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玄幻  >  古神争锋  >  第41章 值得用心对待

第41章 值得用心对待

3094 2017-12-04 11:29:56

“算了,本小姐原谅你的失礼之举,不过你闲了要陪我修炼!”

修炼?林洪打了个冷战,他一个小小的金丹,喻竹早已经是元婴级别,而且从之前她使用的功法中,林洪可以察觉出凤的气势,毕竟龙凤之间总是有些或多或少的联系和感应,因此林洪初步可以判断出她修炼的功法至少不弱于自己的混沌雷体,他才不会这么傻的去自找不痛快呢。

“呵呵,你真爱开玩笑,我修炼的只是下品的惊雷步……怎么能和你切磋修炼呢,这你就太高看我了。”

林洪二话不说直接拒绝。开玩笑,虽然他不介意和这个小魔女相处,但是因此捆绑在喻竹身边岂不是太过吃亏了,可令他惊讶的是,喻竹并没有急着发飙什么的,反而神秘的笑了笑,嘴角向上神秘的勾了勾,甜腻腻的笑容看的林洪又是一阵心痒。

“我记得前两天去归元阁的时候,雷声大作,排场可是相当的大!我一时好奇就进了归元阁……再加上阁老对我不错,所以我听说当天有一个男弟子进入了上品灵武层,据说还是个入门不久的人呢,你猜猜这个人会是谁呢?”

林洪嘴角抽搐着,这哪里是猜啊?这简直是摆明的威胁他啊,嘿,他这暴脾气……还就真吃这一套!林洪咬了咬牙,狠狠的盯着喻竹看了半天,喻竹倒是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嫩白的小手甚至挽了一撮秀发打转,眼睛死活不和林洪对视,在天上煞有兴趣的乱瞄,好像有什么深深吸引她的东西一样。

算你狠,林洪恶狠狠的心中诽腹,可女孩的笑容却让他丝毫气不起来,只好默默低着头接受了这一切的发生,喻竹看了他的反应哪里还不知道自己的威胁策略成功,暗暗的给自己竖了个大拇指,达成这一目的的喻竹,美滋滋的洒脱转身准备告辞。

“对了,你杀掉了乌少华,乌家肯定会找你的麻烦,不过作为本小姐的陪练,公面上我自然会保护你的安全,私下里我可就没精力管你的破事啦,你自己小心吧!还有……努力修炼吧,你既然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马上就会有人找你,你也就会知道那个东西的存在了。”

做完了这一切的喻竹迈着轻快的步伐独自离开,不一会消失在了林洪的视线之中,只留下他在原地思考着喻竹话语中信息的意思。过了一会儿,林洪脸上多了些笑容,虽然不知道喻竹说的那个东西是什么意思,但是小姑娘承诺帮他挡住乌家的麻烦还是让他心中有一阵暖流流过,不就是陪练么?正好自己缺一个可以给予自己压力的对手,权当给自己施压就好了。

“林洪,那个小姑娘……不简单呐,我从她的身体上,可以感受到一种很强的波动,她的身边一定有一个功参造化的人保护着她,与她保持好关系是有必要的。”

紫府之中一直沉寂的龙影突然若有所思的开口,让林洪心中一惊,随即他有些惊愕,龙影竟然为了告诉他要和喻竹搞好关系而特地出声?这让他心中流过万千思绪,连龙影都称为高手的人,那究竟是怎样的一种程度?林洪发觉,喻竹这个直率纯真的女孩却拥有着他根本不了解的复杂背景,看来之前对她的身世估计还差了很多啊。

不管怎样,当下应该去消化掉那只龙魂和蛟魂能量才是最为重要的,因为接下来,他要去集中精力去思考探索,那件事如何进行解决。

回到自己的屋子之后,林洪缓缓脱下长衫,背后两个血洞还是那般的清晰和渗人,透过铜镜,林洪艰难的将屋子里为数不多的创伤药涂抹在伤口之处,蜇痛好像针一样刺扎他的神经,他接下一盆温水,缓缓的将周围的血污清洗掉,一阵忙活下来以后,林洪无力的靠坐在床铺之上,紧张的战斗让他暂时忘却了伤痛,可放松下来反而将这份痛楚放大至更加清晰。

林洪放空身心,随意的躺在床上,今天的他真的非常困倦,在接下来的龙魂和蛟魂炼化前,他需要保持最饱满的热情和精神,因此他需要老老实实的睡一觉,也算是为多日的疲惫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

……

“什么!你再说一遍?”

