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40章 喻竹

第40章 喻竹

2989 2017-12-04 11:29:35

“咳……令牌……”

林洪轻咳一声略做提醒,几人一个激灵想起了乌少华和林洪打赌的代价,手忙脚乱的各自贡献出令牌,任由林洪胡作非为。林洪一一接过,面前六个人,三百的分值,林洪一人刷掉五十,倒也没有上演贪心的戏码,毕竟几人已经破财消灾了,赶尽杀绝这种事搞不好会迎来几人的报复,像这样相安无事岂不是最好的局面么?

果然,几人已经做好了分值清零从头再来的准备,可陆陆续续接到自己的令牌之后惊喜的发现真的只是被刷走五十点积分而已,众人不约而同的悄悄瞥了一眼林洪,更有几人的眼中漏出一些复杂的神情,能来到归元宗的弟子没有几个是废物,他们或多或少的代表着一些家族的利益,而他们拉帮结派在乌少华的手下,想得到了也不过是乌家的庇护而已。

他们原本对于林洪这种胆大包天的行为还是有一丝不屑的,你林洪的确实力不错,可以杀掉乌少华,可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一种自寻死路的行为,因此他们对于林洪的第一印象不过是一个莽撞的人罢了,可林洪此番让他们出现了相当大的改观,这种恪守自律本就是一种态度,包含着的同样还有林洪在为人处世的方法,他们知道林洪这个人……不简单,那么再商榷他的行为,这个意味就非常深刻了。

喻竹饶有兴趣的在一旁看,脸色变化最多的就是高颖了,林洪杀掉了乌少华,让她心中的天平再一次产生了倾斜,与那些第八峰弟子不一样,林洪表现出了与之前行为不同的冷静和节制,让这个男人在她的眼中越发的有了些深沉的味道。

林洪转身之后,第八峰的几个人急忙站起身来扭头就走,乌少华的死对于他们利益方的计划将会产生难以估量的变动,他们必须尽快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中的长辈,喻竹眼光中露出一丝小神采,突然朝着林洪走了过去。

林洪正在美滋滋的清点乾坤袋中的宝物,果然不愧是大门派的弟子,宝物的确还不少,他从其中一个乾坤袋之中捏出一味龙血花,夹杂着一阵真气运转,飘飘然落在了一边还没有回过神的高颖面前,高颖下意识的伸手接住,目睹了这一切的喻竹目光中的神采更加神深了。

“龙血花给了你,希望你以后学会怎么去尊重别人。”

说完这一切的林洪已经迈步走开,喻竹快步跟了上去,临走时还淡淡瞥了一眼身后,高颖心中又是一阵微微颤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还有默默相对无语的九峰同门。

几人不约而同的叹息了一声,看着一旁久久无法回神的高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这个女子平日里作风颇为张扬,欺软怕硬的态度他们也是略有耳闻,在同门之中的风评并不怎样,如今更是为了一株龙血花和喻竹这等天之骄女以及前途无量的林洪二人发生了不痛快,而且乌少华的死被传出去竟是因为这个女子为了收取多宝兽和龙血花为引子,想必对于她的压力也相当之大,至于林洪那里,如果和喻竹大小姐搞好关系,问题反而不大……

众人也都默默离开,没有了继续站在这里的意愿,只有高颖一个人寂寞的留在原地,许久许久,她抬起脚步,脑袋低垂,悠长的发丝遮住了她不错的面容,只是搭配着雾霭弥漫的山峰有些阴沉的味道。

“喂……林洪,你等等我!”

恩?林洪停下了脚步,回头望去,一个面容精致的可爱少女正朝着他这里跑过来,淡色的裙摆在风中不断荡漾,像极了一朵可爱的百合,少女人不大,可胸前已经规模有甚,从林洪的角度看去,竟然有一种波涛汹涌的既视感,林洪定了定神,移开了目光,喻竹气喘吁吁的追上了他,多多少少有些小幽怨,这个人真是的,和见鬼了一样转身就走,害的她追了半天。如果不是他的表情无辜疑惑让她没法怀疑,她甚至都以为林洪是故意躲着她了。

“喻竹小姐……你有事?”

林洪疑惑的问到,喻竹具体什么身份他不清楚,可凭借着她如此年少却修为甚高,林洪已经有了几分猜测,更不要说一向自视甚高的高颖和张狂的乌少华都对这个少女充满着忌惮,都说明了她的地位至少在这归元宗不低,或者说她拥有着极强的背景,可任林洪胆子再大他也没有把喻竹的身世往掌教那里想,原因无多,身份差距太过巨大。

“呀,怎么?本小姐没事就不能找找你?”

