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67章 擂台上,人命陨

第67章 擂台上,人命陨

3171 2018-02-28 11:21:55

似乎感受到了主人的伤势,神玄刀竟然隐隐发出一声长鸣……那股撕裂虚空般的攻势来的更加的迅猛,更加难以招架!林洪第一次睁开了眼睛,眼神直视着那把刀,眸色中有着惊讶,没想到这神玄刀竟然在那男子的常年孕育下产生了一丝本能……如果继续温养下去甚至有可能产生器灵的雏形,迈入灵宝的层次。

林洪的手没有丝毫的停歇,刚才的睁眼也不过是这神玄刀的护主之心引起了他的好奇罢了……整整五百道的掌印竟然缓缓的缩小,凝实,可散发出来的气势却完全不和之前在一个质的层次之上,神玄刀中真气涌动之间,脆弱的刀柄竟然隐隐约约布上细碎的裂痕,刀中支持斩仙一击的真气已经接近枯竭,眼看已经彻底的落入下风!

似乎感觉到了颓势的神玄刀竟然猛然亮起,竟然要和林洪的三千流云手拼个你死我活!台下的男子似乎感受到了什么,他惊恐的抬头,发现爱刀竟然要和林洪做最后的垂死挣扎!一抹绝望在他的眼中闪过,斩仙一击已经随着掌印的凝缩彻底被抵挡消磨,此时的硬拼只有技灭刀毁的惨剧。

男子已经变得呆滞了,他紧紧盯着自己的爱刀带着最后一击迎了上去……只要林洪稍作碰撞,神玄刀一瞬间就会分崩离析,可突然之间,男子的瞳孔猛然放大……就在神玄刀迎上去的瞬间,林洪竟然撤去了三千流云手所形成了绝对领域!

叮——

清脆的一声撞击,带着神玄刀最后的力量狠狠斩在林洪身上……气流在林洪的身边扭曲着,让人看不清楚里面的动静,可随着声音落下一把大刀从中抛飞而出,无力的摔落在擂台上,没有了声息。

“念你演化灵识不易……一心护主之心倒也不错,你对我的杀意我就不在计较,也对你网开一面,下去吧!”

林洪周身的气流缓缓消散之时,一抹不易察觉的纯金色光芒从他身上隐没而去,他右手缓缓一推,那把神玄刀咕噜咕噜滚落下台,朝着男子坠下,醒悟过来的男子下意识接住了自己的爱刀,原本死板的脸此刻却呆呆的望着台上的男人……一片黑影的面庞看不真切,可此刻在他眼中却宛若神明!

男子郑重的朝着林洪狠狠一躬身,整整持续了十个呼吸,这才挣扎的站起来,一瘸一拐的走向远方,这一战,他承认自己输了,输得心服口服!望着男子离去的背影,林洪脸上有笑容浮现,对于这些一心求道之人,他都是尽量抱着得饶人处且饶人的态度,既然比赛的胜负已定,何必因为一念善恶毁了一个原本有着大好前途的人呢?

“看啊,那不是刀狂么,怎么连他都输了?这一位可真的是爱刀入魔呐,一心修炼身躯和刀法,对于修为反而不是太过重视,可是战斗力却强的很,也是弟子中的一名异人呢!”

随着名号刀狂的男子退场,看台上的不少人才注意到了他,待众人回过神惊讶于哪一个人如此生猛时,看到的只有林洪默默离开的背影,可是也有不少人关注到了这场战斗……大家的目光却无一不是赞赏,修道不易众所周知,对于一个人的实力如何他们不好评判,可就凭林洪留刀的举动,让他们真正认下了这张面孔,这个人!

时间已经接近黄昏,今天应该不会再有第三场的比赛了,当然作为第一赛与第二赛,参选人数基数实在太过庞大,耗费的时间也是极多,可随着层层筛选,现在人数只会有当初的两成半而已,明天的战斗将会异常精彩,可以赢下两场比赛的人可是不多了……

一番周折下来,林洪也有些疲惫,刚才旁人只注意到他撤去防御没有使神玄刀碎裂,可是斩仙一击的威力又岂是那么好接的?为了硬抗下不受伤,他动用了几乎大半的真气,甚至将半龙体开启,并与混沌雷体结合组成二重防御,这才勉勉强强挡住着神玄刀的拼死反扑,这男子虽然修为只有金丹中期,可绝对也是一位追求极致之人,如此战力甚至无限接近元婴期……看来这金丹组也是卧虎藏龙,接下来自己倒要小心了。

一战作罢,林洪正当离开之时,突然从右边传来一声声嘶力竭的惨叫声,林洪连忙搭眼看过去……就在一处擂台之上,一个男子竟然被他的对手抓弄在手中,凌空提了起来!林洪瞳孔一缩,那名提起别人的男子手中竟然泛起了黑涩幽深的光芒,身上的黑袍猎猎作响!与此同时,被像鸡仔一样高高提起的男子疯狂的挣扎起来,双手死死拍打着那只扼住自己咽喉的手,他已经不行了!