青菱张大的嘴巴,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一旁茶杯端到半空中停滞住的上官云奇,就在这么平常的一天,没有丝毫的预兆下,有人告诉自己,驯兽乌家的第一顺位继承人,竟然在第八峰的地盘上被人杀掉,而且据说属于正常决斗产生的范畴之内?

“真是上天相助我们师兄妹,乌家的势力扩张的如此之快,在宗门内所拉拢的势力越来越多,俨然快成为宗门中的心腹之患,凭的是什么?还不是那个号称可以带领乌家走向辉煌的百年之才?可家族的未来陨落,他们乌家还有什么脸面继续这么叫嚣下去?哈哈,真是大快人心!”

上官云奇缓缓的放下茶杯,眉目间露出一丝好奇,根据面前这位师弟所说,乌少华应该死在了一个雷系功法使用者的手中,而这归元宗内的雷修可是手指头都数的出来的,能上的了台面的年轻一辈他更是了解,究竟是哪位师弟如此好胆做出这等事情?

“且慢,师弟,你能向云奇描述下那位雷修的特征么?如此年轻豪杰,云奇也想深交一二。”

上官云奇温和的面容上满是谦虚和真挚,这也是他的一贯作风,反倒是青菱楞了一下,虽然乌家吃瘪对于他们有着相当大的好处,可以大师兄的身份对此事完全不需要太过在意,因为从一定意义上来说他代表的就是宗门,而乌家无论势力如何做大,终究不敢在宗门中太过放肆,那么他此举到底是何意,难不成真的像他所言只是为了结交年轻俊杰?

“大师兄客气,师弟有幸问得一位就在现场目睹一切的朋友,如果没记错的话,据说出手者的面容颇为稚嫩,年纪反而较轻,可出手之果断完全令我辈赞叹,后生可畏呐……对了,还有一点,好像与乌少华的决斗中有喻竹大小姐的参与。”

“恩……劳烦师弟远道而来,可云奇和师妹还有要事商议,就只好委屈师弟了,恕云奇招待不周,来日相聚必有佳肴。”

那师弟知道大师兄这是不留人了,受宠若惊的客套了两句以后退出了房间,只留下满腹话语的青菱站在原地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师妹,我们不是生人,有事但说无妨。”

青菱看见师兄这么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自然知晓自己的反应恐怕全部在他的预料之中,那么自己想要问什么问题大师兄的心中自然也是一清二楚,聪明人和聪明人打交道,从来不需要花费无用之功,果然,上官云奇一看青菱眼巴巴的望着自己,微微一笑之后,开口为青菱开始道来前因后果……

“师妹,你也听见刚才那位师弟所言,我们归元宗的雷修弟子本就是孤僻的一小撮人,他们大多独来独往但实力也无疑受人敬畏,乌少华虽然高傲,但是并不是莽撞,他敢于对方发生冲突自然认定有至少七八成的把握可以赢下决斗,可结果偏偏是以他的死亡告终,你说这是为什么呢?”

青菱也不是笨人,经过上官云奇这么一点,她一瞬间也是想到了很多种的可能,可结果大抵只有一个,那就是乌少华轻敌了,至少对方看起来表面的境界是不如他的,要知道,乌少华本身在的实力在元婴这个分水岭之中可是佼佼者级别的,可以越级和他对抗甚至碾压他的人自身天赋无疑是天才中的天才。

“呵,你不说我大抵也能想到你意思,可我在这里还要补充一点,那就是我们归元宗好歹也算得上名门正派,其中人才辈出,越级挑战者也是大有人在,这些人往往是一些大家族的得意子弟,且早已经在门派中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地,乌少华于情于理都不可能找这些面孔的麻烦,也就是说杀掉他的人不仅是一个天才,而而且是一个入门不长的后起之秀,再加上雷修的限制范围,我想这个目标已经非常小非常明白了,更何况你没有听见喻竹这姑娘也在其中么?”

青菱眼睛越睁越大,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雷系,入门资历浅,境界低,三个局面组合到了一起,她的脑海中下意识跳出了一个男人的名字和那张青涩的脸庞,正是前些日子和她与上官云奇渊源颇深的林洪,可是青菱又有一万个不相信,就是那个小子竟然可以杀掉实力甚至强过她都有很多的乌家继承人?

“林洪这小子的来历我们一直只停留在他是秋霜师妹写信举荐过来的,虽然他到来之后的确发生了不少的事情,影响了大家对于他的判断,可是不要忽略可以让被誉为秋家青莲的三小姐破例举荐的人又怎么会是孬种?包括他通过你找到我寻求自保的方式都证明了他绝对是一个值得我们用心对待的人,这一点你要牢记。”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