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39章 杀乌夺兽

第39章 杀乌夺兽

3023 2017-12-04 11:29:01

在金色的拳芒笼罩下,乌少华高傲的神情中,林洪的身体被完全贯穿,浓郁的龙气好像一柄绝世锋锐,在林洪的体表上肆意绞杀,林洪的瞳孔无意识的放大,喉结涌动之中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喷薄而出。

“噗……”

忍耐到了极限,林洪一口温热的鲜血喷出,在紫黑的电芒和黄绿的龙气中渲染的分外鲜明,林洪无力的垂头,大滴大滴的汗珠顺着鬓角滴落,疲惫的眼圈挂在面庞,整个人仿佛都苍老了几分,可他的表情带着不可思议的笑……他没有倒地!

乌少华的的平淡变成了惊讶,承受了近乎出窍期的一击……只有金丹实力的林洪竟然还伫立在了地上,哪怕摇摇欲坠但他竟然生生挺住了?

“怎么……不,不可能……”

乌少华第一次有些慌了,龙魂强大的力量赋予着他同样的代价,他只是凡人之躯,对于如此极致的力量操控总是不尽人意,底牌毕竟是底牌,对于自身的负荷也是大的惊人!这种级别的攻击,元婴期的乌少华根本没法频繁使用,也就意味着他精气神爆满的一击……失效了。

“咳……真疼啊……”

林洪的脑袋痛苦的垂下,鲜血还在从他的嘴角坠落,可他的身体缓缓的颤动着,乌少华的心一紧再紧,林洪的反应绝对不是惊恐……而是兴奋!

“去死吧!”

乌少华仓促中出手,左手成爪向林洪的左胸处阴狠的抓去,隐隐约约有黄绿色的龙鳞显现在乌少华的手背上,这一击杀心已成。林洪疲惫的笑着,他没有抵挡,他勉强将弓着的腰部缓缓提了起来,一口浊气缓缓的吐出,林洪的眼眸中带着轻蔑终于对上乌少华的视线……

“咣当——”

令人头皮发麻的金铁摩擦,带着令人的牙酸碰撞声响起,一抹恐惧在乌少华眼睛中一闪而过。他颤抖的试图抽出攻势凌厉的左手,可任他百般挣扎,甚至右手搭在左胳膊奋力拔抽依然无济于事,林洪微笑的望着他,脸上只有说不出的虚弱和困倦。

乌少华惊恐的抬头望着林洪的眼眸,眼前的一切已经发展到他不可以理解的程度,可随即从林洪的左胸紫府处传来一股令他熟悉的波动……紧紧吸住他的手掌!乌少华的心中一根弦猛的崩溃了,他竟然感觉到一股纯正到极点的波动正在同化并且抽丝剥茧般将他的龙气全部抽离!而那股熟悉的波动正是一直以来令他熟悉却强大到陌生的……龙威。

“怎……怎么会……为什么会有真……”

没等乌少华将真龙二字说出口,林洪胸前的金黄变得异常浓郁,看来林洪并不想给乌少华道破天机的机会,一层又一层绚丽的光芒不受控制的从乌少华的身上飘起,似乎有一只大手强行将龙魂撕扯拽出。乌少华捂着脑袋痛苦的跪倒在地,可任凭他双目充血,须发皆张,只是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可以发出来,本命兽魂被拽出,他整个人的五官已经丧失了基本的表达,无力的跪在地上,成王败寇之后,现在的他只有虚弱和痛楚!

林洪……这是要我的命!乌少华终于认识到了这一点,眼前的金丹小子,哪里是一个修为低劣的愣头青?分明是一只身批弱者外衣的邪魔!可为时已晚,他只能眼睁睁看着巨大的龙头虚影从他的后背缓缓剥离,只有他自己知道,当年父亲在他身上铭刻用来镇压龙魂的阵法正在逐步瓦解……一切事实都在残忍的告诉他,他没有做梦。

喻竹清澈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再次瞪大了几分,就好像一只好奇到极点却得不到解释的小猫,乖巧万分,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乌少华堪称出窍级别的一击会被抗住,而且似乎一击不得手后乌少华就好像一只任由林洪揉捏的食草动物?完全没有半点的反抗可言,更让她心痒痒的是,究竟乌少华最终被林洪打断话语的究竟是想表达什么?

