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穿越  >  单身狗拯救计划  >  10、达蒙要化形

10、达蒙要化形

2134 2017-09-13 12:02:08

森牧将苏湘他们带到了格木部落边缘的一处郊林里,那里应该是他们的落脚点,周围地形复杂,植被繁茂,易守难攻,里面临时搭建了大大小小十几座小竹楼。眼看着是与部落里那些繁华的商铺和好看的衣裳无缘了,苏湘觉得自己的命实在是不好得很。

当然,比她命运更加糟糕的,自然是达蒙了,只不过是离了一次家,再回来时竟已物是人非了,这么想来,真是太可怜了,主角也不是那么容易当的,苏湘安慰似的用手摸了一把达蒙的脑袋,后者蹭了蹭她的手背,跟在她身旁一起随着森牧的脚步往竹楼上走去。

竹楼搭建的有些潦草,竹板踩在脚下晃晃悠悠地发出吱吱呀呀的声音,为防止野兽袭击,一楼自然是不能住人的,摆设也简单,二楼则要明亮许多,湿气也没有那么重,屋子中间有一张木质圆桌,三把矮凳,一个碳盆和几个碗,屋子的四周被分出三个隔间,分别用宽大的兽皮遮着,苏湘猜测里面应该是卧室。

“我叫森牧。”那个叫森牧的小兽化成了个八九岁大的男孩子,头顶扎了个小辫子,模样长得倒很清隽,只是像个小大人一般面无表情,不苟言笑,而且只有一只眼睛是完好的,另一只眼睛用块黑皮遮着,也不知是天生如此还是后天发生过什么变故。

森牧一本正经地道:“这里的条件不是太好,还请各位大人将就些。”

“哪里哪里,比我们之前的条件不知好了多少呢,对吧,安安?”

苏安正抱着双臂四处晃悠,看似姿态悠闲,但苏湘知道他心里的戒备强着呢,此刻说不定正在观察些什么,见他闻言只是轻轻点头,苏湘也不去管他,自己刚刚进行了一番激烈地逃亡,实在是累得很,她随手拖了把凳子坐下,吐出一口气,达蒙用舌头舔了舔苏湘垂落的右臂,低唔一声,森牧立刻让人去找能看病的兽人,它这才在苏湘的腿边卧了下来,苏湘心里感动,手指捏了捏它的耳朵:“我这伤不碍事,不用担心。森牧,你还是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

据森牧所说,西塔洛有反心已久,而且不知从何时起,他暗中勾结了老狼王身边最信任的巫师大人赤连,于是趁着达蒙被赶出部落的这段时间,他们在某天深夜里突然发难,将所有誓死拥护老狼王和达蒙的兽人杀戮殆尽,老狼王不知所踪,估计也已经是凶多吉少了,其余的见势不妙,大多都归顺了西塔洛的管控。

卡佛大人,也就是刚刚率人前去救达蒙脱困的那名老者,他在老狼王在位时就与西塔洛素有嫌隙,因此西塔洛成为格木部落的新首领后,他悄悄离开了格木部落,并带走了一部分老狼王的死忠,他们最大的心愿就是寻回老狼王的儿子达蒙,然后伺机东山再起。

“苍天有眼,终于让我们等到了达蒙大人。”明明只是个八九岁大的孩子,说话却总是一副老气横秋的样子,苏湘觉得想笑,她不自觉地低头看了眼趴卧在腿边一动不动的达蒙,却猝不及防地瞥见了脚边那一滩刺目的血泊,脸色陡得一变,“达蒙?达蒙,你醒醒!”

达蒙的伤势很重,一直高烧不退,昏迷不醒,等卡佛大人带领其他兽人回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听说达蒙的伤势后,来不及清洗浑身的血迹便匆匆上了竹楼,他察看了下达蒙的情况,神情中夹杂着诧异,迷茫,欣喜,担忧和愤怒,表情一变再变,蹙着的眉头一直没有舒展开来,最终眼神变得犀利起来,连带着脸上的那道刀疤都似乎现了锋芒。

苏湘虽然知道达蒙肯定不会这么容易挂掉,但一颗心还是跟着起起伏伏:“卡佛大人,达蒙的情况怎么样?伤得很重吗?”

“它的伤势虽然严重,但还不至于迟迟昏迷不醒。”卡佛沉吟一会儿道,“它体内的力量似乎曾被人强行压制过,现在这股力量在体内四处冲撞,急欲释放,如果猜得没错,达蒙这是终于要化形了。”

“化形?!”

“但不知还要昏迷多久,你们在这里也帮不上什么忙,还是先去休息吧,而且你们的伤也都需要处理下,这里我会安排人轮流守护,不会有事的。”卡佛的话里带着股让人莫名信服的力量,也难怪会成为这群人中的头领,苏湘听说达蒙没事儿,心里就松懈了下来,一夜未眠,不禁有些疲惫,她打了个哈欠边拍拍苏安的胳膊,“达蒙不会有事的,你别太担心。”

“……嗯。”苏安愣了下才反应过来,苏湘一直都在极力撮合自己跟达蒙,现下八成是想得太多了,额角不由得跳了跳,随着苏湘的脚步往楼下走去,“我没有担心达蒙,我是在担心你。”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苏湘已经完全忘记了自己的手臂,楼梯下到一半的时候,隐约听见卡佛让森牧去找卡梅过来,也没太在意,拉着苏安的手一摇三摆地去找其他住处了。

苏湘这一觉睡了一天一夜,醒来就见苏安正靠坐在自己的床头边瞌睡,他亚麻色的长发重新用一根细嫩的软藤系了起来,松松地搭在肩头,苏湘刚要起身,却发现右臂软绵绵的用不上力气,这才意识到自己也是个患者,忙别别扭扭地用单手撑着。

她这一动,苏安就醒了,忙伸手将她扶起来,又随手在她的额头上摸了一把,脸色这才好看了些,吁出一口气:“总算是退烧了。”

“我也发烧了?”苏湘自己没什么感觉,看了眼苏安眼底的暗影,知道他应该都忙着照顾自己了,心底有点点不好意思,刚要说什么,只见苏安奇怪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受了这么重的伤,当然会发烧。不过阿湘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够面不改色,云淡风轻地与人谈笑,苏安也是打心底佩服的。”

呃……这误会似乎有些大了,但现在再表现出一副疼痛难忍的模样也未免太假,只好干巴巴地点头:“区区小伤,不足挂齿……啊!”

话未说完,右臂突然传来一阵钻心的剧痛,苏湘的额头上迅速冒出一层薄薄的细汗,脸色煞白如雪,这脸真是打得啪啪响。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