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章 被冰箱雪藏的尸体

第1章 被冰箱雪藏的尸体

2928 2017-08-14 11:50:17

“这里就是案发现场”刑警小王指着前面被警戒线包围的一所老旧民宅。

这里是临海市,存于闹市之中的老旧民宅,房子修建于19世纪,如今也就只剩下这几条胡同串联的房子还保存着过去的记忆。

2017年3月21号晚上8点多钟,临海市刑警大队,接到热心观众举报,这里发生了可疑的案件,敞开的房间当中有明显的打斗痕迹。

而房子的主人已经连续一个星期没有露过面。

经过现场刑警的勘察,最终在房子冰箱当中发现一具早已经被冻僵的女性尸体。

经过初步判断,这是一起杀人案件。

刑警大队迅速的联系了司法鉴定部门的尸检部。

房子周围已经拉了一条长长的警戒线,围观的群众把警戒线外围的水泄不通。

小王带着王洛穿过警戒线来到民宅的院落里。

刑警大队队长关源走上前来打招呼:“是司法部门的同志吗?”

王洛点点头,扫视了一眼前方打开的大门:“现场有没有遭到破坏?”

关源望了一眼王洛后方,可没有回答他的话,只是问道:“你们带队的人呢,李青博士没来吗?”

刑警小王急忙解释:“这个……关队长,这位就是这次带队的法医,王洛老师。”

关源上下打量了下眼前这个瘦弱的男子,一米七五的身高,中等身材,凌乱的头发下面,白静的脸面,一副无框眼镜架在鼻梁下。

关队长没有说话,用手指了指尸体让王洛开始验尸,王洛整理了下白色的大褂,蹲下身子,麻利地戴上乳胶手套,拿着镊子稳稳地开始取女尸上的一切能验出DNA的线索,这是一具光着身子的尸体,在她的指甲缝隙里有几根黑色的毛发,和一丝皮肉纤维。指甲里的毛发发质坚硬,颜色黑亮,而尸体则是一头毛躁、明显烫染过度的黄发,所以这头发应该不是她的。

血肉、和毛发那就很有可能是凶手的了。

尸体头上明显有受到钝器打击的淤伤,皮下血点还在额头上,长发凌乱,面容憔悴,肌肉也有些僵硬了,看来死者生前是先是受到了殴打,但是否是殴打致死还要等待进一步化验后才能知道,王洛收集好尸体上的毛发血迹后,就要起身离开。

关队长上前拦住了他,想问一下死亡时间。王洛抬起眼皮瞄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直接闪身而过上了车,离开了案发现场。

“这小子什么来头?人话不会说啊?”关队长对王洛的傲慢有些不满。

一旁的刑警小王连忙回道:“这是咱们局新来来的鉴证中心副主任,李博士已经内退了,现在整个鉴定中心,都有他负责。”

关队长心中虽有不快,但也不好挂在脸上。

眼睛转了转,似乎想起了什么:“哦,是那个海龟,听说年纪轻轻的就考上什么高级法医证书了,切,估计不知道是哪个当官家的小子,这么快就副主任了。”

关源当然不知道,王洛并不是傲慢,只是个性使然而已,不太会跟活人交流,用他老师李博士的话讲,他跟死人都比活人话多,再加上之前关源答非所问,王洛就自动把他归类了。

王洛进了化验室,也不跟同事打招呼,一头扎进了工作中。

有经验的法医,会根据尸体的现象,尸温、尸斑,以及环境的湿度,全身肌肉的僵硬程度,和全身肤色温度的变化,推测出一个大概的死亡时间。

但是有些死亡时间,会因为药物,或者一些天气变化,发生改变,还是科学仪器更加有效直观。

最常见的科学检测死亡时间的方法是眼球化学法。

人死亡后,红细胞会不断的发生破裂,红细胞的钾离子会进入眼球玻璃体当中。

这种方法不会受温度而变化,比较精准。

尸体已经被完好地送到法医室。

王洛取出死者眼球内的液体,放在仪器上开始检验。

等检验出死亡时间后再记录下来。

趁这个空档,他将死者指甲下的皮肤纤维小心地剥下,放到显微镜下仔细观察后又进行了DNA对比,显示不是死者的。死者如果是被钝器打死后,放进了冰箱,那凶手用的什么凶器呢,从尸体痕迹上看,额头上的伤痕呈正方形,烟灰缸吗?

