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54章 虚地亲至

第54章 虚地亲至

3025 2018-01-10 17:38:39

青莲破碎,碎裂开来宛如一朵巨大水花,渲染着淡淡的红色,平地起波浪,天玑星君面无表情的躺在巨大的水花中,林洪也是如此,一击最终结束之后,疲倦,疼痛,各种负面情绪一股脑的涌上来,齐齐充斥在他的脑海,连带着身上千万道细细密密的剑痕,林洪甚至感觉到连他的视线都被一层一层的血垢所包裹,看起来惨不忍睹。

不过,还好终于是幸不辱命,巨大的代价也让他收获到了巨大的成功……他不知道的是,在虚地面前的光幕中,迄今为止依然只有一个人通过了第三关,甚至出国他还没有第二个人突破第二关!细数林洪的通关过往,只能用手段尽出来形容,半龙体,混沌雷体,天龙八法,鸣鸿刀,所有他可以用到的底牌他没有一次私藏,可依然近乎苟延残喘的方式硬生生扛了下来,这样的经历对于林洪来说异常的艰苦,却也异常的珍贵。

远处的大殿中,有些摇摇欲坠的虚地虚眯着眼睛,突然远处飞来一抹光华,注入到面前的光幕之中,与此同时……通天塔的名词与状况在他的心底缓缓响起,虚地猛的翻身坐起来,还略显惺忪的睡眼爆发出夺目的光华!

“竟然通过了第三关,这个小家伙究竟什么开头?连通天塔自身都认可了他的潜力!”

虚地身体缓缓的漂浮起来,落在地上,漫无目的的转着圈,脑海中全是通天塔对于林洪三场表现所做的最终汇总。身怀绝世龙脉……修炼有上品灵武,绝佳的心智和反应力,堪称顶尖的天赋……还有那把神乎其神的刀!

虚地紧紧闭上眼睛,那把刀,那把刀!为什么那把刀让他的通天塔感觉到一种难以形容的,似排斥,又似熟悉的复杂感觉,究竟林洪是何方神圣,那把刀又出自谁手?虚地有些烦乱,独自在大厅中踱步,多番思考无果后,虚地摇头叹息着重新坐在王座之上,突然,他脑海一震,一张古老的图片在他的思绪中翻腾而过,虚地几乎是瞬间从座中弹起,整个人略显急切的赶到了大殿后的一处偏殿,随着墙上开关扭转,虚地深吸一口气,面色郑重的整装礼带,随着一处与墙上严丝合缝的暗门被打开,虚地的耳边传来一阵熟悉却让他敬畏的吼叫,连带着他的血脉隐隐的躁动起来。

这里……正是虚空遁影兽一族的古老密室,是他从那里九死一生逃出来,连同通天塔一起带出的重要东西,想到这里,虚地的脸上掩饰不住的一抹痛苦……那浓郁的复仇之心让他的气息都有些不稳,耳边又传来一声更加清晰的吼叫声,虚地一个激灵,从那股痛恨中挣扎了出来,随后,他噗通一声跪倒在地,口中念念有词。

“请先祖原谅,虚地鲁莽了,若有不敬之处还望先祖海涵,虚地定当稳定心神,不被仇恨冲昏头脑,争取为我虚空遁影兽的正统拿回我们的一切!”

这时,耳边的咆哮声终于缓缓停止,虚地站起身来,迫不及待的走到一处书架旁,在书架的最顶层,只有一张淡淡的薄纸,古老的暗色带来了一层浓郁的年代之感,似乎很久很久之前有族中老人将它刻画下,纸上只有一页图画……虚地伸手缓缓的用力量牵引着图纸放下并展开,那是一张古老的画像,广袤的土地上。虚空遁影兽一族似乎在抵御外敌,锣鼓震天,杀声强烈,俨然一副金戈铁马的画面,而千军万马之上,有一座硕大的黑色玲珑塔保护着虚空遁影一族的希望,正是塔名通天的通天之塔!虚地眼睛不停的在图上探索着,终于在远方的虚影中,隐隐摸索到有一把剑的模样,虚地眼神一眯,就是因为这把剑……让他沦落到这个地步,让整个虚空遁影兽一族的正统蒙羞!

虚地永远忘不了这张图上的那把熏天赫地的宝剑,在那场战斗之中他亲眼目睹了它在自己的族人之中大杀四方,成堆成堆的尸体倒在了那柄剑的锋芒之下,而从那次之后,虚地惊奇的发现,这张图上不知为何多出了一个新的样式……正是那把邪恶的剑!

