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69章 一定会是我

第69章 一定会是我

3357 2018-03-05 11:29:09

林洪表情有些凝重,大部分人只注意到了整件事情的经过,以及分水派尊主对于整件事的推动,但是他却发现大长老的神情从头到尾出现了很大的转变,虽然只有短短的一瞬间,可他知道那就是整件事情真正的转折点,林洪心中疑问连连……大长老的态度如何,从刚才他不惜直接出手去杀死南齐的举动中一清二楚,可是究竟出现了什么变故,让大长老宁可背负这等骂名和污点也要宣布南齐的事搁置呢?

林洪从周围众人的表情看到了失望,看到了愤慨,看到了无奈,此时大长老的心里一定也不好过吧……林洪摇了摇头,没想到眼看着自己就要离开的关头,竟然发生这种事情……

“好了,今日的比试若还有未完成,那边继续吧,老朽有些累了就不在此逗留了……”

大长老身上有一股淡淡的暮气散发出来,脚下那一朵祥云缓缓出现,将大长老的身影托起,在数千道目光之中,慢慢离开……天空之中那庞大的黑色大轿也逐渐掉头,那两只拉轿的赤发红冠的异兽不屑的打了两个响鼻,赤红熔岩流转之间更加威风凛凛,大步大步踩在空中就此离开,只留下原地笑容诡异的南齐和一脸释然的七长老。

“哼哼……林洪,或许你现在还可以像一个旁观者站在那里,可是两天之后,你就会明白你的置身事外究竟有多么愚蠢了!”

林洪今日的比试也已经宣告完毕,经历了这件事,他也没有了心思继续在演武场待下去,当他转身向远处走去时,一道白袍身影突然浮现在他的头顶,跟随着他向外面走去。

林洪默默的向前走着,步履也显得更加的迅速,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并没有朝向自己的居所走去,而是来到了一处密林之间,阳光细碎的从枝叶之中照下来,林洪终于缓缓的停下了脚步,他勾出一抹笑容。

“你现在可以出来了,尾随了我一路总该出来相见一面吧。”

林洪抬头看向天际,那里空无一人,可是突然一阵爽朗的笑声响彻在他的耳旁,异常相近,林洪猛的回头,终于看清了来人的样子,一席白袍,白须冉冉,一副仙风道骨的姿态,可是当林洪看见那张脸庞时,却愣住了,来人赫然是刚才失望离场的……大长老!

“你这小子很是不错呐,竟然可以发现我一路跟着你过来,真是个有趣的后辈。”大长老呵呵的笑着,眉眼之中皆是笑意,林洪不禁有些愕然,他还以为有一些宵小之辈尾随他作何了断,没想到竟然是最不可能出现在这里的大长老!

“大长老,您不是……”看着林洪有些发呆的表情,大长老畅快的笑了起来,刚才那件事的确对他的心念有所打击,可论真相呐,可没所有人想的那么简单……林洪脑海中不断的思考着,大长老既然不想让这次见面暴露在公众之下,甚至尾随着他来到无人之地,想来应该有着很隐秘的事情,而且这事情恐怕和他关系还不浅……不知为何,林洪不由的想到的刚才发生的那一幕,以及之前南齐看向自己时那戏谑的目光。

“刚才的一幕我想你也看到了吧,我没有替那名弟子……没有替宗门做出最果断的决定,是我这个大长老失职了。”大长老的眼神有些黯然,想起那名弟子惨死时那不甘的眼神,以及南齐喋血的神情,大长老心中就有一口气堵住了他的胸口,让他分外难受。

“大长老不必自责,您的态度和举动大家都看在眼里,都是那分水派尊主的到来才让一切陷入了困难中,只是我有一事不解……您好像在最后关头犹豫了?”林洪疑惑道,对于大长老风口突然的改变他的确没有猜到原因,他也非常好奇究竟是什么事情可以让以严明铁律的大长老做出如此改变。

“呵……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看了出来,你倒是很有心呐。”大长老微笑的捋了把他的白须,神情中满是赞赏,看来虚地大人对于林洪的评价果然不假,天赋绝佳是一回事,可是怎样能将你的天赋,变成你的实力,这其中所要悟透的东西就太多了……让他欣慰的是,林洪的表现远远超出的他的想象,这孩子已经具备了成为一个强者的很多素质。

“难不成这其中真的有什么隐情?”林洪惊讶的看着大长老,心中的猜测越来越多。大长老直视着林洪的眼睛,坚定的点了点头,可随机他的目光之中充满了复杂,林洪隐隐的感觉到,接下来大长老所说的事情恐怕对自己来说格外重要。

“你知道么,就在分水派尊主提出那种条件后,我的第一决定……就是当场将那南齐格杀,他的存在让我看到了一个阴谋!可是我犹豫了,犹豫的原因很简单,因为有人对我说了一句话……”大长老的视线没有丝毫的转移,还是那么认真的看着林洪,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

“有个人,他向我传音了一句话,那就是……让林洪来完成这一切!而向我传音的人不是别人,正是我归元宗的当代掌教!”