喻竹一脸无所谓,双手抱胸,深深的酒窝带着一丝可爱的刁蛮,可这一幕又引起林洪小处男的心中一阵乱动,喻竹见林洪好久没有动静,得意的转头看了他一眼,却恨恨的发现这小子竟然紧紧盯着自己的胸膛看,羞涩和恼怒一瞬间涌上来,让喻竹有些不知所措,豆蔻年华少女的复杂心理在这一瞬间全部浮现在她的脑海,她快速放下抱在一起的双肘,小牙齿微微咬着,像个发狠的小猫。

“你!你……看什么!”

林洪被喻竹突然间的一声大喝吓了一跳,本来就心虚的他更加难堪,脸色有些不自然,林洪暗骂自己笨,当个浪荡子都这么次,偷窥还被人发现,让他很没有面子,可他也是个不服输的主,心中一硬气,不管三七二十一,大手直接盖过去,直接摸上了喻竹的秀发,还挑衅般的使劲揉了揉。

“一个十六七的姑娘怎么还这么多女儿家家的琐事。”

喻竹一瞬间被施了定身法,僵硬在了原地,或者说还没来得及她反应,林洪已经揉上了她的小脑袋。林洪甚至有些恶趣味的一下一下将喻竹满头长发揉的颇为散乱,嘴角的笑容越来越深,一下两下……林洪在喻竹的脑袋上胡作非为,却突然发现手掌下的女孩没有任何反应,他试探性的停了下来,低下眼睛去探寻喻竹的脸庞。

“喂……你怎么了?”

林洪不解的对上少女细长睫毛下有些呆滞的大眼,他甚至怀疑自己用力过猛把女孩子给揉傻了?喻竹的嘴唇有些微微颤动,眼前男人低头投下的阴影终于让她的眼前重新出现了画面,刚才对于她来说好像过了很久很久,她想起自己小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而父亲身为归元宗的掌教有太多的事情要忙,无法陪着她……每次她嘟着嘴鼓气时,父亲总会无奈的笑笑,揉揉她的头,告诉她:喻竹啊……爹没法总是陪着你,你娘不在你身边,你要学会自己开开心心的,不能用是一个小孩子一样。

她清楚的记得,父亲有些沧桑的面容对于她有一种无奈的爱,也有隐藏颇深的愧疚,随着父亲不在身边,她学会了一个人独处,同样随着长大的过程,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女孩,因为她是归元宗的小公主,从而有太多对着她报以笑容的人,可却千篇一律的充满了虚假,也有太多对她敬而远之的人,因此她学会了一个人骄傲的活着,因此也有了她小魔女的称号。

归元宗的高层对于她的情况也多少了解一些,再加上她超高的天赋,所以只要她做的不过分,大家都对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越来越多的人不敢和她相处,因此她也越发的孤傲,就像是一个恶性循环,到直到她看见了那个归元阁中驾驭了同为上品灵武的少年……

第一次对林洪的天赋产生了兴趣,到林洪一战成名杀掉乌少华,喻竹开始重视了这个少年,似乎他和自己有着很多的相像,可他却表现出比自己更加优秀的能力和心智,让她产生了一种淡淡的信服感。

“没……没什么,喂,还不把你的手放下去!”

喻竹微弱的回应,可随即好像反应过来了搭在自己脑袋上的手,插着腰气势汹汹的警告林洪,林洪摸了摸鼻子,把手放了下来,只是喻竹那副可爱的样子怎么都让他感觉不到威胁的意思,伴随着光亮落下,头发蓬松揉乱的喻竹配上浅浅的梨涡,在阳光下熠熠生辉,林洪有些惊叹上苍真是不公,如此精致动人的女孩子天赋也是高的可怕,貌似还有着非同一般的身世……就是如此优秀的女孩,可他却也不难发现,身边的人或多或少有些敬畏她,而她也不愿意主动融入那些小圈子里,虽然大家在一起行动,每次带头冲锋以及决断的总是这个女孩。

刚才的揉头动作完全是有感而发,或许他有些怜惜这个美丽却有些孤僻的小魔女,或许他的童年也夹杂着浓郁的寂寞影子,总而言之林洪觉得喻竹身上有一种亲切的同类味道,只是不知道喻竹也是否有这种感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