛太自然,达蒙终于缓缓地转过身来,却站在原地没动。苏湘单手捧着碗,奇怪地抬头看了一眼……

“噗——咳咳咳——咳咳——咳咳咳——”

苏安:“……”

达蒙:“……”

系统:“呵呵,说好的不要大惊小怪呢?”

苏湘的确是被惊到了,不过不是惊吓,而是惊喜。

达蒙居然没有狼脑袋!

虽然他的五官有些奇怪,雀斑脸,厚嘴唇,大小眼,脸上的皮肤像是失水似的皱皱巴巴,但是,他没有狼脑袋啊!真是太意外太惊喜了!

“达蒙,看到你这个样子我真高兴!”苏湘由衷地夸赞,“我喜欢。”

但是其他两人显然并不这么觉得,这夸奖怎么听怎么违心,苏安的唇角动了动,实在不知该说什么好,只好垂着细长的眉眼默默地捧着碗喝水,达蒙则是脸都黑了,苏湘越是夸奖,他心里越是觉得难堪,刚刚分明都惊吓得将水都喷出来了,现在说的话,只不过是掩饰罢了。

达蒙生平头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自卑。他有些自暴自弃地想,哪怕永远都不能化形,也比现在这个鬼样子好多了吧。

“瞧瞧,咱们达蒙身高腿长,腰细肩宽,天生的衣裳架子,真是穿什么都好看,话说你这个袍子是从哪里弄来的?”

苏湘顶着一脸的浩然正气对达蒙恬不知耻地上下其手,隔着一层衣袍都能感觉到包裹在里面的温热躯体,每个线条都充满了紧绷的力量感,这种触感真实的可怕,她莫名感到脸上发热,心头一阵不受控制的乱跳,眼神飘忽着,时不时扫过达蒙的胸前.

那件袍子的领口开得有些大,露出他胸前大片紧致结实的肌肤,散发着致命的荷尔蒙诱惑,她装作不经意地给他拢了拢领口,顺手又在他腰际摸了一把,这才意犹未尽地收了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穿成这样不冷么,你身上的伤还没好,小心再得了风寒。”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