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法医主任  >  第18章 又见张代荣

第18章 又见张代荣

3083 2017-09-04 16:50:14

王洛这次进行检查的时候,尸体已经有些开始腐烂的迹象了。他作为一个专业法医对此习以为常,但徐子谦就明显不行了。

看到尸体之后,他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等王洛动刀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干呕了起来。

王洛看了他一眼,并没有说什么。

倒是徐子谦想说点什么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于是问道:“王法医,你每天的工作就是这些?”

“不然你以为呢?法医都是没事儿给人做做伤情鉴定,下了班回家喝喝茶么?”

徐子谦脸色不太好看,他突然有点后悔自己做出的决定了。

如果每天的工作内容都是这样的话,他真怕自己没法坚持下来。

似乎看出了徐子谦的想法,王洛一边鼓弄尸体,一边说道:“按照你们的想法,为了爱情每日和尸体相伴,不是也挺浪漫么?”

“这……这哪有浪漫啊!太恐怖了好吧?”徐子谦苦笑一声。

王洛说道:“你现在退出也不晚。如果你受不了这样的场面,可以先坐在旁边看看卷宗,我这儿很快就完事儿。等会儿化验的时候应该就好多了。”

徐子谦点点头,没拒绝。

王洛这次突然想过来,是因为他突然想到这个案子中的几个疑点。

第一是毒品,以前只是确定了毒品的种类,但他却忘了考虑毒品和酒精混合之后会不会发生什么化学反应。如果这种反应会导致人体产生迷幻反应或是导致什么异常的亢奋状态的话,也许杀人凶手就真是那个大学生,但……将这种毒品卖给死者的人才是真凶。

第二就是在嫌疑人身上发现的那把“凶器”:一把沾血的餐刀。餐刀这种东西有些是成套购买的,万一他们发现的那把并不是凶器,而是专门放在嫌疑人身上用来转移注意力的“假凶器”呢?

王洛开始第二次做痕迹检测。

这时候,徐子谦再次凑了过来,看样子是想在旁边观看。

王洛疑惑地看了他一眼。

徐子谦说道:“这个案子性质太恶劣了,我是学法律出身,我知道如果这个案子错判了人,那么那个孩子最低也要判个无期,这就等于把他的人生完全毁了。”

王洛没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挺有正义感的,他点点头,说道:“的确是这样,这个案子疑点的确有点多,刑警那边又被要求赶紧结案,我总觉得有点不对。”

徐子谦再次皱眉:“刑警那边被要求快速结案?被谁要求?”

王洛摇头说道:“不知道,我问不出来,也不能问。”

“我明白了,这件事儿可以交给我。”徐子谦说道。

王洛倒是很意外,这家伙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现在看来竟然还有点用途?他点头说道:“如果你能查到后面的人,那就更好了。”

“你是觉得这事儿还涉及到上层的人?”

“不知道,但是有这个可能。虽然死者的继父看起来是既得利益者,但他并没有快速结案的需求。这也是我最不解地地方,不管怎么说,这案子应该都没有快速结案的必要。这样做除了暴露自己之外,我看不出有任何其他用途。”

“你说是不是嫌犯得罪了什么人,所以有人在故意搞他?”

徐子谦已经进入了状态,开始了自己的推测:“这种事儿以前我也见过,而且你想啊,如果说这个嫌犯本来是有女朋友的,如果他那个女朋友背景还很大,如果这个人巧合之下发现自己的男友背着她和其他的女人搞一夜情,八成会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情吧?”

“……”王洛很无语,“你以前办案都是靠想象力的吗?”

徐子谦脸顿时一红:“我就是有这么一个推测罢了,也不是没可能,不是吗?”

“靠证据说话。”王洛说道:“嫌犯的人际关系卷宗里又不是没有,再说以他的家庭条件来看,也攀不上那么高的枝儿。”

“什么攀高枝儿,爱情的事情可说不准。”徐子谦对王洛这话不爱听了,分辨了一句。

王洛呵呵一笑:“那你是没在大学恋过爱,现在的女孩子都比你现实多了……好了,说案子吧。你说的可能性并不是完全没有,也许嫌疑人真有什么地下恋情其他人不知道,这个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我总觉得和死者的房产有关系……”

“房产……”徐子谦皱了皱眉头,有些不解地说道:“那房子很值钱么?”

