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3章 怨家路窄

第3章 怨家路窄

3032 2017-08-16 21:01:24

  “罢了,这就是命!天要绝我,又能奈何。”

  龙魂似乎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命运,目光复杂的看着林洪:“没想到你竟然能得到鸣鸿刀的认可,以后肯定会成为一方霸主。同时你也得到了我的龙魂传承,成就半龙之身。

  我不奢望你能原谅我之前的行为,毕竟是我犯错在先。只希望你看在我助你成就半龙之身,以后在能力所及之内,尽可能的帮一下龙族,不知你能答应我吗?

  之前是我太冲动。但你想一想,如果换成你,灵魂被封印,一身的精华被人抽取,会是什么感受?没有人喜欢被囚禁的日子,我只是想恢复自由而已。”

  林洪深吸一口气,根本不知道要怎么解决。龙影是要夺舍,可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有生的希望,谁愿意去死?能重获自由,谁愿意被一直封印?

  但要说只凭这么三两句话就原谅他,林洪自问还真的做不到。他不是圣人,也有自己的脾气。想到这,不带丝毫感情色彩的说道:

  “你是你,我是我。是对是错,本就没有一个定数。如果我的体内没有鸣鸿刀,恐怕你现在已经成功夺舍了吧?那你还会和我说这些话吗?”

  龙影默默的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成者为王,败者为寇。你不原谅我,我也不会怪你。时间不多,就再帮你一把吧!”

  说完,龙影竟然主动的冲进鸣鸿刀中!只见一阵青光闪过,鸣鸿刀的刀身之上,隐隐浮现一个青龙图案。

  因为鸣鸿刀已经认主,林洪很清晰的感受鸣鸿刀的变化。哪怕他之前对这些毫无了解,也知道自己捡到宝了!可一抬头,高涨的热情便已经消失不见。

  “就算是得到宝贝又有何用?没有办法离开这里,全都没有实在意义。”

  “也许我可以帮你。”龙影的声音再一次在他的识海之中响起。下一刻,鸣鸿刀出现在他的右手之中。

  “如果想上去,那么就划破自己的手腕,将血液引到鸣鸿刀上,我自然会有办法送你上去。”

  林洪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犹豫:“只有这一个办法吗?为什么非要用我的血?”

  “因为我现在力量太弱,而你的血液之中有充沛的龙影之力,只不过你无法吸收罢了。将你的血引到鸣鸿刀上,我就可以吸收到足够的力量,将你送出陨神渊。”

  “你确定没有别的想法?”林洪并不是很相信他。

  龙影苦笑着说道:“如果不是鸣鸿刀受到重创,原本的器灵被抹杀,我哪里有机会进入其中?现在这个情况,你认为在我还有必要骗你吗?”

  左右现在也没有其他的办法,这里实在太过诡异,林洪的实力又实在太弱。如果独自乱闯,谁知道会不会招惹上更加难缠的东西?

  想到这,林洪重重的点了点头,将鸣鸿刀在自己的左腕上划出一道口子:“好!我相信你,希望你没有骗我!”

  林洪手腕上流出的血,如有灵性,自动的流到鸣鸿刀上消失不见。随着吸收的血液越来越多,鸣鸿刀上的青光也越来越盛。

  就在林洪感觉有些头晕眼花,快要支持不住的时候,鸣鸿刀终于不再吸血。只见一声高亢的龙呤之后,鸣鸿刀竟然化作一条巨大的青龙浮现在他面前!

  “年轻人,上来吧 ,我送你上去。”

  恐怕林洪连做梦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竟然可以乘龙而飞!满怀激动的心情,小心的站在龙头之上,双手紧握龙角。刚一站定,青龙便腾空而起,向上飞去。

  神兽果然名不虚传,不过十几息的时间,便再次回到了陨神渊上。不过对林洪和龙影的消耗实在太大,鸣鸿刀自动又消失在他的体内。

  林洪找准方向,一边向江宁城赶路,一边和龙影说话。现在他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别管刚见面的时候有多么的不愉快,现在成了一家人,没必要再去翻后账。

  “前辈,不知道要如何称呼你呢?陨神渊下面的那些大冰块里封印的都是什么人?”

  龙影一阵沉默,许久才缓缓开口:“我的本名,早就忘了,你就叫我龙影吧。至于陨神渊发生了什么,还不是你现在可以过问的。既然你得到了鸣鸿刀,那么早晚有一天你会知道事情的真相。”

  林洪听的眉头大皱:“鸣鸿刀究竟隐藏了什么秘密?还有我吃的那颗果子,又有什么作用?”