“王主任,关队长让我问问你,有什么发现吗?”刑警小王探头问道,王洛这次眼皮都没抬,看了下化验出来的数据,说道:“死亡时间是夜里两点到三点,生前有被殴打的痕迹,致命伤暂时不知道,从死者的瞳孔上看,生前情绪波动明显,瞳孔放大明显。”

小王哦了一声,然后邀请王洛去吃饭,因为今天是王洛第一天上班。

王洛就跟没听见一样,低头沉思,似乎是在想案情,小王有些尴尬,说了句,海鲜城,二楼,203,就离开了化验室。

这会儿鉴证中心已经下班了,只剩下王洛一个人在化验室,他的老师李博士说过,查案验尸,现场是最好的化验室,只有我们法医才可以让死者说出最后的话来。

去案发现场。

今天的证据已经证明了民宅是第一案发现场,王洛拿出工作证,进了被封锁的屋子。

八十平米的屋子,家具凌乱,几把椅子倒落一地,鱼缸的玻璃碎了一地,地上三只黑色的金鱼已经翻了肚皮,双开门的冰箱,尸体已经在警察局的太平间了,冰箱里的饮料水果都被放在了桌子上,冰激凌已经融化了。

桌子上有一包芙蓉王,还有一盒杜蕾斯,鞋柜里还有几双男人的鞋子,首先可以看出这个死者不是单身,应该是有男朋友,或者老公的,这个具体的只要警察向周围的邻居打听一下就知道了。

地上有洒落的烟灰,却没有烟灰缸,可能烟灰缸就是凶器,很有可能是被凶手拿走了。王洛还在搜寻证据,门被打开了,一个女孩进来了,王洛回头一看,牛仔裤,运动鞋,整齐的短发,胸口上别着临海市公安局法医鉴证中心化验员的工作证。

“你好,我是新来的化验员,林薇薇,你是王副主任吧?”林薇薇友好的打了一个招呼,王洛回忆了下,早上在中心见过,不过,他一向对活人的名字和面孔记不住,所以只能说是有点印象,点了点头。

“王主任,你真认真,中午了,还来现场查看”林薇薇话挺多的,剩下的话都是对王洛的崇拜。

王洛是整个临海市最年轻的高级法医,一回国就在老师的介绍下,到了中心做副主任,而碰巧的是,王洛留学前所上的大学就是林薇薇所在的学校。

林薇薇早在大学的时候就听同学说过,有一个天才学长叫王洛,在学校的时候就配合公安破获了几起大案。

现在能在这个天才学长的领导下工作,她不知道有多高兴。

”王学长,我是你师妹,我也跟李博士……”还没等她说完话,王洛一拍脑袋,提出要回法医室进一步解剖尸体,林薇薇一听立刻答应下来,她骑着一辆粉色的摩托车,带着王洛回了局里。

法医室太平间尸体上的名牌上写着张倩,拉开尸体袋子,扑面而来的寒气,配合着阴冷的空气,林薇薇有些害怕,过去在学校也见过泡在福尔马林的尸体标本,可是今天看到的是刚死亡不久的尸体,这种恐惧感还是依然很强烈。

“把尸体抬出来,抬到解剖室里去”

“啊,咱俩抬啊:“孙倩听到后,立刻有些害怕的道。

“嗯”王洛点了点头:“我在现场发现了一些东西,怀疑她的死因可能不止外伤导致”两人把尸体运到了解剖室里。

孙倩的死因是窒息而亡。

解剖后,王洛从死者孙倩的胃里面发现了一枚戒指,这个案子看起来,真是够变态的。

他用镊子小心地取出放在托盘上,随着一声金属声响起,消毒液洗干净上面的胃液,一个墨绿色的戒指暴露了出来。

一旁的林薇薇循着声音回到桌旁,仔细端详了一下戒指,自信地说道:“这是金六福新款,寓意爱情长存,看这戒指戒托内壁面刻着一个名字,邵宽,这很显然是一个男人的名字。”

“邵宽,这会不会是孙倩的男朋友?”林薇薇问道。

王洛点了点头,看来这个邵宽有重大作案嫌疑。

目前看到的线索只有这些了,这时刑警小王的电话打来了,说是抓到了邵宽,现在这个在市局审讯室审讯。按理说,尸体上的线索已经全部分析过了,法医的任务也就结束了,不过局里有两个休产假的刑警,人手短缺,于是王洛也在刑警小王的再三请求下来到了审讯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