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22章 锻体

第22章 锻体

3076 2017-11-02 12:31:22

林洪又在这名监工耳边说了几句。然后他将监工放开后,这监工脸色苍白地点了点头,随即便跌跌撞撞地跑开了。

林洪刚一回到赤岩洞中,就看见洪伯正对着几名监工拳打脚踢,大声咒骂。

“他……他回来了!”有人指着洞口的林洪喊道。

洪伯回头一看,见林洪正朝这边走来,他一脸森然地笑了笑,随即将鞭子一挥,长长的铁鞭,就将林洪的身体缠绕而进。

洪伯用力一拉,林洪的身体就朝他飞了过来。接着,洪伯一脚踹在了林洪的胸膛之上。

金丹后期修士的一脚,直接让林洪险些痛晕过去,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半跪在地上,一脸冷漠地盯着洪伯。

“很好,你才来几天,就敢公然挑战我的权威。来人,给我先绑起来,用木桩将他挂在三区,先饿他三天三夜!”洪伯用力一拉,又将林洪给拉了过来,任由他滚到地上。

其他监工直接将林洪按住,然后找来一条粗大的铁链,将林洪拖到了三区。途中,这些监工还对林洪拳打脚踢,一遍遍抽打林洪,直到他全身血肉模糊。

从林洪回到赤岩洞之后,他至始至终都没有反抗。不是他不敢,而是他不能。他还要想办法离开这里,现在反抗,虽然逞了一时之快,可是却只能加速自己的死亡。

林洪奄奄一息地被捆在三区,倒挂在一根十米高的木桩上。浑身血液朝着头部汇聚,本就身受重伤的他,感觉脑袋都要爆炸了,极为痛苦。如果不是凭借着仅剩的意识苦苦支撑,恐怕他早就昏死了过去。

待到傍晚,所有苦力都回到了他们的住处,那些监工也全都离开了之后,林洪才松开了他的右手。在右手之中,有着一颗拇指大小的红色晶石。正是那位老者给他的极品赤岩晶。

“龙影前辈,麻烦你了。”林洪在脑海中说道。

“唉……”

片刻之后,林洪的脑海中,出现了一道秘法。林洪用力咬破舌尖,迫使自己打起精神,然后照着秘法,开始运转体内真元。

那颗赤岩晶中的小鸟,似乎感受到了危机,在晶石中不安地煽动着翅膀。但很快,一道奇特的符文,就从林洪的手心进入了晶石当中,印在了小鸟的身上。

小鸟突然安静了下来,接着翅膀用力一震,竟然从晶石中飞了出来。原本只有小指头大小的火鸟,忽然间迎风暴涨,化作足有一人高的巨大火焰鸟。

火焰鸟双翅猛烈扇动,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三区外面飞去。

“回来!”林洪低喝一声,双手捏出两道奇怪的手印。两束灰蒙蒙的光柱,从手印上飞出,分别粘在了火焰鸟的双翅之上,硬生生地将火焰鸟给拉了回来。

不论这火焰鸟怎么挣扎,始终都无法逃脱双柱的束缚,最后身子越来越小,重新变回到小指大小,化作一道光芒,没入了林洪体内。

火焰鸟进入林洪体内后,变成了一个火红色的光点,忽而出现在林洪眉间,忽而又出现在小腹,忽而又出现在手心。像是没有任何规律一般,在林洪体内乱窜。

可随着光点的不断闪现,林洪身体表面浮现出了一层淡淡的红光。红光越来越浓,最后化作一圈圈熊熊燃烧的火焰,煅烧着林洪的身体。

撕扯、断裂、重组,林洪的身体仿佛经历了一次又一次的轮回,灼热无比的剧痛,让他发不出任何声音,可是脑袋又无比清醒,简直是炼狱般的感受。

一丝丝黑气,开始从林洪身体表面冒出,他的身体就像是烧红的烙铁,变得通红且略带透明。

那一丝丝黑气,就是林洪体内的杂质。他用这种极端且残酷的方式,将自己的身体煅烧得更加纯粹而强大。

整个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林洪甚至都已经麻木了。当光点变得有些暗淡的时候,林洪身上的痛苦,也逐渐地减轻了。

最后,光点忽然一下,没入了林洪的金丹之中。

如果说刚才是肉体的折磨,那么在光点进入金丹后,就是灵魂的折磨。不过好在这种折磨并不如刚才,来得那么猛烈。而是一点一点灼烧林洪的金丹,去除其中的杂质。

林洪终于能够缓口气,他身上白天留下的密密麻麻的伤口,此刻已经开始结痂。浑身皮肤奇痒难耐,像是有新生的皮肤和血肉,在那一层层血痂之下,开始快速地生长。

整个过程,龙影都看到了。他不禁感慨万分,若是这次不死,此子日后必然如飞龙升天,成为这个大陆上耀眼的新星。

第二天清晨,林洪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状态,倒挂着竟然睡着了,而且还睡得很香。是他来赤岩洞的这几天中,睡得最沉的一次。

