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25章 审问

第25章 审问

3039 2017-11-08 16:37:57

七长老听到高云海的惨叫,脸皮抽抽了一下,显然这一脚他踢得不轻,自己也很心疼。但他却不得不这么做,不光如此,七长老又是抬起手掌,一掌拍在高云海的后背,直接将高云海拍晕了过去。

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七长老这一掌其实没怎么用力,顶多是打了一股暗劲,把高云海弄晕过去了而已。高云海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把这个畜生给我抬走,没用的东西!”七长老挥手,让旁边的弟子将高云海抬走了。他看向生死台上的林洪,冷笑道,“刚才我好像听见你在说,云海和什么分水派的弟子混在一起?”

林洪点头:“我亲眼看见……”

七长老抬手阻止林洪继续说话,他一脸严肃地说道:“话可不能乱说,你亲眼所见?呵呵,你亲眼所见就是真的了?要是这样的话,随便哪个人站出来,说他亲眼所见,那就真的是亲眼所见了?”

“你……”

“当然,既然你说了,老夫自然会彻查到底。如果事实真像你说的那样,云海和分水派的人相互勾结的话,我定然饶不了他。可如果……你敢造谣,乱我归元宗人心的话,老夫一定会亲手宰了你!”

说完,七长老拂袖离去。

林洪感到胸口有一团火在燃烧。这七长老偏袒高云海,这是再明显不过的事实了。林洪不知道这七长老在宗门的地位如何,但他知道的是,作为一位长老,如果想掩盖一些事实,或者打压一名见习弟子,那是非常轻松的事情。

没想到,才从赤岩洞出来,林洪又一次陷入了危机。他要想彻底摆脱危机,只能借势。

林洪看向人群中那位器宇轩昂的男子,男子也看了他一眼,然后转身离开。

林洪从生死台上跳了下来,来到青菱身旁,抱拳道:“多谢青菱师姐。”

青菱笑了笑:“你别谢我,我只是不想让某些人,说归元宗是个是非不分的地方。”

林洪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他看了一眼那名男子离开的方向,问道:“青菱师姐,刚才那位是……”

“上官云奇师兄。”

原来他就是众人口中归元宗的大师兄,上官云奇,看起来果然英俊不凡。只是从他刚才的态度来看,他还算是一个公正的人。就是不知道这个公正,能不能顶得住七长老的压力,也不知道他有没有能力干涉宗门的事情。

“怎么了?你还在担心高云海?”青菱有些不以为意,“你放心吧,如果高云海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么等待他的,将是刑罚堂的严厉惩罚。”

“希望是这样吧!”林洪对此还是有些不放心,尤其是最后七长老说的那句话,其实已经表面,他会护高云海到底。

青菱看出林洪还在担忧,但她却并不在意。她又宽慰了林洪几句之后,便转身离开了。

“对了。”青菱走了两步又停下,回头说道,“过些日子,就是门派大比了,前三人将会派去参加三年一次的昆仑法会。你好好修炼,争取在大比的时候有所表现。这样就没有人敢再为难你了。”

青菱离开后,那些赶来看热闹的人也陆续走开了。林洪正打算回自己的住处,之前在见习考核遇到的曾鸿飞跑了过来,嬉皮笑脸地对林洪说道:“喂,我看你潜力应该还不错,现在被人欺负了?这样吧,我给你指一条明路。”

“什么明路?”林洪皱眉。

曾鸿飞拍了拍自己的胸口,然后指着身后的三位弟子,说道:“跟 他们一样,做我的小弟,我来罩着你。”

“神经病。”林洪转身就走,那曾鸿飞又追了上来,似乎也并没有生气,继续说道,“你想啊,你一个见习考核都没通过的弟子,现在要是跟七长老队长,吃亏的肯定是你。可你跟着我就不一样了,我能罩着你啊,晾那个七长老也不敢造次。”

林洪重新打量了这个曾鸿飞一眼,看得曾鸿飞有些头皮发麻,连连摆手:“你别这么看着我。我没有什么特殊癖好!”

“你能对付七长老?”林洪有些好奇。

曾鸿飞哈哈大笑,随即缩了缩脖子,有些怂地说道:“我当然不敢跟他正面冲突啦,他可是归元宗的长老。不过我可以替你向我们堂主寻求帮助啊,我可是我们堂主很看重的天才,这点小事还不简单?”