一向奉行好奇比天高的喻竹简直迫不及待到了极点,诱人的身躯不安的扭动了起来,恨不得下一秒就扒开林洪的嘴问个究竟,可是林洪的吸收过程明显没有结束,她也只能鼓着小嘴眼巴巴的盯住林洪上下打量,现在的她才是那个真正的她,没有丝毫气势的小女孩。

乌少华拼命的求饶,作揖,甚至头部都做出了磕头的屈辱姿势,他还只是一个半成年的孩子,年龄不过双十,大好前途在前方向他挥手召唤,他……哪里愿意就此死亡!可他嘴中连呜呜的声音都无法发出,只能尽力用表情和动作表明他已经完全崩溃的心理。

求饶么?林洪伸手抹点嘴角的血痕,左手轻轻的在乌少华吸在自己胸口的胳膊上拍了两下,曲下身子微微探出,脸颊带着温润无害的笑容缓缓贴近乌少华的耳边,搭在上面低声耳语,喻竹简直将所有真气都聚在耳朵中,可依旧没能探听出林洪到底说了些什么,气的小嘴嘟了起来,只见乌少华的脸色由白转红,再转白,祈求在这一瞬间达到了极致,可随着林洪的笑声清朗的响起,乌少华的表情和动作似乎僵硬了一般,他惊愕的低头看向自己被吸住的左手,一条不住挣扎翻滚的绿色蛟龙……已经被迫游动到林洪的胸口。

“你知道么?我从小最敬佩既可以万众瞩目又可以慷慨赴死的人,我希望你不要破坏他们在我心中的形象呢……”

乌少华昏昏欲睡的意识最终响起林洪温和却冰冷的话语,在最荣耀的时刻死亡……呵,我也真的是悲哀呢……

林洪缓缓拨开乌少华已经僵硬却保持着伸直的左手,扑通一声,乌少华仅剩下的尸体倒落在冰冷的土地上之上,留给这片天地却是清一色的死寂!

高颖艰难的吞下一口唾沫,她想露出一抹微笑缓解自己尴尬的表现,却发现并没有好多少,美丽的脸颊却只有滑稽,一旁的喻竹心中仿佛也有有什么东西被打破了,他……竟然杀了乌少华!打败是一方面,可下死手说明的却是另外一种完全不同的情况,哪怕她身为掌教之女,平日里可以用无法无天来形容,再匹配一身高绝的天赋,在这归元宗的名声相当的响亮,可她终究是生在宗门长在宗门,那些绝对不可以碰触的禁忌就像一道道红线划到她的心中,而林洪竟然当着她的面……就好像一位孤独的英雄,做到了她无论如何都不敢去碰触的事情,喻竹眼神一眨不眨的望着那个不算高大却分外瞩目的身影,心中有一阵不知为何的跳动,就好像自己的父亲……一样的挺拔!

喻竹不信林洪是傻子,不知道杀掉同门,而且是如此背景的同门是何下场,包括所有的在场人都不会将林洪的行为划分为初生牛犊,可他明明知道往死得罪第一驯兽家族是怎样的下场可是他还是做了……不为其他,只为一口一定要争的气。

同样付出有多大,收获就会多大,残破的龙魂,连同乌少华的本命绿蛟,对于现在的他简直是一口极其美味的大餐,而如何完美的消化掉他们,林洪还需要从长计议。多宝兽已经跑到了第八峰之中,刚才杀掉第八峰天骄的自己自然没办法考虑龙血花的归属,可之前许诺的三百分可是一份都不能少……

想到这里,林洪淡淡的将目光转向呆滞在原地不知道如何是好的第八峰弟子,他淡淡的伸手,阳光散落在他的指缝之中,在地上的倒影拉的很长。第八峰的几人早已经魂不守魄,在林洪转身面对他们的时候更是恐惧的难以形容。

“别别别!师兄,有话好说!”

这一声师兄让林洪嘴角一抽,只不过刚刚步入宗门的他都可以被已经在这里生活了多年的弟子称为师兄,这种感觉真的是令人……颇爽。还没等林洪说些什么话,一个弟子已经哆哆嗦嗦的将自己的腰间乾坤袋快速卸下,双手呈上,整个人的姿态用卑躬屈膝来形容都显得轻了,林洪淡淡打量了男子的穿着,华丽张扬,相比于自己朴素的白袍不知道高了几个档次,咦?没想到还有意外收获?

林洪面不改色的接下了乾坤袋,右手轻轻扣着手中的门派令牌,沉闷的声音打击在每一个第八峰弟子心头,也许是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几人面面相觑之后相当默契的献上了自己的乾坤袋。也不怪他们胆小,试问他们和林洪一会只是萍水相逢产生了争执,而且在对面还有门派第一魔女的喻竹在,可突然发力杀死大师兄干出了比小魔女还疯狂的事情,想起之前几人还帮助乌少华各种嘲讽和轻蔑林洪,几人的理智已经没有丝毫运转的余地,只希望这个小魔王可以放自己一马,而这一切的代价自然只有腰间鼓囔囔的腰包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