就在虚地陷入回忆不可自拔的时候,突然虚地愣住了,前所未有的复杂情绪一瞬间涌动了出来,整个人惊愕在原地不能自己,虚地有些哆嗦的把眼睛靠近了图纸,因为他看见!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就在那把剑的身后,出现了……一把刀!

……

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狼狈如此了,可笑的是上一次就在不久前的第二层塔层之中,林洪并没有急切的去挑战下一关,三层的塔层已经让他负荷不堪了,从第一关的略显从容,到第二关的心力全出,再到第三关的苟延残喘,林洪不知道下一关还会遇到什么样的敌人,这通天塔之中究竟还会有何种变态的存在等待着他,可是他现在如此鲁莽的冲上去,情况却是一定不会好过,因此他必须静下心,总结前三层他的失误,争取自己最大限度的提升。

突然,身后传来稀碎的声音,林洪下意识的回头,警惕高高的提起,可令他吃惊的是……他看到的竟然是一个一袭黑衣的高挑男子,同时也是他目前最不愿意面对的一个人,虚空遁影兽,虚地!

林洪的心一瞬间紧张起来,龙影的存在是他绝对不可以暴露的最大秘密,之前因为凭借着半龙体的波动感应到了虚地的方位,被其记住。因此龙影不得不选择销声匿迹来换取林洪的平安,可那毕竟已经是事后诸葛,现在虚地追到这里来难不成是要追究那件事么?

林洪看不清虚地的神色,对方在这方面的造诣早已经深入骨髓,远远不是自己这种新手可以窥测清楚的,可虚地只是默默的看着他,林洪紧张的同时分外不解,这可不是兴师问罪的正常表现,但不可质疑的是,这种无声的疑问对于他的心理压力来得更加的沉重。

虚地就那样默默的看着林洪,林洪为了掩饰不漏破绽也淡淡的回望,两人就这么一大一小僵持在这里,突然虚地的嘴上划出一抹微笑,笑容谦谦有礼,温和却不轻浮。

“很不错的后辈,首先我得恭喜你,你是这些年来为数不多可以突破到第三关的人。同样的,在这第二轮的比试中,你占据着绝对的优先……至少除过你,还没有第二个人成功挑战过第二关。”

绝对的优先?林洪的眼眸中不动声色的露出喜悦,可虚地又谈到连第二关都目前无人通过,林洪有些发愣,仔细一想却也释然了,虽然面对天玑星君可以说是他最为狼狈的一战,因为他因此伤重异常,可要论最困难的一战却是毫无疑问的第二层,面对三关的天玑他尚且还有主动还手的能力,哪怕代价重大但至少他依靠自己的能力取胜,可面对天权的时候,不夸张的说就是一种无力,他要做的不是如何对敌,而是如何支撑。

直到最后哪怕他运用了相当之多的心计,还是不得已动用了鸣鸿刀的力量才正面顶住了战锤罡风,化险为夷,回想起那样的对手,林洪还是下意识的一颤,而这一切一下不落的落入虚地的眼中,让虚地缓缓微笑,在他看来,林洪身负着滔天的机缘,可他的表现却绝大多数依靠着自己的力量,譬如通天塔的第二层,只有作为通天塔拥有者的他才知晓,第二层的设计就是针对每一个人的情况,衍化出另外一个更强劲的对手,以完全的优势压制来进行战斗,因此闯关者的心态和冷静的头脑就显得格外的重要。虽然对方强于你,但作为毫无情感的灵体他总会缺少一丝的变化,而这就是第二层的真正考验之处。

因此,非但虚地惊讶于林洪的潜力,连通天塔都毫不吝啬它的溢美之词。

“当然,你所付出的不会毫无回报,作为前辈来看,我也希望你可以在这通天之塔中创造出一个新的神话……”

林洪越听越发的奇怪,难道此行的虚地并非是发现了龙影的存在,而是另有他事?希望我可以走的更远……这句话的意思是有好事发生么?下一秒,林洪便证实了他的猜想,只见面前的虚地缓缓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黑紫色的卷轴……一股极其强横的力量笼罩住整个三层塔身,林洪眼瞳一缩,这无疑是一本极为强横的功法,它的威力恐怕不在混沌雷体之下。

就在林洪惊讶的目光中,虚地随意的将这本卷轴直接抛出一个漂亮的弧线,下一秒卷轴已经落在了林洪的手掌心,林洪惊愕的瞪大了眼睛,目光中满满的都是不解,为何如此轻易的将功法扔给自己?这可不是一般的东西,哪怕强横如归元宗,这功法恐怕也绝对可以当做归元阁的门面之物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