曾鸿飞又向林洪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厉害,堂主如何如何器重自己,说得眉飞色舞。不过有一点林洪是知道的,这个曾鸿飞的确天赋异禀,在这一批见习弟子考核当中,他只比那个战古稍逊一筹。

所以曾鸿飞一进入宗门,就被九刃堂堂主看中,直接招进了九刃堂,成为重点培养对象。九刃堂堂主器重曾鸿飞不假,但会不会为了林洪的事情,与七长老作对,这个就不得而知。

曾鸿飞见自己说了一大堆,林洪还是没有任何表示,不禁感觉有些无聊。他让林洪回去考虑一下,想好了随时去九刃堂找他,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三名小弟离开了。

林洪刚回到自己的小院,刑罚堂就来人了。这次他没有反抗,因为的确是刑罚堂的命令。刑罚堂要抓他的理由,是诬陷宗门师兄,扰乱宗门人心。也就是他说高云海勾结分水派的事情。

但这次,刑罚堂似乎并没有追究林洪从赤岩洞离开的事情,想必是大师兄上官云奇,在其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在去刑罚堂的路上,林洪一直在思考着对策。像归元宗这样的大门派,等级制度应该是极为森严的,尤其是在刑罚堂,更是铁面无私的存在。

可就算再铁面无私,林洪他也不过是个见习弟子,连正式弟子都算不上,人微言轻。一个不好,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很快,林洪被带到了刑罚堂。在刑罚堂的大门上,插着两柄锋利的斧头,让人见了胆寒。

进入大门后,在刑罚堂的正厅,也就是审问门派弟子的地方,他见到了很多人。其中自然有高云海和七长老,还有大师兄上官云奇和青菱师姐,他们似乎是来旁听的。另外,还有跟林洪一起参加见习考核的战古。

看战古的装束,他应该是加入了刑罚堂,而且地位还不低。

在经过上官云奇身旁的时候,林洪咬咬牙,停下脚步,在上官云奇耳边说了一句什么,上官云奇的脸色忽然有些变化,随即又不动声色。

林洪和高云海跪在大厅中央,坐在最上方的是刑罚堂堂主杨雄。一般门派弟子之间的争执,还不用堂主亲自上阵。但这涉及到分水派的事情,再加上七长老也很关注,所以杨雄才决定亲自上阵。

审问的过程,大致是让双方陈述这次事件的情况。林洪照实说了当日的情况,说明了高云海和那一群分水派弟子的事。而高云海一口咬定自己那天并没有外出,而是一整天都待在练功房,还叫来了人证。

可林洪并没有证人,证人都是分水派的人。兴许唯一能够证明他说的话的,就只有那只多宝兽了。

局面对林洪很不利,如果他再拿不出切实证据的话,刑罚堂就会以诬陷同门师兄、制造谣言扰乱众多弟子为由,将林洪逐出师门,甚至是废掉修为。

情急之下,林洪转头看向上官云奇,希望他能够出面帮自己说几句话。在刚才经过上官云奇身旁的时候,林洪只对他说了五个字,石碑,蒙阳战。蒙阳战这三个字,乃是刻在赤岩洞那尊石碑上面的三个字。是龙魂冥思苦想了几天,才翻译过来的。但这三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是地名还是人名或者其它,吴辰和龙魂都不知道。

林洪不确定上官云奇是否翻译出了那三个字,但他听说上官云奇每过一段时间,都会去石碑面前参悟,想必对这三个字也有很深的研究。林洪之所以会告诉上官云奇这三个字,就是想引起他的注意,希望让他出手帮助自己。

但也很有可能,上官云奇根本不知道林洪在说什么。所以,林洪这是在赌,赌那座石碑对于上官云奇的重要性。如果上官云奇很看重那座石碑的话,那么对上面露出的三个字,也就有很大的兴趣,说不定就会出手帮助林洪渡过难关。

可如果上官云奇没有兴趣的话,那林洪就只有等待刑罚堂的判决。

“林洪,你还有什么说的吗?”杨雄问道,“关于你说的这些情况,我们刚才已经找人查实。那天高云海的确是整天都待在练功房,并没有外出。如果你没有其它的证据,那么你诬陷同门师兄,扰乱人心的罪名就成立了。”

“我会受到什么惩罚?”吴辰见上官云奇只是皱着眉头不说话,一颗心已经沉到了谷底,他想知道,如果自己的罪名成立,会得到什么样的结果。

杨雄漠然道:“如果罪名成立,你会被废掉修为,逐出归元宗,并且终生不得踏入归元宗半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