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68章 分水派,尊主驾临

第68章 分水派,尊主驾临

2938 2018-03-02 13:48:50

大长老的猛的抬起头,看向那顶黑色轿子之中,眼睛微微眯了起来……没错,这个坐骑,的确是分水派的尊主!虽然宗门大比是宗门内部的事情,但是的确也不制止外来势力的观战,同身为大宗大派对此之间还是比较宽松,毕竟传道立业本有将道散播天下的意思,固步自封只能让宗门消散于历史长河中。

分水派尊主?林洪的注意力一下子转了过去,黑色大轿中似乎有隐隐的响动传出来, 却没有任何的人影走出来。呵……这分水派尊主的架子够大的,想起分水派他就想起入门时害他白白虚度数月的高云海,也从那时候起,这个宗门的名字也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大长老心中突然涌现了颇多猜疑,在这个时候分水派的尊主出现在这里……这究竟是何意?虽说分水派有三大尊主分管这宗门的事物,但是却很少下设长老等职位,因此三位尊主在分水派可谓地位超凡,无论哪一位的行踪都颇为隐秘,可是今天竟然其中一位有闲工夫过来观看归元宗一年一度的宗门大比?说出去恐怕都没有人相信。

“原来是分水之尊驾临……不知尊主前来有何要事?”

“本尊云游此地,恰听说归元在为昆仑法会之事挑选新秀……我们两派在昆仑法会之上也算是老对手了,今日来此也算是打探一些“敌情”了不是么。”

“呵呵……尊主说笑了,我们归元宗向来信奉来者即是客的规矩,不过现在却有些事需要处理,没有功夫设宴招待尊主,不周之处还望尊主见谅。”

大长老一面和分水派尊主客套,一面将眼神在七长老和南齐之间变幻,那分水派尊主倒也没有再出生,而是将黑轿停留在天空之中,在广袤的归元演武场上形成独特的一景。

“好,七长老,我希望你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既然那南齐是你宗门弟子,这管教之罪你可承认!”大长老神色稍稍收敛了一番,没有再和之前那么咄咄逼人,可是言辞之间却异常锋利,誓要在此事之上讲出个一二三来。

七长老面色又是一变,今天这事的确很难收场了,大长老一句话先给自己扣了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出来,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要知道到了他这种层次,对于门生弟子的颜面看的相当之重,一个管教不严的罪名已经足够让他人名受侮,不管说到哪里去都是个洗不清的污点!

“大长老言重了,我这弟子的确有些不受管教,不过经此一事之后,高某只希望保他一条性命,至于惩罚就按照宗门清规来进行处罚如何?”七长老这次口气明显软了很多,大长老行为做事一直以来就偏向稳当,没想到这次锋芒毕露之下自己竟然难以招架,所谓句句诛心也不过于刚才了,以南齐的心性有此一罚是在所难免了,现在他只希望至少可以保住他的性命,如果大长老将这件事执意捅大,要按照宗门法规来惩治南齐他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既然七长老如此说……这南齐的性命可以留给你,可对于他的惩罚只有一个,那就是废去全身修为,打入宗门水牢!”大长老锐利的眼神直视南齐,随后句末又轻轻扫到七长老的身上,一直脸色没有变化的南齐终于出现了神情,那是一种叫做紧张的情绪,他之所以如此行事,大部分仗着的都是七长老的威势,他虽然想到宗门会给予他处罚,可是没有想到大长老竟然如此不讲情面,哪怕和七长老闹翻也要执意要自己的性命,可现在性命的确保住,但修为呢?对于修道之人,没有修为就没有了一切,用生不如死形容一点都不为过,这让他怎能淡然面对?