可是,好景不长。一天的开始,迎接林洪的,就是数不清的鞭子。

但林洪觉得非常奇怪的是,这些监工就像是没吃饭一样,一鞭一鞭抽在他身上,就像挠痒痒一样,根本没有一点疼痛的感觉。

林洪有些纳闷,他这才想起,原来在昨晚,自己已经用赤岩晶进行了一次痛苦的洗礼。现在他的身体强度,远远超过同境界的修士。林洪猜测,甚至有着元婴期境界,金丹后期实力的洪伯,身体恐怕都未必有自己强悍。

监工们的鞭子,不仅没让林洪受伤,反而还帮他打掉了身上的血痂,露出了里面焕然一新的肌肤。

“这……这是怎么回事!”监工们看到林洪完好无损的肌肤,就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吵什么吵,让你们教训这个小子,你们就是这样教训的吗?都没有吃饭吗?”

洪伯走了过来,看见林洪的皮肤,也是大吃一惊。随即他心头一动,不对,这小子有古怪。

“把我的剑拿过来。”洪伯对旁边的监工说道。

很快,一把锋利的长剑,被那名监工拿了过来,递到洪伯手上。洪伯抽出长剑,一剑刺在了林洪的心口上。

“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能刀枪不入。”

洪伯冷笑,令他吃惊的是,自己这随手一刺,即便是几寸厚的钢板,也随随便便洞穿。可是刺在林洪身上,却仅仅是刺破了一点皮肤,根本没有伤到骨肉。

洪伯加大力道,将雄厚的真元也注入到长剑之中。长剑一点一点地刺进林洪的身体,洪伯额头冒着微汗。越用力他就越震惊,因为他感到了莫大的阻力。根本不像是刺在人的身上,而像是刺在了什么妖兽的鳞片上。

“今天就便宜你了,去死吧!”

洪伯低喝一声,长剑在他手上,散发出了璀璨的光芒。

噗嗤!长剑没入一寸,距离林洪的心脏越来越近。林洪现在的身体是很强悍没错,可是他的心脏还是非常脆弱。如果这一剑真的刺穿心脏,那他的身体再强大也没有用。

更关键的是,林洪现在无法动弹,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长剑一点一点刺入自己的心口。

“住手!”

一道清脆的喝声响起,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名身穿青衣的女子款款而来。

“青菱?你来这里做什么?”洪伯眉头微皱,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

“洪伯,我让你住手,你没听见吗?”青菱看着林洪痛苦的样子,黛眉微微蹙了起来。

洪伯笑了笑:“青菱,我赤岩洞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吧?再说了,你是不是应该尊称我一声洪伯?”

青菱知道,光凭自己,是没办法让洪伯停手的。她又说道:“当然,洪伯,我的确没有资格管你们赤岩洞的事情。可是云奇师兄呢?你说他有没有资格管呢?”

“上官云奇?”听到这个名字,洪伯手上的动作立即停了下来,可接着他又嗤笑道,“上官云奇,说到底还是一个小辈,他自然也没有资格管我赤岩洞的事情了。”

“哦?是吗?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只能给云奇师兄这样回话,就说他看中的师弟,被洪伯给杀死了。”青菱冷笑。

“什么?”洪伯一惊,赶紧抽出长剑,“你是说上官云奇要保这个小子?不可能,他不过是区区一个见习弟子,而且连见习考核的成绩都没有,上官云奇怎么会保他呢?”

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洪伯的确不敢再对林洪下手了。

上官云奇乃是归元宗掌教的大弟子,就算他的辈分比洪伯要矮一辈,但两人一个是前途无限的天才弟子,一个是垂垂老矣的无用之人。再加上上官云奇本身实力,已经达到了元婴后期。光论实力,十个洪伯都不够上官云奇杀的。

“还不赶快放人?”青菱冷笑道。

洪伯尽管心有不甘,但还是让监工把林洪给放了下来,他一脸怨毒地看着青菱:“如果让我知道你骗了我,我不会放过你的。”

青菱压根就没有理睬洪伯,而是冲林洪招了招手,淡然道:“收拾东西,跟我走。”

临走之前,林洪看了洪伯一眼,对他说道:“你放心,你这几天给我的东西,我会加倍讨回来的。你最好赶紧交代后事,否则的话就来不及了。”

说完,林洪扬长而去,洪伯脸色阴沉得可以滴出水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