一石激起千层浪!林洪当即嘴巴张大,眼中不可置信简直到达了顶点,大长老没有格杀掉南齐的原因,竟然只是因为掌教亲口所说,要让我来完成这一切?这究竟是……林洪想说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无话可说,只是维持着那个表情看着大长老,似乎在向他寻求这句话的真实性,可大长老只是在微笑着点头。

“没错,正是掌教的亲口所言,至于其中原因,我可以像你简单说些……南齐作为七长老的弟子,当场格杀掉他就相当于直接将七长老闭上断崖,虽然我不喜高参那人的为人,可是他对于宗门的重要性也是不言而喻的,如果这还不足以让我说出那个决定的话,分水派的尊主到来无疑是添了另外一把大火。”大长老叹了口气,没有继续开口,而是撩起衣襟前摆,直接盘膝坐在了原地,林洪知道大长老恐怕要就着这件事他细谈了,也是没有犹豫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相信不少的弟子也可以看出来,分水派尊主的到来和七长老的力保是有一定联系存在的,或者说,分水派尊主的来临是一件有预谋的事情,这也是我最为忌惮的东西……”大长老苦笑了一声,林洪认真的听着这一切,同时也在暗暗思考着,的确如大长老所说,若得罪七长老只让他感受到了压力的话,分水派尊主的明显偏向则是断了他前进的路。

”而且,还有一点,你并不了解分水派的那位尊主,分水派足足有三位尊主,而独属于那人的名号却只有一个字……黑,分水派黑尊!当然,这形容的可不是他的赤兽黑轿,而是他那为人处世的行为,人如其名,此人性情极端冷漠,出手也甚是阴暗,颇喜一些阴谋诡事。”大长老略微停顿了下,重新回忆起那一位黑尊,以及他的种种事迹,都是让人遍体生寒。

“可如果您老强势出手,硬生生杀掉那南齐,一切也就明朗了呐?”

林洪有些不解,一切的问题都出在那个南齐的身上,以南齐的修为绝对不会是操控棋局的人,但是他绝对是布局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只要杀掉南齐那么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

“因此这才是我最为难做的一环,并不是我不想杀,而是我无法杀……你还记得我在那名弟子死去后的那一次出手么?大长老摇了摇头,向林洪娓娓道来,林洪猛一呲牙,随后狠狠一拍脑门,他忘记了最容易被忽略却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那个洪吕大钟!大长老的出手可是被那大钟完全的挡下,正如大长老所说,他根本无法杀掉那个南齐!

“心性复杂难明一直是黑尊的特点,既然他来了,恐怕就有十足的后手来保全这件事顺利完成,如果我当时贸然出手的话,后果会怎样谁也保不齐,出手了我的胜算几乎为零……因此我才佩服掌门的高瞻远瞩呐。”语罢,大长老撇了林洪一眼,林洪的嘴角淡淡抽了一下,您老人家所说的高瞻远瞩……恐怕就是我吧。

“我的出手非但没有任何意义,而且代价就是得罪分水派……可那几人以为他们十拿九稳的,可恰恰却成为了唯一的突破点,那就是你,林洪!我想……只要那南齐输在与你的战斗之中,那么他们的所有后手都没有了任何作用。”

大长老又一次捋顺他的胡须,这次他看向自己的双目中有着的不仅是释然,还有期望。他没有办法为那名弟子伸冤,可是林洪却可以……只要林洪赢下了这一场战斗,那么宗门失去的所有东西都会挽回来,任哪个名门正派也不会允许一个心性如此暴虐甚至弑杀同门的弟子,竟然会代表宗门参加各大门派的昆仑盛会!这关系的不仅仅是个人,而是归元宗的脸面。

林洪郑重的点了点头,一股无形的压力在他的肩膀之上,沉甸甸的,大长老所说的一切他都明白,那南齐既然被那尊主寄予厚望,那么铁定是可以杀入到最后的决胜局之中……赢则生,败则死,林洪不久前还在唏嘘如此命运,可是现在的他不正处在同一个地步么?他若是赢,那么在宗门之中的威望将会空前高涨,前途一片光明,若他败了,那么归元宗也将成为其他门派的笑柄,恐怕还有那尊主不为人知的阴谋夹杂其中……

“归元宗弟子……林洪,你可接命?”大长老的语气出奇的凝重和严肃,整个人缓缓站起身来,居高临下的看着林洪,阳光投射在他背影上,此刻的大长老有一种说不出的端庄和神圣!他紧紧鄙视着林洪的视线,究竟是……还是否?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