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26章 碎了

第26章 碎了

3092 2017-11-08 16:38:03

高云海听了内心窃喜,只要林洪被逐出归元宗,那么他的生死也就跟宗门没有关系了。到时候,随便找个人就可以杀掉没有修为的林洪。那样的话,自己与分水派之间的事情,就谁也不知道了。

高云海也没有想到,自己那天在山林中撞到的人,居然会来到归元宗。不过现在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我没有更多的证据了。”林洪垂下脑袋,眼中满是不甘,他绝不会让刑罚堂废掉自己的修为。如果真走到那一步,他拼死也要逃离宗门。

“等一下。”上官云奇忽然站了出来,林洪一颗心陡然又提了起来。

杨雄还没开口,七长老先站了出来,他说道:“怎么,上官云奇,你难道还想插手这件事?你的手未免也伸得太长了吧?这可是刑罚堂的事情,而且杨堂主就坐在这里。”

七长老一开口就将上官云奇的话给堵死了,不论上官云奇后面怎么说,都是在插手刑罚堂的事情。

林洪一脸紧张地看着上官云奇,心里对这七长老恨透了。

所有人的目光,包括杨堂主,都集中在上官云奇身上。上官云奇忽然笑了笑,一脸轻松地说道:“七长老,我当然知道我不能插手刑罚堂的事情,宗门有宗门的规矩,我不敢逾越。”

话一出口,七长老和高云海两人笑了,林洪则是心凉了半截。

可上官云奇又说道:“我只是作为旁听者,有个小小的建议而已。”

杨堂主示意上官云奇继续说下去,后者又道:“这林洪本是刚入我归元宗的,甚至他现在还不算归元宗的人,他自然没有太多我们能审问的东西。那么我们以公正著称的刑罚堂,是否可以单从林洪这个人来考虑一下呢?”

“什么意思?”杨雄皱眉问道,其他人也不理解上官云奇在说什么。

上官云奇继续说道:“我的意思是,现在接受审问的林洪和高云海两人,我们是否可以从他们个人人品上来看,用以推测他们各自所说之话的真实性?我想,刑罚堂平日里应该也会从这方面来考虑问题吧?”

杨雄点点头:“的确,如果在双方都拿不出切实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会从这方面考虑一下。不过目前的情况是,高云海有人能为他证明,而林洪没有。”

“就是,难不成有人证都不能说明问题吗?笑话,我还不信了,刑罚堂要怎么审问,需要你上官云奇来指手画脚!”七长老冷哼道。

高云海也在旁边凑热闹,他阴阳怪气地说道:“叔叔,我们大师兄雄才伟略,什么事都自然想要管一管。”

上官云奇眉头一立,看向高云海的目光如电,吓得高云海缩了缩脖子,不敢再多话。

上官云奇冷声道:“要找人证还不简单?关键是这些人证说的是不是真话!如果事情真如林洪所说,高云海与分水派的人勾结,那他怎么可能找得到人证?”

上官云奇说完就沉默了,整个刑罚堂也没有人再说话,气氛显得异常紧张。

堂主杨雄皱眉思索了片刻,随即看向上官云奇:“你有什么想法?”

听到这里,上官云奇也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他知道杨雄是出了名的强势,但同时他也是归元宗最为公正的人。

上官云奇冲杨雄拱了拱手,说道:“据我所知,这林洪在当日见习弟子考核的时候,并没有通过。所以宗门才让他进来先考察他一段时间。可是听林洪自己说,他的见习考核被高云海动了手脚,这才导致他没有通过。”

“胡说!是他自己天赋不行,当时青菱和另外一位长老都在场,我怎么可能会动手脚!”高云海大声辩解。

杨雄抬手制止高云海,示意让上官云奇继续说下去。

上官云奇继续说道:“既然林洪刚来归元宗,我们无从判断他这个人的人品如何,那么我们就有一个简单的方法验证。那就是让他重新进行一次见习弟子考核,如果真像他说的,他能够顺利通过的话。那么我们再重新考量他说高云海勾结分水派的事情。但如果他还是不能通过见习弟子考核,那么他说的话,自然就是谎话了。”

“这也不失为一个办法。”杨雄沉吟道。

高云海见势不对,于是大吼道:“不行,这怎么可能!他林洪凭什么有两次机会,这样对其他没通过考核的弟子来说,未免太不公平了!”

“就是!”七长老面色冰冷,“哼,我们归元宗历年来的规矩,岂能说坏就坏。就算是宗门要对林洪观察一段时间,可是他这段时间的表现,就应该直接让他滚蛋,还给他机会?把我们归元宗当成什么地方了!”