  “鸣鸿刀上的秘密,只能你自己去一点点揭开。至于那颗果子,我到是可以告诉你。那是以我的龙影为种,尸体为土成长的龙魂果。

  你能得到它,也算是福泽深厚。你的实力越强大,得到了好处也就赵多。也许有一天,你也会变身神龙,翱翔天际!”

  林洪没有再说话,短短一天的时间,他的一切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不但在鬼门关上走了一遭,更是因祸得福,得到鸣鸿刀,自身修为也顺利进入筑基期。

  虽然筑基期不过算是正式进入修真者的行列,但在林家来年轻一代来说,已经算是非常难得。要知道加上林洪,林家也不过只有四个十八岁以下的筑基期子弟!

  远远看到江宁城那高大的城墙,林洪眼中流露出复杂的神色。这里是他的家,可自从父亲三年前下落之明之后,就再也感觉不到家的温暖。

  至于母亲,林洪从记事起,就没有一丝印象。低头进入江宁城,当他路过江宁城最大的酒楼醉仙楼时,一阵熟悉而又让他愤怒的笑声传入耳中。

  “唉,我们两人一同到达了陨神渊,本以为只是采几株枯血藤没什么危险。没想到他没有抓稳,直接掉了下去。我虽有心相救,无奈实力不济,有心无力呀!”林峰说着还假惺惺的叹了口气。

  边上坐着的林海,和他是堂兄弟,平时关系要好。一见他这样,立刻端起一杯酒:“大哥,林洪那个扫把星,死了也就死了,想那么多干什么?来来喝酒!”

  其他人也跟着起哄:“是呀,他一死,大哥就被仙门看中,综合大考一过,就要平步青云,实乃我林家之幸!”

  林洪瞳孔紧缩,死死的盯着二楼临窗的一桌食客。他们说的话,一字不漏,听了个真切。那坐在首位的,不正是将他打入陨神渊的林峰吗?

  现在的林峰可是意气风发。不但暗中解决了林洪,还得到了进入三清观的机会,那可是比明月宗不知道强多少倍的存在!对他以及整个林家,都是一个天大的喜讯,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

   “来来来,再过几天便是家族综合大考的日子,我们祝大哥勇夺第一!”一个少年举起酒杯,大声祝贺。 一时间杯筹交错,好不热闹。

   “哼,想拿第一?欠了的债总是要还的!”林洪不过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虽然比较老成,但终归还是个孩子。

   无缘无故的被人打下陨神渊,险死生还,这口气如何咽的下去!当下一转身,直接上了醉仙楼。

   林峰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正欲说话,只听一声巨响,雅间大门碎屑横飞,支离破碎。

   一个熟悉而又让他心惊的声音响起,“林峰,你倒是高兴了,可我胸中这口恶气不出,连阎王爷都不愿意收我呀!”

   “谁?!敢这么和大哥说话!”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单薄却坚挺的身影,正从破碎的房门处慢慢的走了进来。

  “林洪?!你明明被我打下陨神渊,竟然没有死?!”林峰手一哆嗦,连酒杯掉在地上都毫无知觉。一时紧张,竟然说出了实情!

  林洪目光玩味的在众人面上一一扫过,最终落在林峰身上”“哦,原来是你暗害同门,竟然还假托意外!林峰!你这个伪君子,现在这么多人都听到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林峰心中一紧,这暗害同门的罪过,那可是大罪!如果真的传了出去,自己这辈子算是废了。恐怕就连三清观,也不会收德行有失的弟子!

   气氛变的有些诡异,在坐的都是林家子弟,当然明白暗害同门会是什么后果,看向林峰的目光,不再像之前那么崇敬,突然之间安静了下来。

   唯一没受影响的反到是林海,猛的一拍桌子:“众位不要听这小子胡说八道!大哥如果想杀他,还用的着背后下手吗?”

   说完不管其他人怎么想,低声对林峰说道:“大哥,事到如今,只能让林洪彻底闭嘴!否则,你的前途就完了!”

   林峰心神一震,慢慢的恢复正常。默默的点了点头,面色阴沉的看着林洪:“林洪,我是亲眼看到你掉下陨神渊。不过既然你没死,也算是福大命大。

   只要你以后安分守己,明白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那么我们还是好兄弟,就当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到不是林峰良心发现,而是现在江宁城中,他要是把林洪杀了,肯定会被族里知道,那么会非常的麻烦,影响他的形象。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