“不行!废了他就等于要了他的命,我不允许!”七长老有些气急败坏,没想到大长老如此不给他面子,所谓的宽恕到头来就好像把他们师徒当做掌中之物玩弄,七长老脸色阴晴不定,南齐最终的任务就是废了林洪,将他的修为废去,那么让他参加这宗门大比还有何意义?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这归元宗到底是法规作数还是你高参说话作数!”大长老猛然阴下了脸,语气极度的不善起来,整个人的怒气好像山洪即将爆发一般。七长老神情一肃,不甘的微微垂下头,没有了言语。

“呵呵……方长老何必如此动怒?事情我也看了个八九不离十……我倒是觉得年轻人么,出手之间杀伐果断倒的确是生存之道。”

大长老眼神一动,说话的正是那分水派尊主,先不论他所说的自己是否赞同,不过对方的身份摆在那里,他不得不正眼相对。一旁的七长老眼神有光彩溢出来,分水派尊主亲自开口,这件事绝对还有转机!

想到这里,七长老有些疑惑,对方虽然是分水派尊主,但是绝对不是自己所认识的那一位,说实话,如果不是刚才的声音提醒了他,他甚至不知道面前的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分水派尊主之一,本身他没有报希望这位会帮助他和南齐说话,可是南齐的事情发生和这位尊主的驾临让他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性,看来果然是那一位出手,才能请动这位尊主前来……林洪,看来你命里要绝呐!

“虽然这个叫做南齐的弟子杀死了他的对手,可事已成为定局……毕竟以他的实力完全可以杀入金丹中的榜首,也就是说他有资格角逐昆仑法会的那一席,我看倒不如让他去争一争这席位,如果他可以为宗门做出贡献,自然功过相抵,如果他无法拿到金丹的榜首,只能说明他自己丢弃了将功补错的机会,他的性命也就没有必要留在这世上了,你看如何?”

此时看台上的弟子无不倒吸一口凉气,林洪也是一惊,他万万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个地步,先是七长老的万般求情,随后又是分水派尊主的驾临,一切的一切串联在一起就好像一场阴谋……看似一件成了定局的恶性残害同门的事情,却又充满了诡异和不确定性。

这分水派尊主的确是个冷血之人,人命在他的口中只是有无利用价值的东西,一旦南齐证明了他可以胜任参加昆仑法会,那么那位同门的性命就是白白丢弃!可是如果一旦失手,自己的性命也就如此交了出去,这无异将两条人命放在生与死的天平之上度量,这分水派尊主……真是好狠的心!

大长老久久不语,这就是一场阳谋,一场彻彻底底的阳谋!分水派尊主开口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他为什么要保下南齐……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也是这场看似意外发生的事情最重要的一个突破口,那就是七长老高参!

南齐用来抵挡自己攻击的那个钟,是七长老的,可是这却恰恰是他最为怀疑的地方,要知道……七长老并非出手阻止他,而是将自己的重宝直接给了那个叫做南齐的弟子,那可是重宝层次的防御灵物!究竟有什么祸端要南齐随身携带着足以挡下自己含怒一击的宝物,如果说巧合,大长老更相信这是一场预谋!预谋南齐一定会发生恶性杀人事件……从而引起自己的出手,最后顺理成章保下这名弟子的性命……想到这里,大长老只感觉后颈一阵发凉。

大长老心念电转,眼神一冷……这件事绝对不能这么算了,现在涉及到的已经不是南齐这名弟子的个人问题,而是一场阴谋!可是只要自己冒着得罪分水派的风险拒绝掉尊主的提议,执意废掉,或是杀死南齐,那么这场阴谋从源头也就将会彻底消散!

心中有了决意的大长老心头更加坚定自己的想法,他张开了嘴,微微咳了一声,眼看就要宣布他的最终决定,与此同时上千的弟子全部紧张的盯着大长老……气氛在一瞬间停止!七长老,南齐,林洪,所有人的表情前所未有的凝滞,突然,大长老蠕动了两下嘴唇,却没有任何话语从中说出,大长老的表情从严肃有一瞬间变成了惊疑……随后他终于开口。

“本次南齐杀死同门之事,老朽决定……暂且按照分水派尊主和七长老的提议,对于南齐的过错暂不予追究,等待本次宗门大比的结果宣布之时再做定夺!”

哗——

底下瞬间一片骚动,众人的脸上全都是不可置信的震惊,这件事情真的扭转了!从分水派的尊主来的那一刻,事情就出现了颠覆性的转机,南齐如此恶劣的杀害同门,竟然得到的是暂且的搁置,这究竟……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