“对!本来宗门让他去赤岩洞做苦力,可是他却偷偷逃了出来。这种人,还留着他干什么!”高云海附和。

青菱看不下去了,他对七长老和高云海简直厌恶透顶,她刚要站出来说两句,却听杨雄同意了上官云奇的提议。

“来人,去请十三长老过来。”杨雄吩咐道。

“杨雄!”七长老面色激动,“你作为刑罚堂堂主,竟然敢公然破坏宗门规矩!”

杨雄扯了扯嘴角,冷笑道:“七长老,你别忘了,这里是刑罚堂。是我说了算,而不是你。我只是让十三长老重新考验林洪一番,怎么就变成了破坏宗门规矩了呢?你不会说心虚了,被上官云奇说中了吧?”

“你……”七长老被说得哑口无言。

很快,负责见习弟子考核的十三长老,带着一块考核专用的牌子,来到了刑罚堂。在路上,刑罚堂的弟子,已经简单向他说明了情况。

杨雄站起身来,对十三长老拱手道:“麻烦十三长老了。”

十三长老点点头,走到林洪身旁,其实当日林洪的情况,也让他感觉有些奇怪。今天能够重新考验林洪,也正好可以解一解他心头的疑惑。

“你知道怎么做吧?”十三长老将牌子递给林洪。

林洪点点头,心头有些紧张,他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调动体内真元,开始注入到这块似木非木的牌子之中。

很快,牌子上泛起了一圈金色光泽。随着林洪注入的真元越来越多,牌子上面的金光也越来越亮。

“拿出你全部的实力。”上官云奇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说道。

林洪点头,再次加大真元注入的力度。

忽然,牌子上金光暴涨,宛若一块金光灿灿的宝石,将整个刑罚堂都照得透亮。周围的弟子纷纷发出了惊呼,高云海的脸色则是异常苍白。

金光仍在暴涨,牌子简直就要燃烧起来。但接着,金光就保持在了这个水平,始终再难寸进。这个程度,跟当日曾鸿飞差不多。

“好了。”杨雄挥手,让林洪停止考核。

“赤岩晶。”龙魂的声音忽然响起。

林洪正打算撤回真元,忽然心头一动,调集体内残留的那股灼热能量,然后顺着手臂,注入到牌子当中。

轰!金光再次暴涨,刺得周围人下意识地闭上了双眼。

咔咔!

牌子传出一阵脆响,等众人睁开双眼的时候,那块坚固的牌子,已经变成了碎片,屋子里的金光也瞬间褪去。

“这……”

“牌子居然碎掉了,好恐怖的天赋!”

周围的人,尤其是那些刑罚堂的弟子,纷纷发出了不可思议的惊叹。就连表情万年不变的战古,也都神色动容,目光中燃起了一丝战意。

林洪长处一口气,将手里的碎渣扔掉,这才发现,自己额头竟然已经布满了汗珠。他抬头看向上官云奇,后者冲他点了点头。

杨雄的脸上先是出现了一丝震撼,随即面色一沉,转头看向十三长老:“十三长老,当日这林洪的考核,究竟是个什么情况?”

“十三长老?”

十三长老似乎还没回过神来,直到杨雄又叫了他一遍,这才反应过来。他满脸激动地说道:“不可思议,不可思议啊!竟然又是一名天赋绝顶之人,宗门之大幸也!”

“十三长老,麻烦你再说一下,当日林洪考核时候的情形。”杨雄重复道。

“哦,好的好的。”十三长老先是冲林洪笑了笑,然后大声道,“当日的情形,现在细细想来,的确有些蹊跷。因为当时林洪在注入真元的时候,牌子先是金光大作,然后忽然又熄灭了。老夫当时还以为,是因为这林洪从前天赋异禀,现在却因为某种原因,天赋被打断了。”

“现在看来,并非如此!”十三长老盯着高云海,目露杀机,“高云海,你险些让我归元宗损失一位绝世天才!也险些让老夫酿成大错!”

“十三长老你在说什么,这跟我有什么关系!”高云海彻底慌了,他跪向杨雄,“杨堂主,你要为我做主啊,我什么都没做,我怎么知道林洪的考核会出现什么变故啊!我冤枉啊!”

“冤枉?”杨雄面沉如水,“那你告诉我,一个人的天赋,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吗?”

“十三长老,会吗?”

十三长老语气坚定地说道:“绝对不会!”

高云海脸色瞬间变得苍白如纸,一脸绝望地瘫坐在地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