林洪目光陡然凌厉起来,这黑袍男竟然要将对手置于死地?眼看男子已经支撑不住,四周住着到这一幕的人越来越多,惊呼声此起彼伏……一场擂台赛而已,对方究竟和他有什么仇怨,竟然一定要取人性命才罢休!林洪手中虚空之炎汹涌的燃烧起来,不管怎样,他已经准备动用虚空行走的力量要阻止那名黑袍男!

可就在这时,那名黑袍男突然缓缓扭头,不知是感受到自己的杀意还是怎样,林洪面色阴沉,他能感觉到……那个男子黑袍下的面孔正是在阴狠的望着自己!与此同时,那名已经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子身体一阵狠狠的抖动,竟然随着黑袍男手中那一团真气爆发整个人极速甩飞出去,速度之快甚至来不及救援……噗嗤一声,那男子惨败的嘴唇微微张开,一大口鲜血狠狠咳出,双目暴突而出,整个人完完全全撞击在看台上的铁栅栏之上,一根染血的铁枝从他的胸口出贯穿而出……林洪缓缓的闭上眼睛,眸色中有不忍和怒火喷薄!

死了!

这一幕来的太快以至于台上的众多长老都没有反应过来,当男子咽下最后一口气,可是眼神还不甘渗人的死死锁着黑袍男,这一连串的事情仅仅在几个呼吸之内就已经完成!

“放肆!你这个畜生!”

大长老须发皆张,整个人身上的真气仿佛一片滔天巨浪,狠狠的灌向了场地之中!仿佛一头雄狮苏醒一般,此刻的大长老,怒气已经达到了顶峰,第一次有人竟然如此嚣张,敢在宗门之中……在他方雄的眼皮子底下杀人!这是挑衅……挑衅包括他在内的宗门高层,挑衅宗门清规,这种事情绝对不可以原谅!

风声凌厉的一掌,掺杂着大长老惊天的怒火,掠过数百丈的空间,一串串剧烈的音爆声短促极速想起,仅仅一瞬,掌印已经透过虚空落在了黑袍男面前的擂台上空!狂风刮的周围的弟子无法睁眼,这等实力早已经不是什么出窍期……或者说远远超过了这个层次!黑袍男头上的斗篷一瞬间被撕裂的粉碎,露出那张惨白的脸庞,以及布满血丝的双目。

林洪眼睛略缩,这张脸,这个人已经进入了他的必杀之列,此人不死将来定会成为祸患一方的魔头,而且就凭借他对于自己所产生的敌意,就足够自己出手将此人斩杀与此地!可就在大长老含怒一击狠狠落下的同时,林洪竟然看到一口洪吕大钟蓦然间出现……将那名表情带着狰狞笑容的黑袍男完完全全的罩住,严丝合缝!

清脆的咚的一声,黑袍男被强烈的钟声震的抠鼻出血,可他依旧在笑,朝着林洪在笑!大长老不可置信的看着挡下自己含怒出手的黑袍男,或者说……他狠狠的盯着那口暗金色的大钟!

“七长老……你究竟想做些什么!”

怒到极致反清醒,大长老赤红的脸庞缓缓扭向面带笑意的七长老高参,那口大钟别人不知晓,他还能不认得么?那正是七长老的防御重宝……也就是说这黑袍男竟然是七长老的人!而且七长老可并没有出手的痕迹,而是把这洪吕钟直接借给了这个仅仅金丹巅峰的小子!

“呵呵……大长老且慢动怒,这弟子名为南齐,的确是高某舍下的一个弟子,劣徒生性暴虐,此次行为的确是触犯了宗门规矩,可能否看在高某的面子上网开一面……待此次大比结束,劣徒参加昆仑法会之后就让他押入水牢之中如何?”

七长老高参笑眯眯的对着大长老说出这么一番话,大长老听完怒极反笑……一身白袍猎猎作响,竟然是隐隐有着压抑不住怒气的趋向。

“如此心性暴虐之辈,竟然还想夺得榜首……甚至获取参加昆仑法会的资格,代表我归元宗近三年最强一代征战法会?他……凭什么!还有你,高参……视宗门规定于不顾,竟给老朽在这里说情,我若就此翻过原谅了他,这归元的列祖列宗谁来原谅我!”

七长老的笑容凝在脸上,他没有想到死了一个小小的弟子竟然让大长老如此动怒,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如何是好,这南齐他是一定要保下来的,这不仅关系到能否杀死林洪,同时这南齐身上有一点东西,可是那一位所看中的……

“分水派尊主到——”

突然从远方驶来一座黑轿,竟然有两只不知是何品种的异兽来拉轿,赤发红冠,在异兽的体表之中竟有淡淡的熔岩物质缓缓流动,吐息之间尽是赤焰烈火,煞是威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