“马上要拆迁,人民北路那边可是老市区黄金段,你说呢?”王洛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道:“不过我搞不懂的是,如果是为了房子那几百万杀人的话,只有她继父或者前男友这样的人能做得出来吧?如果是大地产商之类的,这点钱是不值得他们出手的。”

“被你说的好晕,你直接说吧,你觉得这事儿究竟谁嫌疑更大些?”徐子谦已经有点受不了了。

对这样的反应,王洛很无奈:“你这警察的头衔儿是怎么来的?这就晕了?”

“这个……我也不负责分析工作啊,我要是探案之神,我早就进了这小分队了好吧?”

王洛总算明白了,这家伙就是个有点正义感的二世祖。以他现在的样子,莫雨晴能看得上他才怪呢。

十几分钟之后,王洛将需要再次检验的物质收集完毕之后,把林薇薇再次叫了过来。

“将这些东西的成分再化验一下,主要是和原物质做一下对比,我怀疑他服用的新毒品和酒精混合会产生某种反应。”

听王洛这么说,林薇薇点点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这东西的成分会引发人的狂暴反应吗?”

“我更愿意相信是麻醉,不然那么惨烈的死亡方式,应该不可能毫无动静,我们的嫌疑人……假设他不是凶手的话,他不应该毫无察觉。”

交代完了这些事情,王洛对徐子谦说道:“现在我们去看一眼嫌犯吧,能提供线索的人不多,希望我们可以有收获吧。”

这次王洛的行程顺利了很多,虽然在前往审讯室的路上王洛遭遇的目光依旧不是太友善,不过这些警察们也都听说了王洛现在在为省厅做事,所以目光也不会太明显。

但徐子谦对此依旧很不满意:“这些小警察的眼神儿是什么意思?王头儿,你得罪他们了?”

“王头儿”这种称呼让王洛非常不适应,他想了想,也没纠正,点点头说道:“还是因为这个案子吧,不过不重要,走,进去吧。”

时隔不久,王洛再次和嫌犯张代荣再次见面。

虽然间隔很短,但王洛还是很敏锐地发现了张代荣身上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张代荣的平头被剔成了圆寸,不得不说,整个人比以前精神了很多。

上次见面时候他眼中的担忧已经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很奇怪的坚强。甚至在认出王洛之后,他还对王洛笑了一下。

王洛对他点点头:“我又来了。”

“谢谢,你的事情我已经听说了。”张代荣淡然了很多,而王洛眼中罕见地出现了一丝担忧,说道:“是不是发生什么了?”

“我已经被学校开除了。”张代荣笑了笑,摊开了手:“不管这个案子的结论如何,回到学校是不可能了。”

这时候徐子谦插话道:“不是还没定案吗?怎么就……”

“杀人的罪名托了王法医的福,还没有定案,但是一夜情尤其加上吸毒这事儿被爆出去,怎么能不被开除呢?”张代荣摊开手,一脸坦然。

王洛眉头皱得更紧:“毒品是她给你的吧?”

“她?是啊,是她给我的,但是有什么区别呢?”

叹了口气,王洛点点头:“的确现在说这些没什么意义。看来你自己已经放弃了,是吧?”

“不然还能怎么样呢?冒着死刑的风险求一个清白?还不如直接承认,争取减刑,说不定这辈子还能……”说到这儿,他突然闭嘴了,咬着牙,整个面容都扭曲了。

眼泪从他已经紧闭的眼睛中流了出来,很明显他的情绪陷入了几乎崩溃的状态,只是现在的他不太愿意让人看到他软弱的一面。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张代荣说道:“王法医,不管这次案子的结果如何,我都发自真心感激你。这么多人里,只有你是相信我的那个,这甚至让我感觉有点不真实。”

王洛轻轻点头,神色依旧平静,组织了一下语言之后,他说道:“如果我是你的话,哪怕没有任何一个人相信我,我也会说真话。”

“真话的代价有时候是死亡。”

“那我死而无憾。”王洛毫不犹豫:“如果我是清白的,那就绝不允许有人在我身上泼任何脏水。当然,每个人选择不一样,张代荣,你如果已经完全放弃了,你如果觉得这个社会已经没有正义了,如果你觉得你不需要公正了,那么我现在就离开。”

张代荣脸上浮现出挣扎的神色,显然内心正在进行着艰难的抉择。

最终,他抬起头,挺起了自己的胸膛,说道:“那么我也选择死而无憾……不过我想知道,是不是有什么人想让我死?”

这个问题,让王洛对张代荣顿时